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硬麵火燒餅15-果子酒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為什麼要在夕陽西下前離開?」呂旭康問,又給陳默夾了塊豆皮。
    「那個地方,鬼都不是亂叫的,雖然城裡的人很有錢,但商人能不去那裡就不去那裡,也沒有人家願意把女兒嫁進去。」小二確認了一下旁邊沒有其他人後才壓低聲音繼續說,「那裡通著鬼門,你看到的熱鬧街市,早上是人街,晚上是鬼市!」
    陳默將一勺紅通通的湯往新添的白飯上淋去,順口問道,「怎麼知道的?」
    「據說以前有外地來的商人不知道規矩,午後才到鬼都,見那個地方有夜市,想著早一點開始做生意,就能早一點回鄉去陪待產的妻子,於是就在街邊擺了個攤。」小二說,「那天他生意很好,樂呵呵的收攤回客棧記帳,卻在清點銀錢的時候發現有一半的銀子變成了紙錢!」
    「哦?會不會是有人惡作劇?」呂旭康咬著筷子問。
    「哪能啊!別人拿紙錢跟你買東西,你會賣他嗎?況且他一路上都把賺到的銀子貼身收著,就算遇到功夫好的扒手也只會直接拿走整個錢袋,哪還會還紙錢進去?」小二頓了一下,眼睛依序掃過三人,「而且啊,有不少長輩說看過沒有腳的人在鬼都附近的樹下或屋簷下飄,所以我們這些周圍的城鎮才會早早關上城門,防止那些鬼進來。」
    「鬼會穿牆。」石頭嘴裡塞滿了豆腐,燙的眼裡浮出一層水霧,口齒不清的說。
    「什麼?」小二一下子沒聽清。
    「他說鬼會穿牆,你們關城門沒有用。」陳默好心的翻譯了一下。
    「哎呀城門有門神嘛!門神會把那些孤魂野鬼擋在門外的。」小二說。
    「那去鬼都還有什麼要注意的嗎?」呂旭康問。
    「不要在樹下待著,不要靠牆休息,不要隨便吐痰,有人叫你不要隨便答應,地上有紙錢不能撿,看到紅包更是碰也不要碰。」小二掰著手指頭說。
    「地上的紅包不應該送去官衙嗎?」呂旭康問。
    「在鬼都,地上的紅包就是鬼新娘的嫁妝,你碰了就得取她。」小二解釋。
    「這麼不講理?」呂旭康驚訝道。
    「死人直嘛!」小二嘆道。
    想到那些可能就在旁邊圍觀的那些眼窩深陷的鬼魂,呂旭康沉重的點頭附和。
    用完晚飯,陳默帶著石頭先回房了,呂旭康留下來預定隔天的早餐,並請小二幫忙準備一些麵粉。
    「兄弟,還沒追到手啊?」小二記好呂旭康的需求後,賤兮兮的湊過來,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是啊!明明是個能第一時間聽懂各種葷段子傢伙,怎麼到自己身上就遲鈍成這個樣子?」呂旭康唉聲嘆氣。
    「你們認識多久了?」小二問。
    「一出生就認識了。」呂旭康答道。
    「呦!青梅竹馬啊!」小二羨慕道,「嘖嘖,好福氣。」
    「也要她開竅了我才有福氣啊!」呂旭康苦笑,「她雖然對我很好,也願意讓我親近,但終究是根木頭,只當我是弟弟。」
    「願意讓你親近那就有戲!剛才和你聊得開心,兄弟我幫你一把。」小二從櫃檯後拿了一罈酒出來,又包了一包杏仁酥糖遞給呂旭康,擠眉弄眼道「這些,我只收你半價,另外一半算我請的,你拿上去灌那姑娘,趁她醉了探探口風,如若她依稀也對你有那意思,你就別含蓄了,大膽勇敢的追,做些姐弟不會做的事;如果她真如你所說只把你當弟弟,你就親她試試,如果她沒有大反應,你仍舊大膽勇敢的追,若是她翻臉了,那麼兄弟,把她灌到斷片,然後等她酒醒後繼續努力。」
    呂旭康有些心動,遲疑道,「不過她不喜歡酒的苦澀,我沒見過她喝完一杯。」
    「這是我們店招牌的果子酒,又香又甜又帶勁,不苦的。」小二推銷道。
   「好吧,我信你了,謝啦兄弟。」呂旭康笑著接過酒和糖,轉身上樓。
    「我等你好消息欸!」小二在後面叫道。
    呂旭康提著酒端著糖,先回他和石頭的房間,見石頭還沒睡,坐在床上用手比劃著陳默教他的刀法。
    「這些杏仁酥糖給你,我去找你師父說話,吃完記得漱口,早點睡,不用等我。」呂旭康留下半包杏仁酥糖,交代了幾句,替石頭關上房門,才到隔壁敲響陳默的房門。
    「默姐姐?睡了嗎?」呂旭康問。
    「門沒鎖。」陳默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呂旭康樂顛顛的推門進去,把酒和杏仁酥糖往桌上一擺,朝陳默招手,「來試試看他們特製的果子酒。」
    「我不喜歡酒。」陳默搖搖頭,拈起一塊杏仁酥糖放進嘴裡。
    「小二說不苦的,喝一點看看嘛!不好喝吐掉就是了。」呂旭康給陳默和自己各斟了一碗酒,舉起酒碗道,「乾?」
    陳默皺著眉拿起碗和呂旭康碰了一下,然後伸出舌頭舔了一口。
    「咦?竟然是甜的?」陳默驚奇道,三口把碗裡的酒喝完了。
    「沒騙你吧?」呂旭康笑道,有給兩人一人斟滿一碗。
    「好喝是沒錯…不過咳…咳咳,好嗆!咳這後勁…水咳咳。」陳默咳的眼淚都出來了,隨手抓了碗水就灌。
    「你喝太急了…等等!」呂旭康大叫。
    陳默淚眼汪汪的看向呂旭康。
    「...那是酒。」呂旭康把話說完。
    三分鐘後,陳默抱著空了的酒罈子蹲在桌腳邊打嗝。
    「默姐姐?」呂旭康蹲到陳默對面,在她眼前揮手。
    陳默抬起眼,眼角有些泛紅,眼睛裡還蒙著一層水霧。
    「你醉了。」呂旭康嘆道,內心有點得逞的興奮,又有點暗算人的罪惡。
    「可能吧?好熱喔。」陳默睜著沒有聚焦的眼睛說,把酒罈子抱的更緊了。
    「酒喝完了,罈子給我吧?」呂旭康試著將酒罈子拿走,被陳默打掉手。
    「你抱著個空罈子幹嘛呢?」呂旭康問。
    「涼。」陳默說。
    哦,大概是說罐子摸起來冰涼,降署吧。
    然後陳默就抱著酒罈往門的方向走去。
    「你要做什麼?」呂旭康拉住她問。
    「看石頭睡著了沒。」陳默掙開呂旭康,開門出去了,呂旭康只好跟上。
    石頭已經睡了,這野生的孩子也不知道是天生缺心眼還是怎樣,晚上睡覺比死豬還死,雷打不動,怎麼吵都不醒,危險的不得了,卻讓此時的呂旭康鬆了一口氣。
    陳默捏手捏腳的靠近床邊,還回過頭來騰出一隻手朝呂旭康比出安靜的手勢。
    呂旭康無奈的點點頭示意他知道了,心想我還怕你吵醒他呢。
    然後他就看見陳默輕輕將手指頭放在石頭的鼻子下面。
    「你在幹什麼?」呂旭康悄聲問。
    「看他有沒有在呼吸。」陳默悄聲回答,貓著腰拉著呂旭康出了房間,輕輕將門關好。
    「在呼吸呢!睡著了,不要吵他。」陳默非常認真地說。
#硬麵火燒餅  #原創小說  #玄幻  #冒險 
分類:藝文

一隻沒心沒肺,文不成武不就的兔子

評論
上一篇
  • 硬麵火燒餅14-彩雲城
  • 下一篇
  • 硬麵火燒餅16-我喜歡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