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30-過往II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孩兒們!我回來啦!」女子朝茫茫大海中歡快地喊了一聲。
        黑暗中,四面八方湧出大大小小的妖,好幾個只到大腿的小孩兒直接撲上來抱腿的抱腿,拉手的拉手,還有個膽大的直接去勾女子的脖子。
        「尊上!你玩好久!」巴在女子手上的孩子抱怨道。
        「等你大了就能自己上去玩啦!可有趣了!」女子捏捏孩子的臉,把全身上下的孩子弄下來,從懷裡掏出幾朵用妖力護著的鮮花分給他們。
        「哇!」孩子們個個瞪大了雙眼,「這是什麼?陸地上的海葵嗎?」
        「不太一樣。」女子笑道,「他們叫這東西『花』。」
        「尊上,陸地上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啊?」一個半大的孩子問。
        「嗯...最不一樣的是阻力,在陸地上走路都輕鬆很多,所以也就顯得我們力量特別大。」女子說。
        「還有呢?」另一個孩子急切地問。
        「還有陸地上很亮,非常的亮,我啊剛上去的時候差點瞎了,緩了好久才適應。」
        「比尊上使出來的冥火還亮嗎?」一個孩子不可思議的問。
        「是啊!」女子答道,「亮上千倍、萬倍。」
        所有大小孩子一片驚呼。
        「尊上,我爹說他年輕時曾想上去看看,但上浮不到一半就覺得很脹很不舒服,您都不會嗎?」一個女孩問。
        「啊?完全不會啊?」女子撓撓頭,忽然想到妖谷成年的妖不少,實際上過陸地的卻是少之又少,難道是這個原因?
        「沒關係,你們以後誰上不去,我就幫誰上去。」女子拍胸脯保證。
        「好耶!」眾人歡呼,「尊上說話算話,不能反悔喔!」
        「當然!我可是妖王!一言既出,絕不反悔。」女子舉起右手發誓,忽然瞟見角落裡一聲不吭的文鰩,便朝他喊道,「文鰩!你下個月成年吧?我答應過帶你上去玩,我跟你說,我點都踩好啦!包準你玩到樂不思蜀!」
        「尊上,那顆古老的預言蚌不是讓您少到陸地上嗎?別整天想著玩,還是留在妖谷吧?況且你不在我也不在,妖谷的公務怎麼辦...」文鰩叨唸起來。
        女子一臉掃興,瞇起眼噘起嘴轉頭向後面的眾多孩子抱怨,「你們文鰩哥哥真不可愛,每次都這樣,我當初真是瞎了眼才招他做我的書僮,嘖,心血來潮招一個就招了這種,以後還是別亂招了,果然沒經驗的事情不要亂做...」
        「尊上,我聽到了。」文鰩仍扳著臉,「那預言蚌是琉璃海的鮫人前輩留下的,不能不聽。」
        「唉好啦好啦,那我三個月上去一次嘛?」女子妥協。
        文鰩仍扳著臉。
        「四個月一次?正好可以看到四個不同的季節。」女子開始討價還價。
        「十年。」文鰩淡淡地說。
        「太久了!一年!一年一次!」女子喊道。
        「八年。」文鰩讓步。
        「兩年?兩年好不好?」女子哀求。
        「五年,不能再少了。」文鰩斬釘截鐵地說。
        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孩子們問女子一個妖王為什麼要怕自己的書僮。
        「要是不聽他的,他就會一整天在我耳邊嗡嗡嗡的念個不停,我耳朵會長繭的!」妖力強大耳朵脆弱的妖王如此回答。
        於是那女子真的安安分分的等到了五年之後。
        「文鰩!我要去上面玩啦!你還沒上去過吧?要不要一起?」女子丟下手中最後一本奏摺,朝正在對面核對府上帳目的文鰩喊道。
        「不了,您先上去吧,小的這些對完了在上去找您。」文鰩回答。
        「哎呀,帳本又不會跑。」女子伸了個懶腰,「玩回來在對啦!」
        「小的對一半呢,要是現在放下之後再看容易亂,您先去吧,小的晚兩天就到。」文鰩說。
        這個決定,讓文鰩後悔了一輩子。
        女子上了岸,發現繁華的鬧市不再,四周壟罩著死亡的氣息,街邊倒著幾個乞丐,見到她紛紛把眼神投放過來。
       小販不再鋪滿整條街,而只有零星幾攤,一攤賣麵餅的,一攤賣烤地瓜,還有一攤是當初那攤陽春麵攤。
        女子拿了一顆鴿子蛋大的珍珠換了所有乞丐一人一碗陽春麵,老闆樂得合不攏嘴,直呼賺了。
        女子問那些乞丐才知道,原來這五年裡,發生了一場戰爭。
        這是智族人的居住地,智族人裡地位最高的是那些能引靈氣修行的修士,這些修士分成好幾個門派,各自統領一方,時常會有爭奪地盤的事情發生。
        兩年前,這塊大陸上最大的兩個門派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掐起來了,就在這海邊的小城鎮打了一場,波及了一城無辜平民,有能力的人都往內陸遷移了,剩下留下來的,不是窮,就是老,或是病,或是又窮又老又病。
        女子有些不能理解,妖谷不同種族也都能和平共處好幾萬年,為什麼這些人明明同屬一個種族卻要自相殘殺?
        一碗麵吃完,乞丐們就散了,女子想往內陸去看看,卻發現身後跟了個小傢伙。
        「我叫狗蛋,姐姐,你給我東西吃,以後我就跟著你啦!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小乞丐咧著嘴對她笑。
        平常在妖谷女子也時常帶著那些妖的小崽子,因此也不嫌累贅,帶著孩子上路了。
        女子使了縮地術,很快就來到內陸繁華的城鎮,她給自己和孩子一人買一張香噴噴的蔥油餅,吃完餅又吃包子,吃完包子吃甜糕,現在兩人手上各拿著一枝糖葫蘆。
        逛的也累了,一大一小兩個就坐到運河邊上,一邊啃糖葫蘆一邊看苦力卸貨物。
        忽然女子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
        「阿義!」
        一個苦力回頭,見到舉著剩一顆番茄的糖葫蘆的女子,對他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小魚?你不是說下個月就來找我玩嗎?這都幾年啦?」阿義放下貨物,拿披在脖子上的汗巾擦了擦臉。
        小魚是女子給自己起的化名。
        女子帶著孩子走向阿義,「等你工作做完了,我請你吃飯吧?」
        於是晚上三人就在阿義的帶領下來到一家餛飩麵攤。
        「這家特別好吃。」阿義喜孜孜地搓著筷子,「既然小魚請客,我就不客氣啦!」
        阿義說他們鎮上的人因為那些修士的戰爭,死的死,被抓的被抓,少數逃出來的人流入內陸的大城鎮,大部分都和他一樣只能做些苦力、小廝之類工錢少的工作勉強糊口,也有些人直接把自己賣給大戶人家,成為私人家僕。
        「所以你現在過得很辛苦嘍?」女子問。
        「肯定沒以前快活,但還過得去。」阿義苦笑。
        就見女子從袖子裡掏出個漂亮的小扇貝遞給阿義,「這給你吧,應該能讓你過上好日子。」
        阿義接過來,遲疑道,「不會又是大珍珠吧?」
        「不是。」女子微笑,「是一小塊龍涎香。」
        「這...」阿義面露掙扎之色,最後仍是收下了,「謝謝妳,幫大忙了。」
        「不必客氣。」女子爽朗道,「不是什麼稀有的東西,我家很多,聽說在大陸上挺值錢就帶著了。」
        「你...到底是誰?」阿義眼帶審視意味的看著女子。
        「姐姐是神仙哪!比那些修士都要厲害的神仙!」狗蛋捧起碗喝掉最後一口湯,滿足地舔舔嘴,揮著小胳膊道,「姐姐帶著我從海邊過來這裡只花了半天,不像那些人一樣要踩在劍上,跨一步就走老遠,還一眼嚇跑一群惡狗,可厲害了!」
        「不用法器?你...難道是妖?」阿義小聲問道。
        「啊?姐姐你是妖啊?」狗蛋一聽,也壓低聲音問道。
        「算是吧。」女子坦然點頭,有些疑惑的問,「你們幹嘛這樣?」
        「姐姐你不知道,有些修士為了短時間大幅提升修為,會去抓妖,活剖了妖丹出來練成丹藥,你要小心啊!」狗蛋低聲說。
        「是嗎?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女子狡黠一笑,「不過,他們大概也打不過我。」
        阿義沒說什麼,只是低著頭小心翼翼的把裝著龍涎香的扇貝收好,一臉不好意思地起身告辭,「不好意思,天晚了,我回去了,我娘還等著我呢!」
        「啊!好啊,聊天忘了時間了,別讓老人家等著。」女子將手邊一包紙袋推給阿義,「這是紅豆糕,帶回去給你娘吃吧!我和狗蛋餓了再買。」
        「謝謝。」阿義笑了笑,拎著紅豆糕走了。
        女子沒察覺什麼,身邊的狗蛋卻覺得,那個叫阿義的大哥哥提起的嘴角有點僵。
        「姐姐,你以後要小心一點。」狗蛋跩了跩女子的袖子,小聲提醒道。
        「好,姐姐一定保護好你。」女子揉了揉狗蛋本就不整齊的亂髮,弄得孩子像頂了顆鳥巢。
        「姐姐,要是你被壞人抓住了,我會救你的。」狗蛋認真地說。
        「好啊!」女子忍不住捏了捏孩子的小臉,手中憑空凝聚出兩根銀針。
        「這個你收好。」女子將銀針交給孩子,「這兩根針能自動定位,你只要想著你要扎誰,它就會扎誰,如果有人要害你,你就拿這射他,如果我被抓住了動不了,你就拿這射我。」
        「為什麼要射你?不是射壞人嗎?」孩子問。
        「如果我動不了,那就是被封印住了,這個能破封印。」女子回答。
        「我知道了。」孩子鄭重的點頭,小心翼翼的將銀針插進右手袖口。
        原本只是哄孩子,也的確擔心有人趁她不注意對孩子不利才給孩子防身的,女子沒想到那針,竟真會有射向自己的一天。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29-過往I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31-過往III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