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7-枯井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屋內熄燈了,呂旭康把屋瓦蓋回去,搖頭嘆道,「誰會給小孩子說這麼黑暗的床邊故事?那個小王子我看有百分之九十九就是小時候的他。」
    「那還真的挺慘的。」陳默說。
    「所以他現在是在彌補小時候沒有玩伴的遺憾?」呂旭康疑惑道,「那是小孩不夠他抓,所以抓大人充數,再把大人變小?」
    「可能吧?畢竟不好看的他還不要。」陳默聳聳肩,忽然她眼角餘光瞥到一個人影。
    是石頭。
    「嘖,這小孩不睡覺跑出來幹什麼?」呂旭康罵道。
    兩人擔心石頭安危,便悄悄地跟在他後面,看他想幹什麼。
    「你們帶我來這裡幹什麼?」石頭在大樹後面對著空氣悄聲說道。
    陳默的手臂一沉,就見呂旭康整個人抱了上來,完全在炸毛邊緣。
    陳默無言,留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把注意力放回石頭身上。
    「你要他…要我去救他們?可是我怎麼下去?」石頭對著空氣問,然後像是得到什麼回覆,他又往旁邊走了一點距離。
    荒煙漫草裡,埋著一口井。
    井已經沒再用了,上面堵了塊大石頭,防止有人掉下去。
    石頭有些為難的看著那顆巨石,有些無奈的對旁邊的空氣說,「我試試看,要是搬不動,就只能等明天早上去找師父了。」
    「要是搬得動也應該先找師父。」陳默拖著呂旭康從樹後走出來,一掌巴歪了石頭的小腦袋,「我讓你自己注意安全,你就是這麼注意的?晚上不睡覺在幹什麼?被人跟蹤了都不知道。」
    「師父!」石頭眼睛亮了,似乎不在意被打的那一下,開心的抓住陳默的手,「有小孩來找我,帶我來這裡,要我救下面的人。」
    「這個井下面?」陳默問。
    「對啊!」石頭說。
    「怎麼又是井?」陳默嘀咕。
    「那個…石頭啊,這裡有多少人啊?」呂旭康探出個腦袋問。
    「三十四個小孩。」石頭誠實的說。
    呂旭康無聲慘叫。
    「會怕還問,賤。」陳默嫌棄道。
    說完,陳默甩開貼在她身上的呂旭康,伸手去扛巨石。
    巨石被微微掀出一點小縫,但連石頭都鑽不過去
    「過來幫忙啊!」陳默轉頭,咬牙對呂旭康道。
    呂旭康才回過神來,側著身子蹭過來。
    「師兄,側身沒用,剛剛,穿過六個。」石頭說。
    好不容易抬起來的巨石又沉了幾寸。
    「閉嘴!」陳默罵道。
    兩人移開巨石,陳默摸出一張明符扔下井去。
    井早已乾涸,井壁上被人鑿了一排階梯一樣的凹洞,直通底部。
    呂旭康打頭陣,石頭夾中間,陳默殿後,排成一直排下到井底。
    井底的壁上,有個鐵閘門,閘門拉開,是個鐵籠,籠裡有個轉盤,轉盤後面是大大小小的齒輪。
    「這東西真讓人不舒服。」陳默責道。
    「像捕獸籠。」呂旭康附和,「打從骨子裡對這東西害怕呀!」
    「祂們要我們進籠子裡,轉那個轉盤。」,石頭說。
    「我可以打鬼嗎?」呂旭康問道。
    「祂們沒有實體,普通刀劍拳頭都打不到。」石頭老實回答。
    「既然來了就進去吧。」陳默一腳踏進鐵籠,發出令人心神一顫的嘎嘰聲。
    「唉...」呂旭康一把沒拉住。
    「祂們有求於我們,不會害我們。」陳默說。
    石頭默默地走進鐵籠。
    「好吧好吧。」呂旭康無奈妥協,也進了鐵籠。
    石頭拉上閘門,陳默轉動轉盤。
    齒輪是鐵鑄的,有些生鏽了,因此轉盤轉起來有些費力,還會發出一些奇怪的噪音。
    陳默和呂旭康合力忙了五分鐘才透過轉盤將鐵籠移動至目的地。
    新的鐵閘門外,有一個小房間,躺了二十幾個孩子,全都奄奄一息,有些甚至連聽到聲音睜眼查看的力氣都沒有。
    陳默注意到那些孩子的嘴唇乾裂,從乾坤腰包裡拿出一壺水交給石頭,讓他給每個孩子餵兩口。
    陳默和呂旭康都不通醫術,號脈也號不出個所以然,只知道這些孩子非常虛弱,應該好幾天沒吃東西了,而且身上多處外傷,傷得非常詭異。
    陳默琢磨不出這傷怎麼弄的,正納悶呢,旁邊的呂旭康卻是神色劇變,低聲罵了句禽獸。
    這一罵,陳默也想通了。
    「這裡不能待了。」呂旭康說,「得趕緊把他們帶出去,帶離這裡。」
    「姐姐,你們是來救我們的嗎?」一個精神稍微比較好小男孩拉住呂旭康問。
    「是來救你們的,但我是哥哥。」呂旭康說,又指了指在旁邊敲牆的陳默說,「那個才是姐姐。」
    陳默敲了一陣,鎖定了一面牆,回頭對呂旭康道,「這後面是空的。」
    「那裡有個暗門,我們是從那裡被帶進來的。」那個小男孩說。
    「你知道怎麼開嗎?」呂旭康問他。
    「我不知道怎麼從裡面開。」小男孩回答。
    「沒關係。」陳默退了幾步,確認附近沒有孩子,拔劍一揮。
    所有孩子眼裡的希望瞬間幻滅。
    劍光閃過,什麼事都沒發生,連隻蚊子都沒削死。
    「別急別急。」呂旭康老神在在地抱胸靠在另一面牆上說。
    牆上出現了一條細微到沒有人發現的裂縫,然後,部分牆碰噹一聲,向後倒了,出現一個長方形的大洞,洞後面是陰暗的通道。
    「這通到哪裡?」陳默問。
    孩子們嚇傻了,陳默問了兩遍才有人小聲地回答說通到啟哥哥的遊戲屋。
    「等一下我從外面出去引開李德啟,旭康你帶著孩子們躲進遊戲屋,直接在屋子裡設結界保護所有孩子。」陳默說。
    「李德啟身為一寨之主,整座山,包括山下那個鎮子都是他的人,我們要怎麼逃出去?」呂旭康問。
    「他既是一寨之主,那沒了他,這寨不就群龍無首了?」陳默說。
    「不對,你想想,在我們翠嶼,雖然所有人都以大頭目為尊,但如果大頭目不在,還有少頭目,少頭目不在,還有庫巴,庫巴不在,還有大長老,就算大長老也不在,每個部落也都還有自己的頭目和長老,怎麼樣也不可能做鳥獸散。」呂旭康說,「我們不可能直接屠整座山。」
    「祂們說,遊蕩時發現後山小路,通隔壁山頭,有座破廟,能躲一躲。」石頭忽然插嘴。
    「囚禁孩子應該只是李德啟的個人愛好...不然這樣,你帶著山莊裡的孩子們從小路走,路上留點記號,我殺了李德啟就找過去。」陳默說。
    「那然後呢?這些又不全是真的孩子,而且還失憶了,連要送回哪裡都不知道,你有什麼想法?」呂旭康問。
    「反正先離開這裡,等孩子安全了你我在偷偷回來調查還童露。」陳默說。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呂旭康從懷裡抽出一隻微黃的短笛,離的近孩子們倒抽了一口氣,因為那進竟是一節骨頭做成。
    陳默從原路退出去,呂旭康放出兔耳朵,注意聆聽外面的動靜。
    很快外面就起了一陣騷動,接著是兵器碰撞的聲音,直到聽到拉門拉開的聲音,呂旭康才將骨笛湊到唇前。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6-樂童山莊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8-小王子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