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8-小王子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山上所有睡夢中的孩子都聽到了迷惑性十足笛音,紛紛從被窩裡爬出來,懵懵懂懂地繞過顯眼的地方,往後山前進。
    那位溫和俊美的寨主此刻正在草地上和陳默對打。
    大半夜從被窩裡被吵起來,還發現自己的屬下死了一票,任誰內心都不會太美好,李德啟臭著一張臉,把彎刀耍成絞肉機,咻咻地捲向擾人清夢的罪魁禍首。
    陳默有意看看這所謂的寨主水準如何,於是把劍卡進去跟著他轉。
    忽然間就想到繞著恆星公轉,自己也轉個不停的星星,於是陳默笑了。
    李德啟打了半天打不下一個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的女子,對方竟還嘻皮笑臉,簡直是羞辱,他大喝一聲,盪開陳默的劍,朝對方劈砍。
    沒砍到東西,總覺得有什麼打了頭頂一下,下一秒,心口一涼。
    李德啟驚愕地回頭,陳默就站在他身後,手裡握的長劍已有一半沒入他的身體。
    本身是習武之人,李德啟知道這一劍,重傷,卻不致命,也許對方並不想要他的命,還有商量的機會。
    「你究竟是誰?想要做什麼?」李德啟問。
    「本以為一寨之主應該挺能打,沒想到這麼廢物,真是無趣。」陳默一把抽出長劍,血珠沿著劍尖滴落,一滴也沒有殘留,在微弱的月光下閃著冷冷的光芒。
    李德啟自己點了幾處大穴止血,問對方,「姑娘大半夜地闖上山來,殺我眾多兄弟,就只是為了看看我這個寨主打架的能耐?」
    「還童露,哪來的?解藥呢?」陳默問。
    「怎麼?我請來作客的孩子中,有你的故人?」李德啟笑問。
    「誰知道呢?我只想知道,那個粉紅色的液體,哪裡來的?怎麼解?」陳默彎下腰,倒提著劍,用劍柄抬起對方的下巴,湊近了問。
    李德啟眨了眨眼,忽然啊了一聲,「你是那個啞種?你的同伴呢?那個男的?」
    「不要以為我不會殺你,回答問題。」陳默威脅道,手腕一轉,白森森的劍刃抵上李德啟的脖子。
    「我的屬下跟我說你們死了,看來是假死。」李德啟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坐下,「你的同伴怎麼了?變成可愛的孩子了?還是全身起了粉紅色的疹子,一碰就掉下一大片血肉?加上你們,我也只見過三個啞種,我實在不太清楚那個藥在你們身上會發生什麼事。」
    「你信不信你再廢話,我就讓你生不如死?」陳默瞇起眼睛說。
    「你自己還有你朋友的身體狀況你清楚,我是不是廢話你也清楚。」李德啟說,「如果是變成孩子了,那沒什麼問題,一個月後發幾天燒就變回去了,你不用在這裡糾纏我。」
    「如果不是呢?」陳默皺眉問。
    「啊!他起疹子啦?跟上次那個一醒來就到處砍人的啞種一樣呢!那我真的沒辦法,普通人要喝藥兩到三年才會這樣的,救不了了,你與其在這裡跟我浪費時間,不如回去見他最後一面。」李德啟說,話音未落,嘴裡含光一閃,兩根銀針直撲陳默臉面而去。
    陳默張嘴一咬,直接叼住銀針,往旁邊一吐,嫌惡地說了句,「噁心。」
    「姑娘好身手,好定力。」李德啟讚道。
    「是嗎?」陳默笑咪咪的徒手拔掉李德啟右手大拇指的指甲。
    李德啟倒也是個人物,除了臉部肌肉緊了一下,沒發出半點聲音。
    「我沒有騙你。」李德啟說。
    「那好,還童露的材料是什麼?那兒來的?」陳默問,輕輕地撫摸著李德啟的手指,「別再做無謂的事,不然拔完剩下的九片手指甲,還有十片腳指甲,還有三十二顆牙齒...」
    「我不記得藥方了,不過房裡有,你讓我回去拿。」李德啟說。
    陳默把人拎起來,用劍抵著他的後脖子,做了個請的手勢。
    李德啟以散步的姿態走回屋裡。
    然而他一開門就發現了問題。
    「你的同伴沒事?你們把孩子們帶去哪了?」李德啟問,蘊含了為不可察的怒意。
    「你先把藥方給我,我再告訴你。」陳默看著對方的眼睛說,「你沒有選擇。」
    李德啟拉開書桌的抽屜,拆了抽屜的底部,裡面有個暗格,藥方就在暗格裡。
    「自己拿給我。」陳默用劍尖輕輕地戳了一下李德啟。
    李德啟十分不情願地又從角落裡拆掉一個袖珍弩,將藥方拿出來遞給陳默。
    陳默一眼掃過去,抖了抖手中的藥方問,「那味最主要的藥材『鬼草』是什麼?我怎麼沒聽說過?」
    「那是從鬼市那裡買來的,這張藥方也是鬼市裡淘的,這些東西,本不屬於凡世,姑娘沒聽過也正常。」李德啟說。
    「嘖,這倒難辦。」陳默嘀咕著,將藥方收進懷裡。
    「我的孩子們呢?」李德啟問。
    「你的?從附近村落裡擄掠來的,甚至對他們...你不配!」陳默一腳踹翻李德啟,將他踩在腳下。
    「我只是想要有孩子能陪陪我,我只是想跟他們玩。」李德啟掙扎著說。
    「是嗎?把人們從家裡抓來,強迫人家喝藥失憶變成孩子陪你玩,兩三年後再悲慘的死掉?」陳默踩得更用力了,李德啟的胸口傳來劈啪聲,大約是肋骨裂了,「附近的村鎮都因為你沒辦法好好生活,天天活在恐懼中,甚至有一個村莊因為反抗而滅村了,你知道嗎?」
    「我對他們很好的,他們每一個都是我的寶貝,你看他們也都很開心啊...」李德啟說,聲音因為疼痛而有些抖,「你把他們還給我,好不好?」
    「哈,你對他們很好,是嗎?你讓他們忘了自己,忘了家人,這叫好?你讓他們只剩兩三年壽命,這叫開心?地下室的那些孩子呢?你可真得好好的寶貝過他們了呢!還男女都不放過,簡直人中敗類。」陳默咬牙切齒的質問道,腳又往下踩了幾吋,幾根肋骨斷了,插進李德啟的肺裡,血沫從他的嘴角靜靜流下。
    「我沒有,我不想的。」李德啟開始呼吸困難,急速的喘起來,但一吸氣,胸口又熱辣辣地疼,逼得他冷汗冒個不停,「我不想嚇到其他孩子,才把有起疹徵兆的孩子移到地下室的,但是我看到他們血肉模糊痛苦的死去,我也很難過啊!我也...很自責的啊!我只是忍受不了...我想要有人陪我玩。」
    不知道是疼的,還是因為內疚,淚水從李德啟的眼角滾滾而下,「我...我那天就是心情不好,喝了點酒...我不想像父親一樣的,真的!我不是故意的...」
    「所以,原本無辜的小王子,變成惡魔了啊!」陳默輕嘆一聲,「祂們都在等你呢!親自去賠罪吧!」
    劍光一閃,李德啟的脖子上多了一道血痕,他瞬間瞪大了眼睛。
    再也沒辦法自己闔上了。
    陳默抖了抖長劍,還劍回鞘,不少腳步聲傳進她的耳裡,山下的土匪們終於發現不對勁,上來察看了。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7-枯井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9-破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