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4-魔鬼訓練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接下來的行程裡,陳默和呂旭康老樣子,在馬背上該幹麻幹麻,不過他們的馬後面多栓了另一匹馬。
    馬上沒人。
    石頭在陳默和呂旭康的馬前面跑,雙臂平舉,手上還抓著一個大包袱。
    那包袱是陳默千辛萬苦把原本塞在乾坤腰包裡的行李挖出來包成的,裡面除了四季的換洗衣物,還有野炊用的鍋碗瓢盆。
    呂旭康曾提議要不讓孩子在馬屁股後面跟?不然被三匹馬追壓力多大啊?
    陳默果斷拒絕,說只有石頭看得到鬼,他得帶路。
    這樣跑了十幾天後,陳默不知去那兒弄來一條鞭子,在後面咻咻的抽,石頭不但得跑,得平舉,還要躲偷襲。
    呂旭康偷偷的慶幸了一下,覺得默姐姐小時候對自己真的是挺好的。
    後來呂旭康委婉地表示過不要虐童,虐老人也是不道德的。
    但陳默有她的理由,她說石頭是純種穴兔,天生氣力不足,所以除了要提升力氣,還要拿穴兔原本就擅長的靈巧、速度和耐力來補,這樣訓練剛好而已,反正死不了。
    呂旭康無言以對,只能默默同情被抽成陀螺轉的石頭。
    又過了十幾天,石頭從原本跑一天變成跑半天,另外半天在馬背上。
    第一天學騎在馬上不掉下來,第二天學自己操控馬匹漫步,第三天學加速奔跑,第四天陳默就追著石頭的馬屁股抽了。
    可憐石頭和他的馬,屁股都不能看了。
    陳默在馬廄裡給馬屁股上藥,那藥是鮫人給的傷藥,神奇的很,塗薄薄一層,這種普通傷口立刻就好了。
    石頭的屁股由呂旭康負責。
    屬於小孩白嫩嫩的屁股青一塊紫一塊,脫皮脫出了血痕,簡直慘不忍睹。
    「你每天被你師父搞成這樣,有沒有後悔?」呂旭康問。
    石頭趴在枕頭上,歪著臉看向呂旭康,「不會。」
    「為什麼?」呂旭康覺得這小孩老實過頭了。
    「師父說他...我,下個月就可以碰刀了。」石頭興奮的說。
    呂旭康搖頭嘆氣,一個大瘋子,一個小瘋子。
    沒過一個月,石頭還沒摸到刀,三人就跟著鬼魂來到一座山下的小城鎮。
    這個城鎮是這些日子以來他們看過最繁榮的城鎮了,街上人滿為患,街上小販的吆喝聲此起彼落,和之前那些害怕自己莫名其妙消失的村鎮形成巨大的反差。
    但是這熱鬧的地方給人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我怎麼覺得一直有視線盯著我們?」陳默悄聲問身邊的呂旭康。
    呂旭康也感覺到了,有些遲疑的回答,「會不會是因為我們很明顯是外地人?」
    「那也應該只是好奇,不會讓我感覺到殺氣。」陳默悄悄牽過石頭的手,低聲吩咐,「都小心一點,」
    然後陳默的另一條胳膊就被挽住了。
    呂旭康理直氣壯的回視陳默質問的眼神,「小心一點,都拉好了才不會走散啊!」
    「那些小孩說他們覺得山上有什麼,大叔也說他回去遇到我們之前就看到那些殺人的上了山。」石頭說。
    陳默連忙摀住石頭的嘴,「別在外面說這個。」
    四周氣氛變了調,離他們最近的攤販和路人這下子全部明目張膽的看向他們了。
    「哎呀,默姐姐,就跟你說不要在睡前給小孩子說什麼恐怖故事,你看看,把小孩子嚇到了吧?現實和故事都分不清楚了。」呂旭康突然說,一把抱起石頭,輕輕拍著他的背,「不怕不怕,娘親昨天嚇你的,山上沒有吃人的怪獸,也沒有殺怪獸的人。」
    石頭不明所以,想問,臉卻被呂旭康狠狠按進胸膛。
    陳默卻明白了,順著演下去,「對不起啊!娘昨天嚇你的,沒睡好嗎?我看天也快黑了,不然先找一家客棧投宿,明天再趕路吧?」
    「好啊。」呂旭康點頭,轉身問旁邊賣香囊的攤販,「這位姐姐,請問你們這裡最近的客棧在哪裡?」
    賣香囊的女人給他們指了個方向,呂旭康道謝,並跟她買了個繡了隻兔子的香囊,三人便順著女人指的方向找到一間看起來十分豪華的客棧。
    陳默不想在外面多待,石頭有滿肚子疑問,所以呂旭康要了一間房,讓人送一桌菜上來後就不要打擾。
    送菜的小廝離開後,陳默在房內打了個結界,防止外面的人偷聽或闖入。
    「有個阿姨跟我說這菜不能吃,水也不能喝。」石頭說。
    「裡面有什麼?」陳默問。
    「蒙汗藥。」石頭說。
    「哇!第一次進黑店誒!新人生成就達成。」呂旭康有氣無力的歡呼一聲。
    於是三人排排坐在床邊,一人抱一個火燒餅慢慢啃。
    「為什麼剛剛在外面不讓他說話?為什麼說師父是娘親?」石頭問。
    「我」,陳默淡淡打斷。
    「為什麼剛剛在外面不讓我說話?為什麼說師父是娘親?」石頭重新問一遍。
    「要騙外面的人。」呂旭康解釋,「這裡的人有問題,不能讓他們知道我們是來做什麼的。」
    「他們是兇手嗎?」石頭問。
    「應該不是,但他們可能知道兇手是誰,甚至和兇手是朋友。」呂旭康回答,「不要打草驚蛇...為什麼我覺得這餅越吃越硬?」
    石頭的頭忽然重重的點了一大下。
    「忽然好想睡...」石頭眨巴著眼睛說。
    陳默和呂旭康同時抬頭對視。
    「石頭,我們著人家的道了,運妖氣把毒逼出來,不要睡著。」陳默吩咐,站起來時腿一軟晃了一下。
    呂旭康伸手扶了一把,不可思議的環視了一圈房間,「我們到底什麼時候中招的?他娘的還以為不吃東西就沒事了。」
    房間裡沒有燃香,就只有兩張床、一張桌子、四張凳子、一個屏風、一個浴桶、四座燃著的燈架和一扇緊閉的窗。
    「把燈滅了。」陳默一推呂旭康,自己朝最近的燈架走去,翻開燈罩一口吹滅了燈。
    「原來藏在這。」呂旭康恍然大悟,趕忙照做,「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將計就計,看他們想幹什麼。」陳默說。
    「我也是這麼想的。」呂旭康笑道,「真是心有靈犀。」
    陳默一腳踹向呂旭康,「別廢話,逼毒去,逼完來幫我撐結界。」
    呂旭康也知道事情嚴重性,當下不再玩笑,打坐運功。
    然而,客棧的人似乎對自己的手段極度自信,沒多久,放出頭頂兔耳的陳默和呂旭康就聽到一樓掌櫃和小思準備上來收拾他們了。
    「小八,帶人上去看看那家子。」掌櫃叫道。
    那叫小八的走近到掌櫃身邊,低聲到,「那兩個大的像是習武之人,這樣的時間夠嗎?」
    「他們如果吃了飯,管他是不是習武之人,半個小時絕對倒。」掌櫃說,刷的一聲,應該是開了一柄摺扇,「如果他們夠謹慎發現菜有問題,也躲不過無色無味的燈油,這麼久時間,三頭大象也放倒了。」
    陳默:「......」
    呂旭康:「......」
    陳默問身邊兩個,「你們怎麼樣?我要撤結界了。」
    石頭:「我逼完了。」
    「九成,差不多了,倒是你呢?撐得住嗎?真的不行不要冒險。」,呂旭康有些擔心的問。
    「七成,撐得住,等一下都裝死,沒有暗號或生命危險動都不要動一下,知道嗎?」陳默叮囑道。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3-丟人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5-還童露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