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40-山腳下I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玄幻
        「姐姐?姐姐?」白玉沙睜開眼,發現自己回到了鶴族祠堂,她坐在蒲團上,趴在桌面睡著了。
        白玉蝶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姐姐?累了怎麼不會寢殿去?睡這裡不舒服的。」
        的確不出來,半邊身子都麻了,白玉沙輕輕敲了敲腿,銷魂的酥麻傳遍全身。
        忽然她眼角餘光瞥見一座牌位微微發著白光。
        一般來說,鶴族人過世一年後會併入他生前那支家族的神主牌,但有特殊貢獻的先人能保有自己的靈位。
        發光的那一座牌位就屬於有特殊貢獻的單人別墅,白玉沙定睛一看,名字刻的是白瑛,在世的時間約於六千年前。
        「晚輩知道了,定完成自身使命。」白玉沙對那刻著白瑛的牌位磕了個頭。
         「什麼?」白玉蝶不明所以。
        「沒什麼。」白玉沙抱住妹妹,輕輕說道,「以後你要獨當一面,別讓我那麼忙,看,累到在祠堂睡著了。」
        「嗯,我在學了,很快就能讓姐姐輕鬆一點。」白玉蝶說,「又或者姐姐趕緊給我找個姐夫啊!讓姐夫幫你。」
        「小三八。」白玉沙笑著點了一下白玉蝶的鼻子,「走了,回去吧。」

        七日很短,但瞬移術太耗費靈力,不適合短期內重複使用,苗杏沿路拐搶,跑死好幾匹馬,在第六天清晨終於趕到惡魔煙囪的山腳,她令修士們原地休整三小時,接著開始爬山。
        卻沒想到半山腰處下來一小隊人馬,黑壓壓的,剛睡下的修士們只好萬分痛苦,罵罵咧咧的爬起來。
        苗杏掃了對方領頭的人一眼,嗤笑道,「龜嶼真沒人了,大祭司竟輪到一個乳臭未乾的毛孩子來當。」
        為首的黑衣小姑娘捏緊了手裡的權杖,怒道,「叛徒!龜嶼如今這樣,都拜你這禍害所賜!你竟還有臉穿巫族的族服!」
        苗杏翹起一邊嘴角,也不理那女孩,只點了苗亮和幾個神侍,其他人被趕回去繼續休息。
        黑衣小姑娘氣得七竅生煙,「你瞧不起我們?我告訴你,活著從龜嶼和翠谷裡爬出來的族人都在這裡了,今天我們要為自己的親人朋友向你討命!」
        「來啊!當初你們那麼多人都贏不了我一個和一幫弱得不行的普通智族,只能狼狽逃竄,現在就你們這幫烏合之眾又能如何?」苗杏回嗆。
        苗亮悄悄覻了眼背對著自己的師父,今天的師父不對勁,平常師父打架除了要擾亂敵軍或獲取資訊,否則從不廢話,直接動手開幹,但現在她師父不但有無窮的聊天興致,而且眼裡放光,是瘋狂得令人害怕的光。
        「你這災星!當初大祭司就不應該勸你爹娘把你留下來!古老的預言說的不錯,臉上帶有胎記者邪,慣用左手者不潔,你既有胎記,又用左手,便是天生的惡魔,族裡的禍端!」黑衣小姑娘身後的獨臂中年婦女罵道,旁邊的男女老幼紛紛附和,罵聲連連。
        翹起的嘴角壓了下來,如果憤怒能具象化,苗杏所在地大概已經出現一個巨大的龍捲風了,苗亮不由自主的縮了縮。
        「是啊!所以你們就理所當然的厭惡、排擠、欺負一個明明什麼都沒做的孩子?放任自己的小孩羞辱、毆打這個孩子,甚至在事後還嘉獎自家小孩的暴行?」苗杏質問,「還有那虛偽的大祭司,既然留下我,為何要讓我爹不疼娘不愛的長大?為何要讓族人天天對我惡語相像?為何明明我是同屆孩子中資質最佳的,卻又要因為那些沒道理的預言拒絕我成為她的嫡傳弟子?」
        「你沒成為少祭司就已經把龜嶼巫族害成這樣了,你要是成了少祭司,龜嶼巫族怕就滅族了!」一位老爺爺喊道。
        「巫族滅族和我成沒成少祭司無關。」苗杏冷冷道,「是你們咎由自取。」
        苗杏的黑袍無風自動起來,越鼓越大,沙塵暴一樣的蟲子從裡面湧了出來。
        說實在,這些剩下來的巫族人,稱為老弱病殘都不為過,稍微能打的在前兩戰中早就死的差不多了。
        這些人超長發揮的成功弄出個咒術反擊,擋下第一波攻擊。
        然而這些小蟲子後面是那幾隻特別大的蟲王。
        這些人是不可能攔住第二波蟲王攻擊的。
        就在蟲王吞噬僅存巫族的前一秒,一聲分岔分的沒邊的笛聲破空而來,硬生生震開蟲王們。
        想到之前被笛聲攻擊的恐懼,苗杏等人立刻用靈力護著耳朵。
        但這次的笛聲穿透力更強,雖然聲音中暗含的妖力被運起的靈力稀釋了,但某方面來說,沒稀釋掉的東西殺傷力更大。
        曲子勉強在節拍上,最後一個音總是氣力不足,早早收掉;勉強在調上,就是好幾個高音差點掉下來,動不動就發出像是賣豬肉的鋪子裡豬隻的淒厲尖叫,聽著實在生不如死,痛苦萬分。
        苗杏一抬眼,看到了罪魁禍首。
        樹梢上站了兩個人,頭頂上都豎著兩隻長耳朵,稍微矮一點的那個舉著枝笛子吹的正歡。
        苗杏看著樹梢上的另一個人,真心實意打從心底的佩服對方。
        那妖孽終於放下笛子,轉頭滿懷期待的問身邊的人,「怎麼樣?」
        被敵人佩服的呂旭安覺得自己特別糟糕,前幾天因為一頓陳皓月親自做的晚餐而結束了單方面的冷戰,現在連他的耳朵都吃人嘴短了。
        「今天口風的控製不錯。」呂旭安無比誠意的表示。
        眾修士聽到這段對話時,想的都是同一句成語:色令智昏。
        巫族人似乎早知道有這麼一齣,耳朵裡早早塞上了耳塞,毫髮未損,這會兒察言觀色知道笛聲停了才紛紛拿下耳塞。
        「對面那位童年淒慘的,你到處招蜂引蝶的能力不差啊?你的族人、咱們兔族、赤焰國民、凶獸鳴姬,大家都想找你清算清算,嘖嘖,不知道感情要專一嗎?」陳皓月道。
        「親愛的,我絕對不會像下面那個不成器的那樣到處拈花惹草,絕對感情專一,而且死磕到底。」呂旭安插嘴道。
        有個修士聽此一眼手一滑,手裡的箭應聲飛出。
        呂旭安一偏頭輕鬆閃過,埋怨道,「剛才射箭的是哪個單身狗?你不能因為羨慕忌妒恨就殺掉有老婆的啊!這樣你殺不完的。」
        「誰是你老婆。」陳皓月一笛子敲在呂旭安頭上,「還有不要歧視狗,喜歡我家臭狗的母狗可是能繞翠谷一圈的。」
        「那為什麼牠現在不要說私生崽,連個紅顏知己都沒有?」呂旭安問。
        「牠眼界高唄!瞧不上那些發情的母狗。」陳皓月聳聳肩。
        苗杏感覺自己聽了一耳朵莫名奇妙的廢話,悄悄做了個手勢。
        修士們集體發難了,用的是一個劍陣,再加上神侍們的咒術,弄出了四面八方無處不是劍的效果。
        「媽呀!要變刺蝟了!」陳皓月道,語氣並不怎麼驚恐,似乎感覺挺有趣。
        「比一場?」呂旭安問。
        「來啊!」陳皓月興致勃勃的拔刀。
        兩人試了一下就發現被這裡的任何一把劍劃到都是會受傷的,但這些劍都不是本體,所以打斷了還會再生。
        「那我們就比誰打斷的真劍多?」陳皓月提議。
        「好。」呂旭安同意,一縮腳躲掉一劍。
        兩人在劍陣裡玩的不亦樂乎,躲在樹林裡的赤焰紀將軍可不這麼認為,他們遠遠看到兩人被一大堆劍裹成一顆鐵球後就再沒動靜。
        「我還沒喝到喜酒呢!」紀將軍氣急敗壞,「可不能讓那倆傢伙死了!兄弟們!咱們殺出去!」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39-誰的錯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41-山腳下II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