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硬麵火燒餅12-捉妖師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將軍的妻子察覺不對逃下了山,於是蜈蚣妖追著妻子下了山。蜈蚣妖修為不夠,只有晚上能化成人形,所以早上是條三個人長的黑色大蜈蚣,全身鋪滿堅硬的鎧甲。人們嚇壞了,四處逃竄,大蜈蚣為了抓住妻子,踩死很多人,這時候將軍出現了。」小二喝了口糧水潤潤喉,「做事總是不疾不徐的將軍,以從未有過的速度和靈巧衝出來,一腳踢在路邊的樹幹上,飛撲向大蜈蚣。平常捧書提筆的手裡握了一把剁豬肉用的刀,照著大蜈蚣就砍,砍兩下剁刀就繃了一個口,然後將軍又從靴子裡抽出一把匕首,用力的扎向大蜈蚣,只有一下,剛才被剁刀砍過卻只有些微刮痕的鎧甲就裂了...」
    「等一下,既然這匕首這麼好用,為什麼一開始還要拿剁刀?」陳默打斷小二問。
    「哎呀!這我怎麼知道嘛!反正就這麼傳說的。」小二說。
    「好吧,然後呢?」陳默問。
    「然後將軍就和大蜈蚣打回山裡,從以後再沒有人見過祂們夫婦和大蜈蚣,那時的村人為了紀念祂的勇猛給祂建了廟,尊他為冥燁將軍。」小二說。
    「為什麼用冥燁當尊稱?」陳默問。
    「我不知道,由來早就失傳了。」小二說。
    「那為什麼廟裡只有冥燁將軍,卻沒有祂的妻子?」陳默問。
    「問得好!原本大家是有塑百花夫人像的,但是十幾年前忽然所有的百花夫人像都裂了,重塑也一樣,大家猜著可能祂們夫妻吵架了,夫妻有衝突也是常有的嘛!神仙的家務事我們凡人也不好管,所以廟裡就只剩冥燁將軍降妖像了。」小二說。
    「那個妻子叫百花?」陳默問,下意識隔著腰包摸了摸躺在裡面的百花印。
    「不是,是因為那位妻子的美貌勝過百花齊放,才稱祂為百花夫人的。」小二說。
    「那萬一祂們和好了呢?你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把百花夫人像擺回去?」呂旭康問。
    「所以我們每年冥燁將軍聖誕時都會擲杯問神,但十幾年了將軍始終不同意。」小二吸掉最後一力瓜子,「不是都說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嗎?也許上面才過了十幾天,還沒和好也不奇怪。」
    「請問這裡最近的冥燁廟在哪裡?我們想去看看。」陳默問。
    「這裡出去右轉,沿著大道一直走就能看到一間廟,那就是了。」小二說。
    這間在鎮裡的冥燁將軍廟跟山上的小破廟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上,這間廟占地廣闊,裝潢華美,連神像都是鍍金的。
    驚嘆的同時,兩人終於看清了冥燁將軍的真面目。
    還是銅鈴般的大眼,還是長到委地的鬍鬚,而且有點捲,眉毛又粗又長,簡直要黏在一起,配上大大的蒜頭鼻,確實長的抱歉。
    髮冠上插了兩支長羽毛,像是原始人唱戲的武生扮像,身上卻是書生打扮,大蜈蚣用身體圈住祂,而祂非常帥氣的一腳踩在大蜈蚣身上,左手掐著蜈蚣七吋,右手舉著剁刀。
    原來消失的法器是剁刀啊,真是獨樹一格呢...
    兩人繞了一圈,沒看到什麼值得注意的,正準備離開時,陳默忽然臉色一變,她抬起左手一看,手背上出現了紅色的警示紋路。
    「快回去,石頭他們有危險!」陳默爆出一身妖力,頭頂彈出一對黑耳,在旁人看清楚之前拉著呂旭康消失了。
    「唔…好強的一陣風啊!」
    好強的那陣風刷的捲上山,來到破廟前,昨天晚上經過的那隊人馬圍在廟外,臉上刀疤也刀疤的那個中年男子,簡稱刀疤大叔,抱著手臂站在一旁,看著一個一身素衣的白鬚老者舉著把木劍在看不到的廟門前又揮又跳。
    老者的正對面,他們看不見,陳默卻看的一清二楚,是害怕的孩子們和站在最前面,用握刀的姿勢握著桿麵棍的石頭。
    那老者有點東西,結界被打得震盪不已,已經出現裂縫。
    「喔厚!這舞跳得有趣。」呂旭康從草叢裡走了出來,轉頭問後面跟著的陳默,「默姐姐,你會嗎?」
    「不難。」陳默揹著手,學那老者的步伐跳了一次,有些裂縫的結界瞬間恢復原狀。
    老者被修好的結界彈了個屁股蹲。
    「好像差不多,不愧是默姐姐,看一次就會了。」呂旭康讚道,「不過還是我們族裡的舞好看,這跳起來像是村里大媽們早上運動的早操。」
    「何方妖孽!」老者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了,抓著他的木劍跳到陳默面前。
    山匪們迅速圍住兩人。
    「你這老頭好沒禮貌!指著人就喊妖孽。」呂旭康皺眉道。
    「老朽乃是這方圓百里內最厲害的捉妖師,大膽小妖,還不速速投降,撤掉結界,以免丟了性命!」老者舉著木劍喝道。
    「他說我們是小妖唉!」呂旭康樂道。
    「我們本來就不大。」陳默說。
    「他還說我們不撤結界就會丟小命!」呂旭康繞著老者轉了一圈,周圍的土匪舉起了刀,卻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攻擊。
    「你們的文明還是妖帶給你們的,結過現在居然有捉妖師這種職業了。」陳默嘆道,「究竟是你們本土的妖太兇殘,還是你們骨子裡刻著忘恩負義?」
    老者氣得滿臉通紅,擺了個起手式,舉劍刺來。
    陳默旋身避過,幾縷髮絲被木劍的劍氣劃過,竟被削了下來。
    「哦!功夫不錯!」陳默來了興致,解下腰間配劍,帶著劍鞘和老者過招。
    呂旭康不理會旁邊的土匪,腳尖一點,上樹觀戰。
    念及對方是個普通的老人,陳默打得非常體貼,只使招式,沒用妖力壓人,而且點到為止,若是對方出招的招式極妙,還不吝誇聲好。
    老者自從出師以後還沒有被妖物如此戲弄過,差點心臟病發,在陳默第十次將劍從他脖子上挪開的空檔,寬袖一抖,飛出十幾張黃符,直衝陳默。
    陳默雙指一夾,將第一張到她面前的符紙拿到眼前查看,其他的符紙則硬生生停在半空中,進退不得。
    老者大驚,「你這妖孽修為好生了得!竟敢碰符咒!」
    陳默一聽這話,抬頭訝異道,「你們這裡原生的妖不能碰符咒嗎?」
    說著又從腰包裡抓出一大把符紙搖了搖。
    老者咋舌,十分羞愧地對刀疤大叔拱手,「先生,這妖貧道是收不了了。」
    陳默把卡在半空中的符紙一張一張拿下來整理好,開始研究上面的符文。
    樹上的呂旭康問刀疤大叔,「你們是來找百花印的?」
    「既然你們知道老子的來意,就讓我們進去把東西拿了,此後井水不犯河水。」刀疤大叔道。
    「百花印我們看到了,現在就在她身上,直接給你也不是不行。」呂旭康說,「但是我很好奇啊,你們一個山匪頭子拿個擺飾一樣的小玉印到底可以做什麼?為什麼有這個胤就能當寨主?」
    「這不是你們外人該知道的。」刀疤大叔沒好氣的說,他提著刀走向陳默,「百花印在你身上?」
    「啊?可是我想知道啊!默姐姐,他不說不要給他。」呂旭康撒嬌道。
    陳默對著刀疤大叔做出你自己看著辦的表情。
    刀疤大叔正要發作,腳下的地忽然上下震動起來。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11-冥燁將軍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13-大蜈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