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21-講古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老闆把麵端上來,靈松蘿悄悄的在他們周圍設了個結界,以免旁邊的智族人聽到他們的對話。
        陳默和她姐一樣喜歡吃辣,點了碗酸辣湯麵,這時正往麵裡倒烏醋。
        仙仙瞧了眼那碗紅通通的東西,佩服道,「小陳姑娘喜歡吃辣?真是厲害,我上次試了點紅油抄手,可是涕淚齊飛,舌頭麻了半天才緩過來。」
        「據說木族口味清淡,姑娘倒是與眾不同。」文鰩說。
         陳默看了文鰩一眼,似乎不知道要回什麼,愣了一下,露出一個略微僵硬的笑容,然後開始埋頭和酸辣湯麵奮戰。
       「小黑她不是木族人。」靈松蘿用筷子攪了攪自己那碗和仙仙面前一樣的陽春麵,並不急著吃,裊裊白霧裹著淡淡香氣撲面而來,「她是山兔。」
        「啊…難怪了,我剛剛就覺得小陳姑娘雖然妖力本質是木系,但似乎又有點非常不明顯的土系味道。還有氣息也不像純粹的植物,像是某種小型動物。」仙仙恍然大悟。
        靈松蘿眼神瞬間變了,多了一層審視的味道,陳默也抬起頭來,十分詫異的看向仙仙。
        「小黑剛剛並沒有釋放任何妖力,吉姑娘是如何看出來的?」靈松蘿問,正常來說,如果山兔一族沒把耳朵放出來,旁人也頂多知道他們並非純種木族,卻不能知道他們是混了什麼物種的血。
        「我天生對妖的氣息比較敏感,能大概感知到妖的原身是什麼。」仙仙吸了一口麵說,「像陳姑娘的原身就很明顯是紅檜,我還能聞到姑娘身上淡淡的檜木香。」
        陳默驚訝的嘴都開了。
        「以前倒未曾聽過哪一族有這種天賦。」靈松蘿說,「能冒昧請問,吉姑娘原身是什麼品種?」
        吉仙仙這次沉默了。
        一邊的文鰩沉下臉來,「陳姑娘,在妖界,打聽他人原身並不是什麼禮貌的事,我家小姐身份高貴,閣下既知此問冒昧,便別問了。」
        陳默揚起一邊眉毛,她是翠谷大頭目的養女,她旁邊這位是翠蘿太子,冰心的女王是她們拜把子的大姐,妖界有影響力的尊貴人物她大都見過本人或畫像,但面前這個漂亮的姑娘和那長的像魚的公子她確實不曾見過。
        「唉沒事,文鰩你別這樣,是我先說破人家原身的。」仙仙拍了文鰩一下,轉頭略帶歉意地對靈松蘿道,「不是我不願意告訴姑娘,只是我曾經失憶,連帶著丟失了大部分妖力,至今無法喚出原身。」
        「咦?還有這種事?真是聞所未聞。」靈松蘿驚訝道,「文公子是姑娘的管家,公子也不知道嗎?」
        文鰩搖搖頭,「在下不曾見過小姐原身。」
        「唔...這還挺麻煩...所以你之前是在智族的聚落裡生活?」靈松蘿看了眼一直沒插話,默默地吃完兩碗乾拌麵的汪洋。
        「是呀!北邊一個漁村裡的漁婦收養我的。」仙仙說,又指著汪洋自豪道,「這傢伙是我海上撈的。」
        「公子和那位漁婦竟不介意吉小姐...還有我們,是妖嗎?」靈松蘿問,「據我所知,智族人排外情緒非常強,你們甚至有句話叫『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是這樣嗎?」仙仙有點驚訝地看向汪洋,但似乎是好奇更多,並無半點不悅。
        「確實有這句話。」汪洋點頭,「但我並不認同,我是個孤兒,從小卻被同族的人嫌棄,甚至還要將我丟入海中,反而仙仙姐救過我一命,文鰩叔也待我客氣,比許多其他的所謂『我族類』好多了。」
        「就是!」仙仙點頭如搗蒜,「我們妖可是待人赤誠、愛恨分明的,對吧?」
        「這話不錯。」似乎是確認麵不那麼燙了,靈松蘿才慢悠悠地開始把麵往嘴裡塞,「那吉姑娘你們之後打算往哪裡走?我瞧著你們投緣,要是順路,我們可以結伴同行。」
        「我們要去找我的記憶,其實也是跟著感覺走,不確定會到哪裡。」仙仙說,「目前的方向是赤焰台地。」
        「我們要回翠蘿,反正也沒什麼事,那就順便去赤焰玩一趟吧!小黑之前不是還在說沒去過赤焰嗎?」靈松蘿摟了一下陳默說。
        「好呀好呀!正好請陳姑娘給我說說妖界的事吧!我失憶了,文鰩悶在家裡幾千年了第一次出門,汪洋又是個鄉下智族小孩,都沒人跟我說妖的事。」仙仙開心的說。
        「既然要同行,吉姑娘也不必叫得如此生份,叫我阿維吧,叫她小黑就行。」靈松蘿說,又頗為玩味的看了文鰩一眼,「只是沒想到文公子竟已有幾千歲高齡?」
        「馬齒徒增,見笑。」文鰩淡淡地說。
        接下來的半個月,靈松蘿偷偷囑咐陳默非必要不要在仙仙和文鰩面前動武,因此陳默每日天還沒亮就避開眾人去進行日常訓練,等大家醒了她才回來一起用早飯,幾天下來沒睡飽,顯得無精打采,靈松蘿因此去弄了兩匹驢來,讓陳默可以在行進間放心打盹,而另一匹則給了五人裡唯一的智族人汪洋,這樣一來就不需要考慮汪洋遠遜於妖的體力,大大增加了一行人的速度。
        仙仙就像一張白紙,什麼都不知道,文鰩似乎比較精明,卻也差不多一問三不知,至於那個智族小孩汪洋...沒有盤問的價值。靈松蘿閒聊似的小心翼翼套了好幾天話,完全沒有任何成果,又見仙仙對這世界非常感興趣,索性就給她介紹了一下當今的九個主要勢力。
        「妖力屬性主要分為金、木、水、火、土五類,這你知道吧?」靈松蘿問。
        仙仙點頭,「知道,文鰩說過。」
        靈松蘿:「這五個屬性裡各自實力最強的家族建立了五個國家,分別是金系的華燦國、木系的翠蘿國、水系的冰心國、火系的赤焰國和土系的大漠國。」
       仙仙:「 那還有四個呢?」
        靈松蘿:「是天尊國的智族、翠谷的兔族、海外的巫族以及琉璃海的鮫人。占地最大的、人口最多的是智族人組建的天尊國。智族人天生五感遲鈍,而且不像我們有妖力,也不像巫族人對巫術有極高的天賦,只有極少數的智人能汲取天地靈氣,和我們妖一樣修練,有機會飛升成神。普通的智族人沒有妖力靈力,因此壽命不像我們能長達五百年,又容易受傷病困擾,因此能活到六、七十就是長壽了。」
        「啊!挺可憐的。」仙仙看了一眼驢背上面無表情的汪洋。
        靈松蘿:「智族要在短短百年間經歷生老病死,因此比較早熟,思慮較妖類來的重,慾望也較多。另外智族之所以有一個『智』字,是因為他們很聰明,沒有妖力幫助,為了讓生活更方便,他們總能做出一些讓人讚嘆的工具。」
        仙仙:「比如?」
        靈松蘿:「例如文字、滑輪、風車、火藥都是他們做出來的,最近他們的國家科研司好像新弄出了個什麼煤氣燈,比蠟燭還亮。」
        「這麼厲害?」仙仙訝然,又轉頭看了眼汪洋,「怎麼我家這隻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
        驢背上的汪洋一臉受傷,誇張地捧著心。
        「個體差異吧?」另一匹驢背上的陳默閉著眼睛說。
       「 兔族、巫族還有鮫人呢?他們為什麼能獨立於這六個勢力?」汪洋決定主動結束他蠢不蠢的問題。
        靈松蘿:「兔族原本只有穴兔一族,族人遍布整個大陸,並沒有一個集中統治的組織。大約六千年前,智族因為人口過剩開始侵犯天性溫馴不善戰鬥的穴兔族,奪他們家園為己用,取他們妖丹助修士修行。智族人連屍體都不放過,說吃了穴兔妖的肉能延年益壽,一時間穴兔族幾乎滅族。後來智族好像出了什麼大事,對穴兔族的迫害才稍緩,僅存的穴兔逃入翠谷,翠谷四周環山,群山地形崎嶇,又有智族害怕的瘴氣蟲蛇,最是易守難攻,而谷內是一盆地,地形平坦,土讓肥沃,再加上水氣靈氣充沛,適合休養生息,所以穴兔們就住了下來,發展出部落。後來部分住在山區的穴兔長期和旁邊的木族通婚,才衍生出現在主要統治翠谷的山兔族。然而大約四個月前,智族人挖到一種新礦,專門剋妖類,他們帶著蟲蛇藥和礦石做成的彈藥屠了谷,兔族死傷慘重,不知所蹤,小黑也是僥倖逃出來投靠我的。」
        「怎麼這樣?智族人好壞啊!」仙仙不悅道。
        陳默仍是閉著眼,重重的點了點頭。
       靈松蘿解下腰間的葫蘆喝了口水,繼續道,「巫族原先也是住在大陸上,然而他們因擅長占卜、預言、巫蠱、醫毒和咒術而時常被人多勢眾的智族脅迫利用,雖然沒有因此滅族,卻也煩不勝煩,因此最後舉族遷至海外,分散在龜嶼、鹿嶼和蓬萊島上。」
        「智族怎麼這麼霸道?太過分了!」仙仙怒到。
        汪洋摸了摸鼻子,覺得自己的老祖宗所作所為似乎的確不怎麼光彩,只好閉嘴。
        靈松蘿不置可否,接著說,「至於鮫人,是很美麗的族群,生活在翠蘿和翠谷南邊的琉璃海,人身魚尾,擁有深藍色秀髮,族裡就沒有一個長得醜的,歌喉一個比一個好,智族人也打過他們的主意,想抓他們到陸上供人取樂。」
        「結果呢?」仙仙急問。
        「失敗了,鮫人生活在海裡,在水中佔優勢,又精通預言和幻術,還能製造電流電暈敵人,成功把智族人修理一番,趕回陸地上。至今智族人對琉璃海仍充滿忌諱,不敢隨意冒犯。」靈松蘿說。
        「痛快!就該這樣!」仙仙拍手讚道。
        汪洋無聲地嘆了口氣。
        「這麼說我真的很幸運!一醒來就遇到吉嬸他們,那個漁村都是好人。」仙仙慶幸道,說完又對著驢背上可憐兮兮一句話都不敢說的汪洋笑道,「你也是好人啦!」
        走在最前面一直默默聽著的文鰩忽然停下來,一行人正在一個斜坡上,眾人走上去與他並肩,就見到一大片紅通通的山壁,直直往天空延展而去,然後中途被人拿砍刀一把削平了。
        靈松蘿張開雙臂:「各位公子各位姑娘,歡迎來到赤焰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20-相遇
  • 下一篇
  • 認植筆記-台灣油杉、杉木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