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43-再見第一順位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玄幻
        苗杏撐起身子,不可思議的轉過頭來。
        「陛下?您怎麼來這裡了?」苗杏招來雙環槍,把自己從地上弄起來,同時放出兩隻小蟲去探探這位「陛下」的真偽。
        而這時,周圍的天尊士兵認出苗杏來了。
        「我天!那是國師嗎?」
        「我說為什麼一天到晚帶個破面具呢,原來是有塊胎記啊!」
        「怪恐怖的…」
        「還光著一條胳膊…嘖嘖,真不害臊。」
        「之前有傳聞說國師其實是陛下的女人,後來闢謠了,現在一看,果然不可能。」
        「就是,誰對著這張臉還能吃得下去…」
        「噓…小聲點,給陛下聽到了你一百個腦袋都不夠掉…」
        「苗杏,你為了一己之私,犯下數宗大罪,朕今天親自來拿你,你若及早認罪,還能少些皮肉之苦。」蕭瑞淡淡開口,眼中毫無情感。
        「哦?請問陛下,臣所犯何罪?」苗杏問,暗暗檢查自己放出去的蟲,驚訝的發現那竟然真是蕭瑞本人,身上也沒有被下咒或妖術的痕跡。
        「以巫蠱之術操控君王,此為其一;私自帶兵攻打各國,造成各族紛爭,此為其二;四處挑釁禍及天尊,此為其三,三項大罪,你認識不認?」蕭瑞數道。
        「阿瑞,我們明明...」苗杏想不通,想親自上前檢查,卻被旁邊的侍衛攔了下來,苗杏注意到,對方竟是能化用天地靈氣的修士。
        能和妖抗衡的修士與神侍明明都被她帶出來了,蕭瑞是從那兒弄出這些人的?
        「放肆!」蕭瑞怒道,「把人帶上來。」
        後面的人押著個鼻青臉腫的人上來,一腳將那人踹跪在地,苗杏居然花了五秒才認出那人是誰。
        「亮兒?」苗亮喃喃唸道。
        「此人同她師父為非作歹,惡事做淨,現斬於人前,以儆效尤」蕭瑞道。
        「蕭瑞!?你做什麼?」苗亮驚恐地瞪大眼睛。
        「斬!」蕭瑞冷道。
        苗亮身邊的一名修士舉起了劍。
        「不要!蕭瑞,你怎麼了?住手!」苗杏朝面無表情的皇帝吼道。
        手起劍落,一聲令人窒息的悶響,什麼圓球形的東西滾了出去。
        「為什麼?」苗杏愣愣道,「我沒有對不起天尊過,也沒有對不起你過,我做的所有事情你也都知情,現在這樣,是為什麼?」
        「你心知肚明。」蕭瑞斜著眼看她,「一個巫族人,怎麼可能真心實意的輔佐智族君王?」
        苗杏呆了一秒,肩膀不由自主地抖動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苗杏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原來是這個,因為我不是智族人,而是個巫族?」
        蕭瑞只是冷眼看她。
        「先前朝堂上那些老頑固們也說過這個問題,但你不是都親自押下去了嗎?」苗杏慘然道,「我們相依為命的那一年,我以為我們已經認識彼此了,原來只有你認識我,我從來沒有真正認識過你。」
        「這就是絕大多數智族人的本性。」鳴姬在一邊涼涼的插了一句。
        「是我識人不明,還連累了亮兒。」苗杏自嘲道,深深地看了蕭瑞一眼,「我為什麼做這些事,你心知肚明,雖然本來成功率就不高,但你偏偏在這時候攪局更是讓計畫直接陣亡,既然是你們智族的人民,那你們就自己想辦法吧,我一個外族人手的確伸得太長了。」
        說罷,苗杏忽然七竅流血,向前撲倒,幾隻大蟲從她嘴裡爬出來,抽動幾下,死了。
       「解決了一個。」蕭瑞也不嫌噁心,親自上前確認苗杏斷氣,「那該解決第二個了。」
        蕭瑞的第二句話出口時,不是那低低的男聲,而是嬌柔似水的女音。
        汪洋一臉驚嚇,文鰩若有所思並立刻進入備戰狀態,而鳴姬揚起一邊眉毛,似乎覺得非常有趣,像是這傳說中的「第二敵人」和她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天尊軍發出劈啪幾聲脆響,蕭瑞和前面幾排天尊修士的背部應聲裂了個大縫,一隻隻五顏六色的狐狸從裡面鑽了出來,各自後面搖著數目不同的狐尾。
        從蕭瑞後背鑽出來的是隻非常漂亮的銀色狐狸,她身後搖曳著九條毛茸茸的巨大尾巴,美麗而高貴。
        她扔下蕭瑞的人皮,瞬間變成一位下巴尖尖,膚白細緻,眼角微挑,眼神充滿蠱惑性的大美人。
        身後的一隻隻狐狸也都化為人形,或男或女,各各漂亮到妖孽的程度,無一例外。
        「啊,披著人皮的狐妖,難怪本尊沒看出妖氣來。」鳴姬恍然大悟。
        「是啊!」狐妖媚裡媚氣道,「披著個跛子的皮,路都不能好好走,憋死人家了。」
        「被你們這麼一鬧,本尊也憋死了。」鳴姬一揮手,「你說得不錯,第一敵人解決了,該解決第二順位了。」
        腳下的土地變得柔軟異常,眾妖們站不穩,手忙腳亂地伸手維持平衡,原身能飛的紛紛離地。
        一隻又一隻全身皺巴巴,一根毛都沒有的山貓從地下湧了上來,也不怕人手上的凶器,不要命似的,見人就撲。
        「大家小心貓的牙齒,有毒!」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陳皓月喊到,她身後跟著十幾個兔族勇士,飛快地加入混戰。
        山貓越來越多,多到讓人懷疑是不是整個山體裡全都在養貓,妖軍們再怎麼厲害,也扛不住被上下左右前後同時夾攻,漸漸支撐不住。
        鳴姬身後的文鰩和汪洋臉色變了,汪洋是純粹的被這血肉亂飛的血腥畫面嚇到了,而文鰩除了驚恐,更多的是擔心。
        「尊上!夠了!不要在招喚怨靈了!」文鰩抓住鳴姬的手臂,「您要失控了!」
        那嬌媚的九尾銀狐被生生咬掉一條尾巴,她吃痛一甩,將五六隻山貓掃飛,正好朝鳴姬三人的方向飛來,鳴姬輕輕一點手指,那幾隻山貓勘勘在她眼前停下,朝它們來的方向飛了回去。
        雖然沒受傷,鳴姬卻看著自己的手皺起眉頭。
        照理說,在她抬起手指的那一瞬間,山貓就應該停在半空中了,而不應該到她鼻子前才停下。
        「你真以為,我們的妖王會做無用功嗎?」
        鳴姬、文鰩和汪洋悚然回頭,汪洋不算,鳴姬和文鰩居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背後什麼時候摸過來一人。
        那人一身綠衣,暗綠色的長髮高高的束起來,和他們之間只有一個人的距離,笑得輕鬆愜意和藹可親。
        「是你?」鳴姬疑惑的歪了歪頭,「七天前你分明還沒有這樣的妖力,還被我重傷,能活一天是一天,怎麼還能精進這麼多?」
        「長江後浪推強浪啊。」靈松蘿笑道,「你都作古六千年了,這六千年來妖術的修行當然也進步啦!」
        「那你說說,你們那幾個妖王除了給我送人頭,還做了什麼?」鳴姬問,憑空抽出把漆黑的具劍,劈頭蓋臉往靈松蘿砸去。
        文鰩把汪洋拉到一邊,保護他不受波及。
        靈松蘿飄然閃過,也不抽腰間掛著的劍,「幾位陛下嘛,就是稍稍改了點老祖宗的陣法,不直接把你封回地底了,畢竟把你封了你還是會醒,這樣六千年後,或更短,你還是會出來殺了我們的後人,那我們不就白忙了?」
        「所以?」鳴姬問,揮棒落空的重劍急煞靜止,絲毫不用慣性緩衝,直接再次發動攻擊。
        「所以,這個陣法不是要用畢生妖力封印你,而是要用畢生妖力淨化你的煞氣。」靈松蘿一點腳尖,輕巧的立於重劍尖,「你說過,因為這些煞氣,你現在才會活著,那麼淨化了煞氣,不就從根本解決問題了嗎?」
        「是嗎?唔...我的力量的確是弱了一點。」鳴姬看了眼越出越慢,越出越少的怨靈山貓,巨劍一震將靈松蘿盪開,「但這種程度的大概傷不了我。」
        「現在當然傷不了你。」靈松蘿哈哈一笑,終於抽出腰間配劍,「因為這陣還差最後一道程序才成行呢!」
        銀劍深深插入地底,整個大地為之震盪。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42-惡火坑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44-再見第二順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