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33-戰爭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這幾天發生了好幾件大事。
        赤焰突發大地震,其他地方或多或少也跟著動了動。
        天尊國不知道吃錯什麼藥,不管翠谷了,他們的國師親自帶了一支軍隊和智族僅存的修士西進內陸,不由分說攻打剛遭劫難的赤焰國,完全稱人之危的小人作派。
        最奇怪的是,天尊人一路殺人放火,卻似乎沒有要佔據城池的意思,只是一直往內陸移動。
        整個大陸都震驚了,既然不是想侵略,為什麼要傷人?如果是有什麼事要借道,好好溝通赤焰也不見得就不願意。
        各國坐不住了,智族對妖類存在敵意和偏見是眾所周知的,平常大家也不自討沒趣到天尊去招人嫌,但現在,人家已經莫名其妙打進來了。
        智族人壽命短暫,但繁衍力極強,一個天尊國的人口約等於其他所有陸上國家的人口,實在不容小覷。
        於是各國都派出軍隊支援赤焰,有的協助救災,有的協助對抗天尊肆虐的軍隊,有的去騷擾天尊大本營,給他們的後備支援找點麻煩。
        一些實力較強的種族也自發性派出族中精英參軍,連琉璃海的鮫人都派了人上岸。
        兔族先前受創嚴重,剛回到翠谷,還在重建家園,故而沒有參戰,只派了三個半人做代表。
        三個半人,兩場戰役,一戰成名。
        兔族少頭目一曲魔音單挑一整支護送糧草的隊伍,她還用了個奇怪的裝置,將聲音放大,傳的老遠,那支隊伍當場無人生還,後面支援的軍隊士兵各個頭痛欲裂,生不如死,甚至開始自相殘殺。
        傳令兵忍著頭痛把消息傳回天尊,搬來一支塞著耳塞的援兵。
        這次他們遠遠看到那個吹出可怕笛聲的少頭目獨自豎著她的一對長耳朵,翹著腳坐在樹上轉著笛子玩,看都沒看那堆人一眼。
        謹慎起見,帶隊的小將軍讓弓箭手先上。
        智族的弓箭上加裝了火藥,拉近了智族和妖族速度和力道上的差距。
        箭頭上還鍍了那種對妖而言要命的金屬。
        樹上的兔子看也沒看一眼傾盆而來的箭雨,自顧自的抖腳。
        一陣銀光閃過,乒乒乓乓,箭矢全數落地,每一根都斷成兩截,還在地上排成了個大大的愛心。
        樹下多了個有著白耳朵的青年,右手提刀,左手對樹上的人拋了個飛吻。
        「姐夫!低調一點!」後邊傳來年輕女孩責備的聲音。
        士兵們回頭,回了個一百八十度,又三百六十度。
        都還沒看清楚呢腦袋就落地了。
        幾個身手好的最多接兩劍,盡數劍斷人亡,腦袋飛揚。
        想一堆人一起解決她也不容易,因為這姑娘背了個小娃娃。
        小娃娃白呼呼的耳朵和小臉噴上了血漬,手裡拿著把小弩,玩得不亦樂乎。
        死神般的一大一小砍翻了援軍,來到青年身邊。
        樹上抖腳的傢伙跳下樹來,將笛子插回腰間,一掌巴在女孩頭上。
        「誰是你姐夫?亂喊。」又轉過身一掌巴在青年頭上,「少噁心了你,打仗呢!能不能認真一點?」
        被巴的兩人露出同款傻笑。
        這四人正是陳皓月、呂旭安、陳默和已能化形的兔崽子。
        呂旭安給弟弟取了個正式的名字,現在兔崽子叫呂旭康。
        呂旭安抱過綁在陳默背上的弟弟,將孩子臉上的血跡擦乾淨,「怎麼把他也帶來了?」
        「他吵說要跟著我,我就把他帶來了。」陳默往地上一坐,拿出條帕子開始擦拭剛砍過人的劍,「反正又不是沒見過殺人的崽子,這種戰亂時候早點開始練膽也不錯。」
        「他才一歲多!」呂旭安有點傻眼,「況且打仗多危險,下次別帶他出來了。」
        被哥哥抱在懷裡的呂旭康立刻不安分了,開始推自己的哥哥,咿呀亂叫。
        陳默收了劍把孩子抱回來,呂旭康立刻就安靜了,乖乖依偎在陳默懷裡,陳默一邊用手輕拍孩子的背,一邊一臉自負的說,「有我在,安全。」
        呂旭安頓時無語,只能看著那個張著小手要陳默舉高高的小孩搖頭嘆息。
        到底誰是你親哥?
        小孩兒忽然看向草叢,伸手一指,「啊…人…」
        陳默放下孩子,就要去追。
        還以為死透了,居然有個受傷索性裝死的,現在正要偷偷溜走。
        「不必。」陳皓月輕聲叫住陳默,「留個人回去散播恐懼也好。」
        沒多久,催狂魔笛、浪漫快刀、拋顱魅影和陰間小鬼的名號就從天尊的軍營裡傳出來,天尊人人畏懼,而妖族們津津樂道,都說怪不得族人不多的兔族能長時間不投靠任何勢力兀自偏安一隅。
        當事人第一次聽到這些渾名時是羞恥而嫌棄的。
        那日靈松蘿遠遠朝著四人喊他們的「尊稱」,呂旭康將正在喝的蔬菜汁噴了哥哥滿衣襟,呂旭安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偷偷的望向陳皓月,陳默皺著眉咧嘴,而陳皓月翻了個白眼回了幸災樂禍的靈松蘿一記中指。
        靈松蘿哈哈大笑,朝他們走來,「別這樣大英雄,現在智族人可是聞你們色變,聽到諸位的名號就自己繞路跑了。」
        「閉嘴,不然我要獻醜了。」陳皓月將手放上腰間笛子。
        「別別!算我怕了你。」陳皓月和旁邊伸來的兩隻大手一隻小手將陳皓月摸上笛管的爪子按回去。
        「你再笑啊!今天換你和玉蝶要去攔糧車吧?明天我們就看看他們會給你個什麼名號,絕對土又有力。」陳皓月咬牙切齒的說。
         一語成讖,隔天陳皓月和抱著呂旭康的陳默跟在靈松蘿屁股後面喊了一整天萬樹之王。
        因為靈松蘿就站在那裡動動手指,旁邊的樹就伸出枝條來把運糧的兵抽得團團轉,她腰上掛著的劍甚至沒機會出鞘。
        而白玉蝶呢?她抱著她的箜篌坐在路中間優雅的彈了一曲又一曲,實在是視覺和聽覺的雙重享受。
        有靈松蘿在,沒人進得了看起來柔柔弱弱的白玉蝶的身,但聽完音樂會的士兵們在回到軍營匯報後通通從裡到外凍成個冰雕,太陽一曬就慢慢化了。
        於是白玉蝶得了個名副其實的「凍人雪姬」。
        靈松蘿被後面三人喊的煩不勝煩,回了一句,「至少我是王,而且我本來就是植物的王,總比你們那些血腥的催狂還是拋頭顱好多了。」
        陳皓月正要回嗆,忽然見面前的人晃了一下,趕緊收回話音,一把拉住。
        「你怎麼回事?我們也就說你幾句,不至於吧?」陳皓月兩指搭上靈松蘿的脈,無奈她實在不通醫術,沒摸出個所以然。
       「沒事,可能最近太累了。」靈松蘿甩甩頭,沒心沒肺的一笑。
        「不逗你了,你趕快去找個大夫看看,不要是打架暗傷留了病根,或是你做實驗又吸入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了。」陳皓月道。
        「知道了,我們先去找白玉沙,我晚點再去找大夫。」靈松蘿說。
        「白玉沙那裡我去就可以了。」陳皓月不容質疑地說,「阿默、旭康,你們兩個幫我盯著她去找大夫。」
        「哎不用。」靈松蘿原地開合跳了幾下,「你看,真沒事,我之前找人看過了,就沒看出什麼來,還是正事要緊吧啊!」
        「拖她去看大夫。」陳皓月對陳默命令道。
        於是靈松蘿心不甘情不願的被壓走了。
        陳皓月獨自進了水晶宮,白玉沙獨自等在書房中。
        「靈松蘿呢?怎麼沒一起來?」白玉沙問。
        「她身體不適,被我趕回去休息了。」陳皓月自己到了杯茶坐下,「說吧,什麼事?」
        「我們的探子終於看到天尊王的記憶了。」白玉沙平靜的說。
        「也就是說,知道他們為什麼突然打翠谷和赤焰了?」陳皓月默默的捏緊拳頭。
        「是,你先冷靜。」白玉沙遞給陳皓月一封密信,「這是探子傳回來的原件,你自己看吧,注意力道別捏壞了,松蘿還沒看。」
        那探子的字體端正娟秀,鉅細靡遺的說明天尊國師占卜出的災禍以及他們為了應對災害想出的解決辦法。
        「為了解他們自己的難而殺他族之人嗎?」陳皓月放下信件,語氣聽不出喜怒,「所以現在,那個國師是想用戰爭產生的煞氣誘出凶獸,把牠騙進惡火坑?」
        「恐怕如此。」白玉沙小心翼翼的檢視陳皓月木頭一樣的表情,「凶獸覺醒影響的不只天尊,所有住在大陸上的生靈都會受影響,我跟其他妖王討論過了,先和天尊的國師取得聯係,凶獸這件事情我們可以合作。」
        陳皓月默默喝了一口茶。
        「我覺得此事你和松蘿應該知道,所以才特別找你們。」白玉沙放緩聲音,「這個決定大頭目是同意的,大災當前…」
        「我知道了。」陳皓月打斷白玉沙,低聲說,「大局為重,有什麼事劫難過後再說。」
        白玉沙輕輕嘆了口氣。
        陳皓月將茶杯放回桌上,對白玉沙一揖,轉身離去。
        旁人就見這平常總是沒個正經樣、和藹可親的少頭目一語不發冷冰冰地在水晶宮中疾走而過,莫名有些膽顫。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32-過往IV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34-傀儡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