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加蛋陽春麵34-傀儡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赤焰的太子帶著眾妖王簽署的協議書前去找天尊國師,提出各國已知凶獸之事,想要合作的意願。
        也不知道是怎麼談的,雙方竟是談崩了。
        據說天尊國師極不客氣的掄著她的雙環槍把和談隊伍趕出營帳,要不是陪同的大漠和翠蘿使者拉著,赤焰太子就要和那國師打起來了。
        各族嘩然,無法理解為什麼天尊人不願意一致對付共同敵人,而要繼續這損人不利己的操作。
        消息傳來的時候翠谷少頭目正好人在翠谷,離天尊都城最近,因此自告奮勇去找天尊的皇帝直接談。
        妖族聯盟同意了,當即以秘術將協議書傳至翠谷。
        陳皓月收拾妥當,打算稍作休息,隔天一早再出發。
        這時,她的房門被敲響了。
        「皓月?娘進來了?」大頭目在門外問道。
        陳皓月趕忙過去把房門打開,見大頭目和龍角部落頭目站在門口,腰間的武器竟都還沒卸。
        「爹、娘,怎麼這麼晚了還沒睡?」陳皓月問。
        「你明天一早要去天尊,娘過來叮囑一下。」大頭目拍了拍陳皓月,「好好談,心平氣和的,不要因為翠谷的事受影響,但也不必自降身份,記住,不卑不亢。」
        「嗯,我知道分寸。」陳皓月點頭。
        「如果天尊的皇帝也不答應,你打算怎麼辦?」龍角部落頭目問。
        「嗯…扣起來,威脅他?」陳皓月半開玩笑的說。
        話音剛落,陳皓月就發現燭光下她爹娘的神情不太對了。
        有點木然,有點無神,毫無感情的像個…提線木偶。
        「爹?娘?」陳皓月全身寒毛都豎起來了。
        毫無預警的,她爹娘同時拔刀朝她砍來。
        陳皓月一個下腰滑步險險避過,一把抽出放在床邊的刀,以刀背迎接下一波攻擊。
        「爹!娘!醒醒!是我!皓月!」陳皓月看出來了,有人不知道用什麼時候用什麼方法控制了她爹娘。
        陳皓月的刀術啟蒙就是來自她娘,她爹也常常陪她餵招,因此三人路數可說是一脈相承,一時之間分不出個勝負。
        陳皓月擔心傷及爹娘,又是以一敵二,因此更顯得左支右絀。
        「陳皓星!陳默!」陳皓月一腳蹬向床角,在空中翻了個跟斗,一邊大喊,「去找少祭司!快點!爹娘出事了。」
        一連喊了幾聲,陳皓月聽到隔壁房裡傳出腳步聲,知道二人行動了,因此閉嘴認真對付刀刀殺招的爹娘。
        眼前陡然生變,龍角部落頭目突然挽了個劍花,倒提著劍就朝自己的脖子抹去。
        「爹!」陳皓月不管不顧的一刀打向她爹的麻筋,龍角部落頭目手上的瞬間被打飛。
        陳皓月一不做二不休,一掌打暈自己的親爹。
        然而,她的後背卻出現了破綻。
        冰冷的金屬穿過血肉,擦著骨頭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
        一聲悶哼鎖在喉頭,陳皓月緩緩回頭,見她娘面無表情的握著刺穿她左胸的刀。
        劇痛後知後覺的在胸口炸開,肺似乎被刺破了,呼吸起來熱辣辣的,有點吸不到氣。
        陳皓月抬起開始模糊的視線,看到她娘雖然還是繃著假人般的臉,但眼神裡有一絲掙扎,嘴無聲的蠕動著。
        「快逃!」
        「娘…」拜託!醒過來!您可以的!
        陳默想想不妥,讓皓星單獨去找少祭司,自己折回家裡看看情況。
        一到陳皓月房門口,她就眼睜睜看著她姐姐重重砸向地面的身體,鮮紅的血從陳皓月的左胸河水似的翻湧而出,在木頭地板上蔓延開來。
        而她的養母拎著滴血的刀,茫然的站在一旁。
        陳默迅雷不及掩耳的用劍鞘敲昏大頭目,發著抖去查看陳皓月的傷勢。
        在從窗戶灑進來的月光下,陳皓月一張黑臉血色褪淨,呼吸斷斷續續,手腳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
        「姐!醒醒!」陳默整個人炸毛了,又不敢亂動,只出手快速點了幾個大穴,稍稍減緩失血的速度。
        陳皓月睫毛顫了顫,終究沒力氣睜眼,只是輕輕動了動嘴。
        陳默低下頭,聽到她姐聲音非常低,非常含糊的重複著「爹…娘…捆妖索…」
        陳默聽懂了,立刻找了捆妖索將被打暈的養父養母捆成粽子,拴在床角。
        陳皓星和少祭司回來時都傻眼了。
        「我…這麼嚴重的傷,我沒有把握…」少祭司快哭了,「要是我師父或姐姐還在就好了…」
        這是,門口傳來狗吠,一名外表看起來像中年婦人的女子進來了。
        是被臭狗嚎出來的秦婆婆。
        「好臭狗!」陳默揉了揉黑狗的頭。
        「我看看。」秦婆婆蹲下來查看了一下傷口,又探了探脈,面色稍霽。
        「偏離了要害幾寸,要是直接刺破心臟,那就沒辦法了。」秦婆婆說。
         接著秦婆婆指揮眾人小心的把重傷患挪到床上,然後把著急的兩兔一狗趕出去了,只留少祭司給她打下手。
        被趕到外面的陳默無助又煩躁,於是在庭院裡凶狠的練起刀來,臭狗則是端坐在陳皓月的房門口,緊盯著關上的房門。
        陳皓星把頭抓到快禿了,忽然想起姐姐身負任務的,因此趕緊傳音給妖族聯盟,把事情大概交代了一下,讓妖盟趕緊處理。
        大半夜的,翠谷大頭目夫婦被人操控重傷自己女兒兼妖盟談和使者的消息把大家都炸醒了,最短的時間裡,白玉沙和靈松蘿就以極耗費妖力的傳送陣來到翠谷。
        經過少祭司的鑑定,大頭目夫婦中的是傀儡蠱,中蠱的時間超過一年。
        「那不就是那時候…」陳皓星一拳砸在牆上,「是那個巫族的國師幹的吧?想得真長遠啊!居然留了這麼一手。」
        「談和的事大概沒戲了,竟然在前一天晚上用這種方式暗殺使者。」靈松蘿皺眉,「他們到底圖什麼?」
        「不能再讓他們亂來了。」白玉沙嚴肅的說。
        「對天尊開戰吧?」靈松蘿問。
        「我和其他妖王討論一下,如果其他人都同意,我就讓潛伏在天尊的殺手們動手,直接擒王。」白玉沙邊說邊效率的傳音給各國妖王。

         苗杏離開都城後,蕭瑞發現蕭瑤和媚妃都更黏他了,而且姑嫂兩個似乎還暗暗較著勁。
        蕭瑞有點無奈,轉頭找杜子商量,這杜公公卻什麼也不說,只是一直勸他喝茶,喝到蕭瑞不停跑廁所。
        那茶真的扯了,搞得他晚上頻頻起夜,煩不勝煩。
        是說他最近莫名奇妙常常夢到一些舊事,而且夢得亂七八糟,跳來跳去,就像有人在他腦子裡翻記憶,看一段,不對,跳下一段。
        每次夢到和苗杏有關的事時,他就會被尿憋醒。
        他讓杜子別再給他喝這種茶了,喝得他都要懷疑自己是腎虛。
        杜公公雙手插著他柱子般的腰,堅定且不容質疑的拒絕了,說這是國師交代的,不喝,妖會對他不利。
        但宮裡國師分明設過禁制,除非蕭瑞自己知情且允許,否則妖不弄出點大動靜根本進不來,哪來的妖能對他不利?簡直杞人憂天,過度謹慎。
        媚妃知道這件事之後給他出來個餿主意,讓他含一塊海綿在嘴裡,在杜公公面前喝茶時讓海綿吸收茶水,杜公公離開時再把吸飽了水的海綿吐掉。
        熱心的媚妃不但出餿主意,還十分好心的幫他找來了一塊小海綿。
        蕭瑞一開始覺得這太蠢了,但因為一直跑廁更蠢,所以他試了,沒想到媚妃那臼齒大的海綿吸水力簡直驚人,他做了實驗,可以完美吸收八海碗的茶。
        有了這神器,蕭瑞不再一直跑廁所了,終於能好好睡個覺。
        不過夢仍舊做,他感覺把一輩子在這幾天晚上跳躍式的重新過了一遍。
        這是怎麼回事?初老症狀嗎?
        這天,蕭瑞夢見媚妃進宮的那天,然而,今天的夢不再按照他的記憶走了。
        原本應該由轎子抬進永寧宮的媚妃經過大殿時叫停了轎子,穿著一身鮮紅華服下了轎,遙遙和他相望。
        蕭瑞感到奇怪,走上前去,想看看夢裡的媚妃想做什麼。
        媚妃見到皇帝朝她走來似乎又害羞了,低下頭絞著手指。
        「愛妃不回自己的寢宮,可是有事求朕?」蕭瑞背著手問。
        媚妃整個人震了一下,然後機械式的抬起頭。
        蕭瑞對上媚妃那千嬌百媚的狐狸眼,嚇得倒退三步。
        他對上的,是野獸的豎瞳。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33-戰爭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35-相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