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加蛋陽春麵7-洞穴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你怎麼把她也帶來了?」白玉沙看到陳皓月背後綁著的陳默皺眉問道。
        陳默本人很沉默,她坐在陳皓月後面,臉靠在陳皓月的肩膀上,正呼呼大睡,難為她一路騎馬過來,竟也沒被顛醒。
        「阿默她嘴巴緊,武功又高,帶她來沒問題的。」陳皓月拍胸脯保證。
        「此行凶險,多個人幫忙也好。」靈松蘿幫腔,「你別看阿默年紀小,皓月已經打不贏她了,我和她打估計也只能勉強戰個平手。」
        「好吧。」白玉沙知道自己的武功幾斤幾兩,也知道自己將要面對的是極度凶險的所在,既然是自己人,人家都來了,也沒有把人家趕回去的道理。
        一路無話,四周靜悄悄的,偶有小動物跑過的窸窸窣窣和灰林鴞的嗚嗚聲。
        陳默被太陽熱情的光芒喚醒了,騎回自己的靈馬,一邊啃著陳皓月遞過來的乾糧,一邊新奇的四處亂看。昨晚被陳皓月挖起來綁在背上時滿眼的景色都還是一片銀白色,再一睜眼看到的,是一大塊紅似火、光禿禿的的山壁,而且這座山的頂部看上去竟好像是平的,像是一張大桌子。
        「再過去就是赤焰國了。」陳皓月向陳默介紹道,「翻過這幾座丘陵,就會到對面那個高地,赤焰國人大多住在那裡。」
        「我們要上去嗎?」陳默問。
        「不用。」白玉沙指向另一個方向,「我們要去那邊。」
        兩個小時後,白玉沙帶著三人找到一個非常隱蔽的洞穴,洞穴外一道水簾傾瀉而下,在洞穴前積成一汪碧潭。
        「這是你爹娘最後的駐紮地點嗎?」靈松蘿蹲到潭邊掬起一把水往臉上潑,舒服地呼了一聲,「果然是鶴族的人,居然能在這深山老林裡找到這麼個仙境。」
        白玉沙背後展開一雙由妖力聚成的銀白色翅膀,刷的一聲率先飛進洞穴。陳皓月和陳默對望了一眼,十分默契地往後退了幾步,瞳孔由黑色淡化成墨綠色,頭頂立起一對毛茸茸的長耳朵,陳皓月是灰褐色的,而陳默是黑色的。兩人助跑幾步,縱身一跳,直接飛過這清澈的大水坑,一頭撞進水簾。
        「嘖嘖,一個會飛,兩個能跳,你們怎麼不帶帶我這個啥也不會得可憐人呢?」靈松蘿一手插腰,一手指著對面的瀑布埋怨道,語音剛落,那伸出去的手指蹦出一條藤蔓,狠狠的往瀑布旁的山壁扎去,接著,藤蔓猛的往對面收去,將靈松蘿甩進山洞裡。
        靈松蘿一個打滾十分帥氣的落地,一抬頭就被一片碩大的水滴噴了滿臉,她定睛一看,原來是陳默忘了使避水咒,被那瀑布一沖濕了個透,這會兒正在那裡抖水,而陳皓月嘴上大肆的嘲笑自己的妹妹,手上也沒閒著,忙著用妖力幫陳默烤乾身上的衣服。
        「你是狗嗎?」靈松蘿抹了把臉無奈道。
       「我是兔子。」陳默答道,歪著頭十分奇怪的看著靈松蘿,似乎不解二姐怎麼突然忘了自己是隻兔子。 
        幾人沒有找到照明的工具,所以白玉沙並沒有收起她那華麗的翅膀,只是將它摺起來立在背後,透過翅膀散發的柔和光芒來照亮四周。
        這石洞裡十分簡單的陳列了幾樣生活必需的用品,顯然這裡對冰心國的先皇和仙后來說只是個睡覺休息的地方。
        「我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晚上我們再進去封印地。」白玉沙說。
        「不趁早進去嗎?」陳默問。
        「小朋友,你睡了一路,我們可沒有啊!」陳皓月彈了陳默的額頭一下,笑罵道,「小沒良心的,自己睡飽就好了。」
        白玉沙莞爾,說道,「其實也不完全是體力問題,我們妖就是三天不休息也差不了多少,主要是封印地要晚上才會開啟,所以早上能做的也就剩調整好狀態了。」
        因此,四人各自梳洗了一番,各自找角落休息去了,白玉沙一收翅膀,熄燈。
        陳默睡夠了,實在睡不著,索性盤腿靠牆,修練起內功來,如此既能休息,又能精進修為。
        不曉得過了多久,陳默忽然從入定中被拍醒,一陣低沉的嗡嗡聲直竄耳裡,她睜眼,卻什麼也看不見,四周黑糊糊的,她用力眨了眨眼,才勉強能看到一點輪廓。
        「門開了。」陳皓月見她清醒了,也不多說,就牽著她走進山洞深處。
        白玉沙和靈松蘿已經在那裡了,她們面向一堵石牆,牆上有個發著螢光藍的陣法,顯然是剛畫上去的,白玉沙見她們倆來了,將陣法補上最後一筆,轟隆隆一陣亂響,石壁裂開一個縫。陳默忽然想到有一次陳皓月帶她去琉璃海時,一位鮫人給她看過的一種魚,這石縫就像那魚張開的嘴,等著獵物自己撞上門來。
        「怎麼了?」靈松蘿感覺道陳默瑟縮了一下,關心道「害怕嗎?」
        「不怕。」陳默堅定地回道。
        陳皓月在陳默手裡塞了張符,說,「這是傳送符,收好啊,很難畫的,要是遇到什麼危險,你就用這張符,它會帶你回到這個山洞。」
        陳默點點頭,將符收進貼身的乾坤袋裡。
        「那我們進去吧。」白玉沙一馬當先的踏入烏漆抹黑的石洞,緊跟著的是陳默,再來是陳皓月,靈松蘿押隊。
        接下來是一段全黑的狹窄石縫,石縫是不明原因自然形成的,因此有時寬有時窄,有時能著走過去,有時得彎腰甚至趴著才能爬過去。
        在這樣的地方不太可能點燈,想用白玉沙的翅膀也不太實際,因為她根本沒有多餘的地方收她的翅膀。好在在座四位都是妖,在黑暗中還是能看到東西的,陳默在離開冰心國前剛用過藥,眼下也還有兩天的正常視力,暫時不會有什麼麻煩。
        就在四人於黑暗中走到懷疑人生時,走第一個的白玉沙忽然身型一鬆,挺直了腰,背上刷的張開了翅膀。
        這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洞穴,石壁上還有山泉在往外滲,陳默上去摸了一把,發現這水不像外面那潭水一樣冰的銷魂,而是微微有一點溫度的涼水。
靈松蘿和陳皓月貼著地四處搜索,而白玉沙則飛到山洞頂部檢查。沒過多久,他們就發現這是一個密閉的洞穴,除了他們進來的那個出口,在沒其他的通道。
        「奇了怪了。」陳皓月摸摸下巴,問白玉沙「你爹娘真的在這裡面嗎?還是他們拜蟑螂為師了?」
       白玉沙從空中精準的丟了一顆石頭到陳皓月頭上。
        「會不會是什麼障眼法之類的?」靈松蘿問,「或是像你密室那樣的,要用什麼穿水術?」
        「水!」靈松蘿和陳皓月一口同聲的叫到。
        「玉沙,你們穿水術一定要像一面牆那樣嗎?一點點水行嗎?」陳皓月迫不急待地問。
        「是可以,不過水量越小難度越高。」白玉沙回道。
        「這裡有水。」陳默指著那個滲水的裂縫說。
        白玉沙優雅的降落道石縫邊緣,端詳了一陣後,用羽翼將另外三人包了起來,伸手碰向滲出來的一點濕意。
        靈松蘿、陳皓月和陳默只覺得自己像是被大蟒蛇輾過又絞過一般,眼珠子都快被擠出去了,幾乎不能呼吸,要命的窒息感不斷傳來。
        周遭強橫的力道猛然一鬆,三人亂七八糟的摔成一團,幾乎站不起來,只能趴在地上乾嘔。
        「我操!」陳皓月緩過來的第一句話就是粗口,「我他娘的能體會大便的感受了。」
        靈鬆蘿有氣無力地給了她一個白眼。
        白玉沙還能站著,但臉色也很不好,嘴唇青白青白的,弱弱的問了聲還好嗎?
        「我天,玉沙你下次能不能先提個醒預告一下?」靈松蘿問道,自己想一想又覺得不好,擺擺手道,「算了,別預告了,不要有下一次,下一次再有這個,我們炸他個天崩地裂,也不要自己擠得腦門炸裂。」
        陳默在一邊可憐兮兮的點頭,有點困難的抬眼,卻見旁邊的石壁不再堅硬冰冷,反而像是一塊塊絲滑柔軟的綢緞,隨著並不存在的風在那兒飄盪著。
        查覺到陳默的眼神不對,陳皓月隨著陳默的視線轉移到旁邊的石壁上。
        「厲害了阿默。」陳皓月比了個大姆指,「你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這石頭不會是水做的吧?」
        「不像。」白玉沙搖頭。
        「後面有東西。」陳默壓著聲音說,「在那個布後面」
        「你看到了?是什麼?」靈松蘿學她壓著聲音問。
        「沒有,感覺到的。」陳默一手壓上腰間的劍柄,「很危險的感覺。」
        靈松蘿和陳皓月聽完立刻二話不說立刻成戰鬥姿勢。
        靈松蘿拉了一把還在旁邊悠哉的白玉沙說,「快,亮兵刃,阿默的直覺狠準的。」
        語音剛落,那布一樣的岩石後竄出了一坨不知道什麼的東西出來,挾這勁風直取四人而來。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6-風雨欲來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8-惡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