1

分享

加蛋陽春麵-楔子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臭狗!回來!你跑什麼?回來!」叢林裡兩道黑影一閃而過,若將畫面靜止,你會發現前面那團黑影是隻虎頭虎腦的黑色小狗,而後面那團黑影是位背著竹框的黃衣小丫頭,這一人一狗在林中奔馳毫無阻礙,彷彿他們追逐的地方是平坦的黃土地,而不是植物交錯生長的原始叢林。
        前面風一樣狂奔的小狗不知道感知到了什麼猛的剎車,在地上拉出一條長長的剎車痕,一地盤根錯節的藤蔓亂七八糟的纏住了小狗的四肢,險些害牠摔個名副其實的狗吃屎。
        「臭狗你搞什麼?你想變成肉餅嗎?」後面跟著的小丫頭匆忙之間拽住一邊的粗藤繞著大樹盪了一圈緩衝才勉強停下來,總算沒有一腳把小狗採出屎來。
        小狗沒有理會後面罵罵咧咧的丫頭,只是直直地盯著前方,喉嚨裡發出低低的、警戒的呼嚕聲。
        「怎麼了?」小丫頭察覺到了不對勁,也正色起來,微微貓著腰,右手按到後腰上那把獵刀的刀柄,眼中一陣綠光閃過,頭頂憑空冒出一對毛茸茸的灰褐色長耳朵,輕輕地左右轉了轉,聚精會神地觀察起前方的動靜。
        忽然,小丫頭臉色變了,嗖地收了頭上的耳朵,歛了氣息,一把抱起小狗就往旁邊長的亂七八糟密密麻麻的藤蔓牆鑽,那狗也懂事,不吵不鬧,在丫頭懷裡豎著耳朵警戒。
        約三分鐘後地面微微震動起來,緊接著,一坨巨大的黑色物體張牙舞爪的從濃密的林子裡炸出來,仔細一看,牠沒辦法舞爪,那是一條黑色的大蟒蛇,大的很誇張,嘴一張幾乎有一個人高,伴隨著十萬年沒刷牙的臭氣撲面而來。
        只見那蛇在林間游來滑去,不時翻騰一下,撞倒幾棵樹,又自己肚皮朝天的在那兒扭動掙扎。
        「這是在幹嘛?鯉魚躍龍門?還是終於受不了自己的嘴臭在鬧脾氣?」屏息藏在一邊的丫頭內心正納悶著,忽然看到大蛇身上有隻黑紅黑紅的大跳蚤彈了起來。
        仔細一看,那大跳蚤是個血人,看身形應該是個還沒成熟的女的,滿頭滿臉都是黑紅色的血,一身衣服被血浸的看不出原來的顏色,手上拎了一把閃著冷光的長劍,劍刃上一點殘留的血滴也沒有。
        「咦?」血人一偏頭,注意到一邊的藤蔓牆,當下拋棄了還在那兒旋轉跳躍的大蛇,湊到藤蔓牆邊往裡看,就從縫隙裡看到兩雙亮晶晶的、充滿戒備的眼睛,黑暗中女孩身後的刀已經出鞘一寸。
        「唉唉別緊張,放輕鬆放輕鬆,我只是個殺蛇的,沒有惡意。」血人抹了把臉,還是滿面通紅,恐怖的很,配上她那討好安撫的笑,更淒慘了。
        「殺蛇的?」丫頭皺起眉頭,她有自信自己歛起氣息應該能和四周植物融為一體,為何會被這個血人發現?
        「是啊!不過殺到一半旁邊的藤蔓告訴我裡面有人,所以我就過來看看是誰被困在這裡了。」血人說,一手俐落的還劍回鞘。
        「你是木族人?皇室?」難怪呢,原來是植物向他們的王通風報信去了,丫頭鬆了一口氣,還以為是自己露餡了。
        「是的。」對方露出驚悚的燦爛一笑。
        「我還沒聽說過這麼大的蛇。」丫頭將刀押回鞘中,但手仍然沒有離開刀柄「你一個植物界的王公貴族殺牠幹什麼?牠又不吃草。」
        「這是條地龍,平常住在赤焰國地底深處,別說你一個山兔的小娃娃,赤焰人都不一定見過,今天這條不知道怎麼回事,發狂從地下鑽出來毀了兩個翠蘿的村子,我當時正好在附近,就只好過來處理牠了。」血人看了一眼臉上閃過一陣吃驚的小丫頭,笑道,「你也別這樣看我,你衣服上的幾何圖騰和全身上下只有大門牙白的特徵早就暴露你是山兔一族了,況且這裡不就是翠蘿和翠谷的邊界嗎?那你既然不是木頭,就肯定是兔子了。」
        「我不只門牙,我整口牙都是白的。」小丫頭帶著小狗鑽出藤蔓牆,上下打量了一眼這明顯沒比自己大多少的血人,問道「那蛇要跑了,你不追嗎?殺蛇的大娃娃?」
        「還記恨上了。」血人哈哈一笑,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著那片藤蔓牆,抬起自己溼答答的左手,呃其實她全身都溼答答的,「不追了,我弄不死牠,牠也殺不了我,牠傷了我一條手臂,我翹起牠一片腹部的鱗甲、刺瞎牠一隻眼睛,喔那眼睛有夠多汁,噴得我這一身十里紅妝...反正誰也討不了好。這裡是無人區,就先放過牠吧!等我回去撂人再來找牠打群架。」
          小丫頭望了一眼大蛇游走的方向,忽然跳起來朝林中喊了一聲。
        「怎麼了?」血人不解。
        「那個方向有一個部落。」小丫頭瞪了血人一眼,「雖說人不多,但絕對不是無人區!」
         「哇靠真的假的?」血人也驚了,從地上跳了起來。
        旁邊的林子窸窸窣窣起來,一匹黑得發亮的馬從裡面冒了出來,小丫頭縱身而上就要去追那條地龍。
        「帶上我。」血人不由分說地也跳上馬背,一邊還往馬屁股上拍了一下,「好傢伙!是獨角獸和馬的混血靈馬!」
         靈馬氣得尥蹶子。
        那血人竟沒被甩下馬背,還在一邊碎嘴,「喲!這馬脾氣還挺大!怎麼沒遺傳點獨角獸的優雅?」
        小丫頭拍拍坐騎的脖子安撫了兩句,那靈馬不甘願的用前腳刨了刨土,認命的追出去了。
        獨角獸在叢林裡奔跑就像液體一樣可以暫時改變身體和身上的東西的形狀,因此在上下左右前後都可能出現障礙物的林子裡移動極快,靈馬繼承了這項天賦,很快就趕上地龍,而此時他們已經在部落外圍了。
        小丫頭往空中發了個信號彈,炸了個滿天紅,然後拔出腰間插著的笛子,一上來就是一段尖銳的調子。
        曲子一到,地龍的動作明顯凝滯不少,接著小丫頭調子一轉,換了個輕快的旋律,四周的植物紛紛活了一樣,伸過枝枒來纏那地龍。
        「你吹的這啥?」血人震驚了。
        「奪魂曲和召林曲,大娃娃你不知道嗎?」小丫頭收了笛子,拔出刀來就要衝上去,被血人一把按住。
        「吹的這麼淒厲,我看牠不是被你的奪魂曲牽制住,而是聽這一曲身心受創了。」血人同情的看了地龍一眼,繼續道,「這傢伙心靈可能脆弱,但鱗甲卻不脆弱,我一路又捆又綁又扎又砍的,也只翹掉一片鱗甲,被牠得尾巴一掃險些斷了一條手臂,你這樣直接上去砍牠是沒有用的。」
        一邊地龍掙斷了植物們,血人顧不得貧嘴,一掌拍地,地面刷地冒出八條粗大的藤蔓縛駐地龍,卻來不及鎮住牠亂甩地尾巴,讓牠掃塌了最邊上的一間樹屋。
        這時部落的勇士隊看到信號彈找過來了,小丫頭從懷裡摸出一塊令牌,高舉著喊道,「勇者部落勇士聽令,速取十桶烈酒、十架火箭弩過來,並協助非戰鬥人員避難!」
        「哦!好主意。」血人勾勾手指,開始控制藤蔓去掰開地隆的大嘴。
        「大傢伙,你遠來是客,作為地主我準備了薄酒相迎,別嫌棄啊!」
        在笛音和藤蔓的雙重壓制下,一桶桶的烈酒被砸進地龍被迫微微張開的嘴,接著流星般地箭矢帶著一簇簇小火前仆後繼地衝向那半開的,潑滿酒水地嘴,轟地一聲,大火從蛇嘴冒出,就像地龍在發威噴火一樣,隨著扭動的蛇身在空中演出一支火舞,並伴隨著陣陣的烤肉香。
        「牠太熱情了,怎麼辦?」小丫頭轉頭問血人,「我們山兔是吃素的,這回禮收不了啊!」
        「那沒辦法,我們木族也不吃肉啊!只能辜負牠的一片美意了。」血人聳聳肩,「對了,你那狗呢?給牠吧?」
        「牠回去報信了,而且牠喜歡吃蛋,不喜歡肉的。」
        最後,地龍貢獻了牠全身的油脂,為勇者部落各家各戶的油燈作出貢獻了。

人物概念圖-陳皓月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夏季-平常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冬季-妖化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兔子亂畫四歲啦~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1-地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