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分享

加蛋陽春麵13-狗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狗蛋覺得全世界都在旋轉,周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有人捏住自己的鼻子,正在掰開自己的嘴,不知道什麼冰冰涼涼又軟軟的東西一下一下的貼住自己的唇,努力地把氣灌進他那熱辣辣像被火燎過的肺裡。狗蛋微微的掙扎了一下,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又陷入無盡的黑暗。
        再次清醒時,映入眼簾的是普通民戶的屋頂,狗蛋揉了揉眼睛,撐著自己緩緩坐起來,發現自己是在一張床上,身上蓋著一床破舊但乾淨溫暖的被子。他環視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雖然東西不多且多半老舊,卻是收拾得整整齊齊,最值錢的大概是桌子上那面勉強能看到倒影的銅鏡。
        「這是那兒?怎麼感覺像個姑娘的閨房?」狗蛋撓了撓頭,納悶地自言自語。
        「這是我的房間,可不就是姑娘的閨房嗎?」一聲清脆的嗓音響起,把狗蛋嚇得一蹦,只見一個年紀比他稍長,皮膚細膩白皙的女子端著個托盤走進門來,托盤上有個碗,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狗蛋從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姑娘,一瞬間看傻了...不對!他看過!
        所有事情一下湧入腦袋,他被村民推出來當祭品,他被無情地投入茫茫大海,他被莫名的暴風雨打散了船隻和夥伴,遇到了一個有著大神通但自稱不是海神的少女。
        「你!!!」
        「我怎麼?」仙仙輕輕一笑,「沒事,我不會害你,要是沒有我,你現在已經涼了。」
        「謝謝...」狗蛋低下頭,又偷偷抬眼看了會兒仙仙,見她氣色紅潤,行動如常,心中越發奇怪。
        「嘖,小小年紀不學好,學那些個登徒子偷看女生,不要臉。」注意到狗蛋眼神的仙仙笑罵道。
        「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狗蛋慌忙別開頭,耳朵都紅了,有些難為情道,「我只是擔心你,你流了好多血!你沒事吧?」
        「我沒事。」仙仙甜甜地笑起來,坐到床邊一手搭上狗蛋的脈,「看來你也沒事了,餓了吧?喝點魚湯?我剛剛燉的。」
        「謝謝」,狗蛋接過魚湯,小小的啜了一口,驚訝地發現這簡單到只有魚肉和薑絲的魚湯竟然十分鮮美可口,一絲腥味也沒有,反而有股淡淡的清甜。
        「我叫吉仙仙。」仙仙看著面前狼吞虎嚥的少年輕輕的笑了,「你叫狗蛋,被村裡人當成祭祀海神求雨的祭品,對吧?」
        狗蛋的眼睛都瞪圓了,「你怎麼知道?」
        仙仙藉著收拾狗蛋吃完的碗移開視線,「你神智不清的時候自己說的。」
        「我昏迷的時候還能自我介紹?」狗蛋表示困惑。
        「嘛...就是我問什麼你答什麼,後來又開始說胡話,我也是拼拼湊湊才猜出來的。」仙仙皺了皺鼻子說。
        「喔...」狗蛋歪了歪頭,好像挺合理,但好像又哪裡不對?
        「就是這樣,沒什麼,當時你溺水了,沒有意識,不記得也正常。」仙仙說著,忽然湊近狗蛋,「有件事我們串供一下。」
        「啊?」
        「說了你不要怕啊,我是這個村子的巫女,和你們村那個邪惡的冒牌巫師不一樣,天生呢有點靈力,可以聽見海神的聲音,今天我是奉海神之命去救你的,但你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別人,知道嗎?」仙仙勾著狗蛋的肩膀在他耳畔輕聲說,語氣不容質疑。
        「海神大人派你來救我的?」狗蛋愣了一下,忽然轉了身子朝海的方向種種的磕了三個頭。
        「哎,海神大人知道你委屈,也知道你那些村人不是個東西,算著和你還有些緣分才讓我救你的。現在頭也磕過了,我跟你說,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我是奉海神命去救你的,有人問你,你就說我划著小船在海上亂晃時順手撈的你,知道嗎?」仙溪神神秘秘的說。
        「為什麼?」狗蛋不解,「還有那個暴風雨是怎麼回事?你那個時候說不應該有活物是怎麼回事?那道打你的閃電又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明明受傷了現在又沒事人一樣?」
        「唉你這傢伙,哪來那麼多十萬個為什麼?這些你一個字不許跟別人說。」仙仙嘖道,「我...那不是奉命去繳一隻害人的海怪嘛!那時海神上了我的身,本不應該給其他凡人瞧見的,也避免誤傷凡人,所以設了結界嘛!有了結界就不應該有凡人能進入那個區域了,不只凡人,凡魚凡蝦也不應該進得去,但你偏偏進去了,這不就是有緣嗎?所以海神就讓我把你給救了,但是神仙附身時除了乩身不能接觸其他凡人,所以海神就被迫退駕了嘛!就那道閃電。」
        「喔...」狗蛋皺著眉一副似懂非懂,「那你的傷...」
        「啊不就說是海神退駕嗎?退駕當下會對乩身造成一點傷害,但海神怎麼會真的傷害乩身呢?所以就把我給治好啦!」仙仙端起托盤和狗蛋吃乾淨的碗,「你再休息一下吧,有什麼需要儘管說,別忘了我剛剛跟你說的,有人問就說你是我閒著沒事划小船玩順手撈的。」
        「喔...」
         「聽進去沒?」仙仙皺眉問道。
        「知道了,謝謝海神大人和仙仙姐的救命之恩。」狗蛋誠懇的說。
        仙仙這才展顏一笑,「你好好休息吧,有事叫我。」
        直到走出房門外仙仙才鬆了一口氣,鼓了鼓腮幫子放鬆臉頰。
        「尊上編故事的水平還是一如既往地高呢!」仙仙耳邊忽然響起一陣男聲,就像是貼在她耳邊說的。
        「臥槽!」仙仙嚇得一個機靈,差點兒把手裡的托盤扔出去,就發現大白天的有隻螢火蟲繞著自己飛的正歡。
        「文鰩?」仙仙試探的問道。
        「正是小的。」螢火蟲在空中快樂地蹦達。
        「你能離開魚骨了?」仙仙揚起一邊眉毛,「但為什麼要把自己變成屁股點燈的蟑螂?」
        「...」
        「還是會飛的蟑螂」仙仙一臉嫌棄。
        文鰩內心淚流成河。
        「尊上,你救了個什麼人啊?總感覺他不一般。」文鰩決定無視蟑螂話題,轉而問起狗蛋。
        「你也聽到了,他就一個普通的智族小子,毛都還沒長齊呢!問題一大堆,累死我了。」仙仙說。
        「尊上,你不覺得奇怪嗎?你在度劫,還設了結界,他到底怎麼進去的?」文鰩嚴肅的問。
        「奇怪啊!但我也沒看出什麼,興許就真的只是意外?」仙仙說。
        「不,不可能是意外,我剛剛就覺得那孩子身上有股特殊的感覺,非常像尊上您的印記,說不定他是因為印記才進的結界。」文鰩說。
        「啥?啥印記?」仙仙不解。
        「尊上,您這次歷劫沒想起什麼嗎?」文鰩問。
        仙仙想了一下後道,「有一些模糊的片段,聲音聽不清楚,畫面也看不清楚,法術倒是想起不少,怎麼就沒想起竄改記憶之類的法術呢?」
        「竄改記憶是很危險的禁術,若是被破了會受到嚴重的反噬,現在想不起來也好。」文鰩說。
        「他一個智族人我怕什麼?」仙仙蠻不在乎的說,「你剛剛說我的印記,那是什麼?」
        「尊上若有必要,可以在一個人身上烙上您的印記,您就可以透過這個印記找到那個人,每個印記都有不同,可以單純用來確認位置,也可以用來殺人,至於怎麼分辨只有您自己知道,小的們也只有妖力高強些的、常在您身邊的近臣能勉強察覺您印記的氣息。」文鰩解釋道。
        「嗯...關於這方面我還真半點沒想起來。」仙仙想了想,又疑惑道,「不過一個壽命過不了百的智族人為什麼會有我的印記?你不是說我失蹤了至少五千年?」
        「所以小的才說他感覺不一般。」文鰩說,「這可能是印在靈魂上的烙印。」
        「哇!我是跟他有什麼深仇大恨?追殺他一輩子不夠,還要追殺他生生世世?」仙仙震驚了。
        「也許...不是為了追殺呢?」文鰩打趣道。
        「不是為了追殺?那是為了什麼要永生永世的追蹤他啊?」仙仙想不透,揉著太陽穴洗碗去了。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12-變故
  • 下一篇
  • 關於戲劇語速的不專業小研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