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加蛋陽春麵35-相見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何方妖孽?」蕭瑞悚然喝道。
        「臣妾劉媚。」眼前的妖怪嬌滴滴地答道,「皇上新進的妃子。」
        「不!劉媚是人!你是什麼東西?」蕭瑞不動聲色的又往後退了退,偷偷掃了一眼周圍,發現除了那四個呆若木雞的轎夫,周圍竟一個人都沒有。
        「陛下,您這樣說話真傷人心,怎麼能說臣妾是『東西』呢?」妖怪唉聲嘆氣道,伸出白皙軟嫩的手輕輕沿著蕭瑞的臉頰一路劃到下巴,「人家可是真心愛慕著您的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陛下?陛下?」
        蕭瑞猛的睜開眼,就看見媚妃披著頭髮,穿著睡衣,正一臉擔心的搖著他的肩膀。
        「臥槽!」蕭瑞嚇得往後一仰,直接摔下床去。
        「陛下!」媚妃嚇了一跳,跳下床去要攙起蕭瑞,卻發現對方下意識地躲開了,只好保持一段距離蹲下,小心翼翼的問,「陛下?臣妾劉媚,您還認得嗎?」
        「嗯...」蕭瑞瞳孔持續地震。
        「陛下,您是不是做惡夢了?」媚妃悄悄地往前挪了一點,溫聲問。
        「嗯...對...是了...是夢...」蕭瑞喃喃道,任由媚妃將自己拉起來坐回床邊。
        「能跟臣妾說說陛下夢到什麼了嗎?」媚妃仰著精緻的小臉柔聲問道,「怎麼見到臣妾就嚇成這樣?」
        「朕...朕夢道你變成狐狸了。」蕭瑞心有餘悸的說。
        「哦?是嗎?」媚妃站起來走到蕭瑞面前,聲音有些冷冰,「是這個樣子對嗎?」
        蕭瑞一抬眼,就看到面前穿著白色睡衣的媚妃身後浮起九條毛茸茸的、銀白色的尾巴,一雙狐狸眼的瞳孔慢慢拉長,成為一對豎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靈松蘿和白玉沙推門進來時,呂旭安正在收拾染了血的舊繃帶,聽到開門聲是抬起頭來朝來人比了個噤聲手勢。
        他快速收好藥品和換下來的繃帶,端著出了房間,輕手輕腳的關上房門。
        「怎麼樣了?」靈松蘿問。
        「早上醒來一下下,剛才又睡了。」呂旭安輕聲說,「應該沒事了,龍角頭目畢竟是純正木族,秦婆婆說木族血脈的再生能力強勁,醫治的時候皓月的身體就已經在緩慢的自我修復了。現在既已甦醒,再養個兩三天就能下床活動了。」
        「那倒不錯,咱們木族就是斷了隻手也能慢慢長回來。」靈松蘿道,整個人明顯放鬆下來,白玉沙也默默的拍了拍胸脯。
        「大頭目他們的狀況怎麼樣了?」白玉沙問。
        「目前少祭司給頭目們灌了藥,蠱是壓制住了,對方應該沒辦法再透過蠱術操縱頭目們,但為了永絕後患,還是把蠱取出來比較好,怎麼取少祭司還拉著秦婆婆在研究。」呂旭安嘆了口氣,「也是辛苦那孩子了,趕鴨子上架,本事都還沒學完就要擔大任。」
        「非常時期,沒辦法的事。」白玉沙道,轉頭看了一圈四周,「阿默呢?」
        「阿默帶著臭狗說去參與攻打天尊國師,旭康那小崽子也跟去了,攔都攔不住。」呂旭安說,卻發現面前兩位的臉色都沉了下來。
        「怎麼?兩位不知道嗎?」呂旭安遲疑道,「我以為阿默和兩位說好了才放她去的…」
        「這傢伙…」靈松蘿扶額,「我讓那邊的人多看著她點。」
        「你也別自責了,那傢伙想走你也攔不住。」白玉沙拍拍一臉自責的呂旭安,「反正她那身功夫夠她橫的,吃不了虧。」
        「可她沒帶藥啊!」呂旭安苦著臉道,「她已走了兩日,明天藥效就過了!」
        白玉沙不明所以,較常來翠谷串門子的靈松蘿卻懂了。
        「嘖,這是個問題。」靈松蘿皺眉道,「不要讓阿默的缺陷被更多人知道,我親自跑一趟吧,我帶藥過去。」
        「你直接過去太突兀,以送糧草的名義過去吧,只是阿默得多撐兩天。」白玉沙說。
        「就這樣吧,我相信那崽子能顧好自己。」靈松蘿嘆氣。

        陳默到赤焰的軍營時受到熱烈歡迎,將士們都知道翠谷和天尊的大仇,也都聽過陳默戰場上的凶名,因此紛紛拿著酒來敬她。
        陳默沒喝過酒,呆呆的一口灌了,正當將士們要喝采小庫巴豪爽時,這小姑娘一撇頭噴了,狂咳起來。
        赤焰太子大笑著拍拍陳默的背,遞給她一碗清水,笑道,「第一次喝酒啊?沒事,慢慢練。」
        當晚,赤焰太子給陳默撥了一隊人馬,讓她參與晚上的突襲行動。
        黃昏的時候陳默就覺得看不了那麼遠,聽得不是那麼清晰了,這迷糊的傢伙才想起來忘記帶藥出來,隨後又想反正就算藥帶了她也不會煎,平常都是她姐或養父在弄,她只會炸廚房,於是就豁達的放下這件事了。
        就算她今天瞎了聾了也不是好欺負的。
        聽力還好,至少還有智族人的水準,戰場上應該夠用,比較麻煩的是視力。
        等天色暗下來,東西除非出現在她鼻子前,否則她是看不到了。
        因此這次陳默沒帶上呂旭康,任憑小崽子怎麼撒驕耍賴都沒用。
        等陳默帶兵埋伏好後,軍營裡一隻狗和一個小孩子鬼鬼祟祟的溜出營地。
        臭狗被呂旭康折騰的沒辦法,只好馱著這小孩偷偷摸到戰場邊偷看。
        陳默帶領的突襲部隊已經和天尊的修士鬥在一處了,這次他們打的不再是能夠無懸念碾壓的普通天尊士兵,而是修士和有巫族血統的神侍。
        陳默一個人打五個,打得熱火朝天。
        「臭狗,我們去幫默姐姐。」呂旭康拍拍臭狗的脖子說。
        黑色大狗扭過頭盯著背上的孩子,眼裡是拒絕的。
        「幹嘛?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但能化形,還殺過人了!」呂旭康挺起胸膛說。
        大狗揚起一邊眉毛,一臉鄙視。
        本汪都比你大呢小屁孩。
        「少瞧不起我。」呂旭康跳下狗背,將小弩在左臂上裝好,從綁腿上抽出一支匕首,邁著小短腿往戰場走去。
        臭狗煩躁的刨了刨腳下的泥地,無可奈何的沖上去叼住孩子的後領,把他甩回背上,帶著孩子衝進戰場。
        臭狗速度極快,貼著地在人腳縫間鑽,硬是沒驚動任何人,順利的來到陳默旁。
        陳默打著打著就發現圍攻她的五個修士忽然傷了腳摔到地上,掙扎幾下就沒動靜了。
        毒蛇嗎?陳默納悶,認真感知了一秒,出手朝殺氣最重的方向刺去。
        「默姐姐!」
        「汪!」
        呂旭康和臭狗嚇了個半死,同時叫出來。
        鋒利的劍尖堪堪停在呂旭康的脖子前,只要再往前一公分,那滑嫩的小脖子就要變成兩瓣了。
        「呂旭康?臭狗?」陳默皺著眉微微偏頭,頭頂的耳朵抽了抽,轉向他們的方向。
        臭狗人立起來,兩隻前爪搭在陳默身上,用舌頭去舔她的手。
        「默姐姐?」呂旭康注意到陳默墨綠色的眼睛雖然是看向他們方向,然而瞳孔放的極大,像是沒有對焦。
        陳默把臭狗從身上撥下去,朝臭狗屁股上打了一下,「讓你幫忙看著他你把他帶來這裡?」
        臭狗十分委屈的望向小主人。
        陳默這一下是打在臭狗屁股上,但是太偏後了,有一半打在尾巴上。
        「默姐姐?你眼睛怎麼了?」呂旭康握緊手中匕首,「誰傷你了?我幫你打回去!」
        「沒事,老毛病。」陳默說,伸手去揪呂旭康的耳朵,「讓你乖乖在營裡等我,為什麼不聽?」
        「痛痛痛痛,姐姐你先放手啊!」陳默一個沒抓準,揪的是呂旭康的鬢角,「我想幫你忙嘛!放手啦!」
        陳默放開手,叨念一句,「小兔崽子淨添亂。」
        「默姐姐,我不添亂,我當你的眼睛,讓我幫你!」呂旭康抓著陳默的衣角說。
        「不必,你顧好你自己就行。」陳默一個迴旋踢精準踹飛一名神侍,「跟著臭狗,兩個不要分開。」
        臭狗伏低身子讓呂旭康騎回牠背上,齜著滿口尖牙,喉嚨發出低低的威脅聲,載著陰間小鬼橫衝直撞,大開殺戒。
        陳默如同鬼魅般在修士間穿梭,在她掀飛第二十一顆腦袋時,一柄雙環槍擋住她的去路。
        陳默瞇起眼,勉強藉著月光的反射看到自己面前是個臉上糊了半面銀白色的東西的人。
        一個清冷的女聲響起。
        「終於見面了,久仰大名,拋顱魅影。」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34-傀儡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36-計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