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28-三方就位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皇宮的某個角落,蕭瑤、苗杏、杜子三個人悄悄地躲在一起。
        「沒被人看到吧?」苗杏問。
        另外兩人鄭重地搖搖頭。
        「所以,蕭瑞是甚麼時候開始又中招的?」苗杏問。
        「好像是我拉肚子那天。」杜公公說,「就是你帶小亮去打海怪的第二天。」
        「好像是在下早朝後在大殿外遇到的。」蕭瑤說,「照理說後宮不能隨便去那裡的,我怕給哥帶來麻煩,在那裡沒有安人,偏給她鑽了空子。」
        「你拉肚子,你的心腹也拉肚子?」苗杏責問道。
        「聽小丁說阿瑞那時想要一個人走一走,把他們喝退了,他們不好跟著。」杜公公苦著臉說。
        苗杏橫眉豎眼正準備說什麼,忽然眉頭一緊,整個人往前一撲,嚇得兩人手忙腳亂架住她。
        苗杏嘴角掛著血,似乎還有點噁心。
        「阿杏姐姐!」蕭瑤慌亂道,「你也不用氣成這樣?」
        「壞了,翠谷的陣破了。」苗杏一擦嘴角,自嘲道,「這下有正當裡有把蕭瑞叫出來了。」
        蕭瑤不解,杜子卻是聽懂了,臉色跟著難看起來。
        「怎麼就破了?」杜子納悶。
        蕭瑤這下聽出來是朝政的事了,「那我...先回去了?」
        「不,不用避嫌了,你現在去神巫司找亮兒,讓她聯繫翠谷的駐軍和巫女,我和杜子去找阿瑞。」苗杏拉住蕭瑤,把她的大祭司腰牌塞到她手裡。
        蕭瑤握緊腰牌,點點頭,飛奔而去。
        蕭瑞已經在永寧宮就寢了,被喊出來時人還沒醒透,苗杏在他背後重新打了一記清心咒,卻發現不管用了。
        「難道不是巫蠱之術也不是咒術?」苗杏忍著翻騰的內心,暗自驚疑著。
        「所以說,現在從翠谷挪的水氣斷了?」蕭瑞抹了一把臉問。
        「對,臣懷疑那些兔子偷襲了翠谷,已經讓亮兒去聯繫翠谷了,請陛下做好出兵的準備。」苗杏說。
        杜公公端了杯提神的茶來,蕭瑞一口悶了,在書桌前座下,支起兩隻指頭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你之前說的那支凶獸呢?還沒辦法處理嗎?」蕭瑞閉著眼睛問。
        「臣暫時封印住了,但仍沒辦法靠近,更沒辦法殺。」苗杏說。
        「你之前說凶獸抓住後要投入烈火四十九天才能結束大旱,或是三年一滴雨也沒有,直到凶獸邪氣自散。」蕭瑞說,「現在沒辦法靠近燒牠,那如果反過來,放牠出來,把牠引進火堆呢?」
        「現在放牠出來大旱會擴及整個大陸,到時候我們想抽水氣都沒地方抽去,況且...凡火可能燒不了牠了。」苗杏想了想,「不過可以賭一把,把牠放出來引進惡魔煙囪頂部的惡火坑。」
        惡魔煙囪是冰心、大漠、赤焰三國交界處的一座山,山體是漂亮的錐狀,頂端有個巨大的凹陷,總會冒出帶有刺鼻氣味的煙霧。
        那是一座古老的火山,據說從凹陷的火山口進去,可以通往地底深處,那裏有這惡魔業火,會燃盡世間一切事務。
        蕭瑞思考了一會兒,用手指敲著桌面,問道,「成功的機率?」
        「若是放任不管,以現在抽水氣的方法過完三年,在其他國家沒有反抗干預的情況下,最後會減少百分之二十的人口,全部集中在北方;若是抽水氣,而其他國家干預,各國實力、人口都不是翠谷能比的,我們不一定有輕鬆致勝的勝算,算上戰死的和渴死的,可能因此減少超過百分之五十的人口;如果賭一把,把凶獸放出來引進惡火坑,頂多損失幾個部隊的人,但若是失敗,全大陸的人口可能減至現在的百分之十。」苗杏嚴肅的說,「最後一個方法的成功機率,臣說不準,凶獸的實力強大,臣無法預估。」

        「殿下,少頭目那邊得手了。」靈松蘿的一名親兵進來報告。
        「嗯,知道了。」靈松蘿點點頭,繼續看她的書。
        「您不高興嗎?」親兵見靈松羅幾乎毫無反應,納悶道。
        「這不是見早就知道成果的事嗎?沒必要特別高興吧?」靈松蘿反問。
        「是嗎?」親兵揚起一邊眉毛,「那殿下您帶著一對精兵貓在這裡隨時準備衝進去支援是怎麼回是?」
        舉著書的靈松羅明顯卡殼了一下,末了,放下書,惱羞成怒道,「唉我平常是不是太沒威嚴了?給你們放鬆當隨便啊?我這叫...給姐妹排面!排面懂嗎?」
        親兵莞爾,不再逗自家殿下,而是把注意力放到靈松羅放下的那本書上。
        那是一本有關魔獸的古籍。
        「殿下,您還沒放棄保下凶獸的方法啊?」親兵問。
        「我要是今天忽然跟你說,抱歉,你投錯胎了,要麼被關一輩子,要麼死,你甘心嗎?」靈松蘿問。
        「自然不甘心。」親兵回答,「但是殺一人救天下人,這也是合理的犧牲。」
        「以大眾利益考慮,這的確是合理又划算的選擇,但是她究竟會帶來什麼災難?我們只有一個遠古又語焉不詳的傳說,要是在六千年前她就已經沒有這項詛咒了呢?那不就錯殺了嗎?」靈松蘿站起來,望向星空,「況且你想啊,都說魔獸擁有強大的力量。我們今天去找一個力量強大的人,跟她說唉不好意思啊,因為你有可能給世界帶來災難,什麼災難我其實也不知道,反正請你去死吧,她會那麼懂事乖巧的跟你說好嗎?正常人都會覺得神經病啊然後把來人打趴吧?」
        「是沒錯...」親兵愣愣地點頭。
        「那麼這不就打起來了嗎?打起來,尤其是腰力強大的打起群架來,肯定會波及周圍,我們自己身為妖族很清楚,那麼你說,這些因為打架和受波及的傷亡算不算災難?」靈松蘿問。
        「呃...」好像沒錯?
        「這樣的話,究竟災難是對方帶來的,還是我們自找的?」靈松蘿再問。
        「......」照這邏輯,好像是自找的?但好像又哪裡不太對?
        「所以啊,下去幫兔子們清理戰場吧。」靈松蘿拍拍親兵的肩膀,十分歡快地說。
        怎麼繞到這來了?親兵沒想明白,撓著頭,幫她家殿下集合士兵去了。
        親兵走出去後,靈松蘿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抬腳要走,卻忽然暈了一下,她用手撐住帳篷的營柱,那暈眩感又沒了,彷彿是她的錯覺。
        最近常常會這樣,就暈一下,卻也沒什麼其他影響,悄悄地找軍醫看過也沒看出個所以然,只得出可能是思慮過多睡眠過少。
        靈松蘿甩甩頭,走出帳門又是一條精神抖擻的好漢。

        「你說,陸面上是什麼樣子?」
        「文鰩,我上去玩幾天,妖谷你幫我看著啊!」
        「姑娘,你餓了吧?這碗陽春麵,我請你。」
        「下個月,我再來找你玩啊!」
        「謝謝你上次請我吃麵,今天,換我請你吧!」
        「姐姐,你給我東西吃,以後我就跟著你啦!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對不起,我娘病了,我需要錢...」
        「這可不是普通的妖啊!賺了!」
        「姐姐...快走!」
        「狗蛋!回來!」
        「殺人償命?怎麼,我殺你的人就該償命,那你殺了我的人,我就不能替他討命?」
        「憑什麼妖就低你們一等?憑什麼妖不能殺人,人卻可以殺妖?」
        「本尊詛咒你們,受盡無水之災,天火之刑,我要你們,為自己的貪婪付出代價!」
        「爾等助紂為虐,休怪本尊無情!」
        「你們每一個人,都會付出代價!」
        地底深處,一片漆黑之中,一雙金色的眼眸,猝然睜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27-開始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29-過往I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