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8-惡戰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仙仙!」吉嬸朝空無一物的海面上著急地喊了一聲,旁邊的幾個中年男子就要下水去尋人,此時,萬里晴空一道驚雷炸起,天空快速的暗了下來。
        碧藍的海成了灰色,海浪漸漸的洶湧了起來,一道高高的浪打起,拖著一艘小船,那船竟是一片大扇貝,扇貝中間躺了個人,正是曹大娘那奄奄一息的兒子。
        「阿明!」曹大娘奔入海中,在眾人的幫助下把貝殼傳給拖回岸上,村里的赤腳大夫立刻接手進行急救。
        海面又是一炸,漫天水花弄得像是下了一場雨,只見翻騰的浪花上面,一人一怪兩道影子激烈的鬥在一處。
        那怪物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滿口利牙層層疊疊好幾列,脖子像蛇一樣既長又滑溜,四肢有蹼,蹼上的指甲鉤子似的,一抓就是四條血溝,身後拖著長長的尾巴,末端的部分長滿棘刺,在空中亂甩,就像個飛舞的狼牙棒。
        仙仙不知道從哪弄來一把重劍,那重劍生的奇特,立起來到仙仙的肩膀,劍背上諸多鏤空,劍身黑漆漆的,似是把光都吸了去,半點光澤也沒有。
        只見那嬌小的少女單手、雙手交替著用,掄著手裡那把重劍在兇猛的海浪裡追著怪物又批又砍,速度極快,竟是佔上風。
        海面漸漸的被染成黑紅色,陣陣嗆鼻的腥臭味被海風傳播到整個海岸。仙仙手腕翻飛,手裡拿著的彷彿不是巨大的重劍,而是一把輕盈小巧的匕首,極其俐落的將怪物脖子上的鱗片一片一片捥下來。怪物痛苦不堪,暴怒之下又扭又咬,卻奈何不了身上那隻身手矯健的跳蚤。
        「修煉本是好事,但你卻貪圖方便,以邪法修之,還不知悔改認錯,此世再容不得你。」仙仙大喝一聲,手起劍落,怪物碩大的頭顱應聲飛出,噗通一聲跌入海中。
        怪物巨大的身體慢慢的沉下去,仙仙落到屍身的背上,將重劍往怪物的背上一插。剛才還比鋼鐵還堅硬的鱗甲變得豆腐一樣,輕輕鬆鬆的被刺穿,一股黑色的東西從傷口冒了出來,卻不是血,而是黑煙,那黑煙緩緩聚成一顆球將仙仙包住。陰暗的天空雷電狂批亂炸,圍著黑煙球一陣猛轟。
        約十分鐘後,天空中落下一道暖暖的陽光,突如其來的烏雲突如其來的散了,剛才被雷電包圍的地方不見黑煙,也不見怪物的屍首,只有一個少女輕輕地立在海面上。
        仙仙手裡那把古怪的重劍不知道去哪兒了,四周一片寂靜,她走在平靜到一道浪都沒有的海上,如履平地,每一步都留下一個淺淺的漣漪,猶如天女下凡,個人一種極度的威嚴感。
        直到仙仙一腳踏回沙灘上,小小的浪才重新打起,一切回覆原狀,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
        「仙仙!」吉嬸急切地衝過來,一把扶住仙仙,將她從頭到腳檢查了一遍,卻發現少女除了全身濕透了還在滴水以外,不但毫髮無傷,甚至臉色看上去更紅潤了,整個人十分精神,一點也不像剛剛經歷了一場惡戰。
        「你…」
        「娘,我沒事。」仙仙輕拍吉嬸抓著自己的手,嘿嘿的笑了兩聲,皺了皺鼻子,「剛剛只是海神大人上身了。」
        「海神大人…上身了?」眾人震驚了。
        「好!好!」村長拂掌大笑,「村裡巫女的傳承斷了好幾代了,終於又出了一個有能的巫者啦!」

        布一樣的牆面突然噴出東西來,把四人都嚇了一跳,卻誰也沒看清那是什麼,於是紛紛下意識閃避,那東西倒是沒為難她們,逕自沿著四人的來路出去。
        「那是什麼?」陳皓月舉著刀驚魂未定的問。
        「看著像一坨煙霧」靈松蘿垂下劍尖,歪著腦袋十分不解的看向那東西離開的地方。
        「那個東西對我們沒有敵意。」陳默低低的聲音傳來,「不友善的東西還在。」
        一邊一直默不作聲的白玉沙忽然輕輕地抽了口氣。
        飄盪的牆後面,似有一點一點的紅色光點,有大有小,讓人看著不寒而慄。
        「那是不是眼睛?」靈松蘿用氣聲輕聲問道。
        陳默點點頭,將劍橫至胸前。
        「什麼東西的眼睛?」陳皓月也用氣聲問道,陳默對她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四人慢慢的移動到中間,靠著彼此的背,舉著兵刃警戒起來。
        忽然牆後傳來一陣咯咯咯的笑聲,說是笑聲又有些牽強,因為那聲音非常呆板,更像是什麼金屬摩擦的聲音,在空曠的石室裡迴盪,說不出的陰森恐怖。
        「唉玉沙,這會不會是你家老祖宗養的什麼警衛?」陳皓月問。
        「不知道,要不我試試?」白玉沙問。
        「試試吧?給過還是打架痛快點,總比咱們現在僵在這裡強。」陳皓月說。
        白玉沙看了一眼靈松蘿,靈松蘿點點頭表示同意。
        白玉沙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再張開眼睛時眼珠已呈一片蔚藍,她張口長嘯,一聲清亮的鶴唳剎那間充滿石室的每個角落,飄動的牆面都為之震上一震。
        咯咯的笑聲戛然而止,靜默了約十秒,四周轟然響起無數咯咯聲,牆後的紅眼更加鮮紅欲滴,且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靈松蘿哈哈乾笑了兩聲,「尷尬,好像不是寵物,是仇家啊!」
        陣陣勁風襲來,牆內的東西終於發難了。
        那東西有著兩顆水靈靈的紅色大眼睛,看相貌體態像是山貓,身上卻沒有毛,看起來乾巴巴皺巴巴的,嘴邊兩根突出的犬齒閃著詭異的藍紫色光芒,似是有毒。
        「喂喂喂,這些貓自己醜嫉妒我們就不講武德啊!這麼多隻打我們四個!」陳皓月揮刀砍翻一隻山貓,歪頭躲過飛濺而出的血,一邊嚷嚷。
        「掩護我!」靈松蘿喊道,閃身鑽入三人中間,一掌拍地,無數的巨木無中生有從岩石裡冒出來,嚴嚴實實的擋住那詭異的牆面。
        暫時止住增援,四人很快就把場內的乾巴山貓變成血肉橫飛的山貓,個個滿身猩紅,狼狽不堪,好在除了白玉沙被抓了兩爪,沒有人被那毒牙咬到。
       「 你們老祖宗沒有告訴過你們這是什麼嗎?」靈松蘿一邊問,一邊從乾坤袋裡摸出幾個小瓶子,小心翼翼的蒐集山貓屍體牙齒上的毒。
        白玉沙正伸著胳膊給陳皓月包扎傷口,聞言抬頭看了靈松蘿一眼,搖搖頭。
        陳默一直抱著劍蹲在旁邊看靈松蘿蒐集毒液,這會兒憋不住了,開口問道,「二姐,你蒐集這個要做什麼?」
        「這個啊?可以帶回去研究,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再者前路凶險,多一點利器總是好的。」靈松蘿答道,順手遞了一小瓶藍紫色的液體給陳默,「來,這個給你,小心收好,不要隨便弄破了啊。」
        陳默好奇的拿起來端詳,這時,四周砰砰的撞擊聲多了點劈啪的撕裂聲,有幾顆樹快頂不住了。
        靈松蘿又補了一層樹牆,口氣嚴肅,「我們得盡快找到出路,這樣畫地為牢不是辦法。」
        「但是我感應不到其他氣息了。」白玉沙掏出那兩塊晶石,皺眉不解,「明明這裡氣息最重」
        「難道有機關?」陳皓月搔了搔頭,「我們現在沒辦法靠近牆壁呢,若是機關在牆上不就快樂了?」
        「雖然很希望不是,但會不會又是要跟著水走。」靈松蘿鐵青著臉問。
        「應該不會,我剛剛進來時看過,這裡很乾燥,沒有山泉水。」陳皓月說。
        「剛剛沒有,現在有了。」靈松蘿說。
        「在哪?」
        靈松蘿往地上一指,只見滿地的山貓血未乾,正隱隱約約在地上匯聚出一個圖案。
        陳默驚呆了,陳皓月嘖嘖嘆道,「這是血槽?厲害了,我們剛剛竟然都沒有發現!藏的真隱密。」
        「這圖案…好眼熟啊!」靈松蘿歪著頭摸著下巴說道。
        「這是我們家的雲紋。」白玉沙說,從懷中掏出一塊玉珮,一面刻著鶴紋,而另一面刻的,正是地上的那個雲紋。
        「那是你們家的地盤沒錯了。」陳皓月拍拍白玉沙的肩膀,「快想想,你們這個紋飾有什麼傳說或什麼特殊含義?」
        「我們家紋一雲一鶴,取的是閒雲野鶴之意,先祖希望我們就算身陷囹圄,內心也能自由自在、無所羈絆。」白玉沙說。
        「這寓意很好,但好像對這個機關沒什麼幫助?」陳皓月頹然道。
        「不,等等。」白玉沙猛然一震,「雖然沒有傳說,但有傳唱!」
        「傳唱?」陳皓月問,「要伴奏嗎?」
        靈松蘿和陳墨同時出手,將她伸向腰間笛子的爪子按下。
        白玉沙沒理會旁邊三人,走到雲紋正中間,自顧自地開始又唱又跳起一首童謠。
白雲飄呀飄
太陽當空照
燕子拍拍翅
麻雀跳一跳
手牽手呀跑三步
手裡紙鳶天上笑
轉個圈圈蹲下去
滾一圈呀難預料
撞著一個老公公
唉呦喂呀真不妙
仙鶴踏雲上
吉祥如意到
公公別生氣
咧嘴笑一笑
        白玉沙唱罷,人也跳到雲紋的邊上。
        一旁三人很捧場地拍拍手。
        「嗯嗯,這首兒歌曲風輕快,歌詞充滿童趣,不錯,不錯。」陳皓月道。
        「玉沙你歌聲清亮,舞步輕盈,和這兒歌十分相襯,加十分。」靈松羅接口。
        白玉沙翻了個白眼,招手讓三人過去。
        「怎麼?有新發現?」靈松羅奇道。
        白玉沙沒回答,趁眾人不注意刷的張開翅膀捲住眾人,緊接著,是那熟悉的擠壓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物概念圖-陳默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夏季-妖化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7-洞穴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9-黑暗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