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42-惡火坑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陛下?!」倖存的天尊修士們都懵了。
        「你不是陛下,你是誰?」苗亮握緊手中的雙環槍,眼底泛起殺意。
        「給我拿下逆臣之徒。」蕭瑞冷冷下令。
        天尊人被押下去了,那皇帝離開前看向陳皓月和紀將軍,竟輕輕點頭致意。
        「什麼情況?」紀將軍一頭霧水。
        「沒什麼,就是阿默帶救兵來了。」陳皓月指著從角落走出來的一高一矮和一隻狗。
        陳默牽著只到腿的呂旭康慢慢溜達過來。
        「那個話都說不利索的和一個剛化形的再加一條狗,可以讓天尊的皇帝勞師動眾過來一趟?」紀將軍感覺腦子轉不過來了。
        「你才話說不利索。」陳默靜悄悄的回了一句。
        紀將軍不理會陳默,只是繼續瞪大了眼睛等陳皓月解釋。
        陳皓月回以高深莫測的微笑。
        旁邊喀嚓一聲,巨大的花終於落地。
        陳皓月莫名其妙的看著呂旭安小心的把花擦乾淨,將三朵花綁在一起,然後捧著花走到她面前,非常騷包的朝她拋了個媚眼。
        「........」這隻兔子今天沒吃藥哈。
        呂旭安將三朵食人花的首集舉的高高的,噗通一聲單膝跪了。
        「呃…平身?」陳皓月默默往後退一步。
        紀將軍、陳默、呂旭康以及一干赤焰的妖們一起安靜了,張著圓滾滾的眼珠子和嘴屏氣凝神的圍觀。
        「少頭目,聽說誰要膽敢肖想你,就必須以食人花作為聘禮。」呂旭安非常認真的看著有些慌亂的陳皓月,「小生肖想少頭目許久,今以三朵食人花為聘,在場兄弟姐妹為證,願從此日日愛護你、照顧你,榮辱與共,一生不棄。」
        陳皓月不太自在的拽了呂旭安一把,「唉你先起來…」
        呂旭安沒起來,「皓月,你可願與我成親?」
        「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周圍的人樂壞了,沒事先彩排就演出練習多次的默契,手舞足蹈的起鬨。
        「是誰跟你說我要食人花當聘禮的?」陳皓月本來也不是什麼臉皮薄的,這會兒無視了鬧哄哄的旁人,似笑非笑的雙手抱胸,揚起一邊眉毛問。
        呂旭安騰出一隻手指向呂旭康。
        呂旭康立刻舉起小手指向陳默,而陳默又抬起食指指回陳皓月。
        「我說過這種話?」陳皓月懷疑道。
        所有赤焰人同時點頭。
        「我說過嗎?」陳皓月懷疑人生。
        「你說過。」紀將軍說,「你還說你腦子被門夾了才會去找男人。」
        所有人同時以譴責的眼神瞪了紀將軍一眼。
        「是我自己貼上來的,皓月的確沒去找男人。」呂旭安連忙打哈哈。
        「的確是你自己貼上來的。」陳皓月接過那束絕無僅有的捧花,「比那蛛網苔還黏,甩都甩不掉。」
        「那麽,你願意和我白頭偕老嗎?」呂旭安問。
        陳皓月揚了揚下巴,隨意的拋接著手中那巨大的捧花,嘴角微微翹起。
        「你是我的了。」

        那些陸生妖們還想拿六千年前那一套對付她,鳴姬冷笑一下,沒廢多少功夫就把他們全滅了。
        「一點長進也沒有。」鳴姬手裡抓著現任鶴族族長,那族長銀白的長髮鋪了她滿手腕,背後巨大的翅膀無力的搧動掙扎著。
        「可惜,你們沒進步,本尊進步了。」鳴姬扔掉手裡再也不會動的人,滿地的白色羽毛從地上彈起,又慢悠悠的飄回地面。
        「尊上,既然已經處理完了,我們回妖谷吧?」文鰩有些期待的問。
        「不,還沒完。」鳴姬說,「而且,我已經回不去了,汪洋也到不了深海。」
        「是啊,你回不去了。」一個黑衣女人押著個頭上套著麻袋的人從岩石後轉出來,「那些妖沒長進,但他們作為誘餌卻很成功。」
        「我一時半會兒確實沒辦法離開這裡,但你也是。」鳴姬絲毫不意外,無所謂的聳聳肩,「不過困不了我多久,反倒是你,我今天來這,是來取回寄放在你這兒七天的,你的小命。」
        「我知道,我靈魂上有你的印記,我弄不掉,所以不管去哪兒你都能找得到我,沒有躲的意義。」苗杏一把抽起身旁人頭上的麻袋,「左右是死,不如多拉一個墊背的。」
        那人驟然被抽掉麻袋,陽光刺了進來,一下子睜不開眼。
        鳴姬和汪洋同時一驚,叫出了聲。
        「娘?」
        「吉嬸?」
        吉嬸愣愣的抬起頭,仍然瞇著眼,一副沒反應過來的樣子。
        「放了她。」鳴姬沉下臉來,身上浮起淡淡的黑霧,「否則我將讓你生不如死。」
        「那你過來。」苗杏一臉挑釁的退到惡火坑邊,白色的惡臭煙霧從惡火坑裡源源不絕的飄出來裹住她和吉嬸。
        「你自己一個過來,從我手裡把她搶回去。」苗杏說,拎著吉嬸的後領把她半個身子懸在幽深的洞口。
        吉嬸像是嚇壞了,一點反應也沒有。
        「你覺得你贏得了我?」鳴姬捏著拳頭問,邁開步子走向洞口。
        一直像個木偶的吉嬸突然動了。
        沒有人知道這個年過半百的漁村老婦人竟然能有這樣的速度。
        吉嬸一掃腿絆倒毫無防備的苗杏,順勢將自己的重心移回地面,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握了一隻有些發黃的骨簪,上面惟妙惟肖的雕了隻躍出水面的飛魚。
        尖銳的骨簪直直刺向苗杏纖細潔白的脖頸。
        苗杏奮力一躲,被磨得尖銳的簪子劃破她的額角,還有銀色的細練。
        從來沒在人前拿下來過的白銀面具在動作中飛了出去,掉進滾滾濃煙的惡火坑。
        國師比常人蒼白的臉上,右臉臉頰到鼻樑一大塊暗紅的胎記赤裸的呈在在場四人面前。
        一直都很淡定的苗杏僵了一下,隨後像是被激怒了,一把拍掉吉嬸手裡的骨簪,直接掐住吉嬸鬆垮的脖子,將人拖到惡火坑口。
        吉嬸被人抓住咽喉,眼睛卻仍望著骨簪掉落的方向。
        鳴姬臉都黑了,黑氣滾滾就要衝過來。
        「別…不要過來。」被掐的幾乎無法發聲的吉嬸奮力喊道。
        鳴姬立刻停了下來,又著急又疑惑的瞪著吉嬸。
        「仙仙…不要…靠…呃…靠近…這裡。」吉嬸整張臉漲成豬肝色,苗杏似乎還在加手上的力量,青筋都爆了出來,「帶著…貝殼…的…女孩…放過…」
        吉嬸如垂死的魚臨終前的奮力一搏,抓住苗杏掐著自己脖子的手,向後翻了下去。
        鳴姬發出非人的慘叫,也不顧吉嬸最後的囑咐,挾著滿身黑霧撲向惡火坑。
        「尊上!」文鰩嚇得半死,往前一撲抱住鳴姬的妖往旁一滾。
        「放開我!」鳴姬瘋了,抬手就要打人。
        「仙仙姐!」汪洋張開手攔在前面,雙眼載滿了驚恐。
        鳴姬被迫收手,她這一掌要是打下去,這智族孩子絕對十死無生。
        被收回的力道反噬,鳴姬嘴角滲出血絲來。
        這時他們身後傳來輕響,鳴姬滿懷期待的回頭,只見惡火坑邊緣出現一隻蒼白的胳膊,努力把自己撐上來。
        鳴姬提起的心又沉下去了。
        苗杏一邊的袖子被吉嬸扯裂了,這會兒光著臂膀費力的爬回地面躺在地上喘氣。
        「讓開!讓我去把那該死的東西丟回坑裡!」鳴姬對汪洋吼道。
        「吉嬸讓你不要過去!」汪洋吼回去,「聽說老娘這種生物天天叨叨唸唸煩的要死,但最後事實總會證明她們是對的,你就聽她的話吧!」
        「是啊,這位姑娘,那人惡毒的狠,一直引誘你靠近惡火坑,肯定心懷歹意,千萬小心啊。」
        眾人回頭,只見周圍不知何時圍慢了天尊的軍隊,為首一人踩著一高一矮的靴子,慢悠悠的背著手晃出來。

人物概念圖-呂旭安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夏季-妖化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41-山腳下II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43-再見第一順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