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27-開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陛下,媚妃娘娘求見」杜公公內心十分不願的進來求見。
        「和她說,朕在忙,有事留話,沒事就先回去吧。」蕭瑞整個人埋在奏摺卷宗裡,頭也沒抬。
        杜公公非常滿意的出去回話了,苗杏果然有兩把刷子,他們家皇帝回歸工作狂狀態,正常了一年,永寧宮那位這一年內各種努力,未曾放棄,送糕送湯,製造偶遇,連裝病這招都用上了,蕭瑞理都沒搭理一下。
        那媚妃倒也沒為難,只託了杜公公轉交銀耳露便回去了,杜子轉頭就倒了,苗杏千交代萬交代,不要讓蕭瑞見到媚妃,不要讓蕭瑞吃任何媚妃經過手的食物,最好連媚妃送來的物件都不要碰。
        杜子問過苗杏,要不要把這事兒告訴蕭瑞,讓他自己也有些防備,苗杏卻說她還沒能查出媚妃究竟對蕭瑞施了什麼咒或下了什麼蠱,現在她能保蕭瑞神智清明,卻無法保證根除咒蠱,因此為了避免媚妃感知到咒術被動,狗急跳牆傷害蕭瑞,先不要讓他知道。
        儘管苗杏、杜子、蕭瑤三人盯得緊,但百密總有一疏,這天苗杏帶著苗亮歷練去了,蕭瑤本就不方便時常出現在處理朝政的地方,而杜公公...這天不知吃壞了什麼拉了一天肚子,直接請假了。
        蕭瑞昨晚又是趴在桌上睡著的,一早醒來隨便吃了點東西就上了早朝,下朝後覺得實在坐得太久便在大殿四周繞了幾圈,這就非常「巧」的遇到了端著食盒的媚妃。
        對上那雙微挑的狐狸眼的那一剎那,蕭瑞就有一種,週身竄過一段電流的酥麻感,眼睛再也移不開了。
        控制不住自己的腳,蕭瑞主動走向劉媚,握住對方的手,「好久不見。」

        天上沒有月亮,只有滿天星斗,夏日晚間的微風淡淡拂過,特別舒服。
        如果風中沒帶著黏膩腥臭的血腥味的話。
        龍角部落荒蕪的廢墟中,一條人影來到一座有著院子的樹屋前,那樹屋塌了半邊,構成房子結構的灌叢和藤蔓明顯枯死許久,外表乾裂著。
        「少頭目,剛才小庫巴隊伍的傳令兵來報,翠谷內的天尊人已全部剿滅,現在庫巴正在集中遺體,準備一次燒毀。」呂旭安對著背對著他,望著眼前廢墟的陳皓月說。
        呂旭安身邊跟了一條完美溶化在夜晚的黑色大狗,牠吐著舌頭哈著氣,緩緩踱步到陳皓月腿邊,用尾巴輕輕拍打陳皓月的大腿。
        陳皓月蹲下來揉揉黑狗的脖子,輕聲說道,「臭狗,我們回家了」
        「巫族大祭司在趕來的路上了,應該很快就會到,要直接帶她到陣眼嗎?」呂旭安問。
        「嗯,請她過去吧,讓陳默去接她,我隨後就到。」陳皓月拍拍臭狗的屁股,將狗往肩上一扛,足底一點,連人帶狗消失在夜色中。
        傳說中的陣眼在翠谷盆地的正中間,是穴兔一族原本的聚居地,往日這時節放眼望去應是綠油油隨風搖曳的稻田,部分稻穀該開始低頭了,然而現在觸目所及只是一大片乾裂的黃土,死氣沉沉。
        龜裂的大地上擺了些牲畜的頭骨,按照鼠、牛、虎、兔、貓、蛇、馬、羊、猴、雞、狗、豬的順序擺了一圈,彼此間用條沾滿了灰,被曬得有些退色的紅布條連著,圓圈內畫滿複雜的紋飾,正中間直直插著一顆龍頭,口鼻朝天。
        那是華燦國特有的巨龍,天性兇殘,極難獵捕,被華燦人訓練來守護寶庫用的,竟被斬了首級用來當陣眼。
        陳皓月對那些複雜繁瑣的法陣向來頭痛,頂多能看出是鎮壓的、攻擊的、還是保護的,但這個,她真的看不懂,只能猜測現在翠谷的荒涼慘樣是拜著個陣所賜。
        難道是抽取生命力的凶陣?不過這陣是在翠谷幾乎被屠盡後才設的,那天尊人是想殺誰?兔族走的走,死的死,難不成想殺著植物蟲蟻玩兒?
        陳皓月獨自納悶著,臭狗像是感應到什麼,離那陣遠遠的,死也不肯靠近,只是退的遠遠的,喉嚨裡發出警戒的低鳴。
        很快,陳默帶著巫族大祭司到了,同型的還有巫族少祭司。
        少祭司還只是個孩子,原本的少祭司是她的姐姐,在天尊人屠翠谷時為了掩護妹妹和師父犧牲了。
        大祭司看了一眼法陣,蒼老的臉更皺了。
        「大祭司,這是什麼陣?需要撤退閒雜人嗎?」陳皓月見大祭司面色不善,想著周圍還有不少勇士守著,因此問了一句。
        「這是一個引水陣,將此地水氣全數引向指定區域。」大祭司說,「還下了反制咒,若有人破壞,便會受到攻擊。」
        「能解嗎?」陳皓月問。
        「能,你們退開一些。」大祭司一臉嚴肅,「苗杏這丫頭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天尊缺水?」
        陳皓月就忽然想到翠羅的探子曾報告說天尊這一年多雨下的極少,水量嚴重不足,僅僅夠人們勉強度日,半滴揮霍不得。前幾天白玉沙那也傳來消息說天尊帝和國師似乎在謀劃什麼,和旱災有關。
        大祭司讓眾人退開一百公尺才滿意,她舉起自己那根木製的權杖,往那老虎頭骨的天靈蓋重重一戳。
        震耳欲聾的虎嘯炸了開來,遠處的人們紛紛舉手摀耳,強押心神穩住翻騰的內息,唯有大祭司彷若未聞,閉著眼自顧自的念念有詞。
        權杖和頭骨接觸的地方冒出滾滾黑煙,大祭司滿頭花白的辮子在黑煙中亂飛,雄厚低沉的虎嘯逐漸轉成尖細的尖叫,像受盡委屈折磨的怨婦,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最後,聲音漸漸低了下去,高亢的尖叫成了稚嫩哭聲,有如夜啼小兒,越哭越低,直至消失。
        黑煙也逐漸散了。
        虎骨啪的一聲,碎了一地。
        大祭司抬腿跨進陣裡,這會兒卻沒去戳那龍骨,而是開始刨土。
        陳皓月一看,微微彎了彎身子問少祭司,「你師父在幹嘛呢?要不要我喊一隻穴兔幫她挖?」
        一根木頭棒棒根本不適合挖土啊婆婆!
        少祭司搖搖頭,「那龍頭的下面埋了怨靈,普通人最好不要靠近。」
        陳皓月皺眉,「可這樣要挖到什麼時...」
        大祭司挖著的地忽然炸了。
        陳默速度極快的往旁邊一讓,遠本站著的地方被一顆龍頭骨佔據。
        「...候。」陳皓月才把話音接完。
        陳默無聲的蹲下去瞅那頭骨。
        「別看了阿默,一百公尺不靠普,咱們再退開點。」陳皓月一手拖一隻小的往黑狗的位置走去。
        還是臭狗機靈啊!知道躲遠點。
        塵土飛楊中,年邁的大祭司以她這種族這年紀不該有的靈活與速度和一個不知哪裡冒出來的人鬥在了一處,少祭司看了會兒,眼睛猝然睜大了。
        陳皓月和陳默同時出手捉住突然朝陣眼衝去的小女孩。
        「幹什麼?」陳皓月喝道。
        少祭司只是全身顫抖,瞪大了眼睛看著場中的人影。
        大祭司邊打邊在場中佈置了什麼,現在好像完成了,扔下手中權杖,被對面那人一爪穿過胸膛。
        少祭司發出淒厲的一聲哭喊,直直朝那跌落塵埃的老人衝過去。
        陳皓月和陳默也懵了,一起趕過去。
        這次臭狗也跟上了。
        令人意外的,陣中那個貫穿大祭司胸口的人抽回了手,往地上一跪,端端正正的給倒在血泊中的老人磕了三個頭,然後轉頭朝眾人這邊看了一眼,伴著一聲嗚咽消失了。
        陣毀了,土像被翻過一遍,露出裡面埋著的東西。
        密密麻麻,全是頭骨,一點落腳處都沒有。
        而且是被強制打回原形的,兔族人的頭骨。
        看著一顆顆和人頭一樣大的兔子頭骨,陳默打了個寒顫,陳皓月內心又酸又怒。
        「叔叔阿姨,兄弟姊妹們,翠谷我們奪回來了,你們的仇,我們會幫你們報的。」陳皓月咬著牙,輕輕地說。
        老人躺在正中央,胸口開了個血洞,權杖掉在一邊,她不管身前河水般奔流而去的鮮血,也不管從自己師父那兒接過來,跟了大半輩子的權杖,只是哆哆嗦嗦的努力挪動身子要去抱一顆頭骨。
        那不是兔子的頭骨,是人的頭骨。
        陳默阻止了姐姐伸像笛子的手,自己掏出陶笛,吹出一段十分安寧的曲調。
        乾裂的土冒出點點綠芽,抽長成藤蔓,相呼交織的朝老人伸去。
        這首曲子,既是安魂,順便搭橋。
        少祭司已經嚎的面目扭曲,踩著剛長出來的橋奔向陣中,將倒在地上的大祭司抱進自己小小的懷裡,徒勞的想用小手堵住老人胸前的那個大洞,眼淚滴滴答答的落在大祭司身上。
        大祭司蒼白著臉,顫抖著手將那顆人的頭骨捧到自己的小徒弟面前,艱難的開口,「阿...樂...阿樂...」
        少祭司接過頭骨哭得更大聲了。
        阿樂是原本那位少祭司的名字,這個小女孩的親姐姐。
        「阿樂...解...解脫了...兔...兔族...英靈...也...」大祭司的眼角滴下一顆混濁的淚。
        「您的族人,還有少祭司,兔族會替您照顧的。」陳皓月說,和一語不發的陳默同時對地上的老人長揖為謝。
        第一仗,落幕了,卻也只是個開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認植筆記-第倫桃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28-三方就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