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10-門的名字

        「咒文被破壞了?誰幹的?你怎麼知道的?」陳皓月問。
        「剛剛被魔氣侵體的時候我看到了一點東西。」靈松蘿走到棺蓋旁蹲下,「『我』躺在裡面,全身像是被扒皮抽筋一樣,每一根骨頭,每一條神經都在抽痛,渾身上下冷得不行,胸口卻像是有火在燒,簡直讓人發狂。疼痛持續一陣子後,胸口那團火開始往我的四肢擴散出去,不怎麼痛苦,反而還挺舒服。接著『我』彷彿重生了一般,身體說不出的輕盈,但似乎是沒有意識的。『我』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狹小黑暗的空間裡,所以用手推了推自己上面的那面『牆』,這牆是塊木板,一推就開,『我』坐起來,才看清楚自己是坐在棺材裡,旁邊死了兩個人,我沒理他們,直接穿牆出去了。」
        「你是看到凶獸的記憶了?」陳皓月驚奇的問,「那後來牠去哪了?」
        「不知道,到這裡就斷了。」靈松蘿聳聳肩。
        「嘖,真可惜。」陳皓月一臉惋惜。
        「不可惜。」白玉沙說,「現在我們已經知道這凶獸不知道什麼原因屍變重生,而且逃出去了,離開的時候似乎還是沒有自我意識的,只是純粹在跟尋本能。」
        「要是能知道牠去哪了就更方便了。」陳皓月說。
        「要是知道牠去哪了,那松蘿可能就醒不過來了。」白玉沙面色凝重道,「被魔氣入侵,尤其是和自身屬性相剋的魔氣,輕的話心性大變六親不認,重的話是會爆體而亡的。」
        「我們要去抓牠嗎?」陳默問。
        「抓是一定要抓的,凶獸既然被鎮壓,那必然是會帶來災難,得趁牠造成危害前把牠抓回來。」陳皓月說。
        「如果說牠是完全跟尋自己的本能,那麼牠應該會想回到牠生前最熟悉的地方。」白玉沙分析道,「我們要往海邊找。」
        「不過凶獸長什麼樣子?」陳皓月問道,「我們只知道牠來自深海,身上冒火,如果真有這麼一個東西出現肯定會引起騷動,但到目前為止一點相關的消息都沒有,那就代表牠肯定是會變化的,現在牠用的不是那個會自燃的本像。」
        「這的確是個問題。」靈松蘿摸摸下巴,「如果牠能隱藏氣息,我就算讓植物們去找,它們也不一定發現的了隱藏起來的凶獸。」
        「要不我回去問問皓星的意見?看他能不能弄出一個能追蹤的東西?」陳皓月提議。
        「好啊,那就麻煩皓星了。」白玉沙點點頭,「我們先帶著我父王、母后出去再說。」
        「我們要怎麼出去?」陳默問。
        「原路回去會遇到那些怪貓...奇怪了,你爹娘每次進來都要和那些貓打一次架嗎?」陳皓月問。
        「那些貓似乎不是鶴族留下來的東西,所以有沒有可能牠們是跟著凶獸一起逃出來的?」靈松蘿說。
        「有這個可能性,不過我所知道的是這裡只鎮壓了一隻凶獸,所以那些貓應該不是和凶獸鎮在一起的。」白玉沙沉吟道,「那會是什麼呢?意外被困在裡面的生物?魔氣的衍伸物?」
        「不是魔氣,有屍體。」陳默插了一句。
        「我知道了!」陳皓月右拳砸在左手掌上,「牠們是意外被困在這裡,被魔氣侵蝕的生物!」
        「這麼衰?」靈松蘿想了想,「不過這個解釋合理,這也說明了為什麼他們會從那些像布一樣的牆後出來,我剛剛不是說凶獸的記憶最後穿牆走了嗎?那石牆的觸感就像是布一樣,這也許就是魔氣的給他們的力量。」
        「如果是這樣的話,只要我把這裡的魔氣淨化乾淨就能解決貓的問題了。」白玉沙說,末了苦笑了一下,「但這裡規模不小,若要把魔氣稀釋到無害的程度,至少要二十天。」
        「嘖,我們帶的乾糧省吃儉用也頂多再撐十天。」陳皓月有點煩惱的說,「要是能直接炸出去就好了。」
        一邊的陳默忽然轉頭,看向身後的牆角,只見身後那原本一個出口都沒有的牆上出現了一扇黑漆漆的大門,大門表面十分粗糙,看起來坑坑巴巴的,大洞小洞無數。
        「你什麼時候偷偷出現的?」陳皓月走過去,好奇的伸出爪子摸了一把,狐疑道,「這摸起來觸感倒像是珊瑚礁。」
        「珊瑚礁?」靈松蘿和陳默也上了戳了兩下,嘖嘖稱奇。
        「這內陸哪來這麼大一塊珊瑚礁岩?」靈松蘿納悶道。
        「搬過來的吧?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非要用珊瑚礁」陳皓月說。
        白玉沙感覺到三道視線同時停在自己身上。
        「我不知道。」白玉沙眨著眼睛一臉無辜的聳聳肩,「不過我覺得比起為什麼要大老遠搬珊瑚礁岩來當門,搞清楚這麼大個門剛剛是怎麼突然無聲無息地出現似乎比較重要。」
        「我們剛剛圍在這裡說話,難道意外觸動了什麼機關嗎?」陳皓月搔搔頭,「聲控的?」
        「應該不是,我們講話講多久了?而且就算是聲控,用的也該是咒文或古語,我們剛剛說的可是現代白話文。」白玉沙否定。
        「重量呢?我們剛剛都站在棺材遺址上。」陳皓月再猜。
        「變重就開門是什麼道理?」靈松蘿皺眉道,「而且在一個封印上古凶獸的密室裡,凶獸的棺材變重通常不是什麼好事,為什麼要開門?」
        「你說的對。」陳皓月警惕的退了一步,「那這後面不會是防逃跑的死門吧?」
        「不會,這裡的咒符全部破壞掉了,而現有的物理攻擊應該傷不了凶獸,所以後面應該也不會是機關。」靈松蘿斬釘截鐵的說,「況且牠能穿牆呢,根本不一定會走門,」
        「那還有什麼東西和剛剛不一樣了?」陳皓月把四面八方用眼睛掃了一遍,又沿著牆摸了一圈,仍然毫無所獲。
        「魔氣的濃度變了。」陳默忽然冒出一句,所有人眼睛都亮了。
        「我們想錯了!這門原本就在這裡!是魔氣把它隱藏起來了!」白玉沙猶如醍醐灌頂,開心的喊道,「這可能就是出口!」
        「天啊阿默!你太棒了!」陳皓月激動的抓著陳默,「我都想親你一口了!」
        陳默嚇得掙開陳皓月倒退三步,手都壓到劍柄上了。
        白玉沙用白布將她父王、母后裹起來,再度磕了三個頭,小心的收進乾坤袋。靈松蘿撿了幾塊棺材碎片,一些自己收起來,一些給陳皓月讓她轉交給她弟弟。
        四人再次站在門前,一起將手放在門上。
        「姐妹們,數到三一起推。」陳皓月喊道,「一、二、三!」
        「哈!」
        「一、二、三!」
        「哈!」
        「一、二、三!」
        「哈!」
        「一、二、三!」
        「......」
        「呵呵,推不動。」靈松蘿乾笑兩聲。
        「炸它!」陳皓月從乾坤袋裡掏出兩捆炸藥,陳默默默地拿出個火摺子。
        「芝麻開門!」白玉沙自暴自棄的喊了一句,隨手在門上敲了一段節奏。
        轟隆~
        門向兩側無比乖巧的滑開了。
        陳皓月維持著雙手舉著炸藥的姿勢目瞪口呆,「啊,這門名字叫芝麻?」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這章狀態不太好,沒什麼感覺,先這樣ㄅ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9-黑暗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11-雷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