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25-媚妃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你們是什麼人?」文鰩語氣不善的問。
        「不是你,那對年輕的男女呢?」帶著白銀半面具的年輕女子毫無感情的問道。
        「看來你們就是小子說的都城人了?」文鰩瞇起眼睛打量了一會兒,指著還像個孩子的那個小姑娘,「你就是那個苗大人?」
        苗杏看了苗亮一眼,苗亮會意,掄起手裡的雙環槍就打。
        文鰩才剛重塑肉身,實力還沒恢復,不好硬接,再加上現在身處山腹之中,實在不是他的主場,因此連武器也沒拿出來,只是閃躲,並不攻擊。
        越打文鰩越是暗暗心驚,這小姑娘年紀輕輕,卻是不容小覷,那根幾乎和她一樣高的長槍被她使得又快又靈巧,貼著皮膚掃過去帶起的勁風刮得人生疼。
        苗亮則是越打越煩躁,眼前這個長相簡直得罪老天爺的男人,喔不對,妖,跟隻泥鰍似的滑不留丟,怎麼也打不到,偏偏對方還不還手,弄得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苗亮拖住了文鰩,苗杏拿出一個骰盅,搖一搖掀開,裡面是幾個動物骨頭,苗杏看了一眼骨頭的排列狀況,收起骰盅,逕直走到一到牆前。
        文鰩躲著躲著看到那戴面具的怪女人正對著那堵隔著他和他家尊上的牆時瞬間慌了,急忙想趕過去,被苗亮抓到一個破綻,一槍桿打在他背上。
        「你的對手是我,認真點,別再躲了,多沒意思。」苗亮抱怨道。
        苗杏割破自己的手掌,鮮紅的血很快從白皙的皮肉裡冒出來,她拿起一枝筆,以血為墨,開始在牆上畫咒文。
        文鰩百忙中瞥了一眼,目眥盡裂。
        「你這個毒婦!住手!」文鰩怒吼。
        苗杏畫的是個封印血咒,雖然已她的功力沒辦法真正困住仙仙,但阻礙她覺醒幾個月絕對不在話下。
        噗滋一聲,是刀入血肉的聲音,文鰩悶哼一聲,往地上重重摔去。
        苗亮反手拔出沒入文鰩胸口的雙環槍,輕輕一抖,猩紅的血滴滑落,一點兒也沒有留在槍頭上。
        一根烏漆媽黑的三叉戟釘上畫著血咒的牆,兀自震顫著。
        苗杏嘖了一聲,饒是她躲得快,還是被擦破了肩,幾滴特別不顯眼的血珠子濺到咒牆上破壞了血咒,雖不至於讓咒文失效,但也因為這個小瑕疵而大打折扣。
        「 師父!」苗亮從懷裡摸出一條帕子,撕成條狀,緊張的奔過去給苗杏包扎。
        「沒事。」苗杏輕聲道,把注意力轉向地上不省人事的文鰩,「他死了沒?」
        「重傷,還沒死。」苗亮回答。
        「斬草需除根,不要給自己留下任何隱患。」苗杏輕掀嘴唇,語氣輕輕,卻充滿殺意。
        「徒兒知道了。」苗亮點點頭,拾起雙環槍就要回頭去給地上的人補上最後一下。
        就在這時師徒兩人忽然注意到,旁邊的石牆變了,變得像城牆上被戾戾強風吹得劈啪作響的旌旗。
        「不好,快走!」看到牆後隱約透出的紅點,苗杏一把抓住苗亮就往原路跑。
        「師父!那個妖…」苗亮還想著自己沒殺死他呢!
        「別管他了!逃命要緊!這是魔氣!我們扛不住,他也活不了!快走!」苗杏厲聲道。
        牆裡蹦出一隻又一隻長相醜陋全身無毛的怪貓,牠們血紅著眼,齜牙咧嘴的怪叫著朝那兩個倉皇逃走的人追去,後面有一隻頭特別大,看起來特別怪異,你都不知道為什麼牠的脖子還健在的怪貓怡怡然的踏著王者的步伐踱步到文鰩身邊,地上的血沾濕了怪貓的腳,在周圍留下一串巨大的足跡。
        巨貓用腳掌拍了一下文鰩,發現對方沒反應,這才低下頭,啣起文鰩的後領,拖進顫動不已的牆裡。

        媚妃,本名劉媚,是諸侯寧王劉毅的親妹妹,劉毅比皇帝蕭瑞略年長幾歲,年紀輕輕就從他那好色短命的爹手中接過寧王爵位,他的兄弟、家臣、宗親,乃至於附近的其他諸侯王各各對他虎視眈眈,為了抓穩權力,擴充實力,他豪賭一把,救下被自己的叔叔追殺的蕭瑞,幫助他攻回宮中,坐上龍椅,並聽家中長輩和謀士的建議,將自己的妹妹嫁給蕭瑞,讓妹妹成為家族在宮中的眼線,並適時吹些枕頭風。
        劉媚第一次見到蕭瑞時,他剛被哥哥救回府裡,十分狼狽,卻不見他害怕,眼裡充滿著危險的光,和他的外表特別不搭,卻又那麼理所當然。當時他背上有道刀傷,被海水泡爛了,還在隨著他的動作滲血,他卻不急著包扎,而是輕聲哄著被嚇壞了,嗆了好幾口水的妹妹,並懇求劉毅幫他找回兩個協助他們兄妹逃走的朋友。
        劉媚隔著一條走廊遠遠的看著蕭瑞,就是那一眼,她愛上了這個外表溫和俊俏,內心有情有義的少年。
        後來她被家裡嫁入宮中,她其實很掙扎,能如願以償嫁給喜歡的人是多少諸侯王家的小姐求之不得的,但她知道,家裡是想利用她慢慢控制那個小皇帝,她不願意自己成為綁架皇帝的幫兇,於是她出嫁後不爭不鬧,安安靜靜的,恨不得蹲在角落成為宮裡的一朵蘑菇,對外總宣稱身體不適,在宮內靜養。
        皇帝似乎也知道劉媚為什麼嫁給自己,因此一開始對她雖然客氣,但異常冷淡,且充滿戒心。但久了之後他似乎發現劉媚不願意配合家裡的計畫,因此對她態度緩和不少,在物質上一直是皇后有什麼她就有什麼,還順著她的意思對外宣稱為了媚妃早日康復,謝絕一切探視,減少她宮中的侍婢,還免了她每日該給皇后的請安。
        再後來,皇帝會偶爾給她一些無傷大雅的消息,讓她透露給家裡,以免她與家族決裂。
        蕭瑞和劉媚見面的次數約等於宮中宴席的次數,因此根本算不上認識劉媚,但他知道那個小姑娘常常躲在暗處一臉花癡的盯著自己發呆,出於對她的愧疚心裡,他開始規律的出現在御花園一叢月橘旁飲茶賞月,把玩科研司新弄出來的鐘啊燈啊之類的玩意兒,或是思考奏摺上的麻煩事。
        那個傻女孩就躲在樹叢後面靜靜地看著他。
        這天,蕭瑞照例來到月橘叢邊,揮退了下人,只留杜子在身側。
        「陛下,茶水沒了,奴才下去添壺新的。」杜公公一躬身,抱著茶壺離開了。
        蕭瑞枕著頭閉目養神,忽然旁邊啪嚓一聲,一坨東西摔出樹叢。
        蕭瑞睜眼一看,對上一雙微挑的狐狸眼。
        媚妃似乎靠著一根枝條像往常一樣看著他發呆,怎料今日這枝條不太靠譜,劈哩啪啦斷了一根又一根,這傻姑娘就四仰八差的摔出來了。
        「陛…陛下…」媚妃嚇得花容失色,滿臉漲的通紅。
        蕭瑞愣了片刻,像是才認出眼前的是媚妃,失笑道,「媚妃?你也來賞月?」
        劉媚這才反應過來,慌慌張張的從地上爬起來,卻沒想到一個緊張踩到裙擺,整個人往蕭瑞身上壓去。
        蕭瑞一把接住劉媚,笑道,「私下見我不必行此大禮。」
        劉媚的臉紅了又白,白了又青,連忙從蕭瑞身上下來,行了個萬福禮,低聲道,「臣妾見過陛下。」
        「平身。」蕭瑞指了指旁邊空著的坐墊,那裡原本坐著杜子,「既然來了,坐吧。」
        劉媚呆愣愣的坐下,垂著頭摳著自己的大拇指。
        劉媚其實生的很漂亮,白淨的像塊玉,一雙彎彎蛾眉,勾人的眼睛,吹彈可破的唇,尖尖的下巴,身材凹凸有致,神奇的集安靜乖巧和嫵媚動人於一身。
        漂亮是漂亮,但不是蕭瑞喜歡的類型,蕭瑞這人審美和大多數的人不太一樣,他喜歡圓圓胖胖、眼睛細細長長的姑娘,他覺得那樣可愛。
        因此他致力於讓蕭瑤吃胖,蕭瑤眼睛和他一樣又大又亮,改不了了,但長幾斤肉肯定沒問題的,一肉遮三醜啊!
        誰知蕭瑤是個吃不胖的體質,害得蕭瑞一直得不到白白胖胖的可愛妹妹。
        只有白白胖胖的娃娃臉太監。
        偷偷告訴你們,還是個假太監。
        只是今天的月光不知道怎麼回事,把媚妃這瘦得簡直像沒吃飯,一把能掐住小腰的姑娘照得格外動人,蕭瑞竟發現自己沒辦法將落在媚妃身上的視線移開。
        於是白白胖胖的可愛假太監端著裝滿的茶水回來時,震驚的發現平時刻意會避開的兩人此時含情脈脈的隔著一張桌子盯著對方發呆。
        太驚悚了!
        更驚悚的還在後頭,這兩人開始不再躲著對方,一開始是晚上的御花園品茶時光多了一個人,再來是下午的御書房可能會出現媚妃和她親自熬的甜湯,再然後,是工作狂晚上突然知道要休息了,而休息的地點是媚妃的永寧宮。
        其他的宮人都在說不近女色的皇帝是看上長年被「冷落」的媚妃了,忌妒的忌妒,看戲的看戲,只有杜子心知肚明皇帝一直以來的特殊審美。
        想當初他剛得知對方喜歡胖妞時,還含蓄的和還是小漁夫的蕭瑞說他不喜歡男孩,被對方追打了三天。
        蕭瑞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那天晚上以後,他就一直有強烈的慾望去見媚妃,半天見不到就渾身不自在,但理智上還知道自己該疏遠她,雖然最後理智都會被扔進茅廁。
        難道自己喜歡上那個瘦皮猴了?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認植筆記-內苳子
  • 下一篇
  • 認植筆記-小梗木薑子、潺槁木薑子、竹頭角木薑子、佩羅特木薑子(菲律賓木薑子)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