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15-雨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狗蛋在吉嬸家旁邊的空地搭了間小屋住了下來,說自己習慣一個人住,不過三餐還是到吉嬸家蹭。
        吉嬸和漁村的眾婆婆媽媽們一致認為「狗蛋」這個名字太過難聽,七嘴八舌之下給他討論出一個新名字,說既然叫狗蛋,那就以狗的叫聲「汪」為姓,名字再加一個字,叫蛋蛋,這樣可愛。
        狗蛋剎一聽到「汪蛋蛋」這個名字時臉都青了,偷偷的向一旁的仙仙拋出求救的眼神,卻沒想到那天殺姑娘在旁邊憋笑憋得滿臉通紅渾身發抖,眼角嘴角肌肉抽蓄。看到狗蛋泫然欲泣的眼神,竟對他聳聳肩,並努力的試圖用她那在失控邊緣的臉部肌肉做出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女人果然都不能信!越漂亮的女人越狠毒!狗蛋內心咒罵著。
        啊哈哈哈哈還好「仙仙」只是土而已哈哈哈,現在有個更絕的了哈哈哈,仙仙內心歡樂著。
        最後還是小時候念過一點點書的老村長做主,說男孩子名字不要那麼可愛。既然狗蛋是仙仙海裡撈回來的,那就叫汪洋吧。
        還好不是叫海底撈,真是謝天謝地,狗蛋暗暗抹掉驚出的一身冷汗,鬆了一口氣,趕緊認下了,不停感謝村長賜名。
        仙仙在一旁聽到「汪洋」這個名字時揚了揚眉毛,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地偷樂。
        某日卸完魚貨,仙仙和改名汪洋的狗蛋坐在港邊欣賞夕陽的尾巴,海風輕輕地吹來,帶了幾滴海水到兩人臉上。
        「唉,你之前的村莊是因為乾旱才把你和另外一個女孩丟出來的?」仙仙突然問。
        「對啊,冬天是乾季,原本開春之後會有一段雨季,沒想到今年卻遲遲沒有降雨,要是再不下雨,村里的井就要乾了。」汪洋兩手往後一撐,「也不知道那個老妖巫圖什麼,說要丟一對童男童女到海裡祭神,哼,這麼扯的事情大家居然還信他。」
        「你們村在我們村的南方22里外,中間只有幾座矮小的丘陵,想來氣候不會差太多,可我們這裡降雨十分正常,並沒有你說的乾旱啊?」仙仙奇怪道,「難道是老天覺得你們村太蠢了,想渴死你們,以免讓蠢代代相傳嗎?」
        汪洋一想,也發現了問題,這裡的氣候的確和他原本的村子差不多,居民的職業和生活模式也差不多,但他來到這裡後的這段時間,午後必定下雨,且掐點極準,比早晨的雞鳴還要固定,今天可是難得放晴,他才會和仙仙在這裡吹海風看夕陽。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汪洋歪了歪頭,「好奇怪...可是我記得我還在之前那個村子時曾聽到專門到山裡的村子販賣魚和鹽的腳伕說過,那些山村最近也不下雨了,以前山裡冬季就算不下雨,早晚也還是會有霧氣,但今年冬天卻罕見的連霧氣也幾乎沒有,所以應該不是只有我們村乾旱,至少是我們村附近一帶的地區都是這樣。」
        仙仙一手撐著下巴皺著眉思索了一下,眼角餘光瞥到後面有個人肩上挑個扁擔走過去。
        「趙伯!」仙仙叫住了那個人。
        「仙仙?什麼事啊?」趙伯放下肩上的扁擔,推了推頭上的斗笠,咧嘴露出兩排歪歪黃黃的牙齒。
        「向您打聽個事哈,您這幾天去山村賣貨,那裡天氣怎麼樣啊?」仙仙問,「有沒有下雨?」
        「呦!你這麼一問,這山村似乎許久沒下雨了,我還挺高興不用淋雨走山路哩!」趙伯說,「怎麼?丫頭你要進山?」
        「是啊!這幾天聽阿洋說叫花雞聽的饞了,想進山打隻山雞來做做看。」仙仙笑咪咪的說,「謝謝趙伯。」
        「年輕人真有活力。」趙伯呵呵笑道,挑著扁擔走了。
        看著趙伯遠去的身影,仙仙臉上的笑容慢慢地沉了下來。
        「意思是,只有這個村子有正常的下雨,其他地方都沒有?」汪洋在後面奇怪道。
        「我覺得不大對勁。」仙仙一隻手按在胸口,她這幾天老是心悸,「我相信我的直覺,這一定有問題,而且問題很大。」
        「你想怎麼辦?」汪洋問。
        「讓我想想。」仙仙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走吧,先回家吃飯。」
        這天夜裡,仙仙又做夢了,她這幾天老是夢到自己在吃一碗陽春麵,那碗麵的湯十分清澈,散發著淡淡的香氣,綠油油的蔥花和銀白色的芽菜飄在湯麵上點綴著這一碗白麵,而湯麵的最上面,還蓋著一顆煎到七分熟的荷包蛋,油油亮亮,邊緣酥脆金黃,看得令人食指大動。
        那碗麵的味道確實不錯,麵體Q彈,湯汁清淡。但每次仙仙都吃著吃著就覺得頭暈呼呼的,四肢軟綿綿的提不起力氣。
        通常夢到這裡她就會醒了,然後開始一天的新生活。
        然而今天的夢不一樣。
        她發現自己全身痠軟,正無精打采地被手腕粗的鐵鍊綑在冰冷的石牆上,齒頰間還留有淡淡的蔥花香。
        視線有點模糊,腦袋昏昏沉沉的難以思考,仙仙掀了掀眼皮,勉強的打量了一下四周,這是一個看起來像審訊室的地方,她前面有個檯子,上面擺了一排閃著冷光的奇怪工具,雖然不太確定是幹什麼用的,但卻讓人看著頭皮發麻。
        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只見門口出現幾個模糊的人影。
       「喲!你醒啦?」其中一人道,語氣中難掩興奮。
        「你們是誰?」仙仙低低的問,語音似乎一陣微風就能吹走。
        「這可不是普通的妖啊!」其中一對另一人道,沒有人回答仙仙的問題,「這傢伙妖力之高前所未見,心思卻像個稚子般單純,抓起來勁豪不費力。」
        「這下子賺大發了!」另一個人喜孜孜道,「修為總算可以大大提升了,看大荒山派的那些人還憑什麼瞧不起咱們!」
        門外忽然傳來一陣騷動,仙仙面前的幾人回頭一看,只見外面進來了一人,手上拎了個東西,還在空中揮拳蹬腳的掙扎著。
        「師兄,這孩子不知誰家的,也不知道是怎麼溜進來的,被我逮了個正著。」那人說。
        「嘖,不會是大荒山派的奸細吧?」一人道。
        「小子,說,你是誰派來的?」為首的那人喝道。
        那孩子被喝聲嚇得一縮,抬起頭來,圓滾滾的雙眼含淚,一臉委屈,害怕的直哆嗦。
        「小朋友,從實招來,可少受些皮肉之苦。」為首的那人居高臨下的散發著威壓。
        「我...我只是在和小夥伴們玩捉迷藏...」小孩子顫抖著說。
        「放屁!我們這裡普通人可進不來!說!诶派你來的?」另一人怒道。
        小孩子直接放聲大哭,只是一直重複自己在玩捉迷藏。
        眾人見嚎啕大哭的孩子,一時間沒了主意。
        「師兄...這孩子,會不會真的是誤闖?」其中一個年紀最輕的人怯怯地問。
        為首那人沉吟片刻,指揮道,「肖師弟,你去檢查結界,梁師弟,你去確認剖丹的工具,其他人,到各處去巡視一圈,確保沒有其他人混進來。」
        眾人對他一抱拳後,散開執行任務去了。
        「小朋友,你是誰家的孩子?」為首那人蹲下來,放緩了顏色,柔聲問道。
        「我是慈幼莊的...」孩子小聲地回道。
        「是孤兒啊...。」為首那人咕噥了一聲。
        那小孩似乎是看對方態度有所緩和,膽子也大了起來,問道,「大哥哥,她是誰啊?」
        「嗯?」
        小孩子伸手一指被綑在牆上的仙仙,問道,「那個姐姐是誰啊?是壞人嗎?」
        打滿補丁的破舊小袖子哩,竟飛出一根銀針,直接射向仙仙。
        「你!」為首那人氣急敗壞地跳起來,卻來不及攔住那速度極快的小針。
        銀針直接沒入仙仙的胸口。
        仙仙先是感到一點刺痛,接著身體裡似乎有什麼東西破開了,一股暖流自銀針刺入處如潰堤的洪水向四肢百骸衝去,舒服得不得了,一掃身上的酸軟。
        拎著孩子的那人把孩子一把摜在地上,扼住了他的脖子,吼道,「你幹什麼?」
        孩子被掐的一張小臉漲成紅色,艱難地向仙仙說道,「姐姐...快走!」
        一拳狠狠的砸在孩子那瘦弱的肚子上,剛剛被喝一聲就嚇哭的孩子此時卻是咬著牙一聲不吭,只是從喉嚨裡發出一點沒成功鎖住的悶哼。
        仙仙緩緩抬起頭,眼睛已由深邃的黑轉成金燦燦的黃。
        「不好!醉妖散破了!」為首那人抽出腰間長劍,不由分說直刺先先丹田處。
        「爾等膽敢?」仙仙美麗的臉龐上沒有什麼表情,語氣也不算重,卻莫名讓人能知道她在憤怒,審訊室裡的這對師兄弟一剎那間感到一股涼意直竄心底。
        碰的一聲,仙仙身上的鐵鍊被炸得四處亂飛,直接把那對師兄弟射成篩子,地上的孩子倒是一點鐵屑也沒有沾到。
        「走!」仙仙撈起地上的孩子直接穿牆而出。
        兩人回到街上的那一瞬間,身後那個藏著審訊室的房子直接塌成了一堆廢墟。
        仙仙猛的驚醒,四周還是一片漆黑,有人把她的窗拍的乒乓作響。
        「誰啊?」仙仙抹了把臉,一隻手捻起了法訣,揹到身後,輕輕的撐開了窗戶。
        窗外什麼可疑的人都沒有,唯一的不速之客是那隻在半空中亂飛的螢火蟲。
        趕在仙仙吐槽前,文鰩搶先開口了。
        「大事不好,尊上您趕緊離開這個村子!三天之內離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14-囚籠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16-新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