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22-赤焰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苗杏正聚精會神地坐在書案前盯著一顆水晶球看,時不時用手指頭在上面滑動,像是在挑什麼。
        她沒有注意到門口悄悄溜進一個身影。
        「阿杏姐姐,你又在看什麼了?」蕭瑤跟著看了一陣,照例啥都看不到,見苗杏專注到身邊多一個人也沒發現,這才出聲。
        苗杏嚇了一大跳,手中似有寒光閃過,一下就不見了,讓人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
        「安樂公主。」苗杏站起來,右手貼於左胸,欠身見禮。
        「哎呀!這裡又沒有別人,幹嘛這麼麻煩?」蕭瑤連忙托起苗杏,抱怨道,「你和杜子哥都是,來這裡以後都變得好陌生。」
        「這裡是皇宮,到處都有人盯著我們,為了你哥,禮不可廢。」苗杏放軟語氣低聲說,並順手朝門口打了個結界。
        「我知道,但我還是不開心。」蕭瑤嘟囔道。
        「瑤兒,你是這個國家的公主,是你哥唯一的親人,要學著長大,不要讓你哥擔心,好嗎?」苗杏扶著蕭瑤的肩膀,輕聲說。
        「嗯...」蕭瑤委委屈屈的點頭。
        「你這個時候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苗杏問,自從來了皇宮後,她忙於國事,除了逢年過節的國宴,就幾乎沒再見過蕭瑤。
        「是我哥的事。」蕭瑤緊張兮兮的壓低聲音,「你們最近晚上沒有再偷溜回御書房處理國事吧?」
        「沒有啊?阿瑞最近不知道怎麼了,開始知道養身了,以前讓他早點休息不肯,現在早早就跟我說他要就寢了明日再議。」苗杏奇怪道,「我還以為是你和杜子勸動他了,難道不是?」
        「我聽杜子哥說,我哥最近除了每七日會陪我一晚上,就像以前那樣,其他晚上都去找媚妃了。」蕭瑤低聲道,語速有些快,「可我哥明明跟我說過媚妃進宮目的不純,所以要和她保持距離。」
        「也許阿瑞有其他政治考量?」苗杏遲疑道。
        「不可能!我那天晚上偷偷躲在永寧宮外面,我看到我哥了,他見到媚妃之前感覺很煩燥不安,然後媚妃一出來迎駕,我哥的眼神就變了。」蕭瑤緊張的說,「那是一種...有點狂熱,有點...眼睛在發光的那種感覺你知道嗎?」
        苗杏失笑,「也許阿瑞只是單純喜歡上娘娘了?」
        「不對!」蕭瑤神情十分慌張,「就在媚妃轉過身沒看著我哥時我哥的眼神瞬間變得非常空洞!就像沒有靈魂一樣!」
        苗杏皺起眉頭,臉色難看了起來,「你看清楚了?」
        「我不會拿我哥開玩笑。」蕭瑤一把抓住苗杏的胳膊,「阿杏姐姐,我知道你懂這個,我哥是不是被邪靈附身了?你能不能幫我救救我哥?」
        「我會去查證,如果真有什麼人用邪靈惡咒暗算阿瑞,身為阿瑞過命的朋友,我自不會放過那歹人。」苗杏找出硃砂和黃紙,一氣呵成畫了一張符,將納符紙摺成六角形交給蕭瑤,「在我查清楚之前,你自己小心,這張符一定要貼身帶著,不可以離身,我下過防水咒了,就算沐浴也不可以拿下來,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蕭瑤微微發抖。
        「今天的事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出了這個門,你就像平常一樣,該幹什麼幹什麼,不要讓暗處的人發現破綻。」苗杏嚴肅的叮囑道,接著一揮手撤了結界。
        「好,阿杏姐姐,我之後再來找你玩啊!」蕭瑤整理了一下表情,臉上的驚慌失措收拾得乾乾淨淨,綻放出一個天真爛漫的笑容,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苗杏覺得自己的心揪了一下,蕭瑤她看著這麼多年,知道她就是個毫無城府、不會說謊的孩子,一向是心裡想什麼臉上就寫什麼,對週遭事物也總是迷迷糊糊,在兄長刻意的保護下居然還是被這皇宮硬生生磨出了心眼,一瞬之間學會了演戲。
        苗杏覺得一股怒火不可抑制的升起,究竟是哪個王八蛋敢在她眼皮子底下動蕭瑞?而且她竟然還沒發現!她必要讓對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就在這時,剛剛一直混濁不清的水晶球出現了畫面,那是一面寸草不生的山壁,裸露的岩塊土壤火紅火紅的,看上去像是整面牆在燃燒。

        山腳下,靈松蘿和陳默換掉天尊人的服飾,穿回她們自己各自的族服,靈松蘿另外抽出兩件斗篷讓仙仙和汪洋把身上的天尊服飾遮住。
        陳默把韁繩從驢子身上取下,拍了拍牠們脖子說需要幫忙在找你們,那兩頭驢竟也似聽的懂話,點點頭後轉身就跑,沒入山林之中。
        接著陳默頭頂冒出一對毛茸茸的黑耳朵,她縱身一躍,中間在山壁上墊了兩次腳,三步跳上山頂。
        「哇!兔子這麼能跳的嗎?」仙仙興奮道,像是學了件新知識。
        「你們能飛嗎?需不需要帶你們?」靈松蘿問。
        「沒問題!」仙仙背後刷的冒出滾滾黑霧,裡面似有兩對像蝙蝠般的膜狀翅膀,看起來十分詭異。
        「文鰩,汪洋交給你啦!」仙仙話音未落,人已不見蹤影。
        文鰩默默的把汪洋一個大孩子夾在腋下,背後張開一對鳥翅,只是這翅膀異常絢麗,羽毛乍一看是白色的,隨著陽光照射的角度不同閃爍著七彩的色澤。
        「在下先行一步。」文鰩說完,嗖的也上了山。
        「看來仙仙是有翅膀的品種...不會是變種的爆筋蝴蝶吧?」靈松蘿尋思,一邊射出一條藤蔓把自己拉上山壁,一邊又想到文鰩的七彩羽翅,「本以為文鰩是水族,結果是鳥嗎?」
        山壁上是一大片平坦的平原,遠遠的就能看見赤焰國的城鎮。
        赤焰的城鎮是一幢幢由紅磚建成的方正房屋所組成,房子和房子間還掛著一條條五顏六色的輕紗,不但達到遮陽的效果,微風徐來時布匹隨風飄蕩,就像翻滾海浪,而地上的陰影更給人置身海底的錯覺,一時之間涼快了不少。
        市集上人聲鼎沸,很是熱鬧。這裡的人服裝打扮與翠蘿、翠谷、冰心和天尊大不相同。翠蘿是一大片原始森林,服裝以簡便的短打為主,再加上人民崇尚輕盈飄逸,喜歡在外面加幾層薄紗;翠谷和翠蘿類似,但不會往身上套那麼多層薄紗,而會繡上簡單、反覆的幾何圖形,並習慣加上護腕和綁腿;冰心在一座雪山上,服飾顏色普遍偏淡,廣袖長裙,然而人民早已適應冰天雪地,因此布料選擇並不厚重,反而十分輕便,行動起來就像傳說中的神仙一樣;天尊根據貧富、身份不同,布料和樣式皆有所不同,非常複雜,但整體而言相比翠蘿、翠谷和冰心,少了點飄逸,多了些拘謹制式。
        但不管是翠蘿、翠谷、冰心還是天尊,都算得上是遮得嚴嚴實實,尤其是天尊,衣服層層疊疊,光用眼看就能把人熱死。
        赤焰就不一樣了,市集上的女人們長紗裹身,露出水蛇般的腰,臂上、腕間叮叮噹噹的掛了一堆金屬鐲子;男人們穿著寬鬆的長褲,上半身披了件背心,或是直接打赤膊;小孩子更厲害了,只圍了個肚兜,甚至光著屁股就在街上跑。
        是以,除了靈松蘿,其他幾個都看得呆了,汪洋更是羞得滿臉通紅,眼睛不知道該往哪兒擱,只好低頭悶走,逗得路上的行人嘻嘻哈哈地打趣。
        「請問仙仙姑娘,我們現在要往哪裡走呀?」靈松蘿心情恨好的問。
        仙仙思索了一下,舉起手臂指向城中央。
        那裡有一座高了人家民房好幾層的人工平台,平台上依稀可以看到金碧輝煌的建築群。
        「你說...要去那裡?那個高台上?」靈松蘿驚訝的問。
        「我覺得那裡在招喚我。」仙仙說。
        「那裡是赤焰的皇宮落霞城,尋常百姓不能進去的。」靈松蘿無奈,半開玩笑的說,「難道你失憶前是赤焰的貴族?」
        仙仙是火系,說她是赤焰人也不是沒有可能...如果不是追蹤凶獸用的追蹤器在她附近就發瘋似的轉個不停的話。
        「不是,我家小姐不是赤焰人。」文鰩也否認。
        「那就是你甦醒的地方可能從落霞城過路程最近。」靈松蘿說,「不過你說當初你其實是沒什麼意識的,完全在依照本能直覺行動,直到一片沙漠才開始有片段的記憶,那時你身上只是髒,卻沒有打鬥痕跡和血腥氣,可見你一路出來沒遇見任何人的可能性比較大。落霞城裡住著赤焰的貴族政要,怎麼可能讓你一路順暢無阻的出來?你再試著感應看看,當初是從別的什麼地方出來的?」
        仙仙遂又閉上眼睛,微微的左右偏了偏頭,然後維持著閉眼的狀態走了出去。
        文鰩和汪洋同時一個箭步上去攙她,文鰩默默地看了汪洋一眼,汪洋便傻笑著放開了。
        仙仙就這樣閉著眼,在文鰩的戒護下領著眾人走到了偏僻巷弄裡的一口井前。
        仙仙睜開眼,指了指眼前的井說,「下去。」

人物概念圖-汪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汪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認植筆記-竹柏、貝殼杉
  • 下一篇
  • 認植筆記-夜合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