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19-出逃

        汪洋被關在村長家的柴房裡,外面貼滿了亂七八糟的符篆,他的腦門上也有一張,這還不夠,柴房外還圍了一圈侍衛。
        蠢斃了,汪洋一邊想,一邊一下一下吹著垂到上唇的黃色符紙自娛自樂。
        劈啪一聲,後面的柴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動。
        老鼠嗎?汪洋納悶的一回頭,嚇的一蹦,險些叫出聲來。
        只見仙仙的頭從那些堆得整整齊齊的木柴的縫隙中鑽了出來,又慢慢的抽出一隻手臂。
        「臥槽!」汪洋小聲的罵了一句。
        仙仙聞聲抬起頭,面無表情的看了會兒汪洋,慢慢的揚起一邊眉毛。
        「你在幹什麼?」仙仙納悶的問。
        「你才在幹什麼?嚇死人了!」汪洋驚魂未定。
        「我在練習術法,原本是想要出現在我的房間裡的。」仙仙回答,目光黏在汪洋臉上的符篆,「你腦門上那是什麼東西?」
        「都城來了一群人,說你是凶獸,要來抓你,在那邊欺負吉嬸,我就跳出來說自己是凶獸了。」汪洋把早上的事說了一遍,說完低聲道,「外面都是都城的人,你快走吧!別回來了,我會自己找機會逃走的,你不用擔心。」
        「唔…我是凶獸嗎?我自己也不知道。」仙仙歪著頭道,「不過我今天到一個山村,他們好久沒下雨了,我一來,晚上就下了,這樣我還是凶獸嗎?雨女還像點。」
        「那我不知道,反正你快走。」汪洋緊張的瞥了一眼門口,「好像有人過來了。」
        門呀的一聲開了。
        「你在跟誰說話?」一名侍衛走進來居高臨下的問。
        「沒有啊。」汪洋臉不紅氣不喘的說,懶洋洋的靠在柴堆上。
        「雖然聽不清楚,但我分明聽到裡面有對話聲。」侍衛警惕的說,從懷裡又掏出一張符紙攥著。
        汪洋晃了晃被鐵銬綁在背後的手以及被鐵鏈拴住的腳道,「你們欺負本座尚未覺醒,把本座綁在這,身上貼了一堆莫名其妙的黃紙,害得本座什麼事都做不了,無聊的緊,只好自己跟自己聊天了,怎麼,這樣你們苗大人也不同意?」
        侍衛檢查了一下,沒發現什麼問題,但總覺得心裡不踏實,於是把手上的符拍在汪洋胸口,撂下一句安份點才出去繼續守門。
        門剛關上,仙仙就一把推開汪洋。
        「憋死我了。」仙仙嗔道,一手朝門口打了個結界,「臉都被你躺扁了。」
        「我有什麼辦法?」汪洋也怒了,「讓你走你不走,被人看到怎麼辦?」
        「你這樣逃不了的,我帶你走。」仙仙說,不等汪洋說話,手指在符紙上一點,那兩張符紙直接自燃成一堆灰燼。
         「我靠!別燒我臉!」汪洋慘叫。
        「燒不到你。」仙仙翻了個白眼,又徒手去扯汪洋腳上的鐵鏈,「你去哪學的什麼本座什麼覺醒?」
        汪洋目瞪口呆的看著仙仙那白淨纖細的小胳膊輕輕鬆鬆的把鐵鏈當抹布擰,扭兩下就把鐵鏈生生給撕了,才乾巴巴的說道,「我…小時候聽橋下的老伯伯說的。」
        汪洋扭過脖子神色複雜的瞅了會兒端著鐵銬研究怎麼拆的仙仙,苦笑道,「我看我其實不必逞這英雄,那位苗大人的手段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那位苗大人的確不是我的對手,但看著一個你綽綽有餘,你不可能有機會逃跑。」仙仙說,「你的確不該逞這個英雄。」
         「喂喂,我好歹是為了你,你這麼說有點傷人啊!」汪洋說。
        仙仙一手捧著鐵銬,一手用手指在鎖孔上彈了一下,鐵銬應聲落下,「你為什麼要為了我做這種事?會死的你知道嗎?而且萬一我真的是不懷好意、禍亂天尊的凶獸呢?」
        「我…」汪洋甩了甩得到自由的手腕,「當初若不是你在海上撈了我,我大概已經投胎去了,這條命本來就是你的。」
        「以後別再這樣了,我救你,並不是要你拿命來還,如果真的想報答,就給我好好的活著。」仙仙說,一把抓住汪洋的後領。
        汪洋只覺得被人往後一扯,眼前一花,就出現在深山老林裡的一堆營火邊。
        「臥槽!」汪洋不敢置信的轉了一圈。
        仙仙沒理他,朝著虛空中說話,「文鰩,我是成功瞬移回村了,但是出來的地點不太對啊!」
        半空中出現一個黃綠色的光點,回答,「正常啦,多練幾次就好了,第一次施展瞬移…也不是第一次…失憶後第一次施展瞬移術能停留這麼長時間,還成功把一個人拖回來,已經很不容易了。」
        汪洋已經不想探究為什麼螢火蟲會說話,還有這個時候為什麼會有螢火蟲了,他更在意另外一個問題,「那個…什麼叫成功把人拖回來不容易?不成功會怎樣?」
        那光點在汪洋頭上繞了三圈,「施術者瞬移火喉不夠無法永久停留頂多被彈回原位,但沒有妖力的人或物若被運送失敗,會被空間擠壓成一團。」
        汪洋臉色刷的慘白,「那老子不就成肉醬了?」
        光點愉悅的在空中蹦了蹦,「差不多吧。」
        「我天!?」汪洋轉頭看向一旁一臉無辜的仙仙。
        「他剛剛說了,我失憶了,所以我不知道這件事。」仙仙吐了吐舌頭,抱歉的笑笑,「況且剛才不是情況緊急嘛~」
        「我差點變肉醬啊!」汪洋喊道,最後幾個字都破音了。
        「唉你現在不還是固體的嘛,剛才還說欠我一條命要還我,就當是還我了吧!」仙仙拍拍汪洋的肩膀,拿起一塊插在火堆邊烤著的不知道什麼肉遞給汪洋,「吃點東西?」
        汪洋無奈,無處撒火,只好接過烤肉,用牙齒狠狠的折騰。
        仙仙把漁村裡來都城人的事情和文鰩說了。
        「還真被你說中了,有人要來找我麻煩。」仙仙自己也拿起一串烤肉,優雅但快速地解決了,「但我覺得沒有必要逃,我又沒做錯什麼事,況且那苗大人不怎麼樣,我才碰一下她的符就燒了,不用怕她。」
        「小的不這麼認為。」文鰩說,「尊上現在還未能恢復顛逢時的實力,她們人多,防不勝防。」
        「尊上?」汪洋一臉疑惑,「你到底是誰?不會真是那什麼凶獸吧?」
        仙仙一聳肩,「我不知道,我失憶了啊!」
        文鰩卻在空中飛了一圈,語重心長地到,「我想,恐怕您還真是。」
        「啊?」仙仙皺眉,「你不是說我是妖嗎?怎麼又是凶獸了?」
        「小的說您是妖王,但沒說您是妖啊!」文鰩委屈。
        「是妖王不是妖?那那些妖憑什麼聽我的?」仙仙佯裝要抓文鰩,「有屁一次放,別每次都這樣一次放一點。」
        「準確來說,尊上您是魔獸。普通的妖會受本體原型的影響而擁有不同屬性的妖力,可以簡單分成金、木、水、火、土五種,但魔獸的妖力天生融合這五種屬性,力量強大,光壽命就能比普通妖族長,誰都不知道魔獸是怎麼形成的,當今世上應該只剩尊上您一位了。」文鰩道。
        「哇...還絕種了...」汪洋嘟噥了一句,被仙仙瞪了一眼。
        「我還沒死呢!絕什麼種?」仙仙擰了一把汪洋的耳朵,疼的汪洋哀哀求饒。
        「女俠!大王!尊上!小的錯了!高抬貴手啊啊啊啊啊!」
        「讓你亂說話。」仙仙嗔道,回過頭問文鰩,「魔獸就魔獸唄,怎麼又變凶獸了?」
        「這小的就不清楚了,這次甦醒見到尊上總覺得尊上身上的氣息和以前有一點點不一樣,但卻沒能看出個所以然,恐怕還要等尊上自己恢復記憶才能清楚。」文鰩說。
        仙仙嘆了口氣,雙手枕著頭就地躺下,「看來要早日回到我甦醒的地方才行呢。」

加蛋陽春麵在popo原創上架了,習慣使用popo看小說的看倌可以到那裡看,不過這裡才會有配圖喔。
連結:https://www.popo.tw/books/746021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18-凶獸
  • 下一篇
  • 森林系在幹什麼?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