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36-計畫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陳默雖然看不清眼前人,但她的第六感告訴她這個人很危險,因此她沒有像平常一樣二話不說先打為敬,而是謹惕的往後退了一小步。
        「你是誰?」陳默橫劍在前,沉聲問道。
        「區區不才姓苗名杏,目前任天尊國國師之職,兼任神巫司大祭司。」女聲冷冷地回答。
        「是你?」陳默周身的妖氣瞬間強橫起來,「妖盟誠心誠意要和你們合作,就是無故被你們攻打的赤焰還有我們翠谷都願意暫時放下仇恨與你們一致抗敵,可你們...為什麼還要傷我爹娘、傷我姐姐?」
        苗杏頓了一下,輕輕開口,「犧牲二十萬外族人,救一百萬自己的百姓,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選?」
        陳默愣了一下,張了張嘴。
        苗杏抬起眼眸直視陳默綠的發亮的雙眼,「你回去問問你姐,她會怎麼選,如果你能活著回去的話。」
        雙環槍忽然動了,詭異的是那麼大一把槍居然沒有帶動多少氣流,那槍都快戳到陳默的額頭了,陳默才猛然下腰躲開,順勢一個後翻,一腳飛起將那槍踢飛,直直釘上後面的大樹,樹葉嘩啦啦的落了一地。
        苗杏單手結印,手腕輕輕一轉,雙環槍像被什麼東西往後一扯,飛出樹幹,在半空中打了個旋,無聲無息的直取陳默後腦勺。
        陳默慢半拍的往旁一躲,被雙環邊的利刃劃破了臉頰,妖力在武器接觸皮肉的瞬間如潰堤大壩傾瀉而出。
        第一次切身體會到那種金屬對妖的威脅,陳默一陣後怕,決定以攻為守搶得先機,在那槍飛回來之前提起手中的劍直取苗杏。
        那女人臉上的白銀面具幫了大忙,讓陳默能在微弱的月光下確定目標位置,因此儘管苗杏行動起來和她的槍一樣無聲無息,陳默也能一劍劍精準的刺向她的腦袋。
        「我原本以為你眼睛有問題,但我現在又不是很確定了。」兩人兵器相擊後各自往後退了幾步,苗杏頗為玩味道,手朝旁邊比了個手勢,「招招攻人腦袋,嘖,拋顱魅影?果然名不虛傳。」
        陳默閉嘴不語,她注意到那女人似乎做了個什麼動作,奈何她看不清楚,只好繼續一臉高深莫測,提劍再戰。
        前面的人舉槍擋過一擊,巧妙的退了幾步,封住陳默的退路,手中槍一轉,用其中一環卡住陳默的劍。
        另一側,另外一把雙環槍刺來。
        這槍動靜比苗杏的稍大,陳默比較早察覺,情急之下棄了劍,縱身一跳輕輕點在槍頭上,轉身丟出幾片拇指大的刀片,直取槍攻來的位置。
        苗杏輕輕彎了彎嘴角。
        後面攻擊的是苗亮的槍,但苗亮本人站在苗杏身後。
        那是巫族的隔空馭物術。
        很快陳默就發現自己被包圍了,四面八分傳來金屬的敲擊聲,武器刮出來的氣流到處都是,但只要一兩個是真正以她為目標的。
        陳默狼狽的躲過兩把劍,左臂也掛了彩,卻沒發現有支錐子直奔她後心。
        這時,陳默頭上的髮飾動了。
        那是一隻寶藍色的蜥蜴,牠蜷在陳默的髮冠上,假裝自己是個亮晶晶的飾品。
        蜥蜴越接近地面變得越大,一甩尾巴將差點射穿陳默的錐子打偏,下一秒,以陳默為中心,燃起熊熊烈火。
        大火中央傳來一首陶笛演奏的曲子,在此之前,沒有人知道這種樂器還能吹出這樣充滿邪氣和殺氣的曲調。
        無數藤蔓如飛蛾撲火湧進,死死綁住天尊修士的腳。
        一柄劍被藤蔓捲起,拋入大火正中央。
        淒慘的嚎叫和哭喊漸趨微弱,烤肉的香味逐漸轉成濃烈的焦臭,火也慢慢轉小。
        林子裡安靜下來,剩下餘火的劈啪聲,其他修為較高的天尊人用瞬移術逃走了。
        陳默用條帕子遮住了口鼻,正慢條斯理的盤腿坐在地上擦她的劍,她身邊多了個渾身肌肉爆炸的男人,皮膚黝黑,穿著一件藍色的背心、黑色燈籠褲和一雙翹的高高的肩頭靴,背心和褲子的腰帶上縫著大量的珠寶亮片,整個人在火光中亮的瞎眼。
        就是…魁武倒三角身軀的脖子上,安了個秀氣的像女人的臉。
        儘管不是第一次看了,陳默還是很不習慣,總覺得對方的頭是假的。
        他就是剛才躲在陳默頭上的那隻蜥蜴。
        「小庫巴,你這招太妙了!一次滅了他們四分之一的人馬,還都是有修為的,哈哈哈!」女臉猛男笑著做到陳默身邊,解下腰間的酒囊灌了一口,順手遞給身邊的陳默,「你演技不錯啊!我都以為你是真的晚上看不到了。」
        「不了,謝謝。」陳默擦完劍身,沾了點水,開始仔細擦拭有點燻黑的劍柄,頭也不抬的問,「沒有誤傷自己人吧?」
        一個士兵跑進來立正站好,「報告將軍、庫巴,只有一名木族小兵來不及撤離輕微灼傷,已經由鮫人醫生處理過了。」
        「我家的兔子跟狗呢?」陳默問。
        「默姐姐!」
        說人人到,一人一狗一路狂奔而來,一頭紮進陳默的懷裡。
        陳默擔心手上的劍傷了來人,嚇得將劍哐噹一聲扔了。
        「怎麼突然就燒起來了?嚇死我了!」呂旭康抬起臉檢查一圈,很快就看到陳默臉上的血痕和手臂上的傷。
        「是誰傷你了?我去幫你打回來!」呂旭康憤怒的大叫。
        「沒事,這明天就好的疤都沒有了,你別給我添亂。」陳默警告道。
         旁邊傳來中氣十足的大笑,「哈哈哈哈哈,你這娃兒不錯,誰家的?」
        「默姐姐家的。」呂旭康這才注意到旁邊這人,警戒道,「你是誰?」
        「這是我姐夫的弟弟,呂旭康。」陳默撿回她可憐的劍,將它收回鞘中掛回腰間,「旭康,這是赤焰的紀將軍,不能沒禮貌。」
        「姐夫?」只有臉秀氣的紀將軍奇怪道,「不曾聽聞翠谷少頭目已婚啊?」
        「遲早的事。」陳默說。
        「啊…喔哈哈哈,,那紀某提早恭喜你們二位的哥哥姐姐了。」紀將軍像是知道了什麼大事,一臉邪魅的笑得合不攏嘴。
        「八卦。」陳默翻了個白眼。
        「你姐是誰?單身主義頭號推崇者!當初她大言不慚的說她腦子被門夾了才會去找男人的時候你也在呢!」紀將軍樂呵呵道,「婚禮當天我一定要代表兄弟們去好好嘲笑她一番。」
        陳默想起那時陳皓月為了訓練她和陌生人互動,帶她和翠谷的隊伍到翠蘿參加妖族十年一度的擂臺競技,那是一個開幕晚宴,陳皓月帶著陳默打了一圈招呼後,就放任陳默自己端著餐盤蹲在柱子旁靜靜的吃,而她一轉身就熟門熟路的跟各族的選手打成一片了。
        她還記得,她姐那時放話,誰要是敢肖想她,就要用翠蘿禁區黯林裡的食人花來當做聘禮,否則絕不成親。
        黯林是翠谷的無人區,充滿連妖都怕的毒蟲猛獸,以及各種傳說中的兇惡生物,食人花就是其中一種傳說中的恐怖植物,據說它有著巨大的橘紅色花朵,會運用藤蔓移動,抓取動物食用,兇猛的不得了。
        呂旭康不知道厲害,只是暗暗記下,想著要回去告訴哥哥。  
        陳默則擔心起人在翠谷的陳皓月,她現在還好嗎?
        「報告將軍、庫巴,沒有發現苗杏和苗亮的屍體。」一個小兵過來報告。
        「知道了,你們繼續吧。」紀將軍點頭道。
        陳默捏緊了拳頭,心中暗恨。
        可惡,讓她給逃了。

        「明天,我們就出赤焰國境了。」營地理,苗杏對著僅存的修士和神侍們說,「各位都是為了智族挺身而出的義士,接下來在冰心和大漠的邊境會受到更強力的抵抗,隨著煞氣增加,凶獸也隨時會出現,在此,苗杏先代天尊的百姓,謝過各位救命之恩。」
        說完,右手貼於左胸,低下頭,深深鞠躬。
        嘩啦啦一片,所有人長揖回禮。
        吉嬸偷偷透過營帳的裂縫看向外面的景象,手裡緊緊握著一根有些發黃的白色簪子。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35-相見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37-怪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