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加蛋陽春麵45-移民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玄幻
        「我想你低估了那條蛇。」陳皓月接到一個傳音後說,「我娘剛剛傳來消息,那些怪貓已經跑到翠谷那裡了。」
        「她剛剛是有點失控,不過我已經讓那些怪貓消失了。」靈松蘿說,她已經快站不住了,索性盤腿坐下。
        「不對,你應該沒有讓所有怪貓消失,我娘說她們快撐不住了。」陳皓月又接到好幾個個緊急傳音,「冰心嚴重雪崩,活埋很多人,好在大部分冰心人能飛,受怪貓影響較小;赤焰和大漠傷亡慘重,其中赤焰各地都有岩漿冒出來的情況;翠蘿不只有怪貓,黯林裡的東西也逃出來了;華燦人因為住山洞裡逃生不及幾乎全滅;智族好像已經死絕了。」
        「唔…看來是有些怨靈有了自己的意識,不願意聽從召喚者的命令了。」靈松蘿為難道,「要不我強行將它們收回來?」
        「不行,你就算魂飛魄散也招不回這麼多怨靈。」陳皓月說,期間又手忙腳亂的收了份傳音,「你弟和華燦三王子暫時安全,他問你要不要開啟備用計畫。」
        「要放棄這裡了嗎?」靈松蘿喃喃念到。
        「什麼是備用計畫?你他娘的還瞞著我們什麼?」陳皓月氣急敗壞的問。
        「我弟和華燦那三王子著迷於星空你是知道的,先前他們有了個假設,那些星星裡,也有一顆,或者更多,可能有生命,並且適合我們居住。」靈松蘿說,「他們設計了一個模型,標出可能符合標準的星星的方位。」
        「你們的備用計畫…不會是移動到那些可能可以居住的星星上吧?」陳皓月感覺想像力不夠用了,「可是要怎麼辦到?萬一他們的假設錯了呢?」
        「就是賭,看是死在地上,還是死在天上。」靈松蘿說,看了眼灰濛濛的天,「至於怎麼辦到?用瞬移術。」
        「瞬移?瞬移極耗妖力,修為差一點的連續從翠谷移到這裡兩次就會因為妖力過度透支而妖丹碎裂死亡,更何況一顆不知道多遠的星星?」陳皓月問。
        「我這限時半神之力,不用白不用嘛!」靈松蘿笑道。
        「你的半神之力?半神終究不是神,靠你一個轉移這顆星球上所有的生靈?別開玩笑了。」陳皓月疲憊的笑道。
        「試試看嘛!沒試過怎麼知道呢?」靈松蘿說,「我弟他們的構想是集中願意冒險的人,施一次瞬移一起過去,就像攜帶物品瞬移那樣,應該可以省不少力。」
        「你們真是理想啊!」陳皓月無語。
        然後,大陸上所有的人形生物都收到一則傳音,是星際移民的邀請函。
        約有三分之一的倖存人口願意試試兩個王子閒來無事寫著玩的理論,其中還包含了一些鮫人,因為這個善於預言的種族已經預見這個大陸和淺海地區在未來幾百年內都不再適合生物生存。
        靈松蘿在地上畫了個大圈,在她弟弟靈松梧的幫助下確定座標,畫好咒文。
        「姐姐,珍重。」畫完瞬移大陣,靈松梧丟下筆,重重的抱了一下自己的姐姐。
        「多大了,還抱。」靈松羅拍了拍弟弟的背,輕嘆。
       「我們本來見的面就少,今天以後,更是再也見不到了,為了尊重現在的慘樣,必須抱一下。」靈松梧說。
        「姐妹一場,你有什麼遺願?妹妹幫你做了。」陳皓月抱著雙臂在一邊問。
        「你和旭安的婚宴,給我留個位置吧?我會到的。」靈松蘿笑道。
        陳浩月眼睛紅了,將頭轉向一邊,用腳踢著石子埋怨,「娘的怎麼傳這麼快?」
        「你還沒說答不答應?」靈松蘿扯了扯陳浩月的袖子。
        「當然,你和玉沙的位置我都留著,你替我帶請柬給她吧!」陳浩月露齒一笑,「到時候不要忘了紅包啊!」
        一掌拍下,順移陣啟動了,離開這個世世代代生長的地方前,眾人見到的最後一個景色是七竅流血的靈松蘿在導向地面之前,天降數十道雷,直劈她身上。
        還沒震驚完,就贏來了驚嚇,他們已經看到那顆被定位的星星了,從外表看來有戲,但陣的法力不夠了。
        就差一點點。
        陳皓月一見不對立刻要往陣法注妖力,手才剛舉起來就被點了麻筋。
        她想做的事,她的爹娘做了。

        「這個地方氣候和我們的故鄉差不多,就是更暖和些,對我的身體也比較好。我們快速的探查過這顆星星了,不同於我們那只有一塊大陸和幾座小島的故鄉,這裡有三塊大小不一的陸地和很多島嶼,最大的那塊大陸上有條大的誇張河,河的兩岸住著些和智族構造差不多的生物,但是文明十分落後,還在穿獸皮草衣,大部分工具甚至是石頭或骨頭磨的,等我們安頓好了有空了,實在應該給他們一些技術指導。那塊大陸的內部有一片沙漠,大漠的那幾隻蠍子興高采烈的搬過去了,靈松梧帶著翠蘿的植物們佔領了剩下的森林區域,看不出來那個和皓星屬性差不多的傢伙在帶領族人這件事上甩了皓星十八條街。華燦僅存的幾棵石頭佔了森林和沙漠之間的那幾座山,那些山奇怪的很,硬梆梆的挖也挖不動,植物都長不了,偏偏把那幾顆石頭樂壞了。冰心的鶴選了北邊的那塊陸地,那裡只有夏季不是白茫茫一片,但白玉蝶還是嫌熱,她老念著以四季都有積雪的。赤焰的火蜥挑了南方的那塊陸地,紀將軍前天還傳信來跟我炫耀他的兵挖到一條紅寶石礦脈。那個小祭司帶著巫族人去一座小島上了,而我們兔子留在降落的這座島上,這裡挺好的,和翠谷一樣水氣充足,有山有水,四季如春,還有滿山遍野的鹿到處瞎跑。至於那些鮫人,他們還是我們的鄰居,住在島周圍的淺海,時常上岸來串門子。」
        一座丘陵上,淡淡的白霧壟罩著四周,地上長著一株一株水母一樣的蕨類,嫩綠的葉片上還有晶瑩的水珠,分常可愛。
        半山腰的地方有個天然的石洞,天花板還會滴清涼甘醇的山泉水出來,當初星際移民敢死隊運氣很好的賭對了,成功來到一個適合生存的地方,而瞬移陣降落的地方就是這個山洞,因此這個山洞,乃至於這座山,成為移民們的聖山。
        山洞的牆壁上刻有十一個浮雕人像,其中十個是當初為了困住鳴姬而死的五族妖王,白玉沙的雕像就在其中,另外還有一個刻的是靈松蘿。
        除了浮雕,還擺了兩疊石頭,一疊由三顆拳頭大的鵝卵石組成,最上面的那顆石頭上分別刻著翠谷前大頭目夫婦的名字。
        陳皓月在每個浮雕和那兩堆石頭前擺了一杯酒,背靠著牆坐下來,一邊喝酒一邊對著石壁上的人絮絮叨叨。
        洞口進來一人一狗,黑色的大狗乖巧的挨著陳皓月坐下來,睜著烏溜溜的眼睛看著陳皓月手上的酒葫蘆。
        「不行,你現在不能喝酒。」陳皓月摸摸大狗的頭,「等你能化形了我再請你喝酒。」
        呂旭安替陳皓月披上披風,綁好繫帶,嘴上不忘囉嗦,「不要一熱就脫衣服,小心感冒,你現在身體狀況怎麼樣自己不知道嗎?到時候又咳嗽喉嚨痛流鼻水,嚴重起來再燒個三天三夜...」
        「爹、娘、玉沙、松蘿,下個月十五我就要和這個碎嘴子成婚了,我大概是真昏了才答應這親事的,你們記得來喝喜酒啊!。」陳皓月舉著酒葫蘆道。
        「誰是碎嘴子?我是關心你!自從你重傷兩次以後身體一直沒養好,十天前病到人事不知的是誰啊?」呂旭安一把搶走陳浩月手上的葫蘆,「別再喝了,以前也沒見你有這種陋習...」
        「以前我也不知道你這麼能說。」陳皓月站起來,用手拍拍屁股,走到靈松蘿的浮雕前,「你說,那天那是飛升的雷劫吧?那松蘿會不會其實還活著?」
        「我們就相信殿下還活著吧。」呂旭安一把攬住陳皓月的肩,「回去了,再待下去下山就晚了。」
        「嗯,回去吧!」
~正文完~
#加蛋陽春麵  #原創小說  #玄幻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加蛋陽春麵44-再見第二順位
  • 下一篇
  • 加蛋陽春麵-番外:辦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