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16-新生

        這幾日陳皓星跑情報局跑很勤,一是為了自己爹娘和姐姐的消息,二是為了那些讓他焦頭爛額的部落瑣事。
        翠谷的大頭目和龍角部落的頭目仍然被關押在天尊的牢裡,據說待遇極好,住的地方是皇親國戚或一方諸侯才有資格住的天字號房,在一座孤立無援的高塔頂端,四周重兵把守不夠,還挖了圈護城河,為了防範有妖來營救或是夫婦倆越獄,高塔的外圍被糊了一層那種對妖致命的金屬。
        在奪回翠谷前,翠蘿王劃了一塊地給翠谷的倖存的人民暫居,那塊地原本就杳無人煙,放眼望去盡是荒煙漫草,陳皓星帶著族人們開墾,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得管,硬是把這平常吃米不知米價的庫巴忙得一個頭兩個大。
        每每看到專心對付手中試管的靈松蘿,陳皓星總是忍不住露出羨慕的眼光。
        「怎麼了?」靈松蘿感受到陳皓星的視線,抬起頭問,「還有甚麼問題嗎?」
        「沒有。」陳皓星苦笑著搖搖頭,「只是想我的工作室了,你上次托姐交給我的任務我弄一半呢。」
        「唉,東西研究一半被打斷的確不是件開心的事。」靈松蘿同情地看著陳皓星,安慰道,「沒事,那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等你的族人們生活重新上了軌道,你就能回你的工作室了。」
        「我真是越來越佩服姐了,她為什麼能忍受天天管這些事?」陳皓星聳拉著腦袋說,「我要是她,就藉著這次機會躲起來不幹了。」
        說著又像是被自己這個想法驚到了,整個人跳起來,「啊!二姐!姐她該不會真的不幹了才躲起來的?」
        靈松蘿翻了個大白眼,嗤道,「誰和你一樣沒出息?你們都在這裡,你姐才不會跑呢!」
        「那她到底去那兒啦?」陳皓星沮喪道,「十幾天了也沒點消息...」
        「大概是被天尊那邊追得緊,不方便露面,又或者發現了什麼事情跑去追查了。」靈松蘿說。
        「二姐!」門外忽然闖進一人,正是平常人狠話不多的陳默。
        陳默抱著一個花盆,十分反常地一路嚷著跑過來。
        她看到陳皓星也在,先是愣了一下,揚起一邊眉毛,一臉原來你在這,然後將手上的花盆直直的舉到哥姐面前。
        「它動了!」陳默有些驚恐的說。
        靈松蘿看向那花盆,只見盆子里長著一株葉子呈倒卵形的小草,嫩綠嫩綠的,看上去...十分好吃,如果它不一直自己劇烈的左搖右晃的話。
        「啊!沒事,這是要正式出生了。」陳皓星見怪不怪,「你先把它放下。」
        陳默二話不說把花盆放下,放的輕手輕腳,深怕磕碰了。
        「然後呢?」陳默問,滿臉興奮。
        「要一盆溫水,等一下幫孩子洗澡,還要一條毛巾和一條大毯子。」陳皓星說。
        陳默應了一聲就要衝出去找東西,被靈松蘿攔了下來。
        「別急。」靈松蘿走出辦公室,拉住一人吩咐了幾聲,沒多久東西就到齊了。
        那小草越晃越快,越搖越誇張,突然盆子裡的泥土一炸,從土裡翻出一隻灰溜溜的小兔子,頭上還頂著那株草。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哇喔!」陳默驚呼。
        「早就聽說山兔一族孕期短,生出來的東西是顆種子,種一段時間才會長成兔形,這還是第一次見識。」靈松蘿在一旁也是嘖嘖稱奇,「有趣,有趣。」
        陳皓星小心翼翼的想給新生的兔寶寶洗澡,那小兔子軟軟小小的,在他手中不安分地扭動蹬腿,陳皓星又不敢大力抓住,結果就是那倒楣孩子整隻滑進水盆裡好幾次。
        陳默說了句你會溺死他,從懷裡摸出一段不知道幹嘛用的蘆葦,直接塞進那小小的三辦唇,然後一把將剛剛出生的小兔子摁進水裡駛進勁兒搓。
        最後靈松蘿看不下去了,接手小兔子的洗澡工作,那可憐的娃兒才免於一出生就被淹死的命運。
        洗乾淨後三人才發現,這灰溜溜的孩子居然是全白的!
        「陳默,他和你是相反的耶!」靈松蘿一邊用毛巾把孩子擦乾一邊說,「性別也是反的。」
        「這是誰家的孩子?」陳皓星問,他們帶著一起逃難的花盆有三個。
        「勇者部落呂家的。」陳默回答,「他爹娘死了,哥哥功夫不錯,跟著姐去引開追兵。」
        「唔...勇者部落不是你原生部落嗎?這麼說他是你同鄉唉!」靈松蘿拍拍陳默的肩膀,「做姐姐的以後要好好照顧人家喔!」
        「嗯!」陳默重重的點頭。
        「那首先,一個好姐姐是不可以把蘆葦插進小嬰兒的嘴裡的。」靈松蘿說,一邊用毯子把孩子包起來。
        「喔。」陳默咕噥了一聲。
        「我等一下請一個有孩子的姑姑教教你怎麼帶孩子。」靈松蘿說,「別等他哥哥回來發現他弟弟被你折騰死了。」
        「既然是你要先帶他,給他取個小名吧?」陳皓星對陳默說。
        陳默沉吟了一會兒,抬起頭說,「兔崽子。」
        靈松蘿:「什麼?」
  陳皓星:「蛤?」
        陳默很認真地說,「就叫兔崽子。」
       靈松蘿:「......」
        陳皓星:「你能不能不要學姐姐的取名風格?你自己不也是受害者嗎?」
        陳默皺了皺眉,「可是我想不到了...」
        「叫小白也可以啊!」,陳皓星說。
        「不要。」陳默撇撇嘴,「太普通,像在叫狗。」
       「可叫兔崽子也太...」陳皓星苦笑。
        「是你讓我取的!」陳默不耐煩地說,「不然叫小孩?」
        靈松蘿 :「......」
        「好吧!我錯了!」陳皓星果斷認錯。
        「叫兔崽子。」陳默咄咄逼人。
        「好...好...就叫兔崽子吧...」陳皓星認輸,這陳家的取名模式是沒救了。
        正當室內三人溫馨的逗著兔崽子時,靈松蘿辦公室的門今天第二次被撞開了。
        「殿下!有加密急件!」一個一身狼狽的情報局傳令兵衝了進來,雙手遞上一片葉子。
        靈松蘿將懷裡的兔崽子交給陳皓星抱著,接過那片葉子,並起雙指在上面畫了亂七八糟的一筆。
        葉子開始變形,最後變成一張巴掌大的草紙。
        靈松蘿掃了一眼紙上的字,手上妖力一送,直接將草紙爆成灰燼。
        「有重要的事要談嗎?」陳皓星問,拉了拉陳默,「我們先迴避?」
        「不必。」靈松蘿兩眼放光,「你們倆回去準備一下,晚上陳默跟我去接人。」
        「接人?」陳默不解。
        「接你姐姐。」靈松蘿說,「她把你們爹娘偷出來了。」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15-雨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17-燃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