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2-陰陽眼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陳默悄悄靠近發出聲音的竹筐堆,小心地一個一個翻開來,終於看到發出聲音的主人。
    是一隻有著橘色花斑的兔子被困在籠子堆裡了。
    那隻兔子見到她很緊張,努力地把自己圓圓的身軀往角落縮。
    「別怕,我救你出來。」陳默放出頭上的耳朵,輕聲安撫,那隻兔子感受到同類的氣息,立刻就安靜下來,任由陳默把他抱出來。
    就在陳默把兔子抱出房子給呂旭康看時,懷裡的兔子砰的一聲變成一個大約十歲的孩子。
    陳默嚇得差點把孩子丟了。
    呂旭康炸毛。
    「你不是說兔子嗎?怎麼變孩子?」呂旭康音調都變了,伸直了手臂指著那兔子變的小孩指控,「那裡是我的!」
    「你幾歲了還要人抱?」陳默翻了個白眼,把小孩輕輕放下來,仔細端詳。
    是個皮膚白皙,雙頰肉嘟嘟的漂亮男孩。
    「你是兔妖?天生的還是自修的?」呂旭康抱著雙臂問。
    小男孩沒有回答呂旭康的問題,指著剛剛藏身的竹筐堆說,「那裡有小孩,他就過去了。」
    「我剛剛檢查過了,那裡沒有人。」陳默搖頭說。
    「他是誰?」呂旭康問。
    「你們看不到的,他才看得到。」小男孩說,「他從小就看得到。」
    「看得到什麼?」呂旭康問。
    「鬼。」小男孩回望呂旭康。
    陳默和呂旭康同時打了個冷顫。
    「『他』就是你的意思嗎?」陳默指著小男孩問。
    「他從還是一隻沒有修為的兔子時就看的到。」小男孩指著自己說,「祂們會教他修行。」
    「我靠,撿了個邪門的東西。」呂旭康抖了一抖。
    「所以你是普通的兔子自己修練成妖的。」陳默說,「你叫什麼名字?幾歲了?」
    「別人都叫他石頭,三百九十八歲了。」小男孩回答。
    陳默:「......」
    呂旭康:「......」
    陳默:「比我倆加起來還大啊...」
    呂旭康:「阿公...不,阿祖啊...」
    小男孩也不裡他們,逕自朝向另一個地方對著空氣說話。
    「沒有辦法,你們也看到了,他雖然是妖,但是本事不怎麼樣,還被人當成野兔抓起來了,沒辦法幫你們報仇。」
    「不然他幫你們把屍體埋起來好不好。」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那些人去哪裡了。」
    「他打不過啊!」
    「那個...石頭,你在跟誰說話?」陳默隔得遠遠的,伸長了胳膊用指尖戳了戳小男孩。
    「唔...那個人。」石頭四處張望了一下,指著離他們最近的男屍說。
    一陣惡寒從脊椎骨爬上陳默和呂旭康的頭頂。
    「你們帶刀,是會打架嗎?」石頭問,「祂們死得不甘心。」
    「祂們...想要怎樣?」陳默問。
    「找到兇手替祂們報仇。」石頭說,「那位大叔說可以帶路,他看的到大叔,能當翻譯。」
    「如果我們不願意呢?」呂旭康問。
    「那大叔也沒辦法,可能繼續跟著他吧?只有他看得到大叔。」石頭說。
    「好,那你跟著我們吧。」陳默說,「我們先把村民葬了。」
    呂旭康一驚,把陳默拉到一邊。
    「這就答應了?」呂旭康不可思議的問。
    「不然怎麼辦?放這個把自己稱為他,幾乎沒有自衛能力的老小子一個人去找兇手送死?」陳默反問。
    呂旭康煩躁的園地賺了幾圈,「好吧!沒辦法了...不過這不就代表以後我們身邊會有鬼嗎?」
    「你一歲就敢殺人了,還會怕鬼?」陳默嗤笑。
    「你別笑我,說得好像自己不怕一樣,剛剛雞皮疙瘩起滿身的是誰啊?」呂旭康反駁。
    「我想通了,反正我也看不到鬼,祂們也動不了我,那怕祂什麼?」陳默說,轉身回去找石頭。
    「我天!你看得比豆娘還開啊?」呂旭康扶額,無奈跟上。
    三人找來了兩把鏟子,一把鋤頭,在村邊的田裡挖了好幾排坑。
    石頭屬於純種的穴兔,雖然妖力比起其他妖較不強悍,但挖起土來確實快的不得了。
    一排十個坑,呂旭康和陳默一鋤一鏟合力挖完一排,石頭已獨自坑嗤坑嗤的挖了兩排,還沒用給他的那把鏟子。
    「嘖嘖,純種就是不一樣。」呂旭康咋舌,一抹額上汗,「我們去搬屍體吧!術業有專攻,挖坑交給他就好了。」
    於是兩人扔了工具,跑到田邊坐下了。
    陳默從懷裡掏出一顆用紅線掛在脖子上的白色陶笛,而呂旭康則抽出一支骨笛,開始合奏。
    田邊長出幾條藤蔓,緩緩往村中移動,把屍體一句句捲來排好。
    石頭聽到樂聲時就好奇地停下來回望,這會兒看到這藤蔓搬屍的奇景驚奇不已,蹬蹬蹬地蹭過來。
    「我也想學!」石頭仰著頭,眼睛放光地說。
    「你不行,我們是兔樹混血,你不是。」呂旭康放下骨笛說。
    「那他也要兔樹混血。」石頭說。
    「你知道什麼是兔樹混血嗎?」呂旭康解釋道,「那是指我們的祖先,甚至是父母本身是木族,木族知道嗎?就是植物精,而你已經出生了,所以你來不及兔樹混血了。」
    「喔。」石頭聽懂了,也沒露出失望的表情,只是蹬蹬蹬地又回去挖坑了。
    三人將村人葬完,用木板刻了個墓碑插在最前面,太陽已然西下。
    原本陳默要讓石頭和她共乘一匹馬,呂旭康卻說什麼也不肯,直接把那老孩子拉上自己的馬。
    陳默不解,聳聳肩也就不追究了,直接上路。
    下一個鎮子出現在眼前時,天已經完全黑了。
    奇怪的是,這一路過來,雖然各地民風不同,但夜間多多少少都有人在外面乘涼、聊天,稍微繁榮一點的像這樣規模的鎮子,晚上還會有鬧市。
    然而現在只是剛剛入夜,這裡所有的房屋都已緊閉門窗,路上黑壓壓空蕩蕩一片,連一絲燭光都沒有洩出來。
    呂旭康找到最大的客棧,抬手的把門拍的砰砰響。
    「有人嗎?我們是外地來的,想要住店。」呂旭康喊道。
    拍了許久沒人回應,正當三人準備放棄時,門後傳來輕微的摩擦聲。
    門上多了個隙縫,一隻有些發黃的眼睛出現在縫隙後。
    門後的眼睛打量了一下門外的兩大一小,又確認一下他們身後的街道空無一人,這才拉開木栓,微微開了條門縫道,「進來吧。」
    三人進屋後才看清,應門的是個老太太,她一直神經質地看向門外,三人一進來立刻將門重新拴上堵好。
    「你們這兩個姑娘怎麼這麼晚了還帶著個小姑娘在外面晃?多危險哪!」老太太責備道,語氣裡盡是擔心。
    「我們是一個姑娘,一個公子,和一個小公子。」呂旭康糾正道,「婆婆,我們是外地來的,臨時有事誤了行程,這才在入夜後進鎮裡,不過我們一路過來也沒看過這麼早家家戶戶就閉門就寢的啊?」
    「你們外地人不知道,我們這一帶,常常丟人。」老太太抬起混濁的眼珠子道。

人物概念圖-呂旭康
還是沒抓到陰影筆刷的技巧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夏季 平時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冬季 妖化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1-兩位姑娘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3-丟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