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1-兩位姑娘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一間不大不小,不簡不奢的中型客棧裡,小二拿著抹布在餐桌之間穿梭,天已經黑了,用餐的客人幾乎都離開了,只剩寥寥幾人。
    這時,一黃一粉兩位面容端正,五官立體,看起來秀氣中不失英氣的姑娘進來了。
    不管是小二還是客人都偷偷地用眼睛多瞄了她們兩眼,因為兩人身上的服飾與本地不大相同,繡有繁複華麗的幾何圖形做裝飾,而且腰上掛有款式特殊的武器。但更大的原因是,在江湖中打滾還能這麼精緻的姑娘實在不多了,要說有什麼缺點,就是兩人實在是黑了點,還有一對有些突出的大門牙,以及其中粉衣那人的胸前用一馬平川來形容都不為過。
    掌櫃的放下算盤,肉嘟嘟的臉上堆起熱情親切地笑,「兩位姑娘可是要住店?」
    「咳...是一位姑娘,一位公子。」清亮活潑的嗓音從那個平胸的姑娘口裡發出,很明顯,她是他。
    另一名女子抿嘴輕笑。
    掌櫃卡了一下,尷尬的賠笑,「抱歉抱歉,這位公子,您實在是長得太好看了。」
    「多謝誇獎。」那公子也不介意,一笑而過,「住店,兩間房。」
    「好咧!小二,帶兩位客倌入住!」掌櫃喊道。
    「這位姑娘,人家說你漂亮呢!」那位真姑娘揶揄道。
    「天生麗質,沒辦法的事。」那公子一撩劉海,湊到姑娘耳邊說道,「誰讓我們兔子生來就雌雄莫辨呢?」
    這兩人,男的是呂旭康,女的是陳默。
    呂旭康成年那天說現在各方已經上了正軌,想好好逛一逛這個世界,於是攛掇從小一起玩...或者說從小玩他的陳默一起出海到那些原始人的地盤見識見識。
    然而呂旭康自己的哥哥和他的大嫂,也就是陳默的姐姐當時都不同意,說原始人尚未教化好欺負,不讓他們去禍害人家。
    無奈陳默的姐姐是翠嶼的大頭目,她不放人,呂旭康連一艘船都弄不到,更別說拐陳默跑了。
    也就十年一度的妖族擂台競技大會大頭目會捎上兩人,但出海後得在規定範圍內活動,不能亂跑,也跑不了。
    直到今年,呂旭康過三十八歲生日,他第二十次提起這個要求時,大頭目點頭了,理由是翠蘿那群樹和大漠裡的蠍子把原始人教得不錯,現在去了能溝通,原始人比較不會被自家弟妹欺負。
    於是呂旭康喜孜孜地拉著他的默姐姐搭船出海了。
    這是一個沿海的城鎮,看起來還挺繁榮,衣著打扮很明顯是抄翠蘿的。
    「兩位是從南方來的吧?」小二笑問。
    「算是,你怎麼知道?」呂旭康回答,兩人搭船的時候被海流往北沖了,翠嶼的確算南方。
    「聽說南方人膚色較黑,今天一見果然如此。」小二答到,伸手推開房門,並遞給呂旭康兩把鑰匙,「這間和隔壁那間就是兩位今晚的房間,洗澡水已經給兩位備好在裡面了,如果有什麼其他事櫃台都有人在,儘管吩咐。」
    「謝謝。」呂旭康接過鑰匙,陳默則在後面輕輕點頭。
    「哎,那沒什麼事兩位早點休息,我就不打擾了。」小二道。
    「你忙去吧,辛苦了。」呂旭康說。
    「應該的應該的。」小二一臉受寵若驚,下樓的路上還不斷樂道南方人真是客氣。
    「嗯...他們的確被教得很好。」呂旭康倚著門框評論,「看這通用語一點口音都沒有,順溜無比。」
    「都快四十年了,要是還學不好,早就被猩猩取代了。」陳默抽走一支鑰匙,轉身開隔壁那間房,發現鑰匙錯了,有轉過身來從呂旭康手裡換了,開門進去。
    「不要歧視猩猩。」呂旭康在門口喊了一聲,也回自己房間去了。
    隔天兩人吃早餐時決定了行程,準備一路往北走。
    在熱心的小二幫助下,他們弄了兩匹馬來,一路慢悠悠地往北溜噠,看到美景就留下來欣賞一會兒,遇到市井便停下來熱鬧一番,盤纏快用完了就往路邊一坐吹吹樂器、耍耍雜技討賞,或是抓幾個飛簷走壁的大盜去換賞金,輕鬆快意。
    陳默這一年迷上一種硬梆梆的麵餅,是一個山兔部落做出來的,叫火燒餅,沒什麼味道,裡面和了些白芝麻,越嚼越香,沒事就一邊騎馬一邊掰著餅吃。
    呂旭康很是不能理解這種餅好吃在哪裡,沒滋沒味就算了,咬一口那東西簡直要把一口牙給崩下來。
    雖然不愛吃,但呂旭康很會做,沒辦法,誰讓默姐姐愛吃?
    因此每次到客棧投宿,呂旭康都要借人家廚房烤幾個火燒餅,以便陳默路上啃著玩。
    這天,兩人翻過一座山,陽光從樹梢間灑落,在一片被雪白花瓣鋪滿的林子裡,一如往常地一邊遛馬一邊天南地北的鬼扯,時不時陳默還會突然出劍偷襲,嘗試著把呂旭康從馬背上掀下去,兩匹馬早已經習慣背上那兩隻不正常的兔子,也不管他們鬧得多歡,只是穩穩地往前漫步。
    忽然打的乒乓響的人同時住手了。
    陳默皺起眉頭和鼻子,望向前方。
    「好濃的血腥味。」呂旭康不太舒服的揉揉鼻子,「嘖嘖,安逸太久了,現在聞到這個味道還不習慣了。」
    「走!」陳默右手提劍,左手握韁,一夾馬腹衝了出去。
    「我可是一歲多就騎著臭狗上戰場殺人的陰間小鬼,怕什麼?越長越回去了。」呂旭康深吸一口氣,縱馬跟了上去。
    兩人沿著林道出了樹林,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死氣沉沉的村子。
    現在已是初夏,濃烈血腥味伴著屍臭味引來了烏鴉和蚊蠅,天空還有以腐肉為食的鷹類盤旋。
    呂旭康遞了一張不小的帕子給陳默,自己又拿出另一張帕子綁在臉上遮住口鼻。
    兩人簡查了一下,無人生還,死了大概三、四個小時了,都是被亂刀砍死的。
    不過有一點很奇怪,死的幾乎都是成年人,一個小孩的屍體也沒有。
    「這個村子的小崽子都去哪兒了?」陳默奇怪道。
    「會不會被抓走了?」呂旭康道,「算了,人都跑了,我們想追兇手也沒地方追,把人埋一埋就走了吧?」
    陳默點頭,轉身進屋子裡找鏟子或鋤頭來用。
    誰知,屋子的角落裡出現了微弱的撞擊聲。

人物概念圖-陳默
製造陰影的那支筆刷我用不好...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夏季 平時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冬季 妖化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楔子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2-陰陽眼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