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12-變故

        「我不是說在我出去前不要來煩我的嗎?」靈松蘿頭也不抬,聚精會神地盯著手裡的試管和滴管,語氣略有些不快。
        「十萬火急的事。」外頭的侍女喊道,「翠谷派了一個奄奄一息的傳令兵來,說翠谷被天尊國偷襲,快要頂不住了!」
        靈松蘿的手狠狠地抖了一下,滴管裡詭異的藍紫色液體失手滴了一滴到她的左手背上,將她手上的手套蝕出一個洞。
        「陛下要您立刻去議事廳。」侍女急道。
        翠蘿國的宮殿翡翠城是一片廣大的木造建築群,藏在森林深處。不同於冰心國的水晶宮流光璀璨,翡翠城散發著淡淡的木頭香,給人一種低調質樸的高貴感,完美的融合在森林中。為了防林子早晚的濕氣,整個建築群都是架高的吊腳樓,樓和樓之間由橋梁連接,而議事廳就在建築群的正中間。
        為了節省時間,靈松蘿並沒有規規矩矩地走那四通八達的橋樑走道,而是直接縱身飛上屋簷,霹靂啪啦的踩著屋瓦跑了。
        當靈松蘿趕到議事廳時,正好看到幾個小廝抬著個蓋著白布的單架離開,御醫跟在後面輕輕的嘆息。
        「吳大夫。」靈松蘿上前一把抓住御醫,「怎麼回事?人...死了?」
        「唉,也是個可憐的孩子。」御醫惋惜地看了一眼單價上蓋著白布的人,「他才成年沒幾年吧?右手被炸斷了,腹部有一處貫穿傷,五臟六腑被震了個亂七八糟,居然還能撐到這裡來面見陛下才倒下,要是沒有這一劫,肯定能長成一位了不起的英雄。」
        靈松蘿臉色白了白,草草向御醫道了聲謝,快步進入議事廳。
        議事廳內群臣都道了,正熱熱鬧鬧地吵得不可開交,靈松蘿的娘親坐在王座上,一手支著額,看起來很是頭痛。
        通傳的侍衛喊了一嗓子太子殿下駕到,議事廳瞬間靜了下來,所有臣子恭恭敬敬的對走進來的靈松蘿行禮問安。
        「娘,怎麼回事?」靈松蘿草草行了個禮,急匆匆的問道。
        宰相站出來說道,「啟稟殿下,前些日子天尊國的國師栽贓巫族幫助諸侯造反,帶人屠了龜嶼,巫族大祭司帶著倖存的族人受琉璃海鮫人庇護,躲了這一個月。但人是沒辦法在海裡待太久的,所以他們找上了翠谷。翠谷本就和天尊國不睦,頭目為人又仗義,立刻就答應讓大祭司帶著他的族人加入翠谷,沒想到這才三天,就被那國師察覺,帶人以剿滅反賊的名義攻打翠谷。」
        「那剛剛那個小兵是怎麼回事?翠谷雖然人少,但戰力絕對不弱,更何況那天尊國都是智族人,一山谷的兔妖怎麼可能被沒有妖力的智族逼成那樣?」靈松蘿急道。
        「天尊國境內發現了一種新的金屬礦。」王座上的翠蘿王柔著太陽穴說,「那種金屬對他們似乎傷害不大,但對我們妖卻是劇毒,若是一直觸碰那金屬會漸漸失去妖力,接著是五臟六腑衰竭,最終死亡。」
        「一直碰觸?」靈松蘿抓到了關鍵詞,「那他們用什麼方法強迫翠谷的人一直碰觸那對我們有害的東西?」
        「他們發明了一種奇怪的武器。」宰相說,「據那傳令兵說,那武器細細長長,十分方便攜帶,似乎是用了火藥,可以把那金屬做成的小珠子打出來,射程和準度遠勝弓弩,一但被射中沒有專業的醫者根本挖不出來。」
        「松蘿,你帶一萬人下去增援。」翠蘿王說,「以救人為主,谷大概是保不住了。」
        靈松蘿道抽了一口氣,但很快就鎮定下來,收斂了臉上的怒色和悲色,輕聲道,「遵命。」
        翠谷緊鄰鮫人居住的琉璃海,夾在翠蘿、赤焰、天尊三個大國中間,是個四面環山的盆地。占地很小,只有翠蘿大森林的五分之一,天尊國實際統治面積的十分之一,卻是四季如春、水氣豐沛、土壤肥沃、景色優美的好地方。
        然而仙境一般的地方現在變得坑坑巴巴,山壁上隨處可見炸過的痕跡,盆地中央的平原不見嫩綠嫩綠的水稻苗,只有濺得亂七八糟的泥水和睜著驚恐的眼,死不瞑目的屍體。不少智族士兵正在清理那些屍體,一手跩著一具屍體的腳,隨隨便便的拖到一處去集中。
        靈松蘿帶著人馬躲在旁邊的丘陵居高臨下的看到了這番慘象,不忍地閉上眼,一雙拳頭捏的死緊,幾根細細的藤蔓顫抖著捲上她的手腕,像是怕極了。
        「殿下,我們要下去嗎?」旁邊的親兵問道。
        「不必了,下面死絕了。」靈松蘿一下一下輕輕的撫摸著手腕上的藤蔓,那藤蔓似乎受到了安慰,不再發抖,慢慢的縮回旁邊的草叢裡。
        「人...都沒了?」親兵難以置信的問。
        「還有幾千人,都藏在這附近的幾座山裡。」靈松蘿說,「傳令下去,分成三隊,悄悄地把他們找出來帶回翠蘿,不要讓那些智族發現了。」
        那親兵得令,朝後打了幾個手勢,那一萬人悄咪咪的就散開執行任務了,幾乎沒弄出半點動靜。
        靈松蘿留在原地沒動,繼續透過植物們尋找兔族族人們的確切位置,並將一次比一次準確的方位傳給手下人。
        現在正是百合的花季,滿山遍野的野百合一根一根的立在那兒,白色的花微微低著,點綴著這一片翠綠,似一個個嬌羞的小仙子,本來是十分浪漫而美麗的。然而現在,這些百合有的被壓爛了,有的染上了一層不祥的暗紅色,原本是歌頌春天萬物復甦的樂章,現在卻成了哀悼突如其來悲劇的喪曲。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士兵們陸陸續續尋回五批人,其中最大的一批,也是最後一批,是由翠谷的庫巴,也就是陳浩月的弟弟,陳皓星,所帶的隊,旁邊還跟著個黑著臉,魂不守舍的陳默。
        「皓星!阿默!」靈松蘿看到陳皓星和陳默十明顯的鬆了一口氣,但她很快就發現,沒有那個熟悉的黃色身影。
        「皓星,你姐姐呢?」靈松蘿語氣裡有一絲她自己都沒察覺的顫抖,「她在哪裡?」
        「二姐,姐姐和爹娘要我和阿默保護好這些族人,自己各帶一隊人馬把那些智族人引走了。」陳皓星已經哭出來了,但身為現在兔族的精神支柱又不敢嚎啕大哭,只是抽抽噎噎,一張臉憋的十分扭曲,「二姐你快去救他們啊!」
        一旁的阿默也抬起希望的眼神看著靈松蘿。
        靈松蘿深呼吸定了定神,重重的拍了拍兩人的肩膀,「我會找到她的,你們先跟我的人回翠蘿,把她交給我,好嗎?」
        陳皓星默默的點點頭,拉著陳默就要走,陳默卻腳底深了根。
        「阿默,聽話。」陳皓星帶著濃濃的鼻音說。
        「現在有這麼多人護送,族人不需要我保護了。」陳默說,「我要留下來找姐姐。」
        「阿默,你們也逃了一天一夜了,回去休息吧,」靈松蘿溫聲道,「我找就可以了,好嗎?」
        「我不累,我們妖可以三天不睡覺。」陳默搖頭,「我要找姐姐。」
        「那是平常才能三天不休息,你打了一天一夜,難道都沒有用到妖力嗎?」靈松蘿說,「回去休息吧?」
        陳默咬著上唇,在原地站成一個大寫的我不要。
        最終靈松蘿妥協了,她點了三個武功特別高強的士兵,再帶上陳默,五個人去搜索陳皓月和她的爹娘─翠谷大頭目以及龍角部落頭目,其他人則護送倖存的兔族人先回翠蘿修整。
        五人利用妖的優勢沒有驚動天尊國的軍隊,在周邊山區搜了個一天一夜,幾乎把附近幾個山頭都掀了個底朝天,除了發現三處令人怵目驚心的打鬥痕跡以外,一點收穫都沒有。
        天上的星辰月亮被厚厚的烏雲給蓋住了,林子裡黑漆漆一片,那三個士兵都去休息了,陳默面無表情地坐在營火前,用一根樹枝在那兒戳著火堆。
        「阿默,你兩天沒睡了吧?去瞇一下,養足了精神才能找皓月啊。」靈松蘿溫聲道,輕輕地給陳默搭上一件披風。
        「二姐,姐姐和爹娘是不是不在了?」陳默愣愣地盯著火堆裡跳耀的火舌說。
        「別亂說。」靈松蘿皺眉斥道,「你姐和你爹娘什麼人啊?沒那麼容易死的,一定是因為什麼不得已的原因躲起來了。」
        「二姐,我小時候是笨,但現在也明白不少東西了。」陳默抱住自己的雙腿,把下巴底在雙膝之間,「姐姐平時粗心大意的,關鍵時刻卻非常靠得住,更不用說長期打裡部落的爹和娘了。」
        絕不會讓人有機會沿著痕跡連續發現三個打鬥痕跡,還一點求救暗號都沒有。
        靈松蘿自己心裡其實也明白,但她還是不願意相信,那個平常愛打愛鬧的好友已經沒了。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靈松蘿牽起僵硬的嘴角,比哭還難看,她輕輕的攬了一下陳默的肩膀,「現在還沒見著屍體,一切還有希望。」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11-雷劫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13-狗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