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23-石室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從這裡下去?」靈松蘿往井裡望了一眼,井頗深,且似乎仍在使用,裡面是有水的。
        「陳姑娘,你們當初只說是順道同路來赤焰玩,現在我們有私事要處理,還請兩位自己去遊玩,莫要再跟了。」文鰩不客氣的說。
        「那是自然。」靈松蘿也不惱,「不過這位汪洋小公子也要跟你們下去嗎?」
        汪洋和仙仙同時疑惑的看向靈松蘿,文鰩則像被提醒了什麼,在汪洋開口前說話了。
        「小姐,汪洋畢竟是沒有妖力沒有修為的普通智族,讓他跟我們到您的甦醒之處恐怕不妥。」文鰩對仙仙說。
        「啊!我忘了這件事。」仙仙轉向汪洋,「是我疏忽了,前路凶險,我和文鰩可能沒辦法護好你,要不你先自己在城裡玩一玩?我們完事了再來找你。」
         汪洋知道自己可能會給人造成麻煩,儘管內心不情願,仍是笑笑地答應了。
        「我來過赤焰幾次,等會兒要帶小黑去好好逛一逛,不如汪小公子先暫時跟著我們吧?」靈松蘿提議,「晚上我們就下榻在城裡最大的客棧,這樣你們也好找。」
        事情變這麼定下來了,陳默本以為靈松蘿會找機會偷偷跟上去,卻沒想到她二姐是認認真真的在當導遊,帶著她和汪洋去看華麗的波斯地毯、精緻的杯盤器具、半透著光的琉璃花瓶等等,還吃了個被師傅在半空中丟來丟去的甩餅,以及圓圓扁扁,上面鋪滿蔬菜菇類的烤餅,叫什麼不記得了,只知道咬的時候還會牽絲,拉都拉不斷,她不太喜歡。
        玩到夕陽西下,靈松蘿才領著兩個小的到傳說中最大的客棧,這客棧確實不小,房間很多,門戶造成拱型,每個房間都有一個小陽台,住起來很是舒適。
        靈松蘿要了兩間房,她們姐妹一間,汪洋自己一間。
        「你晚上若想出去玩就去吧,我和小黑這幾日也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就先睡了。」靈松蘿留下這句話,拉著陳默進了門,喀的上了鎖,就不管外面的汪洋了。
        汪洋略為傻眼,這個聲稱自己累了的傢伙剛剛還興致勃勃地吃了一枝放進火裡也烤不化的冰,還有剛剛那一氣呵成的話和拉人關門動作,實在看不出來哪裡累了。
        「二姐,那個仙仙...」陳默在確定靈松蘿打好結界後就急切地問。
        靈松蘿賊兮兮的拿出個跟店小二要來的盆,往裡面倒了水,然後掏出一張符燒了扔水裡。
       那符沒留下半點灰燼,直接像糖一樣溶在了水裡。
        「這是玉沙給我的明鏡符,剛才我在仙仙和文鰩身上下了追蹤術,現在我們可以透過這面水鏡看到他們。」靈松蘿解釋道。
        「二姐是要確認仙仙是不是凶獸?」陳默問。
        「對,如果她真的是凶獸的話,我想看看她醒的地方,也許能找到什麼辦法除去她身上帶來的詛咒。」靈松蘿說。
        「不是說要封印或殺掉嗎?」陳默疑惑。
        靈松蘿沒有回答,而是問道,「這幾天相處下來,你覺得仙仙是個什麼樣的人?」
        「像個小孩,什麼都好奇。」陳默想了一下後回答,「而且挺善良的,看到路上的小乞丐會分他們乾糧吃。」
        「對吧?她人滿不錯的,而且也沒做什麼壞事,難道就因為她有極高的機率是凶獸就封印或殺了她?人不能選擇出生,這對她不公平。」靈松蘿說。
        「是不公平,但如果她身為凶獸真的會無意識地造成危害,我們又找不到方法除去凶獸的詛咒呢?」陳默問。
        「這不是還沒確定會造成危害嗎?真出了問題再殺也不遲。」靈松蘿說。
        「等出了問題,傷害就已經造成了。」陳默說。
        「你姐大概也會這麼想。」靈松蘿嘆了口氣,指了指桌上那盆水,「再說吧,我們先看水明鏡。」
        這明鏡符方便得很,還有時光回朔功能,能查閱被追蹤人自被追蹤的那一刻起所有的紀錄。靈松蘿把時間調到仙仙和文鰩下到井裡的時候,並開啟兩倍速快轉。
        井很深,很窄,仙仙和文鰩的翅膀都張不開,只能徒手爬。下去一陣子後就只剩下頭頂那小小的光點。
        四周長著苔蘚,滑不溜丟的,還有些黏膩感,不過井壁是用磚頭砌成,多少有點縫隙,沒有縫隙也難不倒妖,用手指現戳幾個就可以了。
        沒多久,仙仙就在井壁的某處發現了一道暗門,她推開暗門,門後出現一條黑洞洞的暗道,小小的,只能一個人爬著通行,因此文鰩在前,仙仙在後,兩人排成一縱隊爬進去了。
        在井裡還有頭頂灑下來的微弱陽光能勉強視物,暗道裡就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了,水明淨的畫面黑漆漆一片,只能從文鰩和仙仙少得可憐的對話裡得知,文鰩能稍微看到四周的輪廓,而仙仙因為還沒覺醒所以基本上處於兩眼一抹黑的瞎子狀態。
        「就算仙仙不是凶獸,大概也是某位遠古沉睡的妖王。」靈松蘿自言自語道。
        「遠古的妖王為什麼要沉睡?」陳默問。
        「我趁我娘不注意偷偷查了翠蘿國家圖書館禁書室,發現大約六千年前有一件記載的語焉不詳的大事,一開始是智族惹出來的,結果他們能汲取天地靈氣的修士幾乎死透了也沒能處理乾淨,還波及到整個大陸。為了這件事當時各界妖力強大的妖王們合力善後,最後這些妖王殞落的殞落、沉睡的沉睡、失蹤的失蹤,才將災難壓下來。」靈松蘿說。
        「這件事跟凶獸有關?」陳默問。
        「對,記得那時在凶獸的洞穴裡你姐推論出封印發生在約六千年前嗎?這事對的上。」靈松蘿說,「後來我又向其他族的世家子弟確認過,那個時代幾乎各國的王都先後傳位給自己的太子,各族的能人前輩在那段時間後斷了紀錄,但都查不到原因,應該是被刻意掩蓋了,只剩鶴族因為封印的使命而有相對完整的紀錄。」
        「為什麼要掩蓋?」陳默問。
        「這我就不知道了,真相等著我們去挖掘...快看!」靈松蘿忽然指著水盆驚呼。
        水盆裡的仙仙也呼出聲,他們似乎終於爬出狹窄的暗道,來到一個巨大的石室裡,還能聽到仙仙感嘆詞的回聲。
        石室的空中飄浮著大大小小的光點,散發著黃綠色的螢光,就像反坑滿谷的螢火蟲,漂亮的不得了。
        「那是什麼?」盆子裡的仙仙和盆子外的陳默同時問道。
        「這是極強的妖力釋放過後所遺留下來的殘存能量。」文鰩回答。
        「這不是普通的妖力。」靈松蘿湊近盆子仔細端詳,「這是...魔力!而且沒有上次我們在棺材石室裡遇到的那種煞氣!」
       「凶獸的魔氣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困擾陳默很久了,但她一直沒有找到相關資料。
        「凶獸其實是一種因不明原因天生帶災的魔獸,魔獸擁有的魔力和妖力很像,據說他們除了自己最強大的本源妖力外,還同時擁有另外四種屬性的妖力,這樣的混合妖力我們就稱為魔力。」靈松蘿解釋,「我們上次碰到的是魔氣和煞氣,魔氣是魔獸死後殘留的氣息,煞氣是魔獸死於非命所產生的負能量。」
        靈松蘿摸了摸下巴,思索道,「但他們這次遇到的這些應該是魔力沒錯,而且沒有煞氣殘留,這代表魔獸曾經在這裡放過大招,而且活著離開了。」
        「這裡好大!但什麼都沒有,是幹什麼用的?」盆裡的仙仙問。
        「這裡有封印的痕跡,應該是要防止裡面的東西出來。」文鰩回答。
        「裡面?」仙仙看著四周光滑密實的牆納悶。
        「這牆後面是空心的。」文鰩拍著一堵牆說,「尊上,牆攔不住您,您穿牆術練得怎麼樣?」
        「差不多了,我帶你過去吧?」仙仙自信一笑,挽著文鰩的手直接大步朝牆上撞過去。
        少女完美的穿牆而過,就像掀開簾子一樣輕巧且優雅的走過去。
        青年一張魚臉碰的一聲狠狠的拍在牆上。
        「哎呀!?怎麼過不來?」仙仙從牆裡探出一顆腦袋有些訝異又有些納悶的道。
        「沒事,不如尊上自己先看看吧?小的在這裡等著。」文鰩說。
        「好。」仙仙點頭同意,末了又有些抱歉的說,「對不起啊!術法沒練熟…」
        「真沒事。」文鰩擺擺手,「尊上趕緊看看周圍吧?看看有沒有能讓您恢復記憶和能力的東西。」
        仙仙把頭縮了回去,開始朝四周打量。
        這是另一間和外面那個一模一樣的石室,不一樣的是地上畫了個巨大的幾何圖形,上面鋪滿了龍飛鳳舞的怪字,仙仙一個字都沒看懂。
        水盆另一邊的靈松蘿和陳默也看不懂,但她們認出這是一個和棺材石室裡類似的古陣,而且這個古老的法陣雖然不像它的兄弟已然死得透透的,但也是個半死不活的殘陣,居然還能勉強守著陣裡的東西,實在是鞠躬盡瘁。
        法陣的中心飄著一個東西,不是棺材,是個玉淨瓶。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認植筆記-烏心石、蘭嶼烏心石
  • 下一篇
  • 認植筆記-山刺番荔枝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