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加蛋陽春麵32-過往IV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刺穿女子肩膀的那把劍,被握在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手裡,這老人不只頭髮白,長長的鬍鬚和眉毛也白,整個人骨瘦如柴,包在一件白布袋似的長袍裡,彷彿風再大些就會被吹走。
        女子卻嚴肅了起來,她瞇起眼打量這看似弱不經風的老者。
        周圍的修士齊刷刷的拱手見禮,「參見掌門。」
        「半神?」女子將重劍轉到左手,輕輕活動活動右胳膊,肩上的傷以驚人的速度開始恢復,「你們這樣的種族能修成半神確實不容易,但修為是修好了,修養卻不怎麼樣。」
        「跟我打,你討不了好。」老者道。
        「跟你打,是該認真一些。」女子身上束手束腳的智族服侍瞬間換回屬於妖谷之王的飄逸黑色禮袍,平常壓抑隱藏的妖力毫無保留的爆了出來。
        老者打下一個巨大的結界防止波及他的徒子徒孫,舉劍朝女子攻來。
        背後巨大的兩對翅膀和重劍完全不影響女子的靈活度,她竟是將重劍當匕首使,纏在老者身上發動猛烈的近身攻擊,像條卯足力氣要絞死獵物的大蟒蛇。
        老者一劍一劍出的極慢,像是鎮上早晨空地上打太極的大爺,卻總能險而又險的擋掉女子的攻擊,甚至逼得女子回劍自保。
        身為世界上最後一隻魔獸,女子是獨孤求敗,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棋逢對手,其實覺得有意思的很,只可惜對方不是朋友就算了,還蠻不講理。
        兩人鬥得正酣,女子忽然注意到地上的動機。
        那三長老竟帶著一大隊人在破護著昭洋的結界。
        「卑鄙小人!欺負一個孩子作甚?」女子怒喝。
        咻
        就在女子分神的剎那,老者彈了三顆珠子出來,直接打入女子後心和雙腿。
        女子悶哼一聲,從空中摔了下來。
        這一次,傷口沒有自己癒合了,赤金色的血流了一地。
        「你拿什麼東西打我?」,女子疼的青筋直跳,驚恐的發現自己強悍的妖力竟然在瓦解。
        「一種專制你們這些妖邪的礦物。」老者冷冷道,舉劍劈下。
        「姐姐!」昭洋尖叫。
         女子硬接一劍,嘴角滲出血來,她注意到保護孩子的結界快瓦解了,使了個瞬移來到孩子身邊。
        「姐姐!」昭洋驚慌的拿他的袖子給女子擦嘴邊的血污。
        「狗蛋,聽我說。」女子抓住孩子的肩膀,「我等一下開個傳送陣把你送去安全的地方,你到時候就用你自己的名字好好生活,不要來找我,知道了嗎?」
        不要讓這些人找到你,平平安安的長大,正大光明的以昭洋之名活下去吧!
        「不!我不要!」昭洋大叫,「我答應過你要給你養老的。」
        女子輕笑,「不,智族的壽命短暫,你看不到我老的,最後搞不好還是我給你養老。」
        「我不管!我不離開姐姐!」昭洋哭喊。
        結界垮了,女子張開兩對大翅膀護住兩人,溫熱的血混著冷汗滴到昭洋的臉上。
        女子在地上畫好了傳送陣,地上的法陣發出柔和的光芒,光的彼岸,是和平,是安寧。
        「狗蛋,快進去。」女子拉住孩子往傳送陣拖。
        「不,要走一起走。」昭洋死賴在地上。
        「聽話。」女子放軟了聲音,「這陣只能過一個人,你聽話,聽姐姐的好不好?姐姐之後就去找你。」
        「我不!」昭洋掙脫女子,撿起混亂中不知道哪個修士掉的佩劍,衝出女子羽翼的保護,反手砍向那些舉著法器叮叮噹噹打女子翅膀的修士。
        「你們聽好了!我行不改名,坐不改性,姓昭名洋,和我姐姐共進退!」孩子大喊,稚嫩的聲音傳遍鬧哄哄的戰場。
        那一劍,竟成功將攻擊女子的修士們暫時逼退。
        昭洋竟也是天生能汲取靈力修行的體質,遇到緊急狀況,無師自通在短時間內結出了內丹,不能不說是個修練上的天才。
        只可惜他沒受過正式教育,匆忙結丹,內丹不結實,也沒時間鞏固,就直接面對一大群修為比他高了不知多少倍的修士。
        「狗蛋!回來!」女子抬頭一看,就見到一個打十個…應該說一個被十個打的昭洋,嚇得肝膽俱裂。
        口鼻鮮血狂噴,孩子潔白圓潤的小臉上血痕縱橫交錯,那才剛結出來的內丹一出生就感受到生命危險,勉勉強強的給主人搭了個顫巍巍的結界,已經快不行了。
        來不及長大的孩子回頭對女子露出一個燦爛的笑,他的門牙斷了一顆,笑起來就是一個燦爛的血盆大口。
        女子絕望的衝著孩子直搖頭,努力的揮退身邊的蒼蠅往孩子趕去。
        昭洋看了女子最後一眼,轉身將自己全身的靈力灌入袖中僅存的銀針,一甩手直直射向空中給門人療傷的白衣老人。
        下一秒,老人從空中跌落,只是晃了一下便站穩了身子,而那孩子在女子面前被十幾把靈劍同時刺中。
        四分五裂的不只孩子血肉模糊的小小身軀,還有他的三魂七魄。
        女子發出淒厲的哭喊,原本已趨向微弱的妖力又爆發了出來。
        「不好!妖女要自爆妖丹了!」一名掌門喊道。
        女子小心翼翼的將孩子碎裂的魂魄用妖力黏好,請托於掌心,「去吧!好好養魂,投個好胎,下輩子若是有緣,姐姐一定保護好你。」
        魂魄微微的在女子手心上蹭了一下,慢悠悠的飄向天際,消失了。
        一大排帶了符篆的箭矢朝女子射來,女子反手一揮,那些箭直接轉了一百八十度,直直插回發射它們的弓箭手胸口。
        「你這殘忍好殺的妖物!殺人償命,納命來!」有人高聲喊道。
        「殘忍好殺?」女子瘋了似的嘻嘻哈哈起來,笑得全身抽蓄,「殺人償命?怎麼?我殺你的人就該償命,那你們殺了我的人,我就不能替他討命?」
        忽然女子震了一下,四周一下子被冰冷的殺意覆蓋。
        「很好。」女子停止狂笑,靜靜地挑起一邊眉毛,「你們很好。」
        和阿義去吃飯之前,女子放了個分身出去,她還是掛念著一直沒有消息的文鰩。
        隨著她本體重傷,分身也愈發虛弱,但仍是撐到了海邊。
        她的分身看到的,是守在海邊防止她逃走的智族修士,以及全軍覆沒的妖谷精英,只剩下一個有出氣沒進氣的文鰩。
        「妖…妖女!束手就擒,莫…莫要再造殺孽!」幾個修士開始感到害怕了。
        「憑什麼妖就低你們一等?」女子歪著頭,眼裡佈滿血絲,「憑什麼妖不可以殺人,人卻可以因為一己私慾,不問是非隨意殺妖?」
        妖丹炸開了,除了那老者,所有的修士全部在一擊之下斃命。
        原本爆了妖丹就等於死亡,半空中的女子卻更加神采奕奕,蓬勃的金色的妖力被升騰的黑氣給替代。
        那是冤屈、悲傷和憤怒所聚成的煞氣。
        力量強大的最後一隻魔獸,妖中王者,從此成了帶災的凶獸。
        「聽好了!吾乃魔獸,妖王鳴姬。」女子威嚴而憤怒的聲音傳遍所有智族人居住的地方,「本尊今日在此詛咒你們,受盡無水之災,天火之刑,我要你們,為自己的自私貪婪付出代價!」
        聽到「鳴姬」二字時,一邊看戲的仙仙怔著了。
        她體內有什麼東西甦醒了。
        現實中,地底石室裡的黑氣快速的鑽進仙仙端坐入定的體內。
        帶著煞氣的強大魔力使得大地為之震盪。
        仙仙睜開金眸,以她為中心,四周跪了一圈形容醜陋的無毛怪貓,她面前,文鰩氣息奄奄的躺著,已被做過緊急處理。
        「是你們?」仙仙看著這些怪貓,「對不起,害你們變成這樣,等此事了,本尊定送你們去好好投胎。」
        這些怪貓,是當初跟著文鰩上岸尋找妖王的精英們。
        他們對妖王發出的訊息被那半神老者的結界攔截,身軀被老者的法陣擊殺,魂魄因自己和妖王的憤恨而被禁錮。
        仙仙將手放在文鰩胸口,文鰩的內傷外傷在幾秒之內盡數恢復。
        他一睜開銅鈴般的眼睛,就對上金色的雙瞳。
        「本尊鳴姬,回來了。」一身華麗黑袍的女子說。

人物概念圖-鳴姬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鳴姬 (仙仙覺醒)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31-過往III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33-戰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