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2-我是誰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女蓬頭垢面的出現在沙海之中,她不知道自己是誰,來自哪裡,只知道自己已經渾渾噩噩的走了不知道多久,清醒時人就已經在一片黃澄澄的沙漠裡了。沙漠望不到邊際,一點活物也沒有,除了一條倒楣的蛇。她又渴又餓,抓起蛇一把扭斷脖子直接就放進嘴裡嚼,鮮紅而有些稠的蛇血散發著腥氣從她小小的嘴角滴下來,味道不怎麼好,但總算讓她免於直接被太陽烤成人乾。
        又不曉得瞎走了幾日,她終於看到了除了沙子以外的東西,連綿不絕的黃沙消失了,卻不是她夢寐以求的綠洲,在她眼前的是一座又一座大山,這些大山被打了無數個至少一人高的岩洞,搭了好幾條纜繩和石橋,卻不見有人活動的跡象。不知道為什麼,那些洞給少女一種很不舒服和厭惡的感覺,她湊到一個岩洞邊上往洞內觀望,只見裡頭黑洞洞的,陰氣森森,還帶有一些細微到幾乎聽不見的哐哐聲。正覺得有些發毛,一陣風不合時宜的吹來,少女被風吹得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隨著風速增強,山體頓時爆出鬼哭狼嚎般的嗚嗚聲,嚇的少女頭也不回的拔腿狂奔,卻怎麼樣也離不開這詭異的洞洞山群。
        一連狂奔了三日,少女都快崩潰了,正想著為什麼自己遇到的不是成堆的沙就是成堆的洞時,眼前豁然開朗,又是一整面的沙,不過這次的沙是白色的,還有些白色的泡泡一下一下的打在上面,少女緩緩抬起視線,只見一片汪洋被西下的夕陽照得波光粼粼,既扎眼又美麗。
        面對眼前成堆的水,少女興奮得不行,一下衝過去,直到半個身子都浸在水裡,她先將沾滿泥濘的手搓乾淨了,迫不及待地捧起水低頭就喝,那水卻又苦又澀,難喝的她直咧嘴。
        「姑娘啊!那海水不能喝啊!」
        少女嚇了一跳,猛的一回頭只見沙灘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群戴斗笠的婦人,正七嘴八舌地對她大呼小叫。
        「小姑娘,你是哪裡來的?來,吉嬸這裡有水,過來喝這個,不要喝海水啦!」那群婦人裡年紀最長的一個對她喊道。
        一聽有水,少女也顧不得其他,直接就過去,接過婦人遞過來的竹筒,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就灌了好幾大口,那水入口甘醇,讓人欲罷不能,幾秒鐘的功夫竹筒裡的水就被少女喝個精光。
        「孩子,你是哪裡來的?怎麼會到這裡?」那個自稱吉嬸的婦人問。
        少女一伸手指了指她們身後的群山。
        「山裡來的?」另一個長臉的婦人一臉奇怪,「那山上有住人嗎?」
        「你怎麼來的這裡?」吉嬸問,又看了一眼她身上那勉強掛著,已經看不出顏色和形狀的衣服,「怎麼弄成這樣了?」
        少女睜著一雙大眼睛茫然的望回去。
        「不記得了嗎?」吉嬸略為訝異的問。
        少女持續睜著一雙大眼睛茫然地看著她。
        「那你叫什麼名字?」吉嬸再問。
        少女仍舊睜著一雙大眼睛茫然地看著她。
        「這孩子不會是個傻的吧?」長臉婦人奇道。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少女內心如是說。
        「別亂說。」吉嬸打了一下長臉婦人的手背,「也許是山裡的散戶,可能十天前的那場地震家裡都...受了刺激,現在才逃出來的吧?」
        少女面上表情不變,內心卻樂了,她都不知道十天前居然還有一場似乎挺嚴重的地震,現在這大嬸還直接給她落了個戶,造了個悽慘的身世,而旁邊那些大媽們還一個個在那裡一臉心疼的點頭附和。
        正當大媽們心疼的不行,而少女內心樂的不行時,少女的肚子發話了。
        咕嚕~
        少女有些尷尬的低下頭。
        「孩子,你跟吉嬸回家吧?」吉嬸噗哧一聲笑了,和藹的道,「回去洗個熱水澡,換身乾淨的衣服,我煮魚湯給你喝。」
        群婦人都住在內陸一些的一座小漁村,這小漁村似乎還在重建,有些房子還是斜的,吉嬸說那是前幾天地震震塌的,但是他們村子受海神庇護,當晚全村的人去沙灘上圍觀一隻被沖上岸的怪魚,因此全體幸免於難,只死了一條老狗。
        吉嬸的家已經修好了,一個正廳,兩個房間,一個廚房,她自己一個人住,丈夫和兒子死於幾年前的一場海難,因此村人們都比較照顧著她,先幫她重新把房子搭好了。
        少女泡了個澡,洗去一身污垢油膩,換上吉嬸的粗布衣服,感覺清爽多了,她一邊用吉嬸給她的那條用舊衣服剪的汗巾擦乾頭髮,一邊漫步轉回前廳,卻驚訝的發現那些原本已經回家了的婦人們又都出現了,而且人數似乎還變多了不少,每個人手上都拎了些模樣不一的食物或是舊衣服。
        「洗好啦?來喝魚湯。」吉嬸端著一鍋魚湯從廚房裡走出來,然後和群婦一起愣住了。
        少女雖然穿著不合身的粗布衣,頭髮還亂糟糟的被舊衣服裹著,卻遮掩不住她那遭天忌的高顏值,只見這洗乾淨的少女皮膚白皙,滑溜溜的,該凸的地方凸,該細的地方細,且相貌端正,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小小的唇吹彈可破,整個人竟自帶一股清新脫俗的空靈氣質,硬是把吉嬸那退色的粗布衣給穿出了仙氣來。但比起這張漂亮的臉蛋和完美的身材,更令廣大婦人們吃驚的,是她從胸口延伸到脖子上的紅色胎記,像是條瓷器上的裂紋,破壞了這具美麗的軀體。
        「唉呦喂,吉嬸你撿了個仙女啊!」一個剛才沒見過的麻臉婦人驚嘆道,「她叫什麼名字啊?」
        那麻臉婦人提了個籃子,裡面放了一碗陽春麵,撒著一把豆芽菜和幾根青菜,上面還蓋著一顆荷包蛋,看起來簡單又好吃,但不知道為什麼,少女一看到那碗麵,內心沒來由地升起一股憤怒又害怕的情緒,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因此只是不動聲色的微微皺了眉。
        吉嬸放下湯,讓少女先坐下,一邊幫她把濕頭髮包起來一邊回到,「不知道,她好像不記得了。」
        「不然你收她做女兒得了,跟你姓吉,長的仙女一般,就叫仙仙吧?」麻臉婦人興奮地嚷道。
        吉嬸似乎有些心動,低下頭小心翼翼的問少女,「你以後跟吉嬸住好不好?在你想起什麼以前,做我的女兒吧?」
        少女點點頭,內心吐槽著仙仙是個什麼土名字,但她一見吉嬸那佈滿皺紋的臉上綻放出了一個發自內心燦爛的笑容,又覺得土就土吧,只要這笑容能持續久一點,仙仙就仙仙,誰還沒土過不是?
        從此,漁村裡多了一個美女吉仙仙。

        「哥!」一個十幾歲出頭,稚氣都還沒消的女孩坐在院子裡的小亭子內,一見那浩浩蕩蕩的隊伍就樂的跳起來,往外迎了出去。
        「怎麼還出來了?」皇帝微微一笑,語氣略為責怪,伸手攏了攏女孩身上的披風,「在屋裡等著就是,身體不好不要出來吹風,知道嗎?」
        「這不是哥終於有空陪瑤兒吃飯了嗎?瑤兒高興地坐不住啦!」安樂公主一把抱住皇帝的胳膊,「我讓他們做了你最愛吃的燒酒螺哦!」
        「好。」皇帝牽起妹妹的手,「外面涼,我們趕快進去吧,好久沒吃燒酒螺啦!」
        「嗯嗯!」安樂公主高興的點頭,忽然又轉頭看向後面微微躬身的杜公公,「杜子哥,要不要一起進來吃?我們也好久沒一起吃飯了。」
        「謝公主恩典,但那不合禮儀,奴才就在外面候著吧!」杜公公機械式的回答。
        「好吧。」安樂公主嘟嘟嘴,抱怨道,「回宮後你都不好玩了,向個機器人似的,怕不是被科研司那幫怪胎抓去改造過了?」
        「唉不管他啦,外面風大,我們進去吧!」皇帝催她,「哥餓啦!」
        「好,不管他,我們吃飯去。」安樂公主對杜公公做了個鬼臉,一步三蹦地拉著皇帝進屋去了。
        來交班的太監來了,杜公公去吃飯前回望了一下那傳出陣陣笑語的蕙蘭宮,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當初在海邊那漏風的小屋裡他們主僕三人其實也常像那樣歡聲笑語,感覺就像普通漁戶家的兄妹三人,直到兄妹的叔叔發現了他們的存在,這對兄妹才知道自己是誰,也才開始過上惶惶不安的日子,現下雖然都好了,但什麼都不一樣了,小哥哥們一夕之間被迫長大,當初貧窮但簡單快樂的日子是再也回不去了。
        兩個勞碌命的哥哥唯一能做的,只有盡力保護住小妹妹最後的一點天真和快樂。

人物概念圖-吉仙仙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漁村-平常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1-地震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3-冰山女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