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4-家人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吃完早飯,吉嬸就說要帶仙仙去拜拜海神碑,給海神認個臉,讓祂老人家知道村子裡多了這麼一個人,請祂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保佑仙仙一生平安。
        村子裡來了位仙女的事早在前一晚就傳遍了整個小漁村,各家的小夥子在聽了自家娘親姑姑阿姨嬸嬸等等女性長輩吹得天花亂墜的形容後,個個都爭先恐後地想一睹仙女的風采,但又都害羞不敢直接大喇喇地過去正眼瞧,於是便遠遠綴在後面,一邊裝忙一邊抬眼偷瞧。
        仙仙被這些自以為隱藏得很好的大小夥子們逗樂了,嘴角微微的翹起,瞬間迷倒了裝忙的男性們。
        吉嬸似乎也發現了,無奈地笑了笑,輕聲問身旁的女孩,「仙仙啊,你要是不喜歡,娘幫你把這些個糙漢子趕走?」
        「不必,他們只是好奇罷了。」仙仙輕啟朱唇,聲音不大,似銀鈴般清脆,聽著有如春風拂面般舒服,「遲早要認識的,不如先給大家看個臉熟。」
        磨了一晚上都沒聽到仙仙說話的吉嬸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十分滿意這女孩的嗓音和大方,臉上不由自主的就浮起讚賞的笑容,「是啦!大家遲早要認識的,這些孩子都是好孩子,個個都老實又努力,你要是之後看上哪一個就和吉嬸說...」
        仙仙噙著笑,輕輕地挽住吉嬸的胳膊。這讓吉嬸受寵若驚,直接樂開花了,暗自下定決心要真正把這女孩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寵,將來要是和哪個傻小子看對眼了,也要拚上畢生積蓄給她籌辦一牛車的嫁妝,讓她風風光光的出嫁。
        仙仙看著自顧自傻樂的吉嬸,內心大概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只覺得有點好笑,但又有些感動,兩人才認識不到一天,對方就能把自己視如己出,真心的對自己好。仙仙覺得自己出現在大漠前發生了什麼是已然不重要了,人一輩子追求的不就是這個嗎?吉嬸願意照顧她、愛護她,那她何嘗不能承歡膝下,陪陪這個失去家人的婦人呢?
        海神碑和仙仙想像的不太一樣,不只是一塊方方正正黑嚕嚕刻著字的石頭,石碑周圍熱熱鬧鬧的雕著一圈栩栩如生的蝦兵蟹將,中央以十分瀟灑的行書刻了「海神碑」三個鮮紅的大字。整座石碑由一隻看著像烏龜又像龍的東西駝著,那龍龜的腳邊有個附著蓋子小竹籃,祂的正前方則擺了一個小小的香爐,裡面端端正正的插了一炷香。石碑的外圍有一具巨大的魚骨,被拼起來架著,繞著石碑圍成一個馬蹄形。而這些東西的正上方,搭了一個簡單到沒有一點多於物件的草棚,勉強能遮陽避雨。
        仙仙十分驚奇的看著那個足有十米長的魚骨,覺得很是新奇,還有一些沒來由的親切感。
        吉嬸看仙仙似乎對那魚骨很感興趣,就開始介紹,「這就是那天海神派來解救咱們村子的使者大人,這位大人全身銀閃閃的,眼睛銅鏡似的,頭上還有個冠,一條一條的老長了。大家感念使者大人的救命之恩,就把牠老人家和海神大人供一起了。」
        仙仙點點頭,繼續打量那魚骨,只聽吉嬸又接下去說道,「大傢伙出去看沒見過的大魚時,大魚還沒死透呢,然後就地震了,大部分的房子都倒了,食物都在屋子裡,搶出來沒多少,正好那大魚被這一折騰徹底斷氣了,大傢伙就把魚肉割下來煮成魚湯啦!正好勉強支撐了我們村兩天的伙食,能讓村里的漢子們認真搭房子。」
        好麼,真是利用到極致,把海神使者大人給吃了,仙仙感覺有點無言。
        吉嬸從石碑旁的竹籃裡拿了兩柱香出來,點燃後遞一支給仙仙,帶著她對著海神碑拜了拜,嘴裡滴滴咕咕的不知道念了些啥,大概是祝禱詞之類的,仙仙聽到了一些什麼「信女」、「家住」、「保佑」之類的東西。
        「娘,我以後可以每天來這裡打掃嗎?」在吉嬸幫她一起把相插到香爐後,仙仙問,「我覺得祂和我挺有緣的。」
        「孩子,你為什麼說和使者大人有緣啊?」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仙仙轉頭一看,是個看起來像是被這海風吹成乾的老頭,眼睛笑的瞇起來,完美的融入了滿臉皺紋之中。
        「村長。」吉嬸愉快的向對方打招呼。
        村長微微的頷首,繼續問到「你就是仙仙吧?來,告訴爺爺,你為什麼覺得和這位使者大人有緣?」
        「不知道,只覺得祂給我一種很親切的感覺,好像我們認識很久了。」仙仙答道。
        村長呵呵地笑了,似乎非常開心,「好,那以後這裡的打掃可就交給你啦!爺爺我就退休偷懶嘍。」

        「哥,你今晚還來陪我吃飯嗎?」安樂公主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皇帝早已輕手輕腳的洗漱完畢,鋪在地上的草蓆也捲好立到一邊,準備上朝去了。
        皇帝輕輕笑了一下,面上有些可惜地道,「今天不行呢,昨天的折子還沒批,可不能再拖了,七日後我再來陪你吧?」
        「好吧。」雖然早就預料到是差不多的答案,安樂公主還是有些失望,「那說好了喔,七日後你還要陪我吃晚餐,打勾勾。」
        「打勾勾,說謊是小狗。」皇帝伸出小指勾住妹妹遞過來的小指頭,安了公主才終於露出一個暖洋洋的笑。
        「哥,你不睡御書房的時候,幾乎都是被我拉來陪我睡覺,皇后或媚妃會不會吃我的醋啊?」安樂公主仰著小臉,有些認真的問,自己想了想,又補一句,「皇后大概沒意見,她根本懶得理你...」
        皇帝猝不及防的聽到自己的小妹妹用濃濃的鼻音問出這些話,先是頓了一下,隨即失笑,「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又亂看什麼話本了?小孩子家家的...」
        「我十二了,不小了,在三年就能及笄啦!」安樂公主噘著嘴道。
        「還小。」皇帝輕輕地彈了一下妹妹的額頭,然後還是坐到床邊認真的回答了她的問題「皇后和我各取所需,僅有夫妻名分,無夫妻之實,她確實對我在休息時間幹了些什麼一點興趣也沒有。媚妃嘛...她的身分對我來說很尷尬,她自己也知道,她非常清楚當初家裡長輩送她入宮的意圖是什麼。」
        「所以哥你是故意疏遠她的嗎?」安樂公主問,「這樣她好可憐啊!自己一個人嫁到宮裡,除了陪嫁的兩個丫環,一個說話的人也沒有,不然我有空去找她玩?」
        「你給我好好念書,就別去騷擾她啦!」皇帝佯怒道,後又嘆了口氣,「也難為她了,她確實是個好女孩...」
        「對了哥。」安樂公主忽然賊兮兮的擠眉弄眼起來,「阿杏姐姐呢?」
        「嗯?」皇帝不解。
        「就那個嘛!」安樂公主包著棉被,像隻毛毛蟲蠕動著湊近皇帝,「你喜歡她嗎?」
        「......」
        「哦~」安樂公主一臉被我抓到了的興奮。
        「我沒有...」皇帝扶額,看來他要抽空好好的篩一篩妹妹的課外讀物了。
        「嗯?」安樂公主一臉懷疑的湊得更近了,「你說你有多少個在御書房的晚上阿杏姐姐也在?」
        「我們那是在處理國事。」皇帝耐心地回答,「或許我對阿杏的態度的確和別人比較不一樣,不過那是因為我們和她在皇宮外就認識了啊,我對杜子不也和其他太監不一樣嗎?」
        「可你也不會大半夜讓杜子哥陪你在御書房處理國事。」安樂公主瞇起眼,「你會把他趕去睡覺,然後自己爬起來偷偷繼續批奏摺,不要以為我不知道。」
        皇帝眼角抽了抽,內心炮製了一百種方法修理那個多嘴告狀的杜公公。
        「我對阿杏...那不是喜歡。」皇帝想了一下後回答,「更多是同病相憐吧?只是看著她,像是看著自己罷了。」
        我們都是不被需要的,都在努力的活下去。
        「陛下,您起了嗎?該上朝了。」外面傳來杜公公壓著的聲音,似乎怕吵醒這屋子的主人。
        「我這就出去。」皇帝揚聲道,「瑤兒也起了,你們都自在點吧,等會兒替她梳洗一下,給她端早膳來吧。」
        外面的仕女應了一聲,端著洗臉盆轉了進來,跪在屏風外。
        「好啦,哥上朝去了。」皇帝捏了一把妹妹肉呼呼的奶瓢,「那些不正經的話本少看一些,經史子集多讀一點,哥改天要好好問你的課業。」
        「我又不考狀元。」安樂公主蠻不在乎的說,「好啦,你上朝去吧,不然杜子哥又要催了。」
        「走啦!」皇帝起身。
        「掰掰!」安樂公主眨巴著大眼睛揮手。
        在皇帝的聖駕完全離開蕙蘭宮的那一刻,貼著窗戶往外偷看的安樂公主跳起來,「右右!《刁蠻俏千金》的下一卷出來了沒有?」

人物概念圖-蕭瑞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平常

我還是沒辦法用色鉛筆弄出玄色,鮮豔了很多,將就一下吧…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3-冰山女王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5-凶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