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20-相遇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黑暗中,一隻貓頭鷹悄無聲息地降落在國師伸出的手臂上,腿上綁了個小小的紙捲。
        國師拆了紙捲,只掃了一眼,臉色就沉了下來。
        「怎麼了?」一邊的皇帝問。
        國師將紙遞給皇帝,「阿亮抓了個自稱凶獸的傢伙,本想等抓住她的懷疑對象再一起處理,沒想到被她抓住的傢伙今天在她眼皮子底下跑了。」
       皇帝詫異地揚起眉毛。
       「那個自稱凶獸的不但破了阿亮的震妖符,還破了我的捆妖符,且竟然沒驚動阿亮。」國師皺眉道,「道行不淺,就算他不是凶獸,也會是抓捕凶獸的阻力,嘖,棘手,阿亮恐怕一個人應付不過來。」
        「你要去助她?」皇帝問。
        國師搖搖頭,「先把她召回來吧,我現在趕過去也無濟於事了,不如重新尋找凶獸蹤跡,屆時我再同她一起去誅殺凶獸。」

        翠谷的大頭目重新接管兔族事務,陳皓星鬆了一口氣,又窩回去研究他的機械了。
        由於現在所有部落死傷慘重,因此也不分部落了,龍角部落頭目直接失業,成了大頭目的案邊書僮。
        陳皓月在床上躺了十天,傷沒好全就下床重組勇士部隊了,誰都攔不住。現在這些兔子除了老弱傷殘兔兔皆兵,她在這些重新組起來的新勇士老勇士面前承諾,三年之內要帶族人回家,因此她早上操練部隊,下午對勇士們進行個別指導,晚上自我修練,比誰都認真刻苦。
        陳默沒有參與勇士部隊的訓練,她早上抱著一隻雪白的毛球到處玩耍,因為那雪白毛球的親哥和她姐在一起訓練,沒空照顧他。下午把那毛球丟回給他哥,陳默才到演武場去到處給人餵招,然後陳皓月就在一旁對她的餵招對象一番指指點點。
        靈松蘿最終仍是沒搞清楚從那沒毛山貓牙齒上的毒是什麼,只知道是一種類似妖毒的劇毒,卻查不出是什麼屬性什麼成分,因此也無從得知那些無毛怪貓到底是個什麼品種。
        白玉沙把她父王母后的骨灰帶回去悄悄安葬了,整個冰心國只有她們姐妹倆知道這件事,而白玉沙仍舊沒有告訴白玉蝶所有事情,只有慢慢地將一些政務交給妹妹,自己又偷偷回那個山窟兩次,除了確認魔氣已漸漸消散以外,仍是一無所獲。
        這天靈松蘿來到兔族的暫居地找陳皓星拿用她給的無毛山貓毒做出來的追蹤器,正好看到陳默一個大姑娘騎在陳浩星做給兔崽子的玩具小木馬在院子裡到處滑行,那可憐的白毛團在後面用四隻小短腿追著,那小兔子聽到聲音把臉轉過來時更是把靈松蘿唬了一跳,小傢伙白淨的臉上被用泥巴塗上了老虎的花紋。
       「阿默!」靈松蘿又好氣又好笑,「旭安知道你這樣帶他弟弟嗎?」
        自己玩得很開心的陳默一臉莫名其妙回頭看著靈松蘿,完全不覺得自己這樣帶還沒一歲的孩子有什麼不對,「兔崽子還沒化形呢,反正也玩不了,我幫他玩,他不是也在後面追得很開心嗎?」
        白毛團一蹦一蹦的終於追上停下來的陳默,努力一躍撲進陳默懷裡,把滿臉泥蹭在陳默小腹上。
        「你應該抱著他一起玩。」靈松羅扶額,「還有他的大花臉怎麼回事?」
        「老虎紋哪!好看吧!」陳默自豪的一把拎起白毛團的後頸,把小傢伙捧道靈松蘿鼻子前,「上次我姐偏要畫豹紋,一堆點點有什麼好看?還是條紋好。」
        靈松蘿:「……」
        看靈松蘿面有菜色良久不回答,陳默有點急了,「不好看嗎?」
        靈松蘿表情十分精采,「呂旭安他怎麼放心把弟弟交給你們姐妹的?」
        「為什麼不放心?二姐我跟你說,姐說小孩子的品味和體魄要從小訓練,我天天給他畫不同的花紋,然後這樣遛他在院子裡跑幾圈,到時候化形了一定就是個富有優良審美且結實的小勇士。」陳默自豪地說。
        好嘛,感情這是學齡前教育了。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靈松蘿決定不再和陳默討論小孩應該怎麼帶,換了個話題,「你姐呢?最近還好嗎?」
        「她進步好快,我妖力的修練都跟不上她。」陳默說,「不過打架還是我贏!」
        「她的傷沒事嗎?」靈松蘿關心道。
        「看起來沒事,秦婆婆灌了她一個月味道詭異的湯藥,現在已經不用每天喝了,大概七天喝一次就行,應該好多了。」陳默回答,一邊手上也沒閒著,把懷裡的小白兔毛柔的亂七八糟。
        「二姐。」屋裡的陳皓星聽到外面聲響,放下手邊的工作拿著追蹤器出來了,他將手上那扁圓形的東西交給靈松蘿,說了一句和羅盤差不多,就又回屋去了。
        「你哥又在搗股什麼了?」靈松蘿問,一邊檢視手上的追蹤器,將上面的蓋子掀開,露出裡面晃悠悠的指針。
        「那天姐跟他說之後要打仗了,敵眾我寡,天尊士兵一人一口口水就能淹死我們,讓他看看能不能弄出點什麼殺傷力大的武器,不然所有的兔子血燒完了也搶不回翠谷。」陳默說,一邊用一隻手拖著兔崽子在那玩升高下降。
        「唔…看來是上次救你爹娘時發現的問題。」靈松蘿說,順手將追蹤器收進懷裡。
        「二姐,你要去找那隻上古凶獸嗎?」陳默問,眼裡閃著期待和討好,「我也想去。」
        「你不是要顧小孩嗎?」靈松蘿指著陳默掌上的兔崽子問。
        「可以給我爹帶,或是隔壁的戴姨。」陳默可憐兮兮地說,「拜託啦,我最近修練遇到瓶頸了,我想出去走走。」
         「你是想找人打架吧?」靈松蘿噗哧一聲笑了。
        「這不就是瓶頸嗎?」陳默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拜託嘛~」
        「出去要面對陌生人喔。」靈松蘿提醒。
        「這不是有二姐嘛~」陳默理所當然地說。
        這不上進的東西!
        「你爹娘和你姐要是同意我就帶你。」靈松蘿說,「但先說好,吃飯的時候必須由你去跟老闆點餐和買單。」
        陳默輕輕跩了跩靈松蘿的袖子。
        「不答應就沒門。」靈松蘿說罷抬腳就走。
        就在靈松蘿即將踏出院子時,才聽到陳默討價還價的道,「能不能一餐就好?」
        三日後,靈松蘿帶上陳默出發了,而且不只有三餐的點菜和買單,若是晚上要住店,也是陳默得去和老闆溝通。
        兩人換上天尊人的服飾,跟著追蹤器上的指針,沿著天尊的國界走了一個月,一路走到天尊、大漠和赤焰三國的交界處。
        這天,靈松蘿和陳默在路邊的麵攤解決午餐,陳默點餐已經比一個月前自在多了。在等待老闆煮麵的空檔,靈松蘿習慣性地掏出追蹤器,卻驚訝的發現原本固定指向一處的指針竟在盤中瘋狂的旋轉,快的只剩下殘影。
        驚疑間,麵攤來了另外一組客人,是三個天尊打扮的人,但他們身上的氣息瞞得過天尊的智族人,卻瞞不過妖族人,這三個人兩男一女,只有一位少年是智族,另外兩位分明是妖,其中那少女的氣息讓第六感一向準的陳默汗毛直豎。
        靈松蘿皺起眉頭,將追蹤器收起來,待那三人坐定,其中較年長那位青年起身去點餐時,起身過去一掌拍在那少女的肩上。
        少女被嚇了一跳,身上反射性地彈出妖力自保,靈松蘿沒想到對方反應會這麼大,來不及收手,只得也用妖力擋了一下,無奈對方的本源竟似是火系的,靈松蘿原身是棵紅檜,天生怕火,手當即就紅了。
        「嘶…」靈松羅疼的臉都變形了。
        陳默嚇了一跳,從椅子上彈起趕過來,右手兩指狀似無意的探進腰包,那是個乾坤袋,她的劍就躺在裡面。
        少女回過頭來發現自己把人家的手燒了也很慌張,手足無措道,「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
        「是我認錯人,唐突了。」靈松蘿齜牙咧嘴地說。
        「哎呀好嚴重,文鰩?文鰩?快過來,我又傷到人了。」少女朝著在和攤主聊天的青年喊道。
        那青年聞聲過來,靈松蘿和陳默才看清楚他的長相,那人長得極有特色,眉毛又粗又濃,眼睛銅鈴似的又大又圓,鼻子下留著兩撇小鬍子,嘴巴不小,兩片唇十分厚實,整張臉給人的感覺…像條鯉魚。
        「我看看。」叫文鰩的青年輕柔地捧起靈松蘿的手端詳,別看他長像略為抱歉,嗓音卻低沉渾厚,非常具有吸引力。
        「哈哈,今天晚上營火的炭有了。」靈松蘿自嘲。
        「閣下是木族人?」文鰩感覺出來了,面上露出一些吃驚,「我家小姐的妖力是火系的,閣下竟能傷得如此之輕,修為著實強悍。」
        「公子謬讚。」靈松蘿謙虛道。
        文鰩將手虛蓋於靈松蘿燒傷的手上,靈松蘿瞬間感到一陣冰涼,舒服得不得了,紅腫眨眼就退了下去。
        「我初步處理過了,應無大礙。」文鰩說,從腰包取出一小瓶藥膏囑咐道,「然而我家小姐的火較為特殊,閣下又是木族人,還是不可大意,這是在下自製的藥膏,每晚擦一遍,擦完這瓶才能確保餘熱清除。」
        「多謝。」靈松蘿接過藥瓶收進自己的腰包,拱手道,「我叫陳維,旁邊這是我堂妹陳黑,難得在天尊境內遇到同道中人,三位介意我們姐妹過來併桌嗎?」
        「好呀!」少女開心道,「終於遇到文鰩以外的妖啦!我還沒見過其他妖呢!我姓吉,名叫仙仙,那是我的管家文鰩,這是我的朋友汪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森林系在幹什麼?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21-講古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