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26-情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蕭瑞這一陣子一天不見到媚妃就備感煩躁,渾身不適,這幾天卻意外的不再有那麼強烈的慾望了,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於是回到了工作狂狀態。
        由於太久沒睡書房,再讓他趴桌子上睡就實在睡不好了,媚妃…本來就該保持距離的人,還是不去找她了。
        於是蕭瑞決定去找他的夜貓子妹妹。
        蕙蘭宮果然還沒熄燈,蕭瑞沒讓人通報,打算給蕭瑤一個驚喜,那小妮子大概又再看那些千篇一律的愛情小說了。
        蕭瑞悄悄摸進蕭瑞的房間,就聽到一個陌生婦人的聲音,她正在講漁村的故事。
       「…漁夫家裡窮,買不起漂亮的玩意兒送姑娘,於是他用一隻大魚的骨頭做了支簪子,那個姑娘喜歡那種帶翅膀的飛魚,所以漁夫就雕了隻飛魚…」
        還是逃不過愛情故事。
        蕭瑤趴在床上聽得入迷,沒注意到有人進來了,那婦人背對著門口,也沒發現蕭瑞。
        於是那個窮漁夫順利的把魚骨雕成的飛魚簪子送給了心儀的姑娘,姑娘很喜歡,天天用那支飛魚簪盤髮,盤著盤著,姑娘就嫁給了漁夫,並有了一個兒子,一家三口還是窮,但很幸福。
        「哇!真棒!那麼那個兒子呢?他長大了嗎?娶媳婦了嗎?」蕭瑤坐了起來,忽然瞥見已經自動坐下一起聽故事的蕭瑞。
        「哥?」蕭瑤先是驚疑,然後轉為驚喜,蹦下床一把抱住蕭瑞。
        婦人嚇壞了,直接趴地上,「奴婢拜見陛下。」
        「平身。」蕭瑞打量了她一眼,「新來的?宮裡不是只招年輕的侍婢嗎?」
        「這是吉嬤嬤,是阿杏姐姐帶回來的,說讓嬤嬤陪我打發時間。」蕭瑤親自把慌得不知所措的婦人扶起來,一邊興奮的和蕭瑞說,「吉嬤嬤原本也是住漁村的,她燉的魚湯可好喝了!我和她學了三天,明天我們要一起研究糖醋魚!」
        蕭瑞想起來苗杏跟他提過這麼個人,因此點點頭。
        這個吉嬤嬤就是吉嬸。
        苗亮原本想用吉嬸當作威脅凶獸的籌碼,誰知她們根本沒有機會和傳說中的凶獸面對面呢就倉皇地畫了封印然後逃出來了,吉嬸就一直待在苗杏的儲物袋沒派上用場。
        人綁都綁了,也許還有用,於是苗杏就把吉嬸塞給蕭瑤照顧了。
        「都幾點了,你不累人家還累呢,故事明天再聽。」蕭瑞彈了一下蕭瑤額頭,對吉嬸說,「你先回去休息吧,若在宮中有需要什麼就和公主說,她會幫你。」
        吉嬸謝了恩,逃也似的退下了。
        娘啊!她見到皇帝了!活的皇帝!那麼年輕,如果她兒子還活著應該也差不多這麼大,而且竟還是個瘸子!
        吉嬸一開始是有意討好蕭瑤,希望到時候這個公主可以幫她和仙仙逃離那兩個姓苗的姑娘的魔爪,但才一天,吉嬸就是真心喜歡這個安樂公主了。
        公主殿下天真單純,善良可愛,而且給吉嬸一種同類的感覺。
        都是不得自由的人,都不太熟練的對周遭心懷戒備。
        像剛剛,公主一發現皇帝時,就有一瞬戒備和審視。
        據說皇帝極寵這個妹妹,從剛才兩人的互動來看應該不是謠傳,那為什麼公主一開始會有那種反應?
        這皇帝不簡單,要小心。

        蕭瑞堅持小孩子不能太晚睡,所以蕙蘭宮很快就熄燈了。
        另一邊的永寧宮還燈火通明。
        「娘娘,陛下今晚去蕙蘭宮陪公主了。」陪嫁的婢女小翠進來對坐在床邊,梳著高髻,穿著一身華美衣服的媚妃說。
        「知道了。」媚妃垂下眼睫,輕聲道,「替我梳洗更衣吧。」
        小翠替主子換下華服,噘著嘴道,「娘娘,陛下十幾天沒來了,您都不急的嗎?」
        「才十幾天,先前幾年都熬過來了,急什麼?」媚妃淡淡道。
        「前幾年那是您根本刻意不見陛下,現在好不容易想通了,怎麼能再讓陛下走了?」小翠抱怨道。
        「咱們陛下後宮冷清,也就皇后和本宮兩人,不必擔心歷代後宮的爭寵問題。」媚妃說,自己動手將頭上的釵釵環環取下。
        「這不是還有蕙蘭宮和神巫司嗎?」小翠急道。
        媚妃失笑,「蕙蘭宮那位是我的小姑,有什麼好吃醋的?」
        不過神巫司…倒是個威脅,媚妃內心想著,這幾天陛下不來了,會不會是那邊的手腳?

        且說那日靈松蘿和陳默趕到水晶宮找白玉沙,於是白玉沙通知赤焰王後正大光明的下了井,卻發現那裡已經被人封印了。
        「唔…好像是巫族的封印。」白玉沙看了會兒,讚道,「功力不錯啊!」
        反手又在上面加了一層水系封印。
       「如果沒有意外,能撐個十年吧?」白玉沙拍拍手,「回家吧!你們應該回翠蘿看看,有戲!」
        「什麼戲?」靈松蘿問。
         「回去看了就知道了。」白玉沙神經兮兮的說。
        靈松蘿和陳默最終仍是沒馬上回翠蘿,她們在赤焰待了一個月,確認封印暫時沒有問題,然後把事情的真相告訴被丟包在客棧的汪洋,在汪洋的意願下,幫他在赤焰和天尊的交界處開了個茶水攤。
        臨走前,汪洋向她們道謝,並道,「我知道你們不希望仙仙姐和文鰩叔出來,但我還是會祈禱早日和他們相見的。」
        陳默跟出來是想長見識找架打的,因此回程靈松蘿帶她沿路騷擾性情較為凶殘的動物,意外贏得不少山中散戶的愛戴。
        等兩人回到翠蘿,已是出發的三個月後了。
        在險些滅族,被人奪走祖居地的刺激下,兔族於四個月內被陳皓月練出一支有模有樣的軍隊,近來開始頻頻去騷調戲翠谷的天尊駐軍,一來是刺探敵情,二來是刷經驗值,並給天尊駐軍一種「這些兔子只是來叫囂就跑」的既定印象,方便之後的正式突襲。
        陳皓月的副將呂旭安更是訓練超素,不僅協助平常的勇士的軍訓事宜,還關心主將的一切食衣住行,乃至於主將的心情。
        靈松蘿帶著陳默回兔族暫居地時已經入夜了,她們遠遠就看到陳皓月坐在月色下看手裡的情報,然後呂旭安就安安靜靜的抱了一件披風過來給她搭上,並遞給她一杯熱茶。
        兔族雖有頭目這樣的貴族,但並沒有侍從、傭人這樣的職業,在他們的觀念裡,有事自己來,還要別人端茶遞飯送衣給水的,不是幼崽就是病人。
        再加上陳皓月其實並不喜歡肢體接觸,也就跟家人朋友偶爾會有些搭肩、抱抱的動作,其他人連想近身都沒門。
        因此當初陳皓月第一次到翡翠城作客時,就被周圍的侍從們弄得渾身不自在,甚至看到穿制服的就跑。
        然而這個月光下的陳皓月卻十分心安理得的接受肩上的披風,看也沒看一眼就接過熱茶喝了,偏頭對呂旭安吩咐了什麼,兩人頭湊得極近,看臉色,應該是正事,呂旭安點點頭,收走茶杯,還從懷裡掏出一包什麼放在陳皓月旁邊才離開。
        這畫面說有多玄幻就有多玄幻,靈松蘿和陳默對視了一眼,想起白玉沙猥瑣的表情。
        「有戲!」
          兩人走上前去,一左一右坐在陳皓月兩側,一人搭一隻手在她肩上。
        「捨得回來啦?」陳皓月仍在看手裡的資料,頭都沒抬,抬手將肩上的兩隻爪子拍掉。
        「呦?不給碰?剛剛那誰啊?還給你搭披風呢!」靈松蘿調侃道。
        「我的副將,你們認識的啊?呂旭安,兔崽子的哥哥。」陳皓月說。
        「哦!副將啊!真是貼心呢!」靈松蘿拆開呂旭安留下的紙包,露出幾塊小小的,五顏六色的小糕餅,拈了一塊放進嘴裡,嘖道「還給你帶了麻糬餅,我的副將都沒這種任務。」
        陳默默默地橫過陳皓月,伸手也拿了一塊麻糬餅放進嘴裡。
        「他是怕他弟弟冷了餓了。」陳皓月說,接著她懷裡擠出一顆白呼呼毛茸茸的小頭。
        「兔崽子!」陳默歡呼,一把抓出小傢伙,按進懷裡用自己的魔爪把白毛球揉成一坨亂七八糟的白毛球。
        「說,才三個月,怎麼回事?」靈松蘿瞇起眼睛問。
        「沒什麼事啊?」陳皓月放了塊麻糬餅進嘴裡,「照這進度,我們明年應該就能回翠谷了,不過天尊他們好像在翠谷弄了什麼法陣,把水氣的抽走了,這比較麻煩…」
        「我不是問這個,你不要裝傻。」靈松蘿嚴肅的打斷。
        「啊?」陳皓月一臉茫然,滿臉寫著不然呢?
        三十秒後靈松蘿放棄了,她發現對方是真的沒明白。
        「平常話本都看到肚子裡了。」靈松蘿無奈的自言自語道,「到底我是木頭還你是木頭啊?」

人物概念圖-蕭瑤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蕭瑤

畫完才覺得手的比例好像太長了...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認植筆記-酪梨
  • 下一篇
  • 認植筆記-香葉樹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