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5-還童露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插圖
    門被推開了,燈已滅,昏暗的房間裡,小孩在床上呼呼大睡,而兩個大人分別倒在兩座燈架下。
    「竟然猜到是燈的問題。」小八有些訝異,又看到桌上的飯菜,果然分毫未動。
    「挺有兩把刷子,可惜了,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反正今後你們也威脅不了寨主了。」小八蹲下來對著腳邊的陳默說,伸出手摩娑陳默的臉頰,「挺好看的姑娘,寨主有福嘍。」
    陳默被騷的發癢,內心火起,硬生生憋著,她認得這個小八的聲音就是給他們送菜的那個小廝,心想著事情處理完了再來找你算帳。
    那小八不知道自己被記恨上了,在房間裡開出一條密道,忙著指揮身後的人把三人抬進去。
    路上,其中一個人問小八,「八哥,你說寨主這胃口是不是有點兒大?只要長的算好看,男女不忌﹑老少通吃,嘖嘖嘖。」
    小八一掌巴在那人頭上,斥責道,「寨主的事不准隨便議論,以後這種話連想也不要想,小心一家子給你陪葬。」
    密道一路通到一個密室,眾人把三人一丟就離開了。
    陳默感覺了一下,認為四周沒有什麼能威脅他們的東西了,於是巧咪咪的睜開一隻眼睛,偷偷打量密室。
    這密室不只有一個入口,看來是能通到不同的房間,裡面七橫八豎躺著許多男女老少,身上服飾有窮有富,無一例外屬於中上之姿,全部都熟睡著。
    「起來吧,安全了。」陳默小聲道。
    呂旭康和石頭立刻坐起來。
    「這是集中場嗎?這是要送去給那個『寨主』?」呂旭康看了看這滿室的人,搔著下巴道,「我同意剛剛那人的問題,這寨主胃口真的太大了。」
    陳默從腰包裡抽出三張話了咒文的紙人,讓另外兩人一人拿一張,滴一滴血在上面。
    血珠一碰到紙人便立刻散開,迅速的染紅整張紙,然後紙人開始脹大,最後變成熟睡的陳默、呂旭康和石頭。
    「哇!」石頭驚嘆。
    「以後再教你,我們先藏起來。」陳默又從腰包裡掏出三張符往自己和另外兩人的額頭拍去。
    密室和睡了一地的人瞬間變大。
    「蟻人符?你從哪裡弄來這種東西的?」呂旭康瞪大了眼睛拍拍自己的額頭,「聽說這只有翠蘿蟻族才會畫...」
    「上次蟻族族長在擂台競技時送我姐,我姐又給我的。」陳默說,「我們先躲進那個大我的腰包裡去。」
    使用蟻人符有個缺點,就是用不了妖力,所以三人爬上紙人腰包裡時幾乎筋疲力竭。
    「先睡一下,我守夜。」呂旭康喝了一口水後說。
    陳默毫不客氣,拉了石頭倒頭就睡。
    那些人也不急著處理他們,陳默睡醒了替呂旭康的班,後來連石頭也睡飽了,密室才有了新動靜。
    「手腳麻利點兒,趕緊台上車去,小心不要磕碰到了。」這次是掌櫃的聲音。
    人們依照男女和是否成年分成四輛馬車,一開始經過街市,然後再到郊區,接著開始爬山。
    山路很顛,沒有妖力護體,妖也就像普通人類一樣,陳默被晃的頭暈,奄奄一息的靠著呂旭康。
    為什麼呂旭康和石頭就沒事?陳默有些煩躁,忍下一陣噁心。
    呂旭康也不知道怎麼辦,只好讓陳默靠著自己的肩,吊著手幫她按摩太陽穴。
    馬車忽然停了。
    「站住!誰?」外面有人喊道。
    「茄子。」車夫回答。
    「去哪裡?」外面那人再問。
    「茅廁。」車夫答。
    「幹什麼?」那人又問。
    「洗澡。」車夫答。
    「這是什麼暗號?用什麼洗啊?」呂旭康啼笑皆非。
    「兄弟做什麼的?」外頭那人的語氣友好了不少。
    「送新人去樂童山莊。」車夫說。
    「嘖嘖,哪一車是女的?」那人問。
    「我這車。」車夫說。
    然後馬車的簾子被撩起來了,一個包著頭巾的鬍子大漢探頭進來,嘖嘖道,「看看這一個個水靈的,寨主好福氣。」
    簾子被放下了。馬車重新啟動。
    馬車又經過三個哨站才到點,每經過一個哨站,人聲就少一些,取而代之的是嘰嘰喳喳的鳥鳴,以及潺潺溪水聲。
    到最後,竟還有孩子的嬉戲聲。
    有個女人提了一個木桶上馬車,木桶裡裝滿了鮮豔粉紅色的奇怪液體,給每個昏睡的人們嘴裡灌進滿滿一碗。
    被灌入粉紅液體的人先是臉色漲紅,接著紅潤蔓延到全身,然後將軀體縮到最小,並從嘴裡吐出粉紅色的絲線把自己包起來。
    一個一個粉紅色的大繭甚至還微微發著光!
    「這是什麼?這在幹麻?這會爆炸嗎?」呂旭康發出了三連問。
    陳默還是暈,抬手摀住呂旭康的嘴讓他別吵。
    「我不是吵,紙人會有反應嗎?會不會露餡?」呂旭康移開陳默的手問。
    陳默此刻像是灌滿糨糊的腦袋才想起這樁。
    「真麻煩,要露餡了。」陳默敲了敲額頭,「等一下那女人來灌我的紙人時我們先偷偷轉移到她身上,下了車再找地方藏起來。」
    說話間,女人就端著碗挪過來了。
    呂旭康左腋下夾著石頭,右手環過陳默的腰,趁女人專心灌藥時溜進她的腰帶皺褶。
    女人沒有發現異狀,直到她灌完一車的女子,才疑惑地咦了一聲。
    「怎麼沒反應?」女人奇怪的湊到紙陳默面前,又給她灌了一碗。
    紙人一灘爛泥,一點反應也沒有。
    「這麼多年了,這還是我遇到的第二個。」女人嘀咕道,提著木桶下車了。
    開始有人去把粉紅色的大繭搬下車,而那女人去找一個叫清哥的人報告車上有一個啞種。
    「又一個?」清哥奇道,「剛才男人那邊也有報告說有啞種,這一批是怎麼回事?」
    「上次那個啞種自己醒了,還打傷好多人。」女人有些擔憂地說。
    「把啞種抬過來我看看。」清哥吆喝道。
    呂旭康的紙人很快被搬過來了。
    「這兩個是一起抓到的?」清哥看著服裝相似的兩人自言自語道,「好像不是這一帶的人,南方來的?南方人不適用還童露嗎?」
    「怎麼辦?」女人問。
    「先移進去,找人看著,我去報告寨主。」清哥說。
    女人於是離開了,點了幾個人跟著,開始巡視房間。
    房間的床上擺著的就是那些粉紅色的大繭。
    那女人進到房間,拿出一把大剪刀,直接剪開。
    女人每剪開一個,旁邊的人就會幫忙清掉大繭,給孩子蓋好棉被。
    一連進了好幾個房間,繭裡,都是七到十一歲不等的孩子。
    「難怪叫還童露。」呂旭康咋舌。
    「趁他們不注意,我們留下來。」陳默說。
    女人至始自終都不知道自己的腰帶給人搭了便車。
    三個小人躲進櫃子,透過縫隙向外看。
    過了半個小時,一個手提食盒的小女孩推門進來。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插圖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4-魔鬼訓練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6-樂童山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