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9-破廟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陳默前腳剛翻出李德啟的屋子,山匪們後腳就闖進來了。
    陳默也不是怕他們,她要把這些原始人一次掃光其實也不用花多少時間,但偏偏她沒時間了。
    她找到傳說中的後山小路,沿著呂旭康留下來的記號,拿出最快的速度追過去。
    林子裡的鳥醒了,吱吱喳喳的聲音此起彼落,漆黑一片的天漸漸轉為深藍色。
    呂旭康用笛聲帶著孩子們走了半個夜晚的路,陳默縮短到三分鐘。
    很快,她看到了那間破廟。
    廟裡的情況不太好。
    呂旭康弄了些乾草來,盡量讓孩子們休息的舒服點,而石頭在外面刨坑。
    好幾個從地下室出來的孩子皮膚無緣無故的裂開了,輕輕一碰就是一條血痕,把其他人嚇壞了,全都離他們遠遠的。
    有幾個孩子皮膚已經掉光了,全身血糊糊的,口鼻滲血,已經沒了氣。
    「默姐姐!」呂旭康見到陳默像見到親娘一樣開心,從破廟裡飛奔出來,「他們不知道怎麼了,跑著跑著忽然全身起疹子,然後一碰就流血,這是還童露的副作用還是什麼病?」
    「你太聰明了。」陳默說,掏出那張藥方地給他看,「就是還童露的副作用,但是我解不了。」
    「所以他們每一個都會變成那樣嗎?」呂旭康小聲地問。
    「那些從地下室出來的會,其他人等一個月應該就能恢復原狀,但不確定會不會有其他後遺症。」陳默回答。
    呂旭康摸了摸後腰上的刀,抬眸看了一眼陳默,陳默頓了一下,嘆了口氣,點點頭。
    呂旭康把所有身上出了疹子的孩子都叫出去,說是要帶他們去山下找大夫。
    陳默進廟裡把死去的孩子抱出來,幫著石頭把死者葬了。
    「你等一下幫忙照顧一下廟裡的弟弟妹妹,我和旭康下山一趟,晚上才回來。」陳默把一張符紙交到石頭手裡,「如果有什麼突發狀況,往這張符裡注入妖力我就會知道。」
    石頭乖巧的點點頭。
    陳默找到呂旭康時,他帶出來的孩子已經死光了,他們幾乎在同一瞬間被一刀斃命,來不及害怕,也來不及疼痛。
    兩人挖坑將孩子們埋了,一邊挖呂旭康還一邊唸叨。
    「你們被那個李德啟灌了兩三年藥,本來就離死期不遠了,剛剛那幾個死掉的你們也看到了,你們也會變成那樣,恐怖吧?痛苦吧?我也是沒辦法,只能給你們一刀痛快,你們若心有不甘,不要來找我,去找那個李德啟...」
    陳默默默地翻了個白眼。
    兩人葬了孩子,摸到山下打算弄點食物、衣服什麼的,想說至少等一個月,確認其他孩子恢復原狀,各自歸家後再繼續啟程。
    由於他們的衣服實在醒目,於是在外面多照了一件灰濛濛的斗篷,順便蒙住了半張臉。
    長途跋涉的旅人時常有這樣的打扮,倒也沒有引起多餘的注意。
    「你說,會換誰當這個寨主?」
    「不好說,不過我覺得王頭和楊頭的可能性最大。」
    「嘖嘖,只有這個時候我才覺得自己是個低階幫眾,上面那些大人物這次要留不少血嘍!」
    「唉,這樣我們以後出去收保護費是不是不用順便帶人回來了?也不知道之前那個寨主每次要那麼多人做什麼。」
    「不是有人說寨主靠吸食人的精氣修練邪功嗎?據說他就是走火入魔才忽然死的。」
    「唉默姐姐,要不...我們去看看熱鬧?」呂旭康扯扯陳默問。
    「無聊。」陳默扯回自己的斗篷。
    「唉呦不是嘛!你聽到了嗎?這些土匪還會出去收保護費呢!那些居民以後還是不好過啊!」呂旭康說。
    「所以你要留下來當這個寨主?」陳默問。
    「也不是,就...幫他們物色一個溫柔一點的寨主。」呂旭康說。
    「你又不認識那些王頭還是楊頭還是什麼頭,物色什麼啊?而且你誰啊?他們為什麼要聽你的?」陳默嗤道,「想看熱鬧就直說。」
    「我說想看熱鬧你不會同意的。」呂旭康委屈道。
    「當然不同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們就兩個人,雖然他們都是普通原始人,但整座山一起上我們也夠嗆。」陳默跩了呂旭康就走,「石頭還在等我們呢,別鬧了。」
    「又不靠近,我們就遠遠看一眼嘛~以我們的本事,他們不會發現的。」呂旭康討好的笑著。
    然後,煩不勝煩的陳默和一臉興奮的呂旭康出現在某棵樹上。
    呂旭康找的位置非常好,位置在高點,周圍有不少植物掩護,但都不妨礙視野,可以清楚看到李德啟的樂童山莊。
    「怎麼會讓自己生活的地方這麼容易被監視?」陳默表示無法理解,「他能活這麼久沒被搞下來簡直是奇蹟。」
    「大姐,想上來這裡,要先爬一片容易崩塌的峭壁捏!你以為什麼人都上的來嗎?」呂旭康提醒道。
    「你道是提醒了我。」陳默忽然神色一變,「我等一下怎麼下去?」
    「什麼怎麼下去?怎麼上來怎麼下去啊?」呂旭康不解。
    「剛剛那裡,有點高...」陳默說。
    「你怕高?」呂旭康新奇的問。
    陳默點點頭。
    「不是,那你剛剛爬上來爬這麼溜?」呂旭康問。
    「往上爬又不會看到下面,往下跳就不一樣了。」陳默說。
    「......」怪不得剛剛爬得那麼快呢。
    「不說了,等一下的問題等一下再說,你看那裡。」呂旭康指了指打成一片的那片草地。
    小孩嬉戲的涓涓細流成了鮮紅色,爬過嫩綠的青草地,醒目又艷麗。
    有個打著赤膊的男人特別壯碩,手舉彎刀,在場中橫衝直撞。
    在陳默這個擅長各種兵器的行家看來,這人的刀法算得上是可圈可點,只是...
    腦袋上雄赳赳氣昂昂的指向蒼天的孔雀毛是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審美?
    就叫他孔雀兄了,這位孔雀兄十分剽悍,讓人十分具象的了解什麼叫「殺出一條路」,不知道這位是剛剛聽到的王頭還是楊頭?
    然後他對上了一個纖細蒼白的傢伙。
    那傢伙造型也十分奇特,竟在頭上綁了一對捲捲的羊角。
    就在陳默和呂旭康準備給羊角兄唸一段往生咒時,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羊角兄手裡的是一段充滿倒鉤的鐵鞭,在近戰上較不具優勢,照理說被孔雀兄攻倒鼻子前應該就沒救了,但羊角兄矮身躲過削來的一刀,同時手腕一抖,鐵鞭傳出一個小小的波浪,鞭尾彈起,從十分神奇的方向捲向孔雀兄的腳踝。
    陳默來了興致,認真地觀察羊角兄使用鐵鞭的手法,一邊跟著比劃。
    羊角兄一直沒有主動攻擊,卻控制著整個節奏,並慢慢的把孔雀兄往樹林引。
    「等等,他們往那個方向去做什麼?」呂旭康突然跳起來。
    「怎麼了?」陳默的鐡鞭觀摩被打斷,有點不高興,但問句一出口她自己就醒悟過來了。
    那是通往破廟的那條小路!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8-小王子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10-百花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