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加蛋陽春麵38-算帳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營帳搖晃起來的當下苗杏是驚嚇的,她瞇起眼盯著維持半跪姿態的靈松蘿,內心重新計算對方的實力。
        居然一劍打破她的結界?這人不容小覷,得更加小心。
        殊不知對面一臉理所當然我就是這麼屌的靈松蘿內心也是驚濤駭浪。
        我靠什麼東西我都還沒使勁呢陣就破了?
        管他呢,機不可失,趁著結界消失,靈松蘿迅速發出一個指令。
        苗杏看著另外兩名木族士兵忽然以最快的速度封住聽覺,下一秒,尖銳的笛聲在耳邊炸了開來。
        靈松蘿舉著一支通體雪白的白玉笛子,一長串的高音像是不會斷氣似的停都不停一下,手指輕巧的在笛身上翻飛,快的只剩殘影,偶爾還要來個花舌炫技。
        如果不是會造成實質傷害,其實算的上聽覺盛宴。
        幾隻毒蟲當場暴斃,苗杏也覺得體內氣血翻騰,竟有走火入魔的跡象,哇的吐了一口血。
        營帳不知是被震垮的還是被笛聲掀飛的,抑或是兩者都有,布料和支架散了一地。
         三個木族人十分優雅的衝破營帳的天窗,那靈松蘿更是直接立於天尊的旗桿上,俯瞰著整個營地。
        出來了才發現剛才不是結界破了才導致營帳震動倒塌,而是整個營地在震動。
        靈松蘿帶來的妖盟軍隊還藏在暗處待命沒有露臉,圍著他們的是一群驚慌失措的智族人,但這些智族人的注意力不在他們身上,而在旁邊的一塊地上。
        那裡的土地變得和柔軟的布一樣,就像當初在鶴族祖先封印凶獸的地底怪貓出現的牆壁。
        接著,有幾個人掀開布輕盈的跳出來了。
        為首的是一個長著一張神仙搬不食人間煙火的臉的女子,她一身華麗而飄逸的黑衣,看起來既妖豔又莊重,甚至還有些神聖。
        跟在她後面的是一名魚臉黑衣男,和一個智族少年。
        「仙仙?」靈松蘿有些不太確定的唸出這個名字。
        是仙仙的臉沒錯,但整個人的氣質都不一樣了。
        「陳維姑娘?」黑衣女也注意到她了,仰著臉問,「你怎麼也在這裡?你又不是鳥,在上面幹什麼?」
        靈松蘿跳下旗桿,瀟灑落地,「我其實不叫陳維,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翠蘿太子靈松蘿,今天來這裡是來找天尊人算帳的。」
        「我也不叫仙仙,我找回記憶了,我叫鳴姬。」黑衣女嫣然一笑,指著狼狽的從塌掉的帳篷下鑽出來的苗杏和忙著把苗杏拉出來的苗亮說,「我也是來找他們算帳的。」
        苗杏看到鳴姬,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想明白了什麼,皺起眉沉聲問道,「是你?你怎麼出來了?」
        鳴姬甜甜的笑得更燦爛了,「啊…就是你了,妄想封印本尊,真是自信啊!」
        圓溜溜的眼珠子一轉,看向旁邊的苗亮,「小姑娘,把我家汪洋綁起來的就是你了吧?」
        「仙…鳴姬姑娘,咱們都跟他們有仇,如此算來是盟友了,我帶了些人來,都藏在旁邊,讓他們先控制這裡吧,你…我想辦法幫你抽離體內的煞氣,好不好?」靈松蘿插嘴問。
        「看來你知道我是誰。」鳴姬臉上的笑容瞬間收的乾乾淨淨,「那你應該知道,我之所以還能活著,是因為這些煞氣,你抽離我體內的煞氣,不就是要我的命嗎?」
        「我不知道抽離煞氣會要你的命。」靈松蘿解釋道,繼續勸說,「這樣的確稍微麻煩一點,但也不一定完全沒辦法同時抽離煞氣又保住命對吧?」
        「你為什麼想把我的煞氣抽出來?」鳴姬眼睛危險的眯起來。
        「你這煞氣含有詛咒,會給這塊大陸帶來旱災,為了我的族人,我的朋友,我都希望能試一試,況且,你難道不希望自己是個不帶詛咒,能輕鬆快樂的活著的人嗎?」靈松蘿誠懇的說。
        「我這身煞氣,這些詛咒,全是拜智族所賜,他們自食惡果全是活該。」鳴姬冷冷道,「念在你之前對我態度友善,還幫我照顧了汪洋,我可以保你們木族的生活地不受詛咒影響,至於你的朋友,指的是當初你身邊的陳黑姑娘吧?我也能保兔族生活地無恙,當初我尚未覺醒時就能保住一個漁村,現在保住兩族領土也不是什麼難事,原本該由你們承擔的災難就由智族這個始作俑者受了吧!」
        「不,我的朋友很多,我結拜的大姐是冰心國的鶴族,赤焰國的幾隻火蜥和我有些交情,大漠國的蠍子裡也有和我談得來的故交,華燦國的那些石頭雖然和我較無交集,但舍弟卻和他們的三王子是莫逆之交,我也不能不管。」靈松蘿掰著手指數著,「至於天尊的確和我們有不小的嫌隙,但他們的百姓卻是無辜的,他們的祖先、領導者做了什麼,完全不是普通百姓可帶著魔力以改變的,實在不應該波及他們。」
        「鶴族我不能放過,當初徹底斷我魔筋,分離我記憶、能力和肉體,把我封進棺材裡的正是鶴族人。」鳴姬咬牙道,伸手攬過汪洋,「這孩子,兩輩子都是純種的智族,結果呢?上輩子他因為智族修士家破人亡,最後死於智族人之手,這輩子他被同村的人推出來當活牲,差一點又命喪於同族,你說,這樣的種族,有什麼值得你同情的?」
        「冤有頭,債有主,誰得罪你了你找誰算帳,不應該遷怒於整個種族。」靈松蘿搖搖頭道,「你之前不是說過漁村裡的人都對你很好嗎?還有收養你的那位婦人,他們也都是智族人啊!可見智族也不全是壞人,可旱災一次會死多少人?又會有多少善良的人因此喪命?」
       「可惜,我平生所見的智族人,除了那村漁夫漁婦還有這孩子,再沒有誰是純粹的對我抱有善意了。」鳴姬仰頭輕嘆,「靈姑娘,本尊勸你現在帶著你的人回到你們的生活地,你要是願意,可以把你大姐也接過去,不要再摻和此事,本尊保你們生活如常。」
        「若我執意要管呢?」靈松蘿問。
        「如果你選擇和你的祖先一樣藐視正義,那本尊只能一視同仁。」鳴姬森然道。
        「可惜了,我本來挺喜歡你的。」鳴姬嘖道,身上猛然爆出澎湃的,摻雜著煞氣的魔力。
        這些席捲而來的魔力含著強大的殺意,所有人下意識的運功抵抗,靈松蘿離得近,一早看出對方的實力,大部分自己帶來的兵是擋不住的,因此當機立斷以掌擊地,地面迅速的長出一大圈粗壯挺拔的大樹,而幾乎在瞬間,這些大樹被炸成一塊塊四處亂飛的木塊,木屑在空中如雪花般飄蕩,緩緩降落,鋪了滿地。
        靈松蘿只覺得全身燒了起來,疼得要命,臉上和指甲浮現出青綠色的圖騰,口鼻鮮血不受控制的滴滴答答流個不停,竟是一下子站不起來。
        那些綠色圖騰只有在木族人身受重傷或是放大招的時候才會顯現出來,照射陽光後可以加速木族人的恢復速度。
        鳴姬走到靈松蘿面前蹲下,抬起她的下巴,用手帕輕輕擦掉她臉上的血,一臉惋惜,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輕聲說道,「你是個好人,我本不想殺你的,以你現在的身體也對抗不了我了,回去好好養著吧,興許還能活個一年半載。」
        說罷,鳴姬站起身,朗聲道,「本尊今日看在翠蘿太子的面子讓你們多活幾日,七日後,你們會得到你們應得的報應。」
        然後,鳴姬十分霸氣的一轉身,領著文鰩和汪洋跳進布一樣的地裡,消失了。

        靈松蘿在營地裡瞎晃,手上正把玩著一個木偶,忽然感覺身後有勁風襲來,側身一讓,將木偶塞進腰包,順手拔出劍來和來人鬥起來。
        來人的刀又快又猛,帶起鋼風陣陣,刮得人生疼,靈松蘿的長劍貼著風刁鑽的一挑,打歪對方的刀,那刀在斜飛出去的過程中又被硬生生拽回來,直接朝靈松蘿的腰削去。
        靈松蘿在空中把自己凹成一個詭異的弧度躲過刀勢,落地時一個踉蹌險些沒站穩,脖子直接貼上冷冰冰的金屬。
        「你怎麼回事?竟打不過一個重傷初癒的?」陳皓月將刀在手裡轉了一圈,鏘一聲插回後腰。
        「之前受了點內傷,還沒好全。」靈松蘿嘿嘿一笑,將不受控制顫抖著的手背到背後,「你又是怎麼回事?傷患不在家養傷,跑這裡來做什麼?」
        「現在你才是傷患吧?我早就沒事了,當初我聽說你來給阿默送藥時就想跟來了,可呂旭安說什麼都不讓。」陳皓月攬著靈松蘿縱身一躍跳到一棵樹上,「這會兒聽到凶獸出現了,還和你們打起來了,我就坐不住了,給他留了紙條偷偷跑過來。」
        「你這次非氣死他不可。」靈松蘿笑道,「那翠谷的事呢?你拍拍屁股跑了,誰處理?」
        「不是還有皓星嗎?我離開前都跟他交代好了。」陳皓月十分愜意的雙手枕頭靠著樹幹,「而且秦婆婆和少祭司也已經開始給我爹娘拔蠱,過兩天也該恢復正常,我不怎麼擔心。」
        「對了,皓星讓我給你這個。」陳皓月從懷裡拿出一封書信,「神神秘秘的也不讓我看,這是什麼啊?」
        「沒什麼,他大概只是看你傷剛好,不想讓你多費心。」靈松蘿說,也不拆開,直接收起來。
        陳皓月懷疑的瞅了瞅靈松蘿,忽然想通了什麼,誇張的叫起來,「哦?」
        「幹嘛?」靈松蘿看著朋友的臉色,感覺對方下一句就不是好話。
        「你你你…你不會看上我弟了吧?」陳皓月瞪大了眼指著靈松蘿,「那不會是情書吧?」
        靈松蘿不可思議的瞪著陳皓月。
        「啊?真的是情書啊?」陳皓月湊近靈松蘿,放低音量問,「這樣你以後算我二姐還是弟媳啊?」
        「靠腰咧!你腦子裡都裝什麼啊?」靈松蘿忍無可忍,「我就是跟你弟請教一下武器設計的問題,那些機械和你說了你也不懂,他當然懶得跟你講。」
        「喔…」陳皓月一臉可惜的說,「是沒錯啦,可惡我還以為有姦情…」
        靈松蘿翻了個白眼,忽然瞄到樹下多了個人影,瞬間樂了,「唉唉,你男朋友來了,嘖嘖,看這臉色,哄不好了啊!」
        陳皓月維持著雙手枕頭的姿勢,掀了掀眼皮朝底下看了一眼,「什麼男朋友?你別亂說,我可是單身主義推崇者。還有,我為什麼要哄他?」
        「你別嘴硬。」靈松蘿揶揄道,「我看呂旭安挺好的,不要錯過了。」
        「你還懂得教訓人。」陳皓月反擊道,「那你呢?我來這裡短短幾個小時,聽了一耳朵你的八卦啊!」
        靈松蘿瞬間面呈菜色,「唉那事兒啊?別提了。」
        陳皓月:「不要錯過了。」
        靈松蘿嘆氣,無奈道,「不要聽那些人胡說八道,我跟你說,事情是這樣的…」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37-怪異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39-誰的錯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