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3-冰山女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好冷啊!」陳皓月縮了縮身子,牙齒不由自主咯咯的響個不停,「玉沙姐真的只能當筆友,不能約見面,這見一次面就要冒一次被凍死的風險...。」
        靈松蘿看了看半張臉罩在大帽子裡,把自己裹成球,還死命攏緊斗篷的陳皓月,又看了看第一次看到雪,興奮的棄馬下地瞎跑的陳默,十分納悶,「怎麼一樣是南方的兔子,人家阿默那麼自在,而你像是隨時要心臟驟停?」
        「她是黑色的,吸熱。」陳皓月邊抖邊說。
        靈松蘿不以為然的呲了一聲,「你個雜毛灰灰土土的,也不會少吸多少。」
        「哇!」前面堆雪人滾雪堆滑雪折騰的不亦樂乎的陳默忽然直愣愣的看著前方山壁上巨大的冰宮發出了驚嘆。
        三人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出了森林,那冰宮就在對面的山上,自森林線開始倚著陡峭的山崖石壁建上去,全由冰塊構成。最外層的冰磚透明度極高,晶瑩剔透,而屋頂上琉璃般的冰瓦和刺入萬里晴空的飛簷在太陽下閃著耀眼奪目的璀璨光芒,乍一看彷彿是飄在空中的仙宮,既優美又震撼。
        「這就是水晶宮。」靈松蘿跳下靈馬,牽起已然看呆的陳默,「我們走吧!」
        水晶宮的大門前有一條天然的裂隙,因此搭了一座閃閃發亮的拱橋連接,拱橋兩側各有一對面對面的仙鶴冰雕,栩栩如生的昂著頭,從嘴裡不斷地吐出水霧,藉著陽光折射出兩道彩虹,為這一座銀白色的宮殿抹上一抹明亮的色彩。
        三人過了哨站,放坐騎自己去森林裡蹓躂,然後漫步來到拱橋前。陳默抓著裂隙邊的欄杆小心翼翼的探頭看了看底下黑幽幽的萬丈深淵,又悄悄瞄了一眼那完全沒有雜質、清晰度令人髮指的拱橋。
        靈松蘿見狀率先走到橋上用力蹦了兩蹦,對陳默喊道,「你看,很堅固的!這是仙鶴族的水系法術,不會嘎崩脆,上來吧!」
        陳默仍是抓著欄杆,腳下彷彿生了根,動也不動一下,只是直直的望著橋上的靈松蘿。
        「唉,這膽都沒長的小兔崽子。」陳皓月嘆了一口氣,一手攬過陳默的腰,一手將她的眼睛蓋上,帶著她走上吊橋。
        「我十六了,不是兔崽子了。」陳默努努嘴,發出微弱的抗議。
        水晶宮的大門打開後,映入眼簾的是雕梁畫棟的大廳,天花板的正中央有一個巨大而華麗的吊燈,燈上一層一層插了九九八十一根白蠟燭,上面搖曳的火焰竟不是暖黃色,而是妖異的藍紫色。
        吊燈下,站了一位膚如凝脂,烏髮微捲,和靈松蘿及陳皓月年齡相仿的女子。她頭戴冰冠,耳掛水晶吊墜,身上穿著淡藍色的抹胸,外面又套了一件以銀色繡線繡著仙鶴和雲朵圖騰的雪白大袖衫,腰間一塊天青色的腰封,上面繫了一條白色飄帶,打了個蝴蝶結在正中間,水一樣的裙子底下,水晶般的高跟鞋若隱若現。身後,一條看不出是藍色還是白色的披風鋪了一地。
        這便是雪山上的女王,冰心國的老大,仙鶴族現任的當家族長白玉沙。
        白玉沙見三人走來,開心地展開雙臂,十分優雅的走上前,輕輕抱了一下靈松蘿和陳皓月,然後看著兩人,眉眼彎彎。
        「皓月啊!六年不見,還是那麼怕冷,而且...你好像又黑啦!」白玉沙笑嘻嘻地打量眼前這顆煤炭球。
        陳皓月將身上墨綠色的棉襖脫下來,露出裡面繡著黑、白、紅三色幾何圖形的黃色衣裙,連著剛才進宮就脫下來拎在手上的黑斗篷一併交給邊上溫婉端莊的仕女,輕聲道了聲謝,才轉頭回答道,「真不是我怕冷啊!玉沙姐你看看現在都春天了,森林裡竟然還有不淺的殘雪!那風吹的,像在刮骨一樣,不科學啊!」
        白玉沙哈哈大笑,指著靈松蘿和一直躲在陳皓月身後偷偷打涼四周的陳默說,「你看看人家穿幾件?你穿幾件?還說不是你的問題?明明是你太虛了,來姐這兒姐給你補補。」
        陳皓月正要反駁,被白玉沙抬手止住,這時的白玉沙已將視線轉向陳皓月身後的陳默了,陳默感覺到對方在看自己,不明顯的往陳皓月身後挪了一步,抓住身前人的衣角,抬眼定定地看著眼前這位正將自己從頭頂看到腳底的女王。
        「這位就是我跟你說過的,我結拜的大姐。」陳皓月微微側身,輕輕拍了拍陳默那抓著自己衣角使勁揉的爪子。
        「大姐。」陳默囁嚅地叫了一聲,繼續和對方大眼瞪小眼。
        「還是個害羞的孩子。」白玉沙輕笑。
        「她去年底滿十六了,還非常怕生,讓她自己去買個東西能猶豫半天,和不熟的人一句話也不敢講。我看這樣不行,再兩年就要成年了,所以我最近才開始帶著她四處走動,讓她開開眼界,多接觸不同的人。」陳皓月抬手揉了一把陳默的頭說。
        「你真是個好姐姐。」白玉沙讚道。
        「陳皓星可不這麼認為。」陳皓月聳聳肩。
        「他嗎?」白玉沙哈哈一笑,「他以後會感謝你從小訓練他武藝的。」
        皓月小時候只是單純看老弟不爽想揍他而已吧?靈松蘿內心吐槽著。
        白玉沙此時又將目光放回陳默身上了,十分認真的點點頭,「這孩子真漂亮!」
        陳默低著頭微微的牽起了嘴角,而陳皓月整個自豪了。
        「是不是?看看!我養的!」陳皓月一伸手攬住陳默的肩,用食指挑起陳默的下巴。
        陳默把頭一甩,張口就要去咬那隻不安分的爪子,陳皓月一抽手躲過,不妨礙她嘴上繼續得意,「這皮膚,黝黑!這身材,精壯!濃眉大眼大門牙,腿長腰細六塊肌,完全就是山兔美女中的教科書。現在滿十六了,今年翠谷美人榜上肯定有她!」
        說完,頓了頓,又補了一句,「不過排名大概不會威脅道姐姐我。」
        「就你?美人榜?」靈松蘿十分震驚,「為啥我沒聽過這事兒?」
        「你什麼態度?」陳皓月瞟了靈松蘿一眼,插腰昂首,舉起一隻手用大拇指指向自己,「我可是蟬聯翠谷美人榜榜首十二年的超級大美兔,這什麼意思你知道嗎?這是指我自從十六歲可以參加評比後就沒有哪隻母兔子的外貌能贏過我!」
        陳默在一旁默默的點頭表示所言非虛。
        「什麼鬼?」靈松蘿雙手抱胸,眉毛擠成一團,「你們評委誰啊?他是想巴結未來的大頭目還是被未來的大頭目威脅了?」
        「喂喂,尊重喔!我的身後可是廣大的翠谷同胞!」陳皓月一臉你個不識貨的東西,「唉你那眼珠子白長了,我幫你挖出來改造改造。」
        說著,陳皓月一探手直取靈松蘿面門,兩人就這麼赤手空拳的掐起來了,白玉沙微笑著站到一邊觀戰,輕輕嘆了聲這兩個長不大的。
        陳默挑了一根角落的柱子蹲著,認真的看這兩人所出的一招一式,一邊用手掌在那兒輕輕的比劃。
        只見陳皓月的招式雖然一下一下速度不快且清清楚楚,力道卻極大,效率極高,不好硬接,也沒有破綻。而靈松蘿出手詭譎而纏綿,像藤蔓一樣那兒都能纏,整個人身輕如燕,滿場亂跑,好幾次差一點就能鎖住陳皓月。然而陳皓月身為一隻兔子,在靈巧和速度方面怎麼說也不應該輸給一棵樹,因此兩人越鬥越快,目力不好的人甚至看不清他們的動作,只能看到一黃一綠兩道殘影。
        場中兩人鬥的正酣,大廳旁的長廊裡忽然竄出一坨白色的物件,竟是位白衣少女,她高舉雙臂,朝兩人撲了上去。
        那糾纏在一起的黃、綠兩道影子倏然一左一右彈開了,白衣少女撲了個空,仰起粉嫩嫩的小臉就開始嚎。
        「你們又嫌棄我!」白衣少女一手指著一個控訴。
        「沒有啊!」陳皓月一臉無辜。
        「你們有!你們又躲!」少女氣的跺腳。
        「那是怕誤傷你,妹妹。」靈松蘿嘆道。
        「藉口!我武功又不差!不會被誤傷!」少女氣噗噗。
        「和我們比,不好意思,真的很差。」陳皓月扶額。
        「高手過招,招招凶險。」靈松蘿趕在少女發作前開口,試著講道理「你突然衝進來未必能夠自保,也可能害我們因為顧及到你而強行收式,這樣我們會受到反噬受傷的。」
        「騙人!才不會!你們剛剛根本連妖丹都沒有運轉,就算打到人連個瘀青都打不出來!你們明明只是想躲我!不想我抱你們!」少女繼續氣噗噗。
        這不是挺明白嗎?兩人面面相覷,誰想被一排肋骨撞個滿懷?
        「好了玉蝶,別鬧了,御膳房準備好了是吧?帶姐姐們去吃飯吧!」白玉沙說,「我餓了。」
        「喔。」名叫玉蝶的少女不情願的應了一聲,忽然注意到旁邊蹲著的陳默。
        「你是...那個傳說中的陳默?」白玉蝶湊過去,伸手戳了一下陳默的臉頰,戳了個空,被陳默躲開了。
        看著瞪大了眼睛卻又不敢做什麼,只是一臉戒備的陳默,白玉蝶樂了,「呦!奶兇乃兇的,好可愛啊!」
        「你別看她呆呆地就欺負她。」陳皓月將陳默往身後一拉,「她可是只有兇,沒有奶的,不要招惹她。」
        她有奶啊!白玉蝶委委屈屈的看了眼未成年少女胸前那大小適中的突起,又垂眼看了一下自己身前的一馬平川,偷偷的在心裡給自己抹了把淚。

人物概念圖-白玉沙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夏季-平常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冬季-妖化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2-我是誰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4-家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