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44-再見第二順位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玄幻
        火山爆發了,太陽失去了蹤跡。
        赤金的岩漿並不是像擠爆的青春痘那樣噴濺出來,也不是流水一樣的傾瀉而出。
        岩漿化作幾隻巨大而高溫的手抓住鳴姬的四肢,將她扯向惡火坑。
        漆黑的巨劍瘋狂的砍在巨手上,卻像是拿枝芒草去切鑽石,充其量算是給它撓癢。
        文鰩忍不住了,反手一個結界罩住汪洋,摸出兩柄短劍直攻靈松蘿。
        「陣法已成,你殺了我也沒多大用處。」靈松蘿屈指彈開刺向她脖子的短劍,發出叮的一聲嗡鳴。
        短劍直接被彈飛。
        「好劍。」靈松蘿讚道,一個彈指,一條藤蔓破土而出,將短劍捲了回來,交到靈松蘿手裡。
        文鰩似乎也同意靈松蘿的說法,轉頭丟下靈松蘿和自己的一柄劍,往鳴姬的方向趕去。
        「你家尊上都掙不開,你去了也只是送命,不值得。」靈松蘿一把拎著文鰩的後領把人拖回來,順手繳了他手裡僅存的另一把短劍。
        「呵,你還會關心我的死活?」文鰩嘲諷道,「不是應該把凶獸同伙一起清理乾淨嗎?」
        靈松蘿嘆了口氣,湊到文鰩耳邊,用只有兩個人聽得到的音量道,「好歹我們也曾經同路一陣子,我是那種不由分說把人殺光的樹嗎?」
        「你殺了尊上,我也不苟活,橫豎都是死,何不讓我做最後的努力?」文鰩咬牙切齒道。
        「你家尊上現在被煞氣和仇恨控制了,若是平常,她肯定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場面,對吧?」靈松蘿道,「仙…鳴姬她是個好人,我也不想殺她的,你耐心等一會兒,我定還你一個天真善良的尊上。」
        「你辦得到?」文鰩安靜下來。
        「相信我。」靈松蘿鄭重的點頭。
        「姑且信你。」文鰩說,「那我現在能做什麼?」
        「保護好汪洋那孩子。」靈松蘿將兩柄短劍交還給文鰩,「事先提醒一下,鳴姬她失控了,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這你是知道的,所以我要快速壓制住她,她可能會有點痛苦,但沒事,你不要太過緊張。」
        「知道了。」文鰩點頭,回到汪洋身邊。
        靈松蘿見文鰩歸位,反手抽出嵌入地裡的劍,直取鳴姬。
        鳴姬雖被困住,但好歹是隻魔獸,還是煞氣加身武力值提高的凶獸,靈松蘿離她三公尺就有一大群怨靈山貓跳出來護主,而鳴姬自己則心平氣和的慢慢溶解抓住她的岩漿巨手。
        靈松蘿分神看了她一眼,只見鳴姬脖子上的紅色裂紋胎記已經蔓延到臉上了,隱約露出的手上也爬滿了裂紋。
        沒時間了,靈松蘿想。
        因為這一分神,靈松蘿挨了好幾爪,還有一隻山貓死死的咬著她的左腿,甩都甩不開。
        靈松蘿嘖了一聲,令人眼花撩亂的劍光閃過,她硬是撕開一條路,臉上青綠色的圖騰爬起,直刺鳴姬心臟的位置。
        鳴姬冷笑一聲,眼中金光大盛,竟是一眼打斷了靈松蘿握劍的右臂。
        靈松蘿左手接過劍,腳下不停,一個人跑出一群螞蟻亂竄的效果,劍幾乎貼著鳴姬削,找機會要一擊斃命。
        鳴姬被岩漿手捆得束手束腳,心下大怒,也不管那麼多了,張開吐出一顆黑洞洞的內丹,直接炸了周遭所有的人事物。
        然後她發現事情大條了,內丹收不回去。
        文鰩護住汪洋,自己被這波爆炸炸得眼前一黑,等他緩過來時就看到令人震驚的畫面。
        靈松蘿右手上帶了個奇怪的機械手套,手裡捏著那顆屬於鳴姬的內丹。
        被打斷的手已經重新長好了。
        「哎呀,沒有皓星做的這手套,我還真接不住這麼快的球。」靈松蘿端詳著手裡的內丹。
        接著,順手把內丹放進嘴裡。
        鳴姬痛苦的尖叫起來。
        汪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很著急想趕到鳴姬身邊,被文鰩一把抓住。
        文鰩轉向靈松蘿,皺起眉頭。
        靈松蘿用劍撐著勉強站立,額角青筋直跳,感受到旁邊的目光,一彎嘴角朝那邊一笑,「相信我。」
        「你不是魔獸之軀,也不曾受過雷劫,連半神都稱不上,受不了這些煞氣的。」文鰩說。
        「是啊!不過反正本來也就活不了多久,那不如物盡其用,是不是?」靈松蘿輕聲笑道,刺目的液體從嘴角滴落。
        「你至少還能活一、兩年的…」文鰩說。
        「她活不過三個月。」一人插話。
        陳皓月不知道什麼時後過來的,她身上的黃衣已經成了紅衣,全身都是刺鼻的鐵鏽味。
        「先前封印地有異我們去查看時,她受過一次帶煞的魔力侵蝕,那一次沒什麼事,但她還沒好完全,和我妹妹去赤焰時,又為了阻止鳴姬覺醒被煞氣通過水鏡反噬。」陳皓月扶住靈松蘿,幫她順氣,「本來好好養個十幾年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頂多身體稍微弱一些,但好死不死,七天前,她又被煞氣侵蝕,這次是直接攻擊。」
        鳴姬的慘叫趨小,逐漸微弱。
        「她這幾天承受五臟俱焚的痛苦,吃不下,睡不著,偏要裝出一副沒事人的樣子,腦子裡還想著怎麼幫罪魁禍首脫離煞氣的控制,呵,這些木頭,一脈相承的爛好人。」陳皓月充滿敵意的看著陷入半昏迷的鳴姬,「瞞著父母姐妹不說,往自己肚子裡灌了一大堆那種要命的金屬,那些天尊人都沒發現這種東西在妖體內到一定量會短期提升妖的境界到接近經過雷劫的半神,也不知道這傢伙是怎麼在短時間內發現的。自己一個扛到最後才把計劃說出來,我們想阻止也來不及了。」
        「我都不知道你怨念這麼重。」靈松蘿笑道,「要不我也順便幫你淨化一下。」
        「滾。」陳皓月翻了個白眼。
        靈松蘿只是笑,從懷裡掏出個銅碗,倒扣在鳴姬頭上。
        鳴姬的人身化作片片光點,花瓣似的被夾帶著血腥的風吹散了。
        銅碗裡,多了一條半透明,沒有實體的細小黑蛇,兩對蝙蝠翅膀乖巧的收在蛇身前三分之一處。
        「原來你原身長這樣啊?倒是奇特。」靈松蘿將鳴姬的內丹吐出來,那顆圓滾滾的內丹不再是黑漆漆的,而是金光璀璨的。
        金色的內丹一碰到小蛇就消失了,烏黑的蛇身上浮起一層金色光暈。
        「你帶她回去你們的地方吧。」靈松蘿將銅碗交給文鰩,「魔獸是個強大的存在,大概養個一百年她就能重塑妖身了。」
        文鰩接過銅碗,對靈松蘿深深一鞠躬,牽起汪洋準備要走。
        「等一下。」靈松蘿叫著他們,「汪洋你打算怎麼辦?跟著去深海?」
        「嗯,文鰩叔說有辦法讓我在水裡呼吸。」汪洋點頭說。
        「能在水裡呼吸容易,但水壓呢?」靈松蘿對他招了招手,「過來,我給你個東西。」
        汪洋看了一眼文鰩,見文鰩點頭同意才走向靈松蘿。
        「這是我跟鮫人族長要來的,是條水蛇妖的妖丹,幾百年前因為作惡而被鮫人族斬殺,他的妖丹因為力量強大而被保留下來。」靈松蘿將一顆紫色的妖丹交到汪洋手裡,「我確認過了,對人不會有不良影響,你如果決定了,可以吞了它,從此像個妖一樣修練,但是除非你有機緣和實力接受雷劫飛升成神,否則你一輩子都沒辦法再回陸地上。」
        「我知道了,我會陪著仙仙姐的,不回陸上就不回吧!」汪洋一口吞了妖丹,「謝謝殿下,保重,告辭。」

        國師苗杏離宮後,媚妃回到永寧宮誰也不見,甚至連她宮裡的宮人都被遣散了,只留個天天送飯的小宮女,但那小宮女也沒再見過娘娘本人;杜子失蹤,宮裡盛傳杜公公恃寵而驕惹怒皇帝被暗暗做掉了;再後來,皇帝無預警的率兵親征,說是要去捉拿國師。
        安樂公主聽到消息追到城外攔聖駕,卻連皇帝的面都沒見到,直接被幾個士兵粗魯的拖回她的蕙蘭宮關禁閉。
        她每天爬樹爬牆,在宮裡四處亂竄,試圖找到一個守備較為鬆懈的角落好逃出去。
        這天她才剛爬上樹就地震了,險些把她巔下樹,她手腳並用的把自己掛在樹上,沒多久,遠處有什麼灰濛濛的東西從空中靠近了。
        厚實的烏雲遮蓋天空,家家戶戶都舉著蠟燭或火把出來查探,還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人們就迎來了一大群皺巴巴的,沒有毛的兇猛怪貓,這些怪物像是餓極了,見人就咬。
        血流成河這個詞一點誇張的成分都沒有。
        皇宮的城牆再高,也攔不住貓,很快宮內也淪陷了。
         幾隻怪貓圍住蕭瑤,卻在撲上來前看了她的頭一眼,不大高興的咕嚕幾聲,離開了。
        蕭瑤往頭上一摸,她今天頭上插著用貝殼裝飾的簪子,後腦勺的流蘇還是吉嬸和她一起用綁蚵串的手法串的兩串小扇貝。
        她以為怪貓怕貝殼,趕緊把自己收藏的那些貝殼都搬出來,讓大家帶到頭上。
        然而怪貓似乎只怕帶貝殼的女人,蕙蘭宮內很快只剩下抱團瑟瑟發抖的公主和宮女。
        那些怪貓巡了一圈,似乎找不到新的獵物了,於是就在這群倖存的女人面前趴下了,兩邊你看我,我看你,一邊不敢動,一邊懶得動。
        然後,貓溶化了,成了一灘灘的黑水。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43-再見第一順位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45-移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