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6-風雨欲來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大旱三年...」皇帝爆出低低的笑聲,「天亡我也。」
        「這場大旱,可解。」國師平靜的說。
        「何解?」皇帝有些急切地問。
        「這場大旱,起因是有凶物入了天尊國界。」國師道,「此物自北方沿海而入,須將它找出來,投入烈火焚燒七七四十九天,方可破其邪氣。」
        「就這樣?」皇帝疑惑,若是這麼簡單,還苦著一張臉做什麼?
        「問題是,對方道行頗深,我看不出這凶物化為何種型態,它可能是一顆山上滾下來的石頭,一隻海裡爬上來的螺貝,或是你我一般人類。」國師道。
        皇帝頹然的嘆了口氣。
        「雖然無法直接找到禍源,但我能盡量簡短大旱持續的時間。」國師淡淡地說,「讓他乾旱一年,這一年中肯定會有異像,找到異像所在,那禍害八成就在那裡。」
        「那這一年,百姓該當如何?」皇帝問。
        「翠谷水氣充沛,我可以把那裡的水氣轉到乾旱嚴重的地方,稍解燃眉之急。」國師說。
        「兔族恐怕不會同意吧?」皇帝搖搖頭,「不說兩國關係緊張,天尊國土廣大,翠谷根本不到我們的十分之一,若是要勉強解我天尊的乾旱,那翠谷的水氣不得被你抽光?」
        「不錯,是會抽乾。」國師看了皇帝一眼,「但你有一點說錯了,這不是兩國問題,翠谷不是一直都劃在天尊的版圖裡嗎?」

        吉仙仙現在每天的行程是,一早起床先打掃自家房間和客廳,然後拎著掃把和舊衣服改的抹布到海神碑去打掃,若是前一天看籃子裡的香快沒了,就先繞去村長家拿捆新的來放。將海神碑和魚骨擦過一遍,整理好香爐,再將附近掃過一遍以後,仙仙會靠著那巨大的魚頭坐下,從懷裡摸出一塊麵餅出來慢慢啃,吃完後再拎著打掃工具們回家,幫吉嬸她們補漁網、採蚵或是洗衣服。
        自從有一次她一把扛起一個發著低燒的青年和那青年背上的魚貨後,每到夕陽西下時,她多了一份工作,到碼頭邊等歸來的漁船,幫忙男人們卸漁貨或是修補漁船。
        這天,仙仙一如往常的肩頭扛著掃帚,腰間掛著抹布,漫步蹓躂到海神碑時,遠遠卻見到整個海神碑連同魚骨全部壟罩在一層銀白色的光暈之中,雖然在陽光下不是非常顯眼,但此等異相也該引起眾人注意了,然而身邊經過的村民們卻恍若未見,只是和平常一樣笑咪咪地和她打招呼。
        仙仙內心疑惑,臉上卻也沒有顯露,微笑著向村民們問早,然後一腳踏入那層光暈。
        「唔...你會發光嗎?」仙仙感到十分有趣,放下手上的掃具,抬起爪子就摸了那魚頭一把。
        忽然,她注意到有道視線一直在注視著自己。
        魚骨頭部那拳頭大的一對眼洞裡,各出現一簇小小的、微弱的火焰幽幽的閃爍著,靠近她那一側的那簇火焰正在眼洞裡滴溜溜的轉,似乎非常開心。
        「你是活的?還是死的?」仙仙歪著頭問那看起來脆弱的一掐就滅的火眼金睛。
        魚骨沒動,火焰還是在那兒跳,仙仙的耳邊卻響起一個年輕公子的聲音,低低的、輕輕的,極富磁性。
        「非生,非死。」那個聲音說。
        仙仙被嚇了一跳,猛的一回頭,卻只有遠方在忙碌的村民們,她附近一個人都沒有。
        「尊上莫怕,小的目前附在這魚骨之上,暫時無法離開,還請尊上饒恕小的無法行禮之罪。」那聲音說。
        「你是妖?你叫我尊上,那我也是妖嗎?」仙仙問,「魚骨妖?」
        「尊上是偉大的妖王。小的名叫文鰩,長年隨侍尊上身側,當年大戰時小人身負重傷,瀕死之際蒙尊上救助,方才留下一身妖力和一抹神識,這些年來一直在這條魚身上沉睡,直到前一陣子才甦醒,感應到尊上在這附近,才讓這條魚靠近看看,卻沒想到牠被浪一拍就擱淺了。」那聲音緩緩說道。
        仙仙覺得有點好笑,又覺得直接笑出來有點不禮貌,於是憋著,問那文鰩,「大戰是怎麼回事?」
        「這小的也不是很清楚。」文鰩說,「只知道尊上原本說出去玩幾天,卻再也沒回來,因此小的便帶人出去尋找,誰知半路中了智族的埋伏,全軍覆沒,這時尊上一個十分虛弱的分身出現救了我,讓我躲回海裡休養,時間到了自然會甦醒。」
        「你現在倒是醒了,但有點尷尬。」仙仙摸摸下巴。
        「沒事,小的既然醒了,便能自行入定修練,過一陣子就能重塑妖身。我看尊上像是重新入了輪迴或是被人封印住了,等小的重塑了妖身,便幫尊上找回能力和記憶吧?」文鰩說,語氣有些興奮,「妖谷的兄弟姐妹們都盼著妖王回歸的那一日吶!」
        「要不你們另立一個妖王吧?」仙仙退了一步,臉上浮起一個淡淡的、幸福的笑,「我覺得我現在的生活挺好的,我喜歡吉嬸,喜歡那些單純的呆子們,喜歡這個小小的漁村,不管我以前是什麼,我覺得那已經不重要了。」
        文鰩靜默了一陣,緩緩說道,「小的們不會強迫尊上,但也不會另立妖王。尊上,這些智族人最是自私狡詐,要是您哪一天吃虧了,請您一定要記的,您的背後,是整個妖谷。」
        仙仙正想回點什麼,一陣淒厲的讓人肝膽亂顫的哭嚎聲直直地闖入耳裡,仙仙揉了揉耳朵,過去看看發出這絕世噪音的是何方神聖。
        外面那群人的中間是吉嬸和她扶著的,一個哭得臉部都扭曲了的婦人一步一挪的往海神碑過來,仙仙認得那個被吉嬸扶著的婦人是隔壁的曹大娘,當初提著加蛋陽春麵的那個麻臉婦人。
        「戴姨,曹大娘怎麼了?」仙仙隨手扯住一個漁婦低聲問道。
        那個被稱為戴姨的漁婦將仙仙拉到一邊,確認那邊的人沒在注意這裡,才唉聲嘆氣的娓娓道來。
        原來曹大娘的兒子和村裡另外一個小夥子昨天晚上相約出海夜釣,卻道早上都還沒回來。就在剛才,另外那個小夥子抱著一塊才破不堪的船板一身傷痕得漂回來了,手上還抓著一小塊曹大娘兒子的衣角,一被救上岸就陷入了昏迷。
         仙仙皺了皺眉,這一帶的海對從小在這裡討活生活的漁民們來說可是非常安全的,只要不是氣候不佳,不應該發生什麼意外,更何況還弄到一身傷痕?
        「這是有低階妖物修練遇到瓶頸,走了歪路子出來害人了。」文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仙仙偏頭看了一下戴姨發現對方聽不到,文鰩繼續說,「尊上若是想救,現在還來的及。」
        「怎麼救?」仙仙在心裡問道。
        「相信自己,尊上。」文鰩說。
        大哥,我失憶了啊!仙仙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那白眼還沒翻完呢,內心就柯登一聲,像是有什麼甦醒了,再認真一思索,卻也沒抓住自己究竟想到了什麼。
        看著眉頭越皺越深的仙仙,戴姨拍拍她的肩膀,嘆道,「這事咱們也幫不上忙,只能求求海神大人了。」
        仙仙甩了甩頭,到了聲也罷,留下一臉困惑的戴姨,往海神碑走去。
        「曹大娘,您能給我一件您兒子平常穿的衣服嗎?」
        海神碑前,磕頭磕出血的曹大娘頓了一下,飛快的回過頭,驚詫的盯著蹲在她面前的這位女孩。
        「雖然不一定會成功,但死馬當活馬醫吧。」仙仙拿出她隨身戴著的巾帕替曹大娘擦去額頭上的血,「您願不願意讓我試試看找曹大哥?」
        半小時候,除了受傷的小夥子和他的阿娘,全村的人都跟著來到海邊圍觀了,只見仙仙用一根帶著葉的竹子吊著曹大娘兒子的衣服,赤著腳走進海裡,直到海水淹到她的腰際才停下來。
        仙仙從懷裡取出火摺子,一把燒了吊著的衣服,灰燼隨著海風飄走。她閉上眼,微微左右偏了偏頭,像是在聽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仙仙動也不動,像蚵架一樣直挺挺地杵在那兒。
        就在吉嬸看不下去,準備下海把人拉回來時,仙仙猝然睜眼,眼中似有金光閃過。
       「孽畜,聽吾號令,放人!」仙仙喝道。
        平靜的海面無中生有的捲起了大浪,嘩的一聲劈頭蓋臉的往仙仙頭上澆去,瞬間,少女嬌小的身影消失在一片蔚藍。
        「死不悔改,休怪本座無情!」
        大海重歸平靜,只剩少女纖細卻充滿威嚴的餘音在空曠的海面上盤旋。
        波的一聲,一根竹子破水而出,在海面上載浮載沉,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5-凶兆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7-洞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