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37-怪異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媚妃久違的對外宣稱病了,關上宮門誰都不讓近。
        蕭瑞再次回到工作狂狀態,但是他現在更喜歡獨處,連杜子和蕭瑤都不見,七天一次的兄妹聚會也沒了。
        先前他和媚妃走得近杜子和蕭瑤緊張,現在他誰都不近杜子和蕭瑤更緊張了。
        「杜子哥,怎麼辦?阿杏姐姐不在,是不是有妖物進來了?」蕭瑤攪著自己的衣角,「那天我去御花園找哥的時候,他看我的眼神,特別冷,特別可怕,當初他看叔叔都沒這樣…」
        「他不只躲我們,他和誰都保持距離。」杜公公用手指一下一下的順著手裡拂塵的那把白毛,「總覺得陛下在瞞我們什麼事。」
        「那個防邪物的茶呢?你還有給他喝嗎?」蕭瑤問。
        「有啊!照三餐喝。」杜公公煩躁的扯下一小搓毛,隨手扔了,「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瑤兒,杜子,這麼晚了你們在這裡做什麼?」黑暗中傳來低沉的聲音。
        兩人同時僵住,慢慢回頭,就見皇帝身後跟了一大隊禁軍,出現在這宮廷的角落。
        「這…這不是我太無聊了嘛!」蕭瑤堆起笑臉,扯了扯蕭瑞的袖子,「哥你最近不讓宮人隨意出入,我就沒有新話本看了啊!所以只好偷偷找杜子哥,看他有沒有辦法…嘿嘿。」
        「最近不太平,宮裡也不安全,你以後別出來亂跑了。」蕭瑞拍拍蕭瑤的肩膀,吩咐禁軍,「送公主回蕙蘭宮,沒有我的允許,所有人不許隨意出入。」
        蕭瑤一驚,這是要關她禁閉!她哥向來是寵她都來不及,怎麼會突然關她禁閉?
        正要開口爭辯,蕭瑤注意到杜公公幅度極小的衝她搖了搖頭,握著拂塵的手指點了兩下,有意無意的指向蕭瑞的腳。
        皇帝沒注意到這些直接轉身離開,「杜子,你跟我過來。」
        杜公公留下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匆匆跟上離去。
        蕭瑤面上鎮靜,在禁軍的護送,或者說監視下,回到她的蕙蘭宮,內心卻已經嚇得方寸大亂,以至於一回到房間關上門,就直接腿軟坐倒在地。
        「公主!您怎麼了?」蕭瑤的貼身侍婢嚇了一跳,趕緊過來攙扶。
        「那不是我哥…」蕭瑤發抖著喃喃自語,「我哥天生長短腳,走路向來是跛的…那是誰?那不是我哥…」

        「大人,都城來了人,請您出去接旨。」
        「知道了。」苗杏放下手上的地圖,走至帳外,一個面生的小太監捧著一卷黃澄澄的卷軸站在外面。
        「國師接旨。」小太監尖聲說道。
        四周跪了一地,苗杏右手貼胸,微微欠身。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事態有變,都城危急,苗卿暫放手邊任務,回國見駕,欽此。」小太監朗聲念完,合起手中卷軸,「國師,接旨吧,陛下還等著奴才將您帶回去呢。」
        「臣,苗杏,拒絕接旨。」苗杏挺直了腰,一伸手接住從帳裡飛來的雙環槍,將槍頭架上小太監的脖子。
        「國師!您要抗旨不成?」小太監尖聲叫道。
        「倒是個有膽識的東西。」苗杏冷笑,「竟敢假傳聖旨?是誰派你來的?」
        「奴才可沒那狗膽假冒陛下旨意,倒是國師你這是何意?」小太監揚起下巴怒道。
        「本司這次行動已和陛下商量妥當,陛下知道厲害,不可能中途命本司回國。」苗杏回道,微壓槍桿,小太監潔白細嫩的脖頸冒出幾顆鮮紅的血珠子。
        「都城出事了,情況緊急,不方便讓太多人知曉,就是奴才也不是很清楚。」小太監絲毫不慌張,眼神堅定的看著苗杏,「杜公公已經沒了,陛下身邊無人,還望國師莫要在此時疑神疑鬼了,盡快回國救駕要緊。」
        苗杏沒有放下槍,抬起另一隻手,小太監手上捧著的聖旨變到了苗杏手上。
        簡單檢查過後,苗杏確定這是一份真正的聖旨,確實不是造假,但有股說不上來的不和諧。
        苗杏放下槍,用眼神示意旁人遞條手帕個太監止血,放緩神色道,「對不起了這位公公,妖人狡詐,本司不得不多點心眼,剛才冒犯了,我先給公公收拾一個營帳吧?」
        「不必了,請國師現在就和奴才回去吧?」小太監道。
        「軍中還有軍務需要交接,本司也不能說走就走,公公不如先休息一晚,待本司交代好任務,再和公公趕路回去,想來也不會耽誤多少時間。」苗杏說。
        那小太監一臉不太情願,但又找不到反對的理由,只好同意了。
        苗杏回到帳內,反覆檢查那份聖旨,苗亮在旁奇怪道,「師父,這聖旨,有什麼問題嗎?」
        「是沒有問題…」苗杏仔仔細細檢查了每一個角落,印璽是對的,用的印泥也是皇帝專用的;字跡沒有問題,是蕭瑞親筆;紙只有一層,沒有藏密旨…
        苗亮跟著湊近了看,忽然咦了一聲。
        「亮兒?你發現什麼了?」苗杏問道。
        「師父,您能寫個字嗎?隨便一個字。」苗亮眼睛亮晶晶的。
        苗杏不明所以,但仍拿了一張紙來,在上面寫下一個「巫」字。
        苗亮伸出左手,用同一枝筆,在旁邊寫下一個一模一樣的巫。
        苗亮從小就崇拜她師父,因此儘管苗杏的字只算清秀端正,算不上書法大家,苗亮還是已師父的字為字帖,練出一手和苗杏幾乎一模一樣的字,連蕭瑞和杜子都分不出來。
        不過有一點不一樣,苗杏天生是左撇子,而苗亮是右撇子。
        「師父你看。」苗亮吹乾墨跡,指著那兩個巫字說,「這兩個字雖然乍看之下力度、結構、書寫習慣都一樣,但一個是左手寫成,一個是右手寫成,施力的方向不一樣,仔細檢查墨的濃淡還是可以看出差別的。」
        苗杏仔細觀察了那兩個巫字,發現濃淡上的確是有非常細微的差別。
        「你是說…」苗杏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翻出一張先前蕭瑞送來的密信,仔細和那張聖旨比對。
        「果然不一樣!」苗杏驚訝道,「亮兒,你立了大功了!」
        蕭瑞是右撇子,無法雙手並用,而那張聖旨,分明是左手寫成。
        「悄悄叫人來,我們去把那小太監圍了。」,苗杏冷笑著對苗亮說。
        修士們集結的很快,沒多久都城來使的營帳就被靜悄悄的包圍了。
        「公公,本司進來了。」苗杏掀起門簾走進營帳,那小太監只穿了件中衣,似乎準備就寢了。
        「大人您怎麼這時候來了也不先著人通報一聲。」小太監一揖,口上埋怨道,「讓大人見著奴才衣衫不整,實在罪該萬死。」
        「呵!你的確罪該萬死。」苗杏眼神一冷,一槍刺出。
        外面的修士們也動了,他們啟動了一個陣,帳篷內的人將無法離開帳篷,也無法和外面聯繫。
        「大人,您這是幹什麼?」小太監翻身躲過,沉下臉質問,跟著他的兩個隨從也舉起了手中的劍。
        「本司要逮捕假傳聖旨的現行犯。」苗杏喝道。
        「又提這樁,苗大人,莫非你是要謀反?」小太監揚升道。
        「現在的太監武功都這麼高了?」苗杏牛頭不對馬嘴的回了一句,手上不停,一個人打三個打得乒乓作響。
        苗杏不只出槍,還放出幾隻手掌大的毒蟲,像五彩斑斕的飛天蟑螂,渾身上下都是毒素,普通智族碰一下就燒一天,碰兩下暈一個月,碰三下直接喪命。
        很快毒蟲就站了上風。
        「別讓著她了!再裝下去我們就要掛了!」其中一個隨從對小太監喊道。
        「好,不裝了!」小太監說。
        兩個隨從如獲大赦,下一秒三人同時伸手在額頭上抓了一下,手中多了張符紙,然後一個小太監兩個隨從變成一個年輕女子和兩名青年。
        這三個人有一雙青綠色的眼珠和一頭深綠秀髮,小小的營帳內瞬間妖力爆棚。
        局勢稍微平反,那兩名青年不再四處亂竄躲毒蟲,少女得以專心應付苗杏。
        「木族的?你們來瞎湊什麼熱鬧?」苗杏問,手上攻擊不停。
        「翠蘿冰心向來友好,更何況有人在我大姐的邊境搗亂,身為妹妹幫她分憂也沒什麼不對。」女子一劍十分詭異的一鑽,卡住槍上的雙環,一個借力將苗杏繳了械。
        「原來是翠蘿太子,失敬。」苗杏從懷裡掏出一條火鞭,「這是前幾天從一個火蜥小兵的屍體上找到的,就用來迎接殿下吧!」
        鞭子瞬間燃燒起來,對這撲面而來的火鞭,靈松蘿先是詫異,凌空一躍躲過,然後似乎想通了什麼,整個人憤怒了。
        「你活剜了他的妖丹?」靈松蘿質問道。
        「是。」苗杏冷冷的聲音在火鞭後響起,「原本是為了冰心的那些鶴準備的,沒想到今天先用在幾棵樹身上了。」
        「你去死吧!」靈松蘿怒極,用劍一勾雙環槍,在空中甩了一圈,砸向苗杏的腦袋,另一隻手在背後捏了個訣,通知外面的埋伏進攻。
        嘖嘖,跟那隻小兔子一樣,專門打人頭。
        苗杏鄙視了一下這些喜歡爆頭的妖,閃身躲過,伸手扯回自己的武器,一手持槍一手執鞭耍得無比順溜還不會纏到自己,一副看破靈松蘿的樣子,「別試了,我下了結界,外面收不到你的暗號的。」
        「結界罷了,破了不就好了。」靈松蘿歪著嘴笑道,順手將朝她飛來的毒蟲戳成個烤串。
        「尼瑪看準了再仍好不好?你們想弒主嗎?」靈松蘿反手將穿著毒蟲的劍插到地上,轉頭朝將毒蟲當棒球敲的那兩個士兵罵道。
        下一秒,整個營帳劇烈震動起來。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36-計畫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38-算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