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10-百花印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兩位,停一下,打架回戰場上去打嘛!跑到樹林裡打樹多妨礙發揮啊你說是不是?」
    孔雀兄和羊角兄住手抬頭,就件樹上蹲了兩個人,一黃一粉,粉色的那位公子把背上的黃衣姑娘從背上放了下來,吟吟的朝他們搭話。
    「你們哪裡來的?」孔雀兄舉刀問道。
    「上面。」呂旭康指了指身後的山壁。
    「胡說八道,上面怎麼可能有人,老實答話,少受一點罪。」羊角兄聲音不大,輕輕地摩挲著鐡鞭說。
    「不信就算了。」呂旭康坐了下來,兩隻腳懸空一晃一晃,「但我說真的,回去打吧!林子裡不好打的。」
    剛才還在互毆的孔雀兄和羊角兄表情古怪的對視了一眼,瞬間結盟一致對外。
    「你們是來搶百花印的?」孔雀兄瞇起眼睛問。
    「百花印?那是什麼?」呂旭康疑惑道,轉頭對坐在旁邊的陳默說,「我們是不是意外知道了什麼?」
    「既然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路人,那就趕緊走,別在這兒擋老子的路!」孔雀兄叫囂到。
    「我老子比你好看多了。」呂旭康跳下樹,非常誠懇的說,「我也是為了你們好,回去吧。」
    「他們揣著明白裝糊塗呢!別廢話,直接殺了。」羊角兄話沒說完就一鞭揮出,鐵鞭鑽過各種障礙物,直直打向呂旭康。
    「不是我欺負人啊,是他們先動手的。」呂旭康朝樹上喊道,大長腿划了一圈將鐵鞭打向別處,直接釘上旁邊的樹幹,一下子竟抽不出來。
    清脆的金屬敲擊聲響起,羊角兄手裡的鞭子把手脫手飛出,撞掉了孔雀兄手裡的彎刀,彎刀畫出一個完美的拋物線,嵌入鐵鞭釘著的那棵樹,兀自震顫不已。
    「怎麼樣?還打嗎?」呂旭康問。
    「我看上你了。」羊角兄突然說,「等我拿到百花印,你就跟了我吧,我們共享寨主之位,如何?」
    「你當寨主?你還沒問過我的刀同不同意呢!」孔雀兄叫道。
    「勞駕。」呂旭康打斷準備徒手掐在一起的兩人,有些無言的道,「第一,剛剛是我打贏你們,你憑什麼讓我跟你?第二,大哥,雖然我們兔...」
    陳默在樹上咳了一聲。
    「...我們族裡也有不少同性戀,但我確實不喜歡男人,多謝厚愛啊!」呂旭康改口說完。
    「相公,老娘就是女的啊!不衝突。」羊角兄用斯文的語氣說話,剽悍的動作撕開自己的上衣,露出裡面的小肚兜。
    陳默一臉有趣的挺起身子。
    「喔我的天啊!」呂旭康立刻偏頭,抬手遮眼,「知道了這位大姐,衣服穿好啊!你不要節操我一個黃花大閨男還要啊!我還等著嫁人唉!」
    「那有什麼,反正你之後也是入贅我們山寨,提早看看娘子的身體也沒什麼的。」羊角兄...羊角姐,慢條斯理的理好衣裳說。
    「呃...雖然不太清楚什麼叫入贅,但是不好意思,我娘子不是你,我名草有主了謝謝。」呂旭康說。
    「誰啊?樹上那個?」羊角姐不屑的瞥了一眼陳默,「老娘有一座山寨,她有嗎?」
    「山寨怎麼就是你的了?」孔雀兄怒道。
    「那個...她姐有一座島。」呂旭康說。
    「那也是她姐的,不是她的。」羊角姐說,「跟了老娘,半座山都是你的。」
    呂旭康正準備回話,羊角姐孔雀兄卻突然倒地不起。
    「怎麼?你以為裝昏有用嗎?」呂旭康蹲下查看,只見兩人腦門上各插了一根細針。
    那細針還是樹枝現磨的木籤。
    陳默從樹上跳下來,彈了彈衣服上的木屑。
    「跟他們廢什麼話?走了。」陳默說。
    「哎,娘子。」呂旭康開心地跟上去,被陳默一長巴在頭上。
    「好了我不鬧了。」呂旭康柔柔腦袋,正色道,「他們往這裡走是為了那個什麼『百花印』,你覺得,那東西會不會就在破廟裡?」
    「有可能,這麼說我們在那裡也不安全。」陳默想了想,「要加一個隱藏結界。」
    幾句話的時間,破廟已經出現在眼前,石頭正好在屋外進行每日訓練,一手平舉一桶水在破廟門口扎馬步。
    「師父,不是去找大夫嗎?怎麼這樣回來了?」石頭問。
    「什麼叫這樣回來了?」呂旭康寒毛直豎,哆哆嗦唆地回頭一看。
    樹葉和小草在微風中搖曳,發出沙沙聲。
    「就是那裡,祂們全部跟在你後面。」石頭說。
    呂旭康差點跪了。
    「各位,我說了不要找我啊!去找李德啟啊!我沒有騙你們!我不殺你們的話你們會很痛苦的!」呂旭康哀嚎道。
    「祂們不怪你。」石頭說。
    「謝謝各位明事理,大家該投胎的投胎,該回家的回家,該回祖靈身邊的回祖靈身邊,還沒活夠的自己四處玩去,不要跟再著我了謝謝。」呂旭康朝向空無一人的樹林說。
    「祂們要報仇。」石頭說。
    「李德啟死了啊!難不成我把他挖出來鞭屍?這有點變態了啊!」呂旭康說。
    石頭做出傾聽的動作一會兒後說,「李德啟的魂魄已經被祂們撕裂了,但給李德啟藥的人祂們也要。」
    「我要是說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邊毫無徵兆的炸了一聲驚雷,已經有些昏暗的林子裡被照亮的那一瞬間,陳默和呂旭康都看到了。
    連平常表現得不懼鬼神的陳默都屏住了呼吸。
    不只他們埋葬的那二十幾個孩子,林子裡密密麻麻,至少有一百個人,不只孩子,還有一些被殺害的村民,個個面色白中泛青,七竅流血,眼窩深陷。
    那個在地下室裡和呂旭康搭過話的小男孩站在最前面,抬起發黑的手,手裡捏著一張紙條。
    祂們一閃而逝,像是不曾存在過。
    只是地上多了一張紙條。
    呂旭康已經嚇得臉都白了,躲在石頭後面抖抖抖。
    陳默僵硬的同手同腳走過去,撿起地上的紙條,上面斗大八個字。
    神像背後,西南鬼都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9-破廟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11-冥燁將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