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3-丟人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丟人?」陳默納悶,「全鎮都怕丟人?怕丟人就閉門不出?」
    「是啊!我們這裡,特別容易丟孩子,除了孩子,漂亮的男人或女人也會丟。」
    啊!原來此丟人非彼丟人。
    「丟孩子和漂亮的人?」呂旭康問,「丟的人年齡大約界在幾歲到幾歲?都是晚上丟的?」
    「下到五六歲的幼兒,上到六、七十歲的老人,只要長得端正都有可能,像你們這樣年輕好看的一家子更是危險。」老婆婆回答,「什麼時候都能丟,所以我們這裡的人出門都要戴斗笠面巾,而且能不落單就不落單,能不出門就不出門,天還沒黑就趕緊回家封緊門窗,不敢弄出一絲煙火和聲響,否則怎麼丟的都不知道。」
    「這樣啊!我們知道了,謝謝婆婆,我們會注意的。」呂旭康說,「婆婆,請問還有房間嗎?」
    「正好剩一間大房,給你們一家三口正合適。」老婆婆說,轉到櫃台後從抽屜裡拿出一把鑰匙,「三樓左轉走到底,你們自己上去吧。」
    呂旭康點了一盞蠟燭,牽起陳默的手慢慢地走向三樓。
    「前面是樓梯,要上樓了...小心,要轉彎了...再一階就沒有樓梯了。」呂旭康在陳默耳邊低聲說,拉著一大一小找到房間。
    「唔...這房間是真的大,有兩張床,一張桌子四張椅子...」呂旭康環視了一圈,「你們兩個一人睡一張床吧,我在桌上趴著休息就可以。」
    「石頭?」陳默從壞裡掏出一塊火燒餅,「晚上也沒吃,你餓了吧?這給你。」
    「你幹嘛?你想咬斷他的乳牙嗎?」呂旭康低聲驚呼。
    「他比我們還大,我們的才是乳牙。」陳默說。
    石頭一聲不吭接過火燒餅,掰了一小塊放進嘴哩,咬了幾口似乎挺喜歡,抱著餅跑到床上啃去了。
    「別到床上去吃,小心掉屑,晚上螞蟻來咬你。」陳默朝石頭離開的方向說道。
    「我天?真的只有我咬不動那餅嗎?」呂旭康訝異道。
    「不怪你,你年紀最小嘛!乳牙還沒換全」陳默說。
    「是啊!我還是寶寶,默姐姐要多照顧我。」呂旭康把陳默扶道床邊,「老婆婆說這一帶都常丟人,估計晚上都是這個樣子,你明天把藥煎來喝吧,不然有什麼突發情況就太危險了。」
    「嗯,知道了。」陳默爬上床,摸到被子鑽進去,「晚安,還是寶寶要睡床啊?」
    「默姐姐要讓我睡床嗎?」呂旭康問,語氣中有一絲期待。
    「嗯...可以啊,你扶我去桌邊吧?」陳默掀起被子坐起來。
    「別,你睡吧,我只跟默姐姐睡,不要跟默姐姐搶床。」呂旭康輕笑,把陳默按回去。
    「不過這床實在大,只睡一個人的確浪費。」陳默說,「不然你再去要一條被子,我睡裡面一點,外面讓你睡。」
    呂旭康愣了一下,隨後喜道,「好啊!」
    呂旭康出了房門後,房間對面的石頭說話了。
    「樓下有好多人。」石頭說。
    「什麼樣的人?」陳默問。
    「小孩。」石頭說。
    「有多少?」陳默問。
    「八十七個。」石頭說。
    那小小的大廳塞了八十七個孩子?陳默腦子裡浮現蕨類背後的孢子囊。
    「他們跟你說什麼?」陳默問。
    「他們說不記得自己是誰,為什麼在這裡,只覺得自己應該曾經住在這裡。」石頭說。
    嘎的一聲,呂旭康抱著被子回來了,樂顛顛的往床上一躺,「你們在聊什麼?」
    「石頭說他在樓下看到八十七個小孩。」陳默說。
    呂旭康呼吸一滯,整個人往陳默的方向一擠。
    「你這樣我都翻不了身了。」陳默皺眉抱怨,「外面那麼大,滾出去一點。」
    呂旭康委委屈屈的往外挪一點,嘴裡咕噥道,「能不能不要在我睡前告訴我,我剛剛可能穿過八十七個鬼啊?」
    「反正你也沒感覺,被穿膛而過的是祂們耶!祂們都沒怎樣你在意什麼。」陳默拉起被子蓋住頭,「睡覺啦!」
    「謝謝你的安慰,我感覺更不好了…」呂旭康也拉起棉被,悶聲道。
    隔天早晨醒來的時候,石頭發現另外一床的兩個人都不見了。
    他揉揉眼睛,似乎得到什麼東西的提示,走到窗邊打開窗戶,踮起腳望出去。
    窗外是客棧的後院,那兩個失蹤的傢伙正在晨練。
    兩人先是一起練了一套大開大闔、力道十足的招式,然後對了一陣,呂旭康就先離開了,陳默又自己練了另一套輕盈靈巧,帶有些詭譎意味的招式。
    石頭看癡了,趁陳默一套練完停下來喝水,咚咚咚的跑下樓找過去。
    「剛剛那個,他可以學嗎?」石頭問。
    陳默轉過頭來,揚起一邊眉毛,「你醒了?」
    「他想學這個,這也要兔樹混血嗎?」石頭指著陳默的劍問。
    「你是想要她手上學那個,還是我手裡這個?」呂旭康提著一布袋東西過來,似乎還是熱的,散發著淡淡的麵粉香,他一手將布袋放到院裡的桌上,一手抽出腰間的刀。
    石頭看了眼陳默提著的劍,又看了下呂旭康手裡的刀,指著刀說,「這個。」
    「你想學刀啊?為什麼?」呂旭康問。
    「漂亮。」石頭回答。
    「哈哈哈,是吧?我也覺得刀的流線型很美。」呂旭康笑道,「不過默姐姐的劍招比刀式更飄逸好看。」
    「他想學刀。」石頭說。
    「那你拜默姐姐為師吧!她最厲害的是劍,也會刀,射藝也在行,連鐵扇也偷過師,就不知道她有什麼武器不會用。」呂旭康指著陳默說。
    「拜師!」石頭立刻對著陳默喊。
    「那你以後要喊她師父。」呂旭康說。
    「師父!」石頭馬上照做。
    「我的刀是她教的,所以你以後要叫我師兄。」呂旭康又說。
    「師兄!」石頭對著他喊。
    「哎!」呂旭康開開心心的應了一聲,湊到陳默身邊,「我被阿祖輩的叫師兄了吔呵呵呵~」
    陳默一掀眼皮,「可為師怎麼沒聽你喊過一聲師父?」
    「哎呦默姐姐就是默姐姐,喊師父多生分啊是不是?」呂旭康撒驕。
    陳默屈指敲了一下呂旭康的額頭,「孽徒。」
   「嘻嘻嘻,你好好教徒弟,我去給你煎藥。」呂旭康拍拍陳默,踏著輕快的步伐走了。
    「你讓我教你刀?」陳默問石頭。
    「他想學刀。」石頭點頭。
    「那麼第一件事,把你的自稱把『他』改成『我』。」陳默說。
    石頭瞪著疑惑的雙眼看回去。
    「你不改我不教。」陳默說。
    「喔,他知道了。」石頭回答。
    「『我』知道了。」陳默糾正。
    「我知道了。」石頭照說。
    「好,那我先教你基本功...」陳默嘴角揚起一陣壞笑。

人物概念圖-石頭
我覺得我換一種製造陰影的方法好了,那筆刷大概不是這麼用的...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夏季 平時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冬季 妖化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插圖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2-陰陽眼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4-魔鬼訓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