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5-凶兆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午夜十二點,水晶宮最高的塔上,出現三條人影,鬼鬼祟祟的避開巡防的守衛沒入黑暗中。
        白玉沙隨手拍了牆上的幾塊磚,三人腳下的地板毫無預警的一翻,露出了一個大洞。三人卻也不慌,在空中調整身形,完美落地。那翻板又咔的一聲拍了回去,一切回歸原狀,就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你這機關太棒了!」陳皓月咂嘴道,「就算有人知道你有密室,也不會那麼容易發現開啟密室的方式,就算有人奇蹟似的發現了拍磚的順序,也不會想到這門是向下開的,肯定得摔個狗吃屎。」
        「摔個狗吃屎後若是隨意走動,還會觸動機關被縛妖網吊起來,在空中乖乖地等收到警示的我。」白玉沙揚起下巴示意另外兩人抬頭看角落裡蓄勢待發的網子,「沒有我給的通行符篆,誰也進不來。」
       白玉沙領著兩人穿過這看起來像小會客室的房間,直接往旁邊的牆撞去。
        「喔霍!好厲害的障眼法!」陳皓月驚奇的在那兒來來回回的穿。
        「這不只是障眼法,你要是沒有那張通行符篆,大概這會是一堵真牆吧?」靈松蘿問道。
        「是的,這是我們鶴族的穿水之術。」白玉沙回道。
        「啊對厚!你們整個城堡都是冰做的!」陳皓月恍然大悟。
        「你是怎麼想到這些機關的?尤其是那個翻門,太有意思了!」靈松蘿饒富興趣的問。
        「其實也不是我自己想的。」白玉沙擺擺手笑道,「是我之前看的一個話本,裡面就有一個這樣的機關。」
        一聽話本,陳皓月眼睛都亮了,「你又掏道什麼新話本了?也不告訴我!」
        「喔,那是一個有關地下冒險的故事...」白玉沙也來了興。
        「唉打住,話本的事不急,我們晚點再說,靈松蘿抬手止住這兩個提到話本就停不下來的傢伙,「玉沙,你信裡不是說有上古凶獸和你爹娘的事要說嗎?我們先辦正事。」
        「喔對,先說正事。」白玉沙正色起來,「你們還記的十六年前我父王和母后突然宣布退位歸隱的事嗎?」
        「記得啊!我們不就是在你的登基大典上認識的嗎?」靈松蘿點頭道。
        「在我父王、母后宣布退隱前,你們兩個合力殺過一條地龍。」白玉沙說。
        靈松蘿和陳皓月點點頭,這事各國高層都知道,她們倆個還因此出名了一陣子。
        「我父王和母后之所以突然歸隱,其實是因為那條地龍。」白玉沙說。
        「伯父、伯母不是環遊世界去了嗎?」陳皓月震驚了,「難道他們其實是跑去找龍窩了?」
        「可以這麼說。」白玉沙點點頭。
        「你爹娘什麼時候這麼不靠譜了?他們忽然想搞研究當學者了?」靈松蘿也覺得不可思議。
        白玉沙神色黯了黯,拿出兩塊晶石,兩塊都黯沉黯沉的,還從正中間裂了一條口子。
        「這是我父王、母后離開前給我的妖晶。」白玉沙輕聲說,「你們都知道,妖晶是用妖力化出來的,可以用來幫助家人找到自己,緊急時刻可以用這個示警聯繫,而現在它們失去妖力,裂了...」
        白玉沙頓了頓,靈松蘿輕輕地拍了兩下白玉沙的肩膀,陳皓月則低聲道了聲節哀。
        「我父王的妖晶裂開後裡面掉出一封信。」白玉沙將那個被折的四四方方十分迷你的信紙遞給對面的兩人,繼續說道,「上面說,地龍不只是生活在赤焰國地底的稀有生物,牠們是一個山洞的守衛,那山洞裡鎮壓著一隻由我們先祖封印的上古凶獸。」
        靈松蘿和陳皓月飛快地掃過那張書信,大概了解了那隻凶獸。那是一隻渾身是火的凶獸,有趣的是,牠來自大海深處,一個漆黑無比,琉璃海的鮫人都無法靠近的海溝裡。牠的出現使得陸地上的水被蒸發了個乾淨,因此各族齊力追殺那凶獸,最後趁那凶獸受傷力竭之際,鶴族當時妖力最強的人,也就是那一代的冰心王,以生命為代價施了一個純水性的強力封印,正好克制那凶獸,將牠鎮壓在赤焰國底的地底山洞。
        十六年前,那條跑到地面上來亂竄的地龍,是個預警,告訴世人封印鬆動,帶來乾旱的妖魔即將再度出世。
        「我父王和母后是為了修補封印才離開的。」白玉沙指了指那封信,「我父王認為他們就只是去那裡守著,確定封印不會再次鬆動,所以等我看到這封信時,應該是兩、三百年後的事了。」
        然而,事實是時間才過去十六年,甚至連半百都不到。
        「玉蝶知道這件事嗎?」靈松蘿問,將重新折好的信紙放回白玉沙手中。
        白玉沙低低的搖搖頭,「這事我只告訴你們兩個,沒有其他人知道。」
        「你要去找你爹娘嗎?」靈松蘿問。
        「是的。」白玉沙抬起頭來,從袖子裡摸出一顆散發著柔和光芒的晶石,那是她的妖晶。
        白玉沙拉過靈松蘿的手,將妖晶放在她的手心裡,「我必須去帶回我父王、母后的骨灰,萬一封印有什麼不對讓我必須留在那裡,能不能拜託你們,去驛站幫我帶回我父王和母后?然後協助玉蝶穩住國事家事?」
        「你不打算告訴她嗎?」陳皓月凝眉問道。
        「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這會造成恐慌,所以打算以閉關迎天劫為藉口將冰心王位和白家族長之位轉交給玉蝶。她是白家嫡系最後的血脈了,冰心和白家都需要她,但若讓她知道我是去做什麼,你們覺得她會乖乖聽話接下冰心和白家嗎?」白玉沙冷靜的回答,「拜託你們了,能幫我這個忙嗎?」
        「你要自己去?」靈松蘿問。
        「嗯,就像我父王和母后那樣,一點多餘的人都不要牽扯進來。」白玉沙堅定的一點頭。
        「那這個忙我可不幫。」陳皓月抱胸說道,「除非你答應帶上我們。」
        靈松蘿在一邊點頭覆議。
        白玉沙眉頭一皺,「我現在很認真。」
        「我們也很認真。」陳皓月回道。
        「我不是去玩」白玉沙說,「你們兩個都是自己國家的儲君,妖力本質也非水系,不能去冒這個險。」
        「玉沙,你武功是我們三個裡最差的,你又一個人都不帶,叫我們怎麼放心?你要是有個意外,玉蝶怎麼辦?」靈松蘿兩手扶住白玉沙的肩膀,眼睛緊緊地盯著對方,「況且那凶獸出世是整個大陸的事,不是你們鶴族該單獨承擔的。」
        「要真是打不過,我們還不會跑嗎?」陳皓月笑道,「玉沙,你還記的我們的結拜詞嗎?」
        白玉沙勾了勾嘴角,「雖非同年同月同日生,亦不願同年同月同日死。」
        「就是,有那閒工夫不如長壽一點,把對方的分一起活回來。」靈松蘿接口,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鎖住白玉沙,轉頭開始支使陳皓月,「喂,我鎖著她,你去收拾行李,順便幫我的一起收了帶來。」
        陳皓月對她豎了個大姆指,轉身出去了。
        白玉沙無奈地嘆了口氣,轉頭問身後那個人肉鎖具,「女俠,你能不能也放我去拿個行李?」
        靈松蘿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笑得特別燦爛,「少來,姐姐,我知道你的行李在那邊的木箱子後面,別想丟下我們偷溜。」

        都城的城牆上,掛了兩顆圓滾滾、髒兮兮的腦袋,血早已流乾,披散的頭髮在風中舞著,準備在雞鳴之後驚艷整的都城和眾多心懷不軌的諸侯們。清剿莊王和康王勢力的秘密隊伍挾著淡淡的血腥氣回到城中,恢復他們在白天裡所用的身分,散回不同的機構或部隊裡,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驚動任何人,就像當初他們離開時一樣。
        一身塵僕的國師沒來的及先換身衣服梳洗一番,就直接闖入御書房,一把拖起趴在桌上睡著的皇帝,將皇帝座位後面那個書櫃上放的一隻花瓶扭了一百八十度,書櫃緩緩滑開,露出一個暗室的門,她頭都沒抬就一腳踹門進去。
        皇帝還迷迷糊糊,翁聲翁氣的問,「阿杏?怎麼了?」
        「我感應到了一點東西,國將有難,上次的地震恐怕還沒完。」帶面具的少女低低的回答,語速極快,「我需要立刻占卜,你幫我搭祭壇。」
        皇帝一個激靈,所有困意霎那間煙消雲散,連忙從旁邊的櫃子裡抱出一大把白蠟燭,認真按方位擺好點燃,布置完後還反覆確認,生怕有一丁點誤差。
        國師抱著一個火盆和一片龜甲,踏著一套十分詭異的步伐走進祭壇,恭恭敬敬的將懷裡的東西在祭壇正中間擺好,一個彈指點燃了火盆,然後直接用手捏著龜甲放在火焰上烤,竟似不怕燙。
        皇帝緊張的在旁邊伸脖子,只見黃色的火焰在國師臉上慣常散發著冰冷光澤的白銀面具上映上一層暖色,劈啪一陣之後,國師將龜甲拿離火焰,湊到面前仔細端詳,卻越看面色越差。
        皇帝看不懂焦黑的龜殼上哪些七橫八豎的裂痕,但又不敢出聲打擾正在解讀龜甲的國師,只能在一旁抓耳撓腮的乾著急。
        就在皇帝懷疑國師是不是變成石頭的時候,少女終於捨的開口了,「大旱之兆」
        「大旱?」
        少女那黑的過於深邃的瞳孔從面具後面看現向皇帝,「三年大旱,已經開始了。」

人物概念圖-苗杏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平常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4-家人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6-風雨欲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