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11-雷劫

        「早安,文鰩。」仙仙一手扛著掃帚,一手伸著一根指頭讓抹布在指尖飛轉。
        「尊上早。」魚骨眼洞裡跳起兩簇小火。
        「我跟你說,昨天晚上我做惡夢了。」仙仙到井邊打了一桶水,沾濕抹布,開始擦拭魚骨,「我夢見我被一枝箭射死了。」
        「夢總是相反的,尊上不必憂心。」文鰩說。
        「可是我覺得特別真實。」仙仙放下手中的抹布看向那簇小火,「我以前…是被射死的嗎?」
        「尊上當年究竟遭遇了何事小的知之甚少,不過小的當年卻是差點因為一隻毒箭而丟了性命。」文鰩說,「尊上乃妖中至尊,如果願意,可以抽看眾妖的記憶,或許是現在尊上法力不穩,無意間看到小的的記憶。」
        「你恨他們嗎?」仙仙問。
         「說不恨是不可能的。」文鰩說,「但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智族生命短暫,早就換了好幾代,就算我想報仇解恨,也找不到當事人了,那持續記著恨又有什麼意義呢?總不能找他們無辜的後輩撒氣吧?」
         「是這個道理。」仙仙點頭同意。
        「這也是尊上教導小的們的。」文鰩說,「您總是說有仇必報,但父債子不償。」
        「是嗎?」仙仙來了興趣,「我以前還會教你們人生道理?」
        「您很喜歡孩子,我們每個人都被您帶過。」文鰩說,「大家都很想您,新生的孩子們也都是聽著您的故事長大的,您真的不願意回妖谷嗎?」
        「又提這個。」仙仙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這個月你已經照三餐說了...」
        轟隆!!!
        一記驚雷在天邊爆裂開來,將水邊的鳥類炸得四處亂飛、嘎嘎亂叫。
        「這大清早萬里無雲的,打什麼雷啊?」仙仙納悶地回頭一看,正巧空中又劈下一道疾雷,直接破開那本就顫巍巍的草棚,啪地打在仙仙的腳跟後,炸得沙土翻飛,留下一點焦黑。
        「不好,是雷劫!」文鰩驚道,「尊上,小的之前教您算過時間,您沒算嗎?」
        「尼瑪,那東西複雜的要死,我算得一個頭兩個大。」回話期間又砸了三道雷下來,可憐的草棚徹底塌了。仙仙氣急敗壞地召出她那把黑漆漆的重劍,將最後一道雷硬生生打回去,震得她手腕發麻。
        「尊上!那很重要啊!」文鰩崩潰道。
        「算不出來我也沒辦法啊!你又不幫我!」仙仙跳到海神碑後躲過了一道雷,那倒楣的海神碑直接被劈成一地齏粉。
        「小的修為又沒您高,沒辦法幫您算啊!」文鰩委屈道,「要是真幫您算了也沒用,不會準的!」
        「少廢話,現在怎麼辦啊?」仙仙吼道,反手把另一道劈向魚骨的雷拍回去。
        「到海上,海中間。」文鰩說,語速極快,「不然沒多久這個村子絕對會被天雷劈成一片焦土!」
        「臥槽!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不早說?」語音未落,仙仙人已經看不見蹤影了。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海面上波濤洶湧,浪花滾滾,幾十道水龍捲直插天際,仙仙急吼吼地開了個結界,將海面上海面下的生靈一概斥出結界外。
        結界內烏雲越來越多,光線卻並沒有暗多少,閃電密密麻麻的劈,一點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反而比外頭的晴空萬里要亮上許多,刺眼的很。
        仙仙照著文鰩教過的方法祭起了那把重劍,手上連換了幾個手印,給自己施了個金剛罩,默默等著雷劫結束。
        四周是震耳欲聾的炸裂聲,仙仙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覺得耳朵都麻木了,汗水一滴滴的落下,她開始累了。
        「嗚~嗚~」
        滾滾天雷的轟隆巨響中,一陣細細的、壓抑著的哭聲弱弱的鑽進仙仙的耳內。
        仙仙驚悚的往哭聲的來源望去,只見一個約十五、六歲的少年抱著一截破木板在海中載浮載沉,臉色青白,不知是凍的還是嚇的,滿臉縱橫交錯著不知是海水還是淚水。
        這小鬼怎麼進來的?仙仙頭皮一炸,嘖了一聲撤掉金剛罩,掄起重劍往少年的方向殺過去。
        少年的手被海水泡得又皺又白,抱著木板的手已經僵了。因為一整個月村子裡沒有雨水也沒有漁獲,老巫師說是海神要獻祭,所以他和另外一個少女被當成祭品投入海裡。
        這兩個可憐的祭品都是孤兒,平時村人也不曾照顧他們,除了一個一年前過世的老太太。少年偷偷地在鞋子裡藏了刀片,打算和少女到南方去生活,怎料原本安靜的海忽然翻騰起來,載著祭品的小船翻了,兩人被打散,少年被海浪捲進一片電閃雷鳴,他怕了,他原本不相信有什麼要祭品的海神,但現在,他信了,他嚇得抽噎起來,又想起男子有淚不輕彈,便又死死的憋回去,弄得一張小臉抽蓄著,詭異又滑稽。
        白紫色的閃光中,出現了一個人影,手中握著一柄巨大的凶器,煞氣騰騰地趕了過來。
        「哇!」少年嚇得忘了形象,哭嚎起來,「海神大人!我不是故意要逃走的!能不能不要吃我?我可以服侍您,為您做牛做馬,我很勤快的!海神大人饒我一命吧!」
        「什麼鬼?」一聲清脆悅耳的嗓音在前方響起,少年一邊抖一邊抬起頭,只見一名容貌清秀得人神共憤的少女單手揮著一柄大得不成比例的劍,正凶神惡煞的朝四周向她劈去的雷電狂揮亂砍,更令人震驚的是,那些雷電不是被她劈折了,就是被她打回天際。
        少年看得忘了哭,只是張著嘴呆呆的看著面前在空中飛來飛去,衣袂翻飛的暴力女子。
        「你怎麼進來的?」仙仙逼退一波雷電,趁著空檔問那少年。
        「啊?我…漂進來的…。」少年訥訥的回答,「跟著海浪漂進來的。」
        「廢話!你一個普通人不漂進來難不成飛進來?」仙仙翻了個白眼,甩了甩發麻的手,「我設了結界,只要是活的都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你做了什麼進來的?」
        「我…我什麼都沒做,就…抓著這個破船板。」少年一臉無辜地回答。
        「咦?不應該啊?」仙仙四處看了一下,納悶地搔了搔後腦杓,「結界沒問題啊?」
        「海…海神大人,既然您認為我不應該在這裡,那您能不能放我出去?」
        「現在沒辦法。」仙仙隨手一指化出一片小船一樣的扇貝,將抱著破船板在海中載浮載沉的少年扔上去,重新佈下金剛罩罩住兩人,「還有,我不是海神。」
        又持續雷電交加了半個小時,仙仙結著印的手微微的發抖,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浸濕了。
        「壞了!」仙仙驟然抬眼,急急的俯身一把抱住少年。
        少年猝不及防地撞入一片柔軟之中,整個人都僵了,埋在彈嫩事物裡的小臉霎時憋得通紅。
        同時僵住的還有仙仙,烏黑的雲在空中卷出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的中心射出一道雷,一道比剛才所有雷電都要猛烈的巨雷大砲一樣轟了下來,直接搗毀了仙仙架起的金剛罩,重劍震飛出去,噗通一聲落入海中,而那道巨雷則狠狠的劈在她那單薄的背上。
        盛著兩人的扇貝化做萬千碎片,兩個人同時被衝力撞進海裡,少年心驚膽顫的看著周遭的海水從灰色迅速的被染成黑紅色,憋著氣都能感受到濃烈的血腥味,而剛才護住他的少女像個吸飽了水的破娃娃,軟軟的朝海底沉下去。
        少年猶豫了一秒鐘,一咬牙也朝海底追去,一把環住仙仙的腰,死命的往海面上游。
        然而落水突然,少年一口氣沒吸飽,又在水中耽擱了些時間,還沒游到頂就已經快沒氣了,儘管他以意志力死死地閉住氣息,卻終究敵不過身體下意識的反應。
        冰冷的海水灌進肺部,胸口像被炸過一般灼燒起來。少年掙扎著,卻沒能向上浮去,只是再次不受控制的吸進一大口海水。
        啊…是要死了嗎?劇烈的疼痛下,少年的心反而冷靜下來,不那麼害怕了。
        視野徹底黑下去之前,他似乎看到四面八方湧來黑色的煙霧狀不明物體,爭先恐後地注入少女體內,那個重傷的少女掙開了眼睛,眼眸閃著耀眼的金黃色。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10-門的名字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12-變故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