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18-凶獸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仙仙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在不知道去哪兒的路上了。
        文鰩也不知道犯什麼病,連續兩天大半夜在窗口吵個沒完,大有仙仙不跟他走他就一頭撞死在窗框上的架式,仙仙被吵得煩不勝煩,無奈之下只好和吉嬸說是要應海神的命令去修行一年。
        第四天清晨,天都還沒亮,仙仙就在吉嬸的依依不捨和文鰩神經兮兮的催促下上路了。文鰩那不靠譜的只讓她離開漁村,卻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於是倉促間,仙仙決定沿著她當初來到漁村的路走一遍,看能不能記起一點什麼來,順便查查那蹊蹺的乾旱。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離開漁村後沒有多久,村子裡來了一隊從都城來的大人,其中有個膚色異常蒼白地半大姑娘,身材嬌小,一身黑色長袍,腦袋上爬滿大大小小的辮子,瞳孔黑的像是把所有的光都吸了去,一眼掃過來莫名有著和她年齡不符的強大的氣場,看那架勢,竟似乎是這隊人裡地位最高的,旁邊的人都喚她一聲苗大人。
        這隊人被村長必恭必敬地領回家,那半大姑娘豪不客氣直接坐了上位,在詫異的村長和好奇的村民的目光下掏出一面巴掌大的青銅鏡,口中喃喃的念了什麼,然後纖纖玉手在鏡面上一抹,她似乎就看到了什麼,秀眉一擰,眼裡卻是無法遮掩地興奮。
        她也不顧旁人,什麼也沒說就兩眼放光的直接跑出去,其他都城來的人二話不說就跟了上去,村長和一眾看熱鬧的村民愣了一會兒,撓了撓頭,也跟了上去。
        就這樣,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停在了吉嬸家門口。
        「誰住在這裡?」苗大人問,嗓音含有一絲絲尚未褪乾淨的童稚之聲。
        看熱鬧的人群自動分出一條路來,露出混在裡面看熱鬧的吉嬸。
        「這是我家。」吉嬸忐忑道,「我…我什麼事也沒有做?」
        「你最近可有帶什麼東西回家?」苗大人問,「除了食物以外的東西,植物?石頭?木頭?活魚?活牲?或是…人?」
        吉嬸心裡一驚,想到今早急衝衝離開的仙仙,難不成那丫頭竟是朝廷侵犯?
        苗大人微微仰起臉,幽深的眼彷彿看透吉嬸的內心,她沉聲道,「一介漁村民婦,莫要不識大體,此事事關重大,關係到天尊國運,若有半點欺瞞,整個村子給你陪葬也消不了你的罪孽。」
        吉嬸慢慢冷靜下來,仙仙這些日子在她眼皮子底下,對她孝順乖巧,對村人熱心有禮,對同齡人活潑大方,對孩子和藹可親,又是海神親自選中的巫女,怎麼可能是朝廷侵犯?況且什麼罪犯能影響天尊國運?大概只是嚇唬嚇唬他們這些見識淺陋的鄉野村夫。
        其他村人似乎也是想到這些,也還記得仙仙平常幫著打理瑣事,還救過人,因此所有人都一聲不吭。
        「沒有。」吉嬸定了定神,堅定的回望那位外型還有些像個孩子的苗大人。
        「你自己一個人住?」苗大人問。
        「我有一雙兒女,丈夫和兒子在海裡沒了,女兒是村裡的巫女,今天早上進山採藥去了。」吉嬸回答。
        苗大人定定的盯了吉嬸一會兒,吉嬸被這邪氣的半大孩子盯得渾身不自在,卻仍強撐著不怯。
        良久,苗大人移開目光,吉嬸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就見那小姑娘微微的揮了揮手,一名侍衛上前鎖住吉嬸,另外幾個侍衛擋住群眾,一個看似除了苗大人以外地位最高的男人帶來一隊人直接闖進吉嬸家。
        「你們幹什麼?」吉嬸怒道。
        苗大人沒說話,只瞟了她一眼,親自撩起裙子大搖大擺的走進吉嬸那勉強堪用的房子。
        過了一會兒,苗大人帶著人出來了,劈頭就問吉嬸,「左邊那間就是你女兒的閨房?」
        「是!」吉嬸掙了一下,沒能掙開侍衛,遂又怒目看向苗大人,「怎麼?都城來的大人就能這樣隨便闖別人女兒的閨房?」
        「那裡只住過你女兒?」苗大人不理會憤怒的吉嬸,不慍不火的問。
        「我兒子生前也住在這兒。」吉嬸沒好氣的說。
        「兩個住一起?」苗大人冷淡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懷疑。
        「怎麼?孩子感情好不行啊?咱們窮人家蓋不起房,只能委屈孩子住一間房,本想著兒子成家了在多蓋間廂房,結果我命苦啊,沒等到兒子娶媳婦,兒子就沒啦。」吉嬸說著,最後都有點哽咽了。
        「你女兒去採藥,什麼時候回來?」苗大人將手往背後一背,「本司就在這兒等她。」
        「苗大人,仙仙姐就是一個普通的漁村女,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和她娘?」人群裡鑽出個和苗大人差不多年紀的少年,絲毫不畏懼圍在前面的高大侍衛和那有著強大氣場的苗大人。
        苗大人回過頭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和她的外型說有多違和就有多違和,那雙淡然的眸子冷冷地移到少年身上。
        「本司乃是天尊國師親傳弟子,當今的少祭司,因我師父算出國有三年大旱,這三年大旱為上古凶獸出世所致,故而遣本司沿海尋找凶獸,早日抓回凶獸,解國之為難。」苗大人說,語氣十分嚴肅。
        「仙仙姐是個活生生的人!怎麼可能是什麼凶獸?」少年怒道,「況且她還是你半個同行,難道神還會讓自己的使者被妖魔附身嗎?」
        「你是她什麼人?」苗大人臉上終於露出一絲不耐煩,「你很瞭解她嗎?你怎麼知道現在的那所謂仙仙姐是不是你認識的仙仙姐?凶獸可能幻化成任何型態,也許是植物,也許是動物,甚至有可能是一顆石頭,但最有可能,也是最舒服的,還是化成人形,尤其是有靈力的神職人員,更能合理化凶獸天生的妖力,讓人不會起疑。」
        人群中開始有些竊竊私語的討論聲。
        「那間房間裡有妖氣的痕跡。」苗大人一手指向身後的屋子,微微提高了音量對眾人道,「凶獸是今年才出世的,約於那次地震後出現在沿海一帶,現在全國各地都已出現乾旱災情,唯獨你們村子雨水正常。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各位鄉親可以好好回想,你們的巫女這一年有沒有什麼反常的、和以前不一樣的地方?」
        眾人沉默了,包括吉嬸。
        吉仙仙,這個身世成謎的女孩,兩個月前忽然出現在海邊喝海水,擁有匪夷所思的神力…
        正當大夥兒陷入沉默的時候,一連串突兀的笑聲響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尊的少祭司?也不過如此。」
        眾人一看,竟是那少年,他笑得前仰後合,十分誇張的按著肚子擦著笑出來的眼淚,搖搖晃晃的竟似笑到腿軟站不住。
        苗大人微微蹙眉,她身邊那位地位僅次於她的男人大喝道,「大膽!」
        周圍幾個侍衛立刻抽出腰間配劍,將少年纖細的脖子困於散發幽幽寒光的凶器之間。
        少年絲毫沒有被嚇到,反而整個人氣質一變,眼裡大有睥睨天下之勢,挑起一邊嘴角冷笑起來。
        「爾等凡人,想抓本座?若非本座尚未覺醒,今時今日便是爾等葬身之時!」少年正在變聲,聲音略微沙啞,有幾個字還因為激動而破音,卻絲毫不減他邪魅王霸的氣勢。
        「你?可你身上並無妖氣。」苗大人皺眉道,「況且你明知我為抓凶獸而來,你又在未覺醒的時候自認身份,這點十分可疑。」
        「本座重傷沉睡多年,半月前於海中甦醒,但未覺醒,記憶有損,妖力匱乏,正好被仙仙救回,在她房中養了幾日,故而那房裡有妖氣殘留。」少年雙手抱胸說道,原來這少年就是汪洋,「我們妖獸講求有恩報恩,你如此冤枉本座的救命恩人,本座怎可答應?」
        「那你身上的妖氣?」
        汪洋懶洋洋的揮揮手,毫不在乎的說,「仙仙那丫頭說要進山採藥個把月,我擔心她一個小姑娘不安全,便偷偷將妖丹放在她身上保護她。」
        苗大人以審視的眼光瞧了會兒汪洋,忽然朝汪洋拍出幾張符篆,對旁邊的侍衛道,「先壓著,等那丫頭回來再做決斷。」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原地畢業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19-出逃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