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14-囚籠

        「二姐!阿默!」聽見腳步聲,陳皓星及匆匆地從椅子上站起來,頂著一對黑眼圈迎了上來,「怎麼樣?」
        陳默黑著臉一聲不吭的越過他,拎起椅子上披著的毛毯,把自己裹成個看不到頭的毛毛蟲,直接往一邊的長椅倒去。
        「阿默,我讓宮人帶你去房間休息吧?不要睡在這兒。」靈松蘿輕聲說。
        長椅上的毛毛蟲動也不動。
        靈松蘿為不可查的嘆了口氣,把陳皓星拉出會客廳,順手帶上了門,轉身移往另一個房間。
        「我姐姐她...」陳皓星在靈松蘿關上門後立刻問。
        「她躲起來了。」靈松蘿截斷陳皓星的話,「你姐姐和你爹娘躲起來了,我們還沒找到。」
        陳皓星抿了抿嘴,點點頭,「對,他們一定是躲起來了。」
        「你是翠谷的庫巴,現在大頭目和少頭目不在,你要好好帶領你們翠谷的兄弟姐妹們,直到將那些智族趕出翠谷,知道嗎?」靈松羅扶住陳皓星的雙肩說。
        「嗯,我知道了。」陳皓星做了三次深呼吸,「二姐,我以前...從沒管過部落的事,你能幫我嗎?」
        「當然,翠蘿和翠谷本就是姐妹,我和我娘都會幫你的,不要擔心。」靈松蘿拍拍陳皓星的肩膀,「看你這熊貓眼,這幾天都沒好好休息吧?去睡會兒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嗯。」陳皓星乖巧的點點頭,「二姐去忙吧。」
        走出一段路後,一直跟在靈松蘿旁邊的少女,也就是搜救當天的親兵,最後留下來協助的三位高手之一,才悄聲問,「殿下,庫巴是什麼呀?」
        「庫巴在翠谷是指頭目家非頭目繼承人的其他孩子。」靈松蘿解釋道,「在翠谷,每個部落有一家世襲的頭目,這家通常是那個部落妖力最強的家族。頭目的丈夫為大長老,繼承者為少頭目,而少頭目的兄弟姐妹就是庫巴了。庫巴除了血統帶來的妖力擺在那兒,其實和普通部落居民沒什麼不同,如果本身對部落事務沒有興趣,他的確可以完全不用管部落雜事。」
        「喔。」親兵點頭,一會兒又疑惑道,「那為什麼那天聽那些翠谷人稱大頭目的丈夫也叫做頭目?」
        「因為陳皓月她們家不一樣。翠谷是由好幾個部落組成的部落聯盟,陳家是翠谷所有部落的統治者,所以皓月的娘被稱為大頭目,而她的爹就直接成為她們家直轄部落的頭目。」靈松蘿說。
        兩人一個拐彎來到一扇門前,這是翠蘿王的書房,靈松蘿伸手敲了敲門,門內傳來翠蘿王的聲音。
        「進來吧。」
        親兵留在門外守著,靈松蘿獨自推門進去。
        「娘。」靈松蘿行了個禮。
        「免禮。」翠蘿王朝自己的女兒招了招手,「你過來看。」
        靈松蘿從她娘親接過一封十分正式且精緻的信,信紙甚至還噴過香水,靈松蘿不太舒服的皺了皺鼻子。
        那是天尊國正式的通知文書,正式告知各國已成功收復失土翠谷,目前匪首之兒女尚逃在外,要求各國不要窩藏翠谷匪徒,並附上了陳皓月和陳皓星姐弟的通緝肖像。
         一看陳皓月還在被通緝,靈松蘿就先鬆了一口氣,冷笑道,「這什麼意思?他們侵略其他民族還有理了?」說著,臉整個沉了下來,「大頭目和龍角部落頭目呢?」
        「根據探子傳回來的訊息,似乎是被活捉了。」翠蘿王說。
        「那個蕭瑞不是說是個凡事和和氣氣唯唯諾諾的傢伙嗎?怎麼打破這麼多年的平衡忽然出兵把翠谷收了?就因為挖到什麼礦物?不太合理啊?」靈松蘿擰眉道。
        「雖說他近年行事的確看似毫無威脅性,但他畢竟是將自己叔叔殺了奪權而上的,骨子裡還是狼崽子。」翠蘿王說。
        「他想幹嘛啊?」靈松蘿揉了揉額角,「稱霸天下?」
        「不知道,冰心王已經派了在天尊境內的探子混入宮內調查了,也能找機會救出大頭目和頭目。」翠蘿王說,「我今天叫你來,除了告訴你這件事,還有一件事要問你。」
        「什麼事?」
        「你是不是去過赤焰國底下那個鎮壓凶獸的石洞了?」翠蘿王嚴肅地盯著靈松蘿問。
         「啊哈哈哈哈娘你怎麼啥都知道啊?」靈松蘿尷尬地笑了笑,悄悄地擺起防禦動作。
        「還知道怕?」翠蘿王氣笑了,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巴掌拍在靈松蘿的屁股上,「什麼地方你也敢去?最近太閒了是吧?玩到沒地方玩了?」
        靈松蘿嗷了一聲,摀著屁股彈了老遠,嚷道,「娘!我不是去玩!況且我現在不是好好地在這兒嗎?」
        「你這次沒事完全是你好運。」翠羅王嗔道,「那件事你不准再管了知道嗎?」
        「可是...」
        「我知道你講義氣,這事完全推給白家也確實不厚道,但插手管事之前也要先看自己幾斤幾兩重。」翠羅王說,「我們木族本身屬性的問題,是千萬不可以靠近那塊封印區的,否則後果嚴重,輕則傷病,重則喪命。你們這次只去了封印凶獸身體的石室,白家的現任族長又在你身邊,不然你以為你還有命回來?」
        「封印身體?」靈松蘿疑惑道,「什麼意思?」
        翠蘿王一巴掌就往靈松蘿後腦杓乎去,「讓你少管閒事。」
        「喔...」靈松蘿委委屈屈的應了一聲。
        「你要是太閒,就去幫著皓星,教教他一些事。另外幫我盯著天尊那邊的探子,要是有什麼緊急狀況你可以自行下決策,事後通知我就行。」翠蘿王說。
        「孩兒領命。」
        靈松蘿腳一踏出書房的大門,親兵就迎了上來,「殿下,陛下找您什麼事啊?」
        「她關我禁閉呢。」靈松蘿努努嘴。
        「啊?」
        「關在情報局。」靈松蘿雙手抱胸往前走了幾步,忽然想到什麼,頓了頓腳步,悄咪咪的對親兵道,「哎,你去把我實驗室裡做一半的那組實驗偷偷的送到情報局我的辦公處去,不要讓任何人看見了。」
        「您是說那幾管藍紫色的東西?」親兵問。
        「對,就是它們。」靈松蘿點點頭,「記住,不要讓人看見了。」
        「殿下,那到底是什麼啊?您都擺弄它們一個月了。」親兵好奇道。
        「嘖,我也想知道那是什麼。」靈松蘿歪了歪頭,「我非得搞清楚那是什麼不可。」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現在翠谷打下來了,你打算怎麼辦?」皇帝趴在城牆上問身邊的少女。
        「等屍體處理乾淨了,給我三天時間,我設個祭壇搬雨。」國師回答。
        「我們就真的慢慢等天降異象,沒辦法主動尋找那個凶物嗎?」皇帝問。
        「難度偏高,但若是有那凶獸的一部分,比如毛髮、指甲之類的,也許可以試試看。」國師說。
        皇帝一聽就洩氣了,上古凶獸的毛髮指甲?上那兒找啊?
        「沒事啦!我會在一年內找到那個東西的。」國師拍拍皇帝的肩膀,「別操心啦!」
        「能不操心嗎?水可是民生必需的東西,更何況天尊還是以農立國的,這要是沒有水,意味著收成不佳,收成不佳就會糧價上漲,糧價上漲就會出亂子,要是明年我們還沒逮到那凶獸,這亂子直接匯升級成飢荒,飢荒會演變成疾病...」
        「行啦!」國師翻了個白眼打斷絮絮叨叨的皇帝,「就這麼不相信我啊?」
        「我當然知道你厲害,但之前我們對付的是人啊!這次要對付的是凶獸!我能不擔心嗎?」皇帝皺著眉頭悶悶地說。
        「要是我都沒辦法,你就是把眉毛也愁白了也沒用,那何必在這裡杞人憂天呢?」國師瞟了一眼苦大仇深的皇帝,噗哧一聲笑了,伸出一根手指柔開皇帝擰成川字的眉頭,「別再皺眉啦!你是想練習用眉頭夾蚊子嗎?」
        皇帝總算彎了彎嘴角,「等我年紀再大些,還能練習用眼角夾蚊子。」
        哐!哐!「關門關窗,防盜防賊~」
        城下傳來打更的聲音,皇帝好不容易彎起的嘴角又垂下去了。
        「這麼晚啦?」皇帝有些依依不捨的抱住城牆上的旗杆,「我不想回那個籠子去。」
        「怎麼?在那籠子裡你能錦衣玉食,天天一大群美女香香軟軟的跟前跟後伺候你,人人以你為尊,你還有什麼不滿?」國師打趣道。
        「人人以我為尊?」皇帝苦笑了一聲,「他們又有幾個是真心的?誰不是在背後瞧不起我這個瘸子?」
        夜晚的風大,更何況是在城樓之上,皇帝肩上的披風被吹得揚起,啪啪作響,「在那裡,我不是蕭瑞,而是別人不服氣卻捏著鼻子磕頭的皇帝;你也不是苗杏,而是陰鬱詭譎的國師,皇帝的走狗;杜子也不是杜子,而是凡事小心翼翼,圓潤油滑的杜公公;就連瑤兒也沒有以前天真快樂了,我能感覺得出來,她不喜歡那些雕梁畫棟、亭台樓閣,也不喜歡成群的侍女僕從,她只想要一個茅草屋,一個天天陪著她的哥哥,整天逗她的杜子哥,還有安安靜靜在旁邊看著,微微笑著的阿杏姐姐。」
        國師看著皇帝,張了張嘴,最後什麼也沒說,垂下眼眸。
        「阿杏,難道你就喜歡那個地方嗎?」皇帝問。
        「我不知道。」阿杏嘆了口氣,「說真的,做什麼事都一堆繁文縟節,天天和這個那個勾心鬥角的,真的很累,但要是沒有那裡,我大概一輩子也報不了仇了。」
        「你現在報仇了,你開心嗎?」皇帝問,「你認為你為了報仇做出的這些犧牲,值得嗎?」
        漆黑的城樓上只剩風呼嘯而過的聲音,良久,才傳來少女輕輕的聲音。
        「夜深了,陛下該起駕回宮了。」

人物概念圖-陳皓星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夏季-妖化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關於戲劇語速的不專業小研究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15-雨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