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硬麵火燒餅11-冥燁將軍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陳默之前來匆匆去匆匆,一直沒有好好看過這間小破廟,這下才仔細地打量起來。
    這小破廟是真的破,對開的大門少了一扇,門檻一踢就噴木屑。
    一進去是正廳,屋頂的角落爬滿了蜘蛛網,供桌前有個功德箱,算是裡面最完整的物品了,供桌其中一隻腳短了一截,看的出來已經努力擦過了,但上面還是灰濛濛的,正中間擺了個香爐,裡面被插了三根充當線香的細樹枝,一看就是呂旭康的惡趣味,他自從看過原始人們的祈禱流程後就熱衷於把各種筆直的東西直直插著。神台上供著一尊泥塑的神像,腳踏一隻大得不成比例的蜈蚣,眼睛瞪得像銅鈴,鬍鬚長的能垂到地上,身上的顏料掉光了,高高的髮冠缺了一角,手上的法器連同手腕不翼而飛,上揚的嘴角邊充滿細紋,一路裂到耳下,看起來十分詭異。
    正廳左邊是一間小小的起居室,有一張爛得一碰就碎的床和跟它情況差不多的櫥櫃,以及一張搖晃的凳子和勉強能用的寫字桌。正廳右邊是一間和起居室一樣大小的儲藏室,裡面堆著一些祭祀用的杯盤、黏成一坨的紅蠟燭,還有蛀成粉末狀的金紙和線香。
    廟的後方有座井,上面有石板蓋著,裡面的水質還挺乾淨,井邊有間簡陋的廚房,以及一間沒有門也沒有屋頂的茅廁。
    環境不算好,但整理一下,住一個月也還過得去。
    折騰了一天,世界觀巔了個天翻地覆的孩子們都窩在呂旭康弄來的乾草裡睡了,可憐兮兮的靠著牆角擠成一團。
    石頭雖然快四百歲了,但既然外表只有十歲,就代表他大概只化形十年,此時也像個普通孩子一樣需要睡眠,他佔據了另一個牆角,十分豪爽的睡了個大字型。
    陳默繞著破廟走一圈設好結界,而呂旭康在廟門口燒碩果僅存的那幾張金紙。
    「我記得原始人他們燒給亡者的是銀紙,你這個是給神明的金紙。」陳默走到呂旭康旁邊。
    火光把呂旭康的臉映得紅潤,忽明忽暗。
    「可是我也沒有銀紙啊!請祂們將就一下吧!或者拿去陰間錢莊什麼的兌換成銀紙。」呂旭康說。
    「這樣沒問題嗎?」陳默十分懷疑。
    「但我也不知道可以怎麼辦了。」呂旭康說,「畢竟祂們終究是死於我手,我只是希望可以為祂們做點什麼。」
    「然後讓祂們不要再跟著你?」陳默問。
    「如果可以不要再跟著我那就更好了。」呂旭康苦笑。
    「那還不如快點幫祂們找到仇人。」陳默把那張鬼魂留下來的紙條遞給他,「明天早上我們看看那個神像,一個月後我們改道去西南方。」
    「也只能這樣了。」呂旭康把紙條也丟進火堆哩,原本燒得要死不活的火堆瞬間竄起巨大的火焰。
    「看吧,人家比較喜歡找仇人,別再亂燒了。」陳默說。
    「反正也燒完了。」呂旭康滅了火堆,正準備回破廟,忽然聽到數量不少的腳步聲。
    陳默也聽到了,停下來看像聲音的來源。
    樹林的小徑裡出現一隊人馬,帶頭的是個臉上有條刀疤的中年男子。
    「老王和六娘自己鬥到兩敗俱傷,到讓老子剪了個現成的便宜。」中年男子樂道。
    「小弟記得冥燁將軍廟就在這附近,大哥馬上就能得償所願啦!」中年男子身側那售地向骷髏成精的男人興奮道。
    「哈哈哈!等老子當了債主,就提你當副寨主!」中年男子種種的拍了拍骷髏男,又轉頭向後面的那隊人馬喊道,「你們跟老子是跟對人了,事成之後,大肉、烈酒、美人,通通少不了你們!」
    陳默覺得骷髏男居然沒散架簡直是奇蹟。
    因為結界的關係,這隊人馬看不到小破廟,直接從他們前面走過去了。
    「這樣也不是辦法,等他們多走幾遍找不到廟,總會發現不對勁的。」呂旭康有些擔憂地說。
    「發現不對勁也沒關係,他們破不了。」陳默自信滿滿的說。
    「不過,這是冥什麼將軍廟啊!這是一個什麼神呢?」呂旭康被挑起了興趣,「我們明天去打聽看看吧?」
    「也好,說不定能派上用場。」陳默點點頭。
    隔天一早,孩子們是被麵粉香喚醒的。
    呂旭康用昨天從山下弄來的麵粉蒸了好幾籠白白胖胖的饅頭。
    還有幾個火燒餅。
    石頭帶著一大群孩子去廚房消滅饅頭了,陳默這才來到神台前,將泥塑神像拿起來檢查。
    神像背面什麼都沒有,完全就是個普通實心泥偶。
    陳默莫名其妙地屈起手指敲敲神像的背,沒想到這一敲敲出了一條裂縫,幾粒土渣子掉了下來。
    「我沒用這麼大力氣吧?」陳默納悶的拿起神像搖晃,卻發現神像在早晨的陽光下閃了一下。
    陳默定睛一看,原來塑成神像的土裡包了東西。
    於是陳默果斷地把神像往地上一摜。
    呂旭康一手捧著火燒餅,一手捧著藥碗,一進門就看到暴力畫面。
    「你幹嘛啊?」呂旭康詫異地問。
    陳默沒理他,蹲下來撥弄碎了一地的土塊,果然,這些內部的土塊並沒有外表看起來那麼年久。
    土塊中,有顆方方扁扁的玉印,乳白色的印上刻著百花獻瑞四個字,上面鑲著複雜而華麗的黃金水仙圖騰。
    剛剛的閃光大概就是這黃金反射陽光造成的。
    「這就是他們在找的百花印?做工還挺精細。」呂旭康一手交出藥碗,一手接過玉印,湊到眼前端詳,「我覺得這印應該不只是寨主的象徵,我沒聽過這麼有藝術涵養的土匪。」
    「你這是刻板印象和歧視。」陳默放下喝完的藥碗,掰下一塊火燒餅放進口中。
    「不是歧視,你想啊!一群攔路搶劫,到村子裡收保護費的土匪,他們的頭子拿一顆漂亮的,刻著獻瑞字眼的印當傳承的象徵?不合理啊?」呂旭康說,「亡命之徒拿個祈福裝飾用的印可以幹什麼?我要是他們的頭子,我給孩兒們留下的肯定會是寶刀寶劍或是藏寶庫的鑰匙。」
    「好像也有道理...你昨天不是說要去弄清楚冥燁將軍是誰嗎?既然印埋在神像裡,也許兩者之間有關聯也說不定。」陳默說。
    「嗯,你吃完我們就走吧!」呂旭康指著陳默手裡剩下的半塊餅說。
    「不用,邊走邊吃,你去跟石頭說一下,現在就走。」陳默說。
    為了避免麻煩,陳默用了兩張易容符,於是山腳下出現一對鼻歪眼斜出創意的夫妻。
    冥燁將軍倒是不難打聽,兩人隨便進一家茶館要了一壺茶和一碟梅子糕,就從小二口裡問出來了。
    「冥燁將軍是我們這裡的民間信仰,你們外地來的沒聽過也正常。」小二一邊嗑瓜子一邊說,「據說祂成神之前姓鄭名立羽,面貌粗曠,天生赤髮,並留著紅棕色的長鬚,祂因為奇特的髮色和醜陋的外表而被原生村落排斥,所以早早離鄉背井四處遊歷,後來到我們這一帶時遇到了一個美貌的女子,那名女子不在乎祂的外表,願意和祂一起過日子,所以祂就留下來當村里的教書先生。但後來有一天你們猜怎麼著?」
    「祂被美女綠了?」陳默問。
    「呸呸呸,不知者無罪,怎麼能這麼說將軍呢?」小二趕緊朝四周拜一拜,這才接話,「有一天,將軍的妻子到三裡採菇,被山裡成了妖的大蜈蚣看上了。」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10-百花印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12-捉妖師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